第114章:出轨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们两个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特丽纶就直接对着对面那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吼道,声音要多悲伤就多悲伤,用喉咙直接就喊了出来,歇斯底里的想要冲过去,可是被赵一宝紧紧的拉住了。

    抱着特丽纶的赵一宝,在这个时候才发觉特丽纶的力气是有多大的,直接就把她的掰到变形了,离被特丽纶拧断手臂的距离也不远了。

    “救命啊,斯念。”赵一宝有些坚持不住了,就向站在一旁的斯念求救。

    我见状立马就走上去,用特殊制材的绳子将特丽纶捆住了。

    特丽纶气得都快要发疯了,见斯念将自己捆住,勒得手发麻发疼的难受,就暴躁的朝着斯念喊道:“你捆着我做什么啊!你应该捆住那两个狗男女!”

    “好好说话,你现在这个样子解决不了问题。”我用手拍着特丽纶,目光直视着她。

    当特丽纶看到这一对狗男女的时候,真的就快要疯掉了。可是在被斯念拍了一下之后,再看着她的眼睛,内心竟然很意外的有些恐惧,然后就逐渐的平静下来了。

    “可以平静下来了吗?”赵一宝揉了揉发麻的手臂,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

    “嗯嗯。”特丽纶低着头看着地面,然后就开始抬头看那两个人了。

    “楠木加,你问问你的良心,我对你不好吗?你竟然出轨了!出轨对象还是我妈!”特丽纶指着站在特丽纶妈妈前面的楠木加,到现在衣服都是凌乱的。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被揉的皱巴巴的,领口处有很多的口红印记。看起来就像是故意的一样。毕竟现在的口红都是不会掉色的口红,你去买掉色的口红都要比不掉色的口红贵很多,不是为了别的,就单单是稀少而已。

    赵一宝站在特丽纶的旁边打量着那对男女。楠木加现在穿着白色衬衫的上衣,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子。上衣十分的乱糟糟,裤子的大门都是打开的状态。赵一宝忽然感觉有些辣眼睛,然后也不想说话了。

    我见此,就拿出了我的光脑,开始录像了。

    特丽纶的妈妈穿着是一副职业女性的样子,嘴角边边的口红都糊了。同样是穿着白色的荷叶袖的衬衫,下面是一条黑白格子的包臀裙。脚下踩着高跟鞋,现在看起来格外的成熟动人。

    “宝贝啊,妈妈不是故意的。”特丽纶的妈妈委屈的眼泪汪汪的望着特丽纶,双手紧紧地扒着楠木加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害怕的样子。

    “你闭嘴,你不配当我的妈妈,哪里会有人家的母亲和自己的女儿抢了自己的男朋友的!”特丽纶在说着说着就越来越激动了,然后就准备再次扑上去了。

    赵一宝这会子可是不敢再继续抱着特丽纶了,自己身上的四肢到现在都麻得还没有恢复,实在是没有再多的力气去拉住特丽纶了。

    赵一宝将求救的目光转向了斯念,站在那里都有些没力气了。

    我立马就用法术定住了特丽纶,然后就站在她的旁边。“平静一点。”

    特丽纶刚抬起一步脚,还没有完全走出去呢,就发觉自己动不了了,就听从斯念的话,强忍住心中的怒火。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怪媚儿的事情。”楠木加将特丽纶的妈妈往后面推了过去,警惕的望着特丽纶和斯念几个人。

    特丽纶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立马炸掉了。她用愤愤不平的目光看着楠木加,只是被斯念定住了,没有办法说话动起来而已。

    我打了个响指,解开了特丽纶身上的定身术了。

    特丽纶一步就踏到了地上,在大家都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就立马扑到了楠木加的身上,手脚并用的打着楠木加,手指甲长长的刮在楠木加的脸色。

    楠木加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给抓了个正着。

    特丽纶的妈妈懵住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立马跑上去想要拉开特丽纶。

    赵一宝忽然感觉心力交瘁了,但愿她这辈子都不要拍拖了,遇到这么个事情,简直就是难受的要死的节奏啊。

    “宝贝,你别闹了好不好啊。感情这个事情从来都是你情我愿的,既然啊加他不愿意再和你一起了,你就放过他吧。好吗?”特丽纶的妈妈也是个有点异能的人,她将特丽纶拉开了以后,就和她非常认真地说道。

    特丽纶看着眼前这个叫做母亲的人,心里面的疼痛恍如刀割。原来会呼吸的痛是认真的,现在的她每呼吸一口气都感觉犹如刀割,任何疼痛都无法代替那种感觉。

    “闹什么!究竟是我在闹还是你在闹啊!哪里会有别人的母亲回来抢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你作为一个长辈,一个母亲,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现在来说我过分,你到底有没有搞错啊!”特丽纶感觉自己都快疯掉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子做人家母亲的。自己做错事情了,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说话的!

