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交易完成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阿奇继续拿那种我都懂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是有一阵莫名的心虚感。早上的时候,我才和姜南怄气完,阿奇连这个也会知道吗?我感觉有些不太好了。

    “有话就说,别老拿那种奇奇怪怪的目光看着我。”我被阿奇盯着受不了,就直接开口了。

    阿奇暧昧的看着斯念,靠近过去。“斯念这是有男朋友了吧?我认识你这么久,从不曾见你这么气鼓鼓的样子。遇到再不好的时候,你也只是眉头稍微皱一下而已,哪里像现在啊,那么有活气的样子。简直就是和当年的阿娇差不多的样子啊。”

    我听了阿奇的话,顿时就翻了一个白眼。“我的天哪!果然是活得久的老人精啊,什么东西靠猜测就可以猜测出来,厉害啊。”

    阿奇笑笑着指着自己的脸,又指着斯念的脸。“你从前说话没有太多的表情,说话都是冷冰冰的。可是你看你现在呢?说话语气和表情都丰富了起来,我刚才明明也没说出点什么东西来,你脸色的表情就明显有愠怒的意思。你没有告诉我你感情的事情,说明就是那个男方会告诉我。而那个男方必须是认识我的,才可以告诉我。我来纵云星用两个手掌都数得清楚的次数,除了你我以外又怎么会认识来自纵云星的其他人呢?一起出任务的那些雇佣兵你看不上,我也看得出来。不过,上次在死域的时候,你倒是挺保护那个小子的吗?是不是那个小子啊?”阿奇坐在那里冲着斯念挤眉瞪眼,笑得十分的得意。

    我看着阿奇笑得那个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就很想怼他几句。“看阿奇你满面春风的,估计阿娇姐没少便宜给你占吧?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正经的,你这样不行的!”我坐在那里批评着阿奇,阿奇到没有反驳,反而是一种洋洋得意的感觉。

    “我这个年纪算不上大,也算不上小,总的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倒是你啊,年纪小小的,就已经拍拖了,不错啊你。对你好不好啊?不好和我说,阿奇我身后有人,欺负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阿奇拍拍自己的胸口,笑得很是开心的样子。

    “诶,你少来了。你的套路,我知道的。小的时候不懂事,经常给你套路,现在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上当了。”我毫不犹豫的酒拒绝了阿奇的话,给他倒了一杯酒,我们就继续在哪里交谈着,聊了一个十分愉快的一天。

    泰太这边的情况就不太好了,她昨天匆匆忙忙的赶过来,给范亦然打了个电话,发现怎么打都不接。泰太就心理自我安慰以为范亦然肯定没事的,然后就接到了范亦然助理的电话。无奈之下,她就只好登堂入室去看范亦然了。

    范亦然的助理也是很无奈的打了电话给泰太的,因为范亦然捂着心口昏厥在客厅的沙发上,嘴巴里一直嘟囔着泰太的名字。而范亦然的助理并没有泰太的电话,就直接拨打给了赵一宝。赵一宝十分爽快的告诉范亦然的助理泰太出去了,并将泰太的电话号码给了范亦然的助理。

    范亦然的助理拿到了泰太的电话以后,就毫不犹豫的拨打了出去。而范亦然听到了泰太的名字竟然诡异的松开了手,没有像刚才那样抽搐着心口疼。

    当范亦然的助理打电话给泰太,听到她就在门口的时候,就傻眼了一下。来不及想太多,救人要紧的范亦然助理就直接给泰太开门了。

    泰太开门一进来,就看到了从沙发上滑下来的范亦然,立马转头恼怒地看着范亦然的助理。“你是怎么回事啊?你作为助理就是这么照顾范亦然的吗?不知道地板凉,容易着凉的啊?”泰太赶紧蹲下来扶着范亦然,却发现范亦然的体重有点超乎与她的能力之内。

    范亦然的助理见到泰太要去扶起范亦然,而范亦然明显没有了抽搐心口疼的症状。范亦然的助理就稍微放松了,听到泰太说他的时候,他就稍微有些委屈。“亦然哥从来都不会这个样子的,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刚才在外面进来想把节目组的东西送回去,就看到亦然哥就躺在床上抽搐心口疼。所以我就扶他下来,准备带他去医院看一下情况。但是亦然哥死活都不肯去,我半拖半拉的才弄到沙发这里的。泰太小姐啊,不如你开开口吧,亦然哥不肯去医院看病。你开开口说话,或许亦然哥就回去看病也不一定啊。”那个助理十分担忧的看着范亦然奄奄一息都快了无生气的样子,就感觉很心疼。

