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人口失踪新闻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怎么办好啊,斯念,我害怕。”赵一宝抱着斯念,在她哪里寻求温暖。

    我抱着赵一宝一直在那里安慰着,这个时候明明就知道出事了,说再多的安慰话也只是骗骗自己而已。毕竟赵一宝不是普通家庭的姑娘,经历的事情也不一定会很普通的。毕竟圈子都已经画好了,再怎么样经历都会和普通的人不一样。

    现在都说人人平等,可事实上,并没多差别多大。现在所有的学校读书都是免费的,可是人的阶层就决定了不一样。有钱人家的孩子就读贵族学校,一个星期的课程表里面除了语数音化,还包括了其他的骑马,击剑,象棋等课程,这些课程所产生的费用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可承担得起的。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就只能读政府建立的公立学校,不是说不好,只是说不一样而已。标准化的课程,课间休息,放假作业休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有钱人家的孩子,放假了不是出去星际外面涨涨见识,就是去写生啊,学跳舞啊,各种才艺学习。嘴上说着人人平等,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好了,现在你就别想太多了。现在你就算是想太多了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的。目前你能做的就是保全好自己,不要让自己给那些不知道身份的人抓了,用你来要挟你的父母。知道吗?”我拍拍赵一宝的后背,尽量给她分析安慰着。

    赵一宝现在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现在还能怎么办啊,除了保全自己,我还能怎么办啊,我的武术就只能对一些异能不怎么好的人而已,要是遇到那些异能攻击力很强的人,我根本没办法还击。”赵一宝在这个时候无比的痛恨自己没有办法可以救得到自己的父母,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挂电话,父亲连电话都接不到,自己只能在躲在哪里。

    “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有什么问题立马就和我说知道吗?”我拉着赵一宝很认真的和她嘱咐着,希望她要听进去。

    “好。”赵一宝心里慌慌的,明明就是很难过,可是眼泪怎么也流不出来。

    “我们回去吧。”我带着赵一宝走回客厅里面,就看到程颐然他们几个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

    “据本台消息报道,今天医科大学发生了一起恶性抢劫事件,有几名医学专家在此次恶性事件当中失踪,还有几名专家和助理在多少的程度上受了一点伤,目前发生这起恶性事件的原因尚不清楚,政府有关人员已经组织了搜救队和检查组。相信很快就会查清楚事情的起因。本台记者,李林为您播报。”新闻上一个男记者站在医科大学的门口报道着,然后画面就切到了新闻台哪里了。

    赵一宝和斯念一回来就看到了这个新闻,听到脚步声的几个人就回头看着她们两个人。

    “回来了?我们吃点东西吧。”姜南立马起身,硬是在斯念和赵一宝的位置挤了出来。

    我见姜南这个样子,就伸手去掐姜南的腰的了,可是现在人有点多,我没下手。

    赵一宝迷迷糊糊的就给姜南推开了,傻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等会先。”我怒视着姜南,拍了一下他的手,然后就走到赵一宝的身边。

    姜南看到斯念这个样子,就吃瘪着坐到餐桌那边给斯念装饭了。

    “斯念。”赵一宝很无助的握着斯念的手,眼神有些空洞。

    我把赵一宝带到楼上让她先休息一下。

    赵一宝躺在床上,眼神空洞洞的望着天花板,感觉自己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别想了,先休息一下。”我用法力捂着赵一宝的眼睛,让她慢慢的休息进去了。

    赵一宝只感觉自己乱糟糟的情绪都给安抚掉了,全身都暖洋洋的,仿佛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一消而散,渐渐地就闭上了眼睛。

    我看赵一宝睡着了以后,就给她盖上了被子,就退出房间,让她一个人安静的休息。

    “下来吃点东西吧。”姜南上来接着斯念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赵一宝休息的那个房间。

    “好。”我见姜南上来了,就毫不犹豫的往姜南的怀里转进去。

    “感觉好累。”我趴在姜南的怀里,今天听着赵一宝的话,也哄了那么久了,忽然感觉活着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总是有人这么算计来算计去的,麻烦死了。

    “没事,我在呢。”姜南拍拍斯念的后背,然后就带着斯念一起下去。

    程颐然和费诺鲁两个人就像是个假人一样,一直都是静静地坐着看电视,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什么话。

