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发飙的斯念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程颐然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妙,就眯着眼小声的问道:“这里我也出钱了,能不能问一下我的意见啊。”

    “闭嘴!”我立马吼了过去,忽然觉得那个人有点眼熟啊,好像是酒店的服务管家。

    “切,放大话谁不会啊,这里的人都是我们纵云星数一数二的高手,你还没伤害到我们,你就自己不行了。”查茶茶也是给激怒了,顾不住后面有谁拉着就直接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我直接就用法力控制住了查茶茶,让她悬挂在半空之中,拟状似的握着她的脖子。

    查茶茶瞬间就感觉自己呼吸不上来,脖子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掐住了。

    蒋飞燕见此,就立马那个水异能,用水扑了过来。

    姜南直接就法术打了回去,蒋飞燕立马就淋了个全身湿透。

    “大家有话好好说嘛,别冲动。”凌飞吓到了,她是真的没有见识过斯念的厉害,听说是个国府大学的大一新生的时候也只是不以为然,没想到竟然是如此厉害的。她顿时就起了想要挖斯念进入部门的冲动。

    我转头看着那个女的,冷笑道:“我已经很好说话了,做人要自尊自爱,我男朋友也说了无数次了。就凭她们那种恨不得吃了我男朋友的目光,我不将她们的眼珠子挖出来就不错了。”

    孙无极和程重九感叹了一句女人心难测,就悄咪咪的坐到一旁不敢说话了。

    程颐然看不出斯念能力的深浅,就起了一丝兴趣。

    费诺鲁觉得姜南女朋友的声音有些耳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就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想着。

    “你.....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可是....可是高官的女儿,我要是出事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查茶茶还在努力的挣扎着,脖子处压得她一时呼吸松一时紧,好不舒服。

    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拿自己父母身份来压人的人了,我想都没有想就直接飞了上去,对着她吹了一些药粉。

    站在下方的众人就惊讶不已了。修为要有多好才可以稳稳当当的控制一个人飞上去,然后自己再飞上去的啊?

    淋湿的蒋飞燕坐在地板上看着斯念飞了上去,不是没有脑子的她,也看得出斯念的修为不低,就没有再说话了。

    羽轻染倒是起了一些战意,可惜她不是风系异能,无法飞起来。不然在上面打一架的话,一定十分舒爽。

    查茶茶勉强避开脸,但还是顺着呼吸吸了进去。“你给我弄了什么,你这个狐狸精。”

    “嘘。”我从空间里扯开了一道符咒,只要查茶茶对我有任何的不轨之心或者在心里咒骂我,都会自己扇自己的巴掌。

    将符箓弄完了,我就把查茶茶放了下来。

    查茶茶立马就怒视着斯念,破口骂道:“你这个贱人,啊!”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开始自己扇自己巴掌了,一巴掌下去,脸色立马就印出了一个巴掌手印,可见查茶茶对自己下手有多狠了。

    “以后请你们几个女性放尊重一点,别开口闭口狐狸精的,是我喜欢的斯念,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我从前没和你们说过话,以后也不会。从前没有什么交际,以后更加不会。”姜南站在斯念身后,一直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你们就先回去吧。”程颐然本来也和那几个女的不太熟悉,要不是凌飞带过来的,他才不愿意让陌生人进来这片私人地区呢。

    凌飞就有些尴尬了,是她最先带过来的人,虽然今天不是她叫过来的,可是她貌似也有一些责任啊。

    “那个,羽轻染啊,你们就先回去吧。这里是私人住宅区,我们有些私人的事情要说。”凌飞有些尴尬的说了出来。

    “凭什么让我们回去啊?纳兰星空都没说什么。”蒋飞燕在旁边看着查茶茶自扇巴掌,气得眼眶都红了。

    纳兰星空举起双手,很无辜的看着蒋飞燕。“诶,别乱说话哦。我只是在群里说姜南要回来了,谁要来半山别墅小聚会一下的。我可没有指名点姓的邀请谁来谁来哦。”

    “你!”蒋飞燕扶着查茶茶,气得当场就说不出话来了。

    程颐然没理会她们几个人的举动,而是直接就打电话叫了保安过来。

    羽轻染见到这个样子,自觉没趣,就走了。临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斯念。

    高级小区的保安速度十分之快,在程颐然挂电话没一分钟就赶过来。“两位小姐麻烦请跟我走。”