    特丽纶的妈妈听到了特丽纶的话之后,就伤心的靠在了厕所的门板上,眼泪说出来就出来了,她难过的靠在哪里泪眼婆娑的望着特丽纶。“宝贝你怎么这么可以对妈妈说话呢,妈妈将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怎么会不疼你爱你呢。只是有些的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说一厢情愿就可以的。你就成全妈妈吧,妈妈和阿加是真心相爱的。”

    “媚儿。”楠木加忍着脸上手上的剧痛,感动的抱着特丽纶的妈妈,然后就当着我们众人的面前,就这么直接的亲了下去。

    赵一宝直接就震惊了,还真的活得越久见得越多的奇葩事情啊。

    我站在那里虽然震惊,但是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行走别的星球多年了,什么事情没见过啊,但是这会子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八点半的言情狗血剧啊。

    特丽纶毫不犹豫的就炸锅了,直接就扑到了特丽纶妈妈的身上,直接就用手挠了过去。

    楠木加这个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带着特丽纶的妈妈就用异能瞬移到了别处。目光警惕的看着特丽纶,还带着一些些怒火。“你无理取闹够了没有!我一直不说是因为媚儿说,要等到你毕业的时候再告诉你,你现在这样发疯的就像是一个泼妇一样,真的是令人生厌!”楠木加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讨厌,可以说是明眼人都看得见的了,眼瞎的都可以透过语气中感觉出来。

    “阿加。”特丽纶的妈妈拍着楠木加的胸膛,娇嗔了一下。

    特丽纶看到了以后,直接就炸毛的不能再炸毛了。眼睛通红着,就像是发了疯的人一样,直接就往楠木加她们两个所站的位置上冲了过去。

    楠木加就抱着特丽纶的妈妈一直在这个狭窄的厕所空间里面瞬移来瞬移去,而特丽纶就在那里跟着他们跑来跑去的。

    赵一宝和斯念为了防止给误伤了,就很直接就得躲到厕所里面,爬到门板上看着特丽纶他们这样跑了起来。

    等到楠木加的异能用的差不多的时候,特丽纶竟然都没有精疲力尽,还是很精神的追着楠木加。

    楠木加抱着特丽纶的妈妈都已经瞬移了好多个地方,现在已经完全都瞬移不动了。

    见特丽纶冲过来了,就连忙拉着特丽纶的妈妈躲到了一旁,两人就摔倒在地面上了。

    特丽纶直接就那一片的墙面给掀开了,外面站着的人惊恐的看着哪一个大洞。唰的一下,就立马跑掉了一大堆的人。还有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人就站得远远的,警惕的望着那个大洞里面的情况。

    “小特啊,是你在里面吗?”特丽纶的爸爸无意间听到了卫生间有人堵到了有人偷情的事情,刚好也要上厕所就走过来看看了,然后就看到了特丽纶在里面,看起来目光狰狞像是一头随时都会要死人的野兽一样。

    特丽纶的妈妈听到了特丽纶爸爸的声音之后,就立马像是听到了救世主的声音一样,立马就往那个大洞立马跑了过去。“老特啊,救救我啊!我们的女儿疯掉了,她要杀了我啊,快来救救我啊!”特丽纶的妈妈趁着特丽纶不注意,就直接转出了那个洞口。

    特丽纶恼怒的想要去抓住她妈妈的脚的,很可惜的时候,给后面走过来的斯念打了一下,就昏迷了过去。

    我扶着昏过去的特丽纶,和赵一宝使了使眼色,赵一宝就去开门了。

    我直接就扛起了特丽纶就往外面走出去了,外面的看热闹的人还真的是不少。见到有人走出来了,个个都让出了个一条路给我们通过。

    特丽纶的妈妈直接就往特丽纶的爸爸怀里冲进去,特丽纶的爸爸跳了一下眉毛,就毫不犹豫的躲了过去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女儿是怎么样的,我知道,但是你是怎么样的我就不清楚了。做人家妈妈,还可以说自己的女儿疯了的,我还真的就是前所未见啊。”