    我坐在餐桌上,和姜南一起吃着饭。

    “别想太多了,一切事情都有我呢。”姜南见斯念吃饭都吃得闷闷不乐的样子,就估摸着她是在为赵一宝的事情而头疼呢。

    “我还好,只是有些担心她会冲动。”我兴致缺缺的撩了几口饭吃着,然后用筷子戳了戳前面的菜。

    “不用担心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姜南继续安慰着斯念,用另外一个碗给斯念装了一碗汤。

    “嗯,希望如此吧。”我想着等会吃完饭以后,就去调取一下监控摄像,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嗯,别想了,吃吧吃吧。”姜南并不愿意斯念掺和进入这样的事情当中,毕竟和他们都没有一点点的关系。就当做是他冷血好了,他是不可能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和那些不好的事情搅和在一起的。没有受伤的时候,一切事情都好说。这要是万一掺和进去之后受伤了,他就有些难说话了。

    费诺鲁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那里吃饭的姜南和斯念,就用脚踢了一下程颐然。

    程颐然被费诺鲁踢疼了,就一巴掌拍了过去,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费诺鲁。“你有毒啊,看电视就好好的看电视,没事踢我做什么啊!”

    费诺鲁轻微的揉了一下被程颐然拍到的地方,目光转向程颐然幽幽的看着他。“你今天不上班啊?”

    程颐然将自己的屁股挪开,坐到离费诺鲁较远的位置坐着。“我是老板,我爱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上班。我开公司招聘那么多人可不是摆设的。”

    费诺鲁嘴角微微一挑,不屑的笑了出来。“就你这个小废柴,修为异能比我差那么多。公司里的都是些文弱的家伙,遇到事情了估计都不怎么顶用呢。”

    程颐然立马就就是一个白眼丢了过去,回复费诺鲁一个不屑的笑容。“我可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不是你这个黑帮头子做得那些黑心生意。”

    “哼,你少来。”费诺鲁将自己的脚搁在了程颐然的腿上,然后就滑了下去瘫在沙发上。

    程颐然把费诺鲁的脚撩开,然后捏着鼻子装作很臭的样子。“哎呀,你的臭脚。”

    费诺鲁对着程颐然翻了个白眼就不说话了,手拿着遥控器又换了个节目。

    我吃完饭,就拉着姜南去后花园散步了。走了几步,想想事情有些不妥的,就直接给泰太打电话了。

    “泰太。”我听着电话那头接通了,就直接喊了一句。

    “额,泰太去做饭了。”电话那头的男声稍微尴尬的说了出来,坐在沙发上转头就看到在厨房里面闹出大动静的泰太。

    我低头看着电话那头的泰太,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和我直接视频通话。而且,对面那头的男人声音,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应该就是范亦然的声音。“麻烦你一下,让泰太接个电话。”

    “哦,好的,你等一下。”电话那头的范亦然裹着薄被就起身将光脑拿给泰太了。

    在厨房里面有些自顾不暇的泰太,正手忙脚乱的拨弄着在煎锅里面活蹦乱跳的活鱼。“啊,疼死我了。这油怎么溅得那么高啊?”泰太赶忙按下了厨房的防溅油的键和自动煮菜的按钮,然后跳得老远了。

    走过来的范亦然见到泰太这个样子,就立马将泰太拉了出来。“别煮了别煮了,我们叫外卖的。”

    泰太挫败的捂着自己的脸,坐在椅子上叹气。“哎呀,烦死了。怎么做个饭这么难啊,那油都溅得老高了,弹得我的手都起泡了。”泰太现在感觉心很累,从前看斯念做饭是如何如何轻易的,结果轮到自己的时候,居然是这么艰难的,简直就是太欺负人了。

    “好了,你别煮了,有你的电话,你去接电话吧。”范亦然把光脑递给了泰太,然后就进去厨房里面收拾残局了。

    “哦。”泰太接过光脑,就看到是斯念的名字。然后就十分愉快的接起了电话。“斯念,怎么了?”