    泰太听到了那个助理的话,顿时心就纠在一起了。

    “不用了,我没事。”范亦然几乎是半个人都挂在了泰太的身上,恢复意识之后听到助理这么一说,就安慰了一下那个助理。

    “可是.......。”那个助理还想说些什么,就直接被范亦然给打断了。

    “我的身体我清楚,半年一次的检查报告,你也是看过的。有没有问题,难道你觉得医院会检查不出来吗?”范亦然贪婪的闻着来自泰太的馨香,当下就恨不得将那个助理赶走。

    “那也是。”那个助理也赞同的点点头。毕竟每一次亦然哥体检完了以后,都要等两三个小时才可以拿到体检报告的。他作为助理,不是他等还是谁等啊!在好奇心的作用之下,他也曾经看过亦然哥的身体检查报告,根本就没有什么毛病,身体好得很呢。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和泰太小姐说。”范亦然根本就无力站起来的,要不是前面有沙发顶着,旁边有斯念和助理同时扶着的话,自己可能就软下去了。

    那个助理担忧的看了一下范亦然那个脸色苍白的样子,就站在那里欲言又止的样子,想说话可是又不敢说话。

    范亦然见了以后,直接就给他做了一个手势,那个助理立马就明白了。

    “亦然哥,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就打我电话啊。”那个助理说完了,就直接飞快地跑走了。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追赶着他一样,跑得飞快。

    客厅里就剩下泰太和范亦然两个人了,泰太见范亦然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就小声的问道:“你还不舒服吗?”

    听到泰太的话,范亦然立马就捂着心口一脸痛苦的说道:“不.....不知道,就是心口绞痛得不行,非.....非常难受。”

    泰太听了,立马就扶着范亦然坐下。“你这里有什么东西可以缓和一下的吗?”泰太站起来四处张望,也没看到有医疗箱。

    范亦然捂着心口偷偷地瞄了一眼泰太,然后虚弱的说道:“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疼,也不知道会这么疼的。泰太,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你能扶我回房间休息吗?”

    泰太听了范亦然的话,内心苦逼了一下。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的世界里面,竟然还会有这种奇奇怪怪的病症,而且还查不出来的那种。刚才助理和范亦然之间的对话泰太也是听在耳朵里面的,可是范亦然的疼看起来也不像是装得一样。疼得全身都冒冷汗了,衣服都湿了很多。她刚才进来看到范亦然面色苍白,还带着一丝青色的时候,真的真的就很像表演课看那些有心脏病人的脸色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泰太才吓了个半死,啥时间就后悔自己干嘛要拒绝的那么快了。

    “走吧,我扶你上去。”泰太想着,就伸出来扶起了范亦然。

    范亦然笑着靠在泰太身边,两个人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进了房间里面。

    泰太扶着范亦然坐到了床边的沙发上,然后就走向范亦然的衣柜处了。

    “你的衣服是放在这里吗?”泰太指着眼前棕褐色的衣柜说道。

    “嗯嗯。”范亦然捂着心口,脸色依旧苍白的看着泰太点头道。“上衣在左边的柜子上面,裤子在第二个柜子下面,那个小抽屉就是放内裤的。”范亦然本来没好意思说的,但是又怕泰太问的尴尬,就直接说了出来。

    泰太刚打开柜门的手顿时就都停了一下,然后就继续给范亦然找衣服了。“你今天穿什么风格啊?休闲吗?”泰太翻看了一下范亦然的衣柜,发现款式都是差不多的样子。泰太从侧面拿出衣柜的遥控器,按了一下,一排休闲的上衣就滑出来了,再按一下,衬衫也滑出来了。

    “休闲的吧,今天不是很舒服,像在家里休息。”范亦然本来想说让泰太做主的,可是现在貌似还没到这个时候啊。所以这个想法就在范亦然的脑子里过了一下,然后说出口的时候就改口了。

    泰太翻看了半天的衣服,发现范亦然喜欢穿纯色的衣服,并不想别人一样,穿得花花绿绿的。搭配衣服的颜色都是听单一的。不是黑色、白色、灰色、宝蓝色就是红色,都没有什么图案。不过纽扣很别致,是纵云星飒琅旗下限量跨的别扣,一对的价格就已经是千万级别了。“那今天就穿白色吧。”泰太挑选了一件穿白色的上衣,搭配着一条灰色的休闲裤。拿起了东西就递给范亦然了。