    特丽纶的妈妈直接就给特丽纶的爸爸的话给堵住了,眼神飘忽的不敢说话了。

    “叔叔你好,请问特丽纶的病房在哪里啊?”我扛着特丽纶走到了特丽纶爸爸的跟前,完全无视了特丽纶妈妈的存在。

    特丽纶的爸爸抬头望了一下那个女孩子,眼睛里飘过一丝的惊艳,然后就笑着说道:“我来抱着她吧,辛苦你了。”特丽纶的爸爸说完了,就伸开双手准备要接住特丽纶的样子。

    “好的。”我就将特丽纶交给了特丽纶的爸爸了。说实话,特丽纶的爸爸很帅气很阳光的感觉,笑起来有两个天天的酒窝。看起来人还是挺不错的样子。

    赵一宝略有些讶异的望着特丽纶的爸爸,刚开学的时候都没有多注意到特丽纶的爸爸,现在这么一看,果然很好看啊。不过她的爸爸也不差,很帅很好看。

    “看你们两个穿着病人的衣服,看你们很熟悉的样子,你们是不是特丽纶宿舍里面的舍友啊?”特丽纶的爸爸直接就公主抱抱着特丽纶走进去病房里面,见这几个小朋友有些眼熟,就好奇的问了一句。

    “对啊对啊,我们都是特丽纶的舍友,我们关系很铁的哦。”赵一宝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特丽纶爸爸的话,整个人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你四肢不疼了?”我见赵一宝开心的直接就蹦了起来,就问了一句。

    赵一宝听见斯念的话,立马就泄气了下来。“啊,是好疼啊。”

    特丽纶爸爸听到赵一宝和斯念的对话,立马就笑了出来。在内心里感叹,年轻就是好啊。

    特丽纶的妈妈一直跟在后面,瞪着斯念和赵一宝,狠特丽纶的爸爸不帮自己说话,也不帮助自己,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么丢脸。

    特丽纶的爸爸抱着特丽纶进去病房里面以后,就立马叫医生过来检查了。

    医生检查完了以后,表情有些凝重还有一些迟疑。

    特丽纶的爸爸还以为特丽纶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呢,就赶紧询问了。

    那个医生就说什么,暂时不确定,要请基因学家和异能者协会的人来看才能判断。

    特丽纶的爸爸一听这个当时就懵住了,特丽纶的妈妈就坐在那里嘤嘤嘤的哭泣着,听的大家的心情都很烦躁。

    我就笑着,然后默默的拿过了特丽纶的光脑,解锁了光脑的锁以后,就把我刚才录制的视频传过去了。

    特丽纶的爸爸就好奇的问了一下,我并没有回答,只是笑而不语。

    赵一宝看到特丽纶的妈妈就想轰她出去,只是碍于特丽纶的爸爸在,她不好意思这么做而已。

    当我传送完了以后,在医生请那些基因学家之前,等待的那段时间里面,我让特丽纶的爸爸带上耳机来看视频,然后就把特丽纶的光脑给了特丽纶的爸爸,特丽纶的爸爸就莫名其妙的接过来看了。

    我们两个立马就坐的远远的,和特丽纶的爸爸距离相隔很远。

    我们两个就在哪里看着特丽纶的爸爸的脸色由白色变成青色,再然后变成铁青色,最后变成了红色。整张脸就像是一个调色盘一样,颜色不断的转变着。

    特丽纶的妈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她知道今天折腾了一天,自己快要累死了,就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

    特丽纶爸爸看完了视频之后,就默默的将光脑放在了特丽纶的床头边。然后就把房门打开了,走到特丽纶妈妈那里直接就揪起了特丽纶妈妈的头发。在特丽纶妈妈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立马就将她拖出去了。

    “啊!你怎么回事啊?”特丽纶的妈妈在睡梦中惊醒,然后就发现自己坐在病房门口的地板上了。人来人往的病房和护士都看着她,让她好生的尴尬。

    特丽纶的爸爸出来了以后,就伸手去将特丽纶病房里面的门给反锁了。

    他一句话也没说,就直接去交费处说明厕所那边破了一个洞,自己要赔款。

    交钱的时候,就看到刚刚从医生那里包扎出来的楠木加。特丽纶的爸爸忍都没忍住,立马就跑过去给了楠木加一拳。

    楠木加只觉得忽然脸颊一疼,周围的景色都在转动,然后就落地全身生疼了。

    “你发神经啊!你干嘛啊!”跟着特丽纶爸爸走过来的特丽纶妈妈立马就过去扶起了楠木加了。

    楠木加头昏脑涨的坐起来,口中全是腥甜的味道。吐出来的时候,连带几个牙齿都吐出来了。

    在哪里看到的护士,立马就去拿包扎的小推车开始给楠木加包扎了。

    在重症病房里面呆着,等了斯念很久的姜南有些耐不住了,现在他正在装病,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走出去给人家看到。姜南就只好在病房躲在被子里面委屈巴巴的给斯念发信息了,结果发信息半天都没回,就直接给她打电话了。再打了第三个电话的时候,他就想去找斯念的了,可是那个时候凑巧医院的人又来巡看了,他就只好继续重复的打着电话了。