    “看来你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啊,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了,也不知道通知我们一声,你丫的活腻了!”我先是和泰太客客气气的说着,说到后面就直接吼了出来。

    站在旁边的姜南给斯念忽然的大声给吓了一跳,然后很无辜的看着斯念。“别生气,别动怒。”

    “嘘,你等会。”我做了一个禁止声音的动作,然后带着姜南去后花园的秋千上坐着。

    姜南气鼓鼓的拉着斯念的手指,直接就轻轻地咬了起来。

    “嘶。”我还没等到泰太回答我的话,就看着姜南咬了我的手指。我立马就瞪着姜南,想抽出我自己的手指,可是姜南又死死地拽着斯念的手不肯放。

    我用力挣扎了好久都没有什么作用,就干脆放弃了。

    “你别生气。”泰太给斯念那一声怒吼吓了一跳,又不敢把电话挂了,只能够拿着电话静静地听着斯念电话那头的声音。听到斯念嘶了一声,本来泰太还想调侃一下的,可是斯念这么吼着她,她就不敢说话了。

    “我不生气,反正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做主。出了什么事情,都是你担着的,我怕什么啊。”我坐在秋千上,用法术荡着秋千。

    姜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拿出了一大堆的水果出来,见斯念说着话,就给她喂了水果。

    泰太听着尴尬的笑着,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厨房里面倒腾的范亦然,就有些心虚的干笑着。“我知道斯念都是为了我好的,我会很乖的啦。”

    “诶,别说这些漂亮话。我知道你的。你现在和范亦然在一起了,要注意点形象,他可是影帝,一举一动都有媒体记者观察着的。”我见她说了半天都没有将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说了出来,我自己就干脆捅破了来说。

    泰太在范亦然家里蹲了那么久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忽然听到斯念这个一说,脑袋当即就懵了。“我.....我感觉我们还不算是在一起的啊。”

    正在厨房里面清理的范亦然听到泰太的话,立马就把手上的东西丢在桌面上了。快步走到泰太哪里,铁壁紧紧的锢着泰太的腰。拿过泰太手里的光脑,笑着和里面的人说道:“泰太的经纪人你不用担心的,我会处理好的。”

    又再一次听到范亦然的话,我感觉泰太可能真的遇到对手了。我认识泰太历任的男朋友,但是个个都没有这么嚣张到拿泰太的电话来和我说话的。个个的态度都是矮泰太一个头,不是因为泰太家里的财势雄厚,就是因为泰太的性格。本来就是家里的独女,性格可以说是很霸道的。哪怕是上一任给我们整蛊的那个前男友就是因为受不了泰太的性格,所以才劈腿的。而且还劈腿了好几个女人,所以我们才决定整蛊她的。

    “这句话我先听着,范先生。最近不太太平,你要注意好泰太了。她可喜欢在商场里面扎堆买东西了,纵云星有三十几起女性失踪案。我可不想再快开学的这几天听到泰太不见的消息啊。”我直接就给范亦然他们打了个预防针,以防事情发生。

    “斯念,你们在哪里啊?我去找你们。”给范亦然锢的十分不舒服的泰太直接就喊了出来,一直就在那里挣扎着。

    “我们都是同一个小区的别墅区,你过来的时候,我把具体的地址发给你吧。”我把光脑给姜南拿着,就躺了下去。

    姜南拿出一张毯子盖在斯念的身上,就接着斯念递过来的光脑,然后把声音扩大了。“喏,吃这个。”就剥了一个葡萄放到斯念的嘴边,又继续拨葡萄皮了。

    泰太和范亦然听着电话那头斯念那边的声音,泰太忽然很哀怨的看着范亦然,范亦然就扑上去亲了泰太一口,声音可响了。

    “赶紧的!”我吃了一口葡萄,就听到了那猛烈的亲吻声,立马就喊了出来。

    “好。”泰太用手使劲的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推开范亦然就跑上去换衣服了。

    范亦然坐在沙发上哪里看着泰太跑上去,就在那里笑哈哈的。

    我听见泰太答应了一声好,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姜南俯下身来,在斯念的脸颊上也亲了一口。“你也有我亲啊,别生气啊。”“我没生气啊,就是感叹,以后泰太可能会给范亦然吃得死死的,毕竟人家年龄也不是白长的。”我见姜南夹着光脑,又要给我剥葡萄皮看起来有些辛苦,就把光脑拿过来玩了。

    “世界上的事情太多了,你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哪里管得过来那么多的事情啊?人各有命,你还是看着算了。”姜南剥完葡萄,就在旁边洗了一下手,给斯念推送了一个小游戏。

    我听了姜南的话,就侧着头看着姜南。“那,咱们以后孩子,你也不打算管了?”