    范亦然接过来,脸色并没有多好,还是很虚弱的样子。“我没力气穿衣服。”范亦然看着衣服,干巴巴的说出这句话。

    泰太听到范亦然这句话,顿时就蒙住了。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面色瞬间就蹭的一下红了起来。“我打电话给你那个助理回来帮你穿衣服吧,你现在衣服湿湿的,穿久了对身体不好。”然后就尴尬的走到门边边,开始给范亦然的助理打电话了。

    “好,麻烦了。”范亦然开始坐起来都摇摇欲坠的样子,本来在旁边打电话的泰太都给范亦然给吸引走了。

    “你坐就好好坐着啊,干嘛摇摇晃晃的。”泰太想过去伸手将范亦然扶好的,可是现在又在打着电话,想起刚才范亦然说的话,泰太又把自己的脚步给缩回去了。

    范亦然微微皱着眉头,捂着心口,然后就慢慢的倒下去了。

    泰太见状,立马就跑了过去。“你现在怎么样啊?还好吗?”泰太有写着急了,毕竟她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哪里知道怎么处理啊?现在的人啊,有心脏病的话,就摘除的。如果有人可以更换新的心脏就更换,没有人的心脏更换就用机器的心脏,都是照样用的。现在的人都没有什么心脏病不心脏病的说法的,心脏病治愈不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除了精神疾病有些难治以外,其他疾病都还是可以治好的。

    范亦然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看着泰太。“我坚持不住了,难....难受。”范亦然半边的身体都放松了下来,就一只手继续捂着心口。

    “你....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啊?我们去医院好不好啊?别硬撑好吗?”泰太瞬间就着急了起来,见到范亦然这个样子,立马就心软下来了。

    范亦然摇摇头,小声地说道:“没有用的,没有用的。检查不出来的。我来纵云星多少年了,要检查得出来的话,早就检查出来了。我没有心脏病史,也没有更换过心脏。我是一名演员,医生检查不出来我有心脏问题的话。那些娱乐记者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了。没这个必要,不需要。”范亦然还算是比较鉴定和顺畅的说完了话。

    “喂,泰太小姐啊,有什么事情吗?”正在开车着的助理刚过完了红路灯,就看到了泰太小姐给他打电话,他立马就靠边停车接电话了。

    泰太听到那个助理的声音,顿时就觉得犹如天使之音啊。“那个,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啊?你亦然哥的衣服都湿了,你方便回来换一下吗?”

    那个助理听了泰太的话,想起了范亦然的暗示。他毫不犹豫的就回答道:“不好意思了泰太小姐,我现在要送道具回剧组那边,然后送完了我就要去公司开会,商讨亦然哥下半年的行程工作安排,这个开会我是不可能缺席的。就麻烦一下泰太小姐帮亦然哥换一下衣服吧,现在都是新纪元了,相信泰太小姐是个乐于帮人的人的。诶,不好意思啊,泰太小姐,亦然哥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了,我要接电话了。”助理说完话立马就挂断电话,然后就开着悬浮车去浪了。

    泰太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又看着虚弱的范亦然,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范亦然见泰太这个为难的样子,就有些于心不忍了。“你不如帮我打电话给阿哲吧,问他现在在不在纵云星这边。”范亦然把自己的光脑拿了出来,翻出阿哲的电话给泰太。

    泰太一脸为难的看着范亦然,有点下不去手拿那个光脑。“那个范亦然,我要是把你圈中的好友的电话都打了个遍,那你不就有绯闻传出来吗?这样不是很好啊。”

    泰太知道范亦然所说的那个阿哲究竟是谁,就是那个特别八卦,嘴巴十分多的胡哲主持人。范亦然这么个谪仙公子,平日里都不怎么说话的,竟然和胡哲的关系这么好,简直就是神一般的组合啊。

    范亦然看到泰太那个样子,顿时就给都笑了。“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阿哲那么喜欢调侃,而我又不那么爱说话。我们两个究竟是怎么也成为朋友的呢?”

    泰太尴尬的看着范亦然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范亦然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的样子,顿时就觉得很甜蜜。泰太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色就稍微变了一下。“那个,范亦然你的衣服湿了。你现在有力气说话,也应该有力气穿衣服的。”泰太立马就转移了话题,不想再继续听范亦然说这个话题了。据泰太自己的了解,以及有那么多位前男友的前车之鉴。一般说这种情况的时候,都已经是情侣的了。现在自己和范亦然还不清不楚的,尴尬得很。说这个,自己听得就更加尴尬了。

    范亦然不意外泰太会转移话题,所以他很识趣的就没有再继续说了。

    “诶,对了。”泰太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然后就蹦了起来。

    范亦然就随着泰太的动作看了过去,眼睛里全是疑问。

    “你和你的邻居熟悉吗?”泰太也就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就问了出来。

    范亦然摇摇头道:“不熟悉,我经常拍戏,这里很少住,所以隔壁邻居究竟是谁我到现在还不清楚。”