    我坐在里面,打开光脑之后就发现了姜南给我发了无数个信息和打了好多个电话。才想起,我这次是将姜南丢在医院里面的。

    我只好和赵一宝说我先回去了,赵一宝立马就用懂了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说话,开着门就出去了。

    刚好我回到重症病房里面的时候,孙无极又来了了。

    刚刚好才坐下椅子哪里呢,一抬头就看见孙无极那货在观察窗口看着我们,就像鬼片里面演的一样,忽然就冒出了一个人一样。

    还好我的听力够好,听得见孙无极走过来时候的脚步声,所以并不奇怪。

    姜南看见斯念回来了,正想好好的和斯念说话的呢,没想到就感应到了有人过来了,弄得他只好再次闭上眼睛装昏迷了。

    我刚刚坐下,凳子都还没开始热呢,我就要出去了。被子下姜南的手,死死的拽着我的手不肯放,弄得我只好小声的说了一句孙无极过来了,姜南才勉勉强强的松开手的。

    我走出去看着孙无极,见他穿着一身西装十分正式的样子,就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这是干嘛啊?”我用手指指着他的全身问道。

    “这次校园的人已经抓到了,事情也已经解决了。部门里面派我去记者面前发表这一次抓捕行动的流程和目的那些,就是说一些啰啰嗦嗦的官方话。”孙无极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眼睛又望着姜南那一边。

    “那很好啊,恭喜你了。”我故作很轻松的和孙无极说着话。

    “这一份荣耀原本是属于姜南的,他做的这一切除了我们就没有人知道了,现在还受伤那么严重。我真的好难过啊。”孙无极说着说着就捂着自己的心口,脸色充满了痛苦。

    “姜南他从来不会介意是这个的,我们知道就够了,也足够了。”我感觉今天我都是在做鸡汤的,刚才才弄完一个呢,结果又来了一个。

    孙无极看完了病房里面的姜南就转身看着斯念,十分郑重的和她鞠了个躬。“多谢你们两口子为这次行动做出贡献,以后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有什么事情只要我帮得上忙的,你就尽管说。”

    “没事没事,不用那么紧张。”我真的感觉好累了,今天说了一天的心灵鸡汤,有点累。

    孙无极起身的时候,才发现斯念也是穿着病房的,就诧异的看着斯念。“怎么了?你也受伤了吗?”

    我现在累得只想倒床大睡,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我勉强的撑起一个微笑看着孙无极。“没事,毕竟姜南和那个常二都弄出了那么大个坑了,周围的花草树木房子什么都都碾压完了,我就是个血肉之躯,又离得那么近,怎么可能会不受到波及呢。”我随意的想了一个理由,现在除了这个,我暂时也想不起来有什么了。

    “那你看了医生了没有?”孙无极自责的感觉越来越重了,都是自己没用。现在让姜南出任务了,他受到了重伤到现在都没有苏醒过来。现在竟然连姜南的女朋友都受伤了,自己的罪过简直就是太大了。

    “看过了,医生说让我多休息休息就好了。”我说着就摇摇晃晃了起来,然后一把就扶在了墙壁上。

    孙无极看着斯念摇摇欲坠的样子,就害怕她摔了下去。“那你赶紧就去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嗯,好。”我半眯着眼睛,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姜南的病房里面。

    孙无极也没有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就这么目送着斯念进去了。

    等孙无极走了以后,孙无极就去医院里面,找到了斯念和姜南的主治医师,要求他一定要好好医治好他们两个人。

    忽然一个穿着西装又很凶神恶煞的人这样威胁着,主治医师顿时就懵住了,也不管是什么情况,立马就说一定会的,用最好的药,怎么样怎么样治疗,做个各种保障之后,孙无极就放人了。

    孙无极得到了答案之后,就立马走人,去参加记者发布会了。

    看到孙无极走了以后,那个主治医师瘫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好像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