    姜南听到斯念的话,顿时就愣在那里,表情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我坐在那里玩着游戏,看着姜南那个样子,就直接一脚踹过去了。“想说什么直接说,别用这种奇奇怪怪的表情。”

    姜南听了斯念的话,立马就笑了出来。“以后,我们的孩子,我带吧。”

    听到姜南的话,我玩着游戏的手指就停止了。我抬头看着姜南,见他依旧是笑得满面春风的样子。“wow,男人带孩子,可是很少见的事情啊。你不用去拼搏事业吗?”

    姜南听了斯念的话,就笑得更加开心了。“你老公我不差钱。就像程颐然说得。既然开了公司,招聘了人员,那就是让那些人员发挥自己作用的,不然有工作作什么啊。再说了,我这些年投资了很多公司,你那个朋友泰太家里的集团,我也有一些股份。在别的星际我都有房产那些东西,所以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姜南打开自己的光脑,把自己的资金房产什么的都给斯念看了。

    我把我光脑的星网账户打开给姜南看,笑着和他说道:“哎呀,我觉得我账户好像差点什么啊,你觉得呢?”我说完就笑着看着姜南,眼神看着账户上的余额。

    姜南立马会意,把自己星网上仅有的资金全部都转给了斯念。“夫人对这个金额还算满意吗?”

    我以为姜南会转我一些的,可是没想到会直接全部都转了给我。“你不是说你之前是当兵的吗?转了部门也不是个肥水的差事,怎么会有那么多钱的呢?”我看着我星网上的账户多了很多很多的钱,忽然那就想起了这个问题。

    姜南伸出自己的手,将自己的手枕在斯念的后脑勺下。“这个啊,是因为出任务的时候,认识的人多了,路子野资源多,然后就找了一些道上的朋友做了一些投资,就有了今天的这些资本的。不过在纵云星的时候,为了把钱用起来听得名正言顺的,我就在放假的时候,炒了一下股票,成立了一个风投公司,然后就入股了程颐然的公司。所以我们认识了很多年很多年了。”姜南很轻描淡写的将自己的那些年的经历说了出来,虽然说的很轻易的样子,但总感觉不是那么容易。

    “我记得部队纪律有文明规定,军人不可以炒股,也不可以参与任何的商业股份公司构成的任何行业。你这么做的话,岂不是顶着风头做事情吗?”我望着姜南,见他是笑着说出来的,连个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姜南点点头,表示赞同斯念的话。“对啊,所以我就转业了。在特殊部门的话,就更加好操作了,那里的人是不会管我做这些事情的。只要不危害这个星球,只要不做有反人民的事情,那个部门都是很宽容的。我坐在办公室的时候,只需要用别人的账号,轻轻一更改,再做个掩护,就很容易把事情做成了。”姜南想起之前的操作,简直就是很轻松。

    “这么轻松容易,那些贪官污吏岂不是更开心了。有这么一个东西可以掩护他们的罪行。”我让姜南把隔壁的果汁拿过来给我,然后就继续躺在秋千上休息。

    “也不是这么说的,现在哪些操作基本都很透明,所有的官员工资都公布在官网上,清清楚楚的一目了然。如果忽然有人买了房子,就会有纪委去检查的了。如果刚好有公务员的亲戚买房子了,也会给查的。在纵云星当官的所有官员亲属亲戚都是有备案的,只要有其中一个人的资金账户不对劲,就会给查。所以那些人不敢随意贪污,现在的贪污法律很严格。但凡是贪污了的官员,都必须流放到那些荒蛮的星球上去劳动改造,那种辛苦也不是一般的辛苦啊。”姜南用光脑把那几条法律找了出来,给斯念看着。

    我拿过姜南的光脑大概的浏览了一下,也确实是十分的严格。“那你这么做,岂不是也犯法了?”我想起刚才姜南所说的话,忽然就很担心。

    “没有,我这个不算。如果我还是在部队的时候,就算是违反了部队的纪律。但我要是在那个部门的话,就不算了。因为在那个部门里面,还是有很多的人的家里都是经商的。我顶多就算是将自己的参与经商的事情个隐瞒住了而已。也不算是什么大的事情,就算是给识破了也就是说几句话,并不会有什么多少大的事情发生的。”姜南怕斯念吓到了,就赶紧给斯念解释清楚。

    “好,我知道了,只要你没事就好了,以后千万别冲动啊,我跟你说。”我听了姜南的话,感觉有些心有余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