    泰太现在是真的感到绝望了,怎么人要用的时候就没有一个人呢?斯念的男朋友是姜南老师,自己绝对使唤不动。叫男同学吧,万一不靠谱的话,自己就要和范亦然成为今年星网的热门话题了。而且她也不确定那些同学是不是都在纵云星待着,万一出了星际去旅游了也是有可能的。

    范亦然看着泰太那么焦急的样子,就安抚着拍拍泰太的手。“没事,我开室内暖风,一下子就烘干了。顶多就是穿的不是很舒服,没关系的。”范亦然拉着泰太安慰了起来,想坐起来安抚的,可是没什么力气坐起来。

    泰太见此,就目光坚定的看着范亦然。“范亦然,既然没人帮你穿衣服的,你就将就一下了!”

    范亦然惊讶的看着泰太,然后就笑了出来。“你不用勉强的,我开室内暖风,吹干了就好了,没有关系的。”

    泰太直接就开始撩起来范亦然的衣服,眼睛有些不自主的往腹部那里瞟过去,然后就看到了结结实实的小腹。手摸上去的时候,该感觉到了腹肌。

    “闭嘴!”泰太立马就别过脸给范亦然开始脱衣服了。

    范亦然忽然就笑了起来,躺在那里认命的任由泰太任意宰割了。

    一套衣服换下来就废了泰太好大的劲,换完了以后,泰太就瘫坐在地板上了。

    已经休息恢复的差不多的范亦然哭笑不得的看着泰太,然后坐起来。

    泰太给范亦然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坐到一旁。“你怎么样啊?好点了吗?”

    范亦然轻微的咳嗽了一下,含笑说道:“嗯,好了很多了。不过,我还是要去洗一下澡,你就休息一下吧。”范亦然起身的时候,还是有些轻微的摔了下去。泰太看见了想去扶的,但是看到范亦然又很快的站了起来,泰太就挪到了地毯上面坐着休息了。

    平日里洗澡要很久的范亦然在今天用了最快的速度就洗澡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泰太已经趴在地毯上睡着了。

    范亦然看着泰太的侧脸,就掐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然后就抱起泰太放在床上休息了。

    第二天起床的泰太就一脸懵逼的看着不太熟悉的装潢,脑子里一片发懵。她看着棕褐色的衣柜,前面米白色的羊毛地毯,旁边的灰色沙发和现在自己盖着的深灰色被子,这完全都不是自己的品味啊。

    “诶,你醒啦?”刚一翻身,范亦然就感觉旁边有一点视线的感觉,就往背后望了过去,就看到泰太坐在哪里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泰太机械似的望了过去,就看到了范亦然裸着上身躺在那里。泰太瞬间就瞪大了眼睛,脑子懵的更加厉害了。

    范亦然见状,立马就爬起来将泰太拉了下来,抱了进去,悄悄地在泰太的耳旁说着话。

    天已经凉了,太阳也已经出来了。

    程颐然和孙无极说想要吃姜南做的菜,然后两个人就结伴来到姜南这边住的地方。本来要是只有他们几个兄弟的话呢,带不带东西都无所谓了。可是姜南的女朋友在的话,他们就要礼节性的买了一些东西过去看望姜南他们了。

    这才走到门口呢,就看到电视剧情里面才会上演的那种霸道总裁的感觉了。只不过姜南的女朋友斯念是霸道总裁,而姜南就是一种灰男孩的感觉。和姜南相交很久的两个人顿时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的傻站在那里了,孙无极手中的水果都掉了下去。

    等到斯念走了以后,程颐然和孙无极两个人才回过魂来,有些心惊胆战的带着礼物进去姜南家里了。

    刚进来的时候,气氛十分之严肃,感觉说一句话都会点燃姜南这个炸弹一样。所以程颐然和孙无极两个人压根就不敢说话,而是乖乖地自己做好在沙发上。

    “有什么事,说吧。”姜南看起来面色十分之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恐怖。

    程颐然不怕死的问了一句:“你和斯念怎么了?今天两个脸色都这么难看的?”

    孙无极在后面扯了一下程颐然,但是程颐然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在那里说着。

    姜南听了程颐然的话之后,气氛瞬间就变得更加的恐怖了。

    程颐然这个时候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望着孙无极有些哀求的意思。

    孙无极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

    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沉默了好久好久,程颐然和孙无极两个人的肚子都叽里咕噜的响了起来,才打破了这样的沉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