    蒋飞燕自持自己是一个有教养的淑女,都看到这个份上了,不走自己的面子都丢尽了。

    就干脆瞪了一眼斯念,就直接自己走出去了。

    查茶茶因为一直在给自己扇巴掌,脸都扇肿了,手到现在停都停不下来。保安无奈之下,只好叫来了女保安把查茶茶拉走了。

    整间别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纳兰星空立马就招呼斯念坐到沙发上。

    “别客气啊,斯念,快坐下快坐下。”纳兰星空把一张双人沙发整理出来给斯念坐,十分热情的把水果那些东西都端了出来。

    “谢谢。”我和纳兰星空道了声谢,姜南有些不满的看着他,但还是带着我过去坐下了。

    凌飞坐在斯念那边,程颐然和费诺鲁坐在一起,两人目光似有似无的总是无意的看着斯念这边。程重九和孙无极两个靠的姜南很近,几个人相距离也不过是一个柜子的距离。

    纳兰星空怕大家尴尬,就打开了电视开始在哪里给斯念介绍道:“我们现在看电视,斯念你喜欢看什么啊?我给你调一下?”

    “我会给她调,不用你来。”姜南直接就将纳兰星空手里的遥控器抢了过来,开始在哪里选台。

    “斯念你要看哪个啊?”姜南和斯念坐在一起,因为身高差距的问题,姜南只好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了斯念的头上,低着头看着她。

    “随意吧,你选。”天知道,我压根都不喜欢看电视的,平常玩的最多的就是游戏。如果不是因为泰太要进入娱乐圈,她死活都要让我当经纪人,我可不会去做这些无的事情了。

    “斯念小姐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啊。”费诺鲁看了半天,总感觉思念的身形给人很熟悉的感觉。可是他在脑海中搜寻了那么多的记忆片段,比较熟悉的就只有在马洛星的那一次事情。

    “费诺鲁先生也很眼熟啊。”我一眼就认出那个在马洛星黑市里奇奇怪怪的人了,但我没想到费诺鲁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马洛星的人是长得最像人类的人,像个星球之间也是有通婚的。所以去到马洛星,见到他们和纵云星的人长得差不多的话,也是不足为奇的。

    孙无极几个人看着费诺鲁这么和斯念打招呼,就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啊,眼熟什么眼熟啊?感觉这样打招呼的方式有些不太寻常,有点像男女初次见面又对对方有意思的感觉。

    凌飞几个人看的别扭极了,可是又不敢随意出声。

    姜南直接就把斯念按在自己的怀中,然后转头微笑的看着费诺鲁。“你可能在我的光脑里看见了吧,我的光脑那些都是她的照片和语音动态,你看着眼熟也不奇怪啊。”

    “是吗?我感觉不是这样子啊。”费诺鲁似笑非笑的看着姜南保护斯念的样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姜南的目光都有些深邃了。

    “我觉得应该是这个样子吧,我每天打开姜南办公桌的光脑都是他女朋友的模样,看多了觉得眼熟也不奇怪。”孙无极和姜南做了很多年的搭档了,听到姜南这么说话,孙无极还是义无反顾的替姜南说话的。

    “这个确实。”凌飞也很赞同的点点头。

    程颐然在酒店的时候假扮过服务管家,也看到了姜南对哪个斯念究竟有多么的痴迷,所以他就不说话了。

    程重九完全就是一头雾水的状况的,不明白事情的他完全不敢发言,怕说错了,会给将那打的。他看起来块头大肌肉多,但其实他根本就打不过看起来身材比他瘦弱的姜南。

    “哎呀,这个电视好好看啊,哈哈哈哈。”纳兰星空尴尬的指着里面的综艺节目来尴尬的说,就是希望气氛不要这么严肃且尴尬。而且费诺鲁的气势和姜南的气势不相上下,让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紧张。

    我被姜南压在哪里,他身上的袖口压着我的脸有些麻麻痛痛的。我就推开姜南,把自己的头发撩了出来。

    姜南立马低头看了一下斯念,就发现她左边的脸有一个纽扣的印子,心虚的他,就安抚了斯念。“没事吧?”

    “你觉得呢?”我抬起头看着姜南,姜南就对着我在那里虚心的笑着。

    “你要吃什么啊?我给你弄。”姜南亲了一口到斯念的额头上,然后看着桌面上纳兰星空放在桌面上五花八门的水果,就问了一下斯念。

    “我要吃甜,不吃酸的。”我另外一只手直接就掐着姜南的腰肌,我脸上笑着看着姜南脸色是变都不变一下。

    姜南好想吐血啊,天天给斯念掐着一边,忽然换了一边就感觉特别的疼。但是众人都看着,自己要是表现出来疼痛似乎就有些丢脸的感觉了。

    程颐然和孙无极看着姜南,然后两个人都眯了一下眼睛,看着姜南的目光有些不太对劲。

    “好,纳兰,洗一下。”姜南感觉到斯念的手还在那里掐着,还没有离开,本来还想起身洗水果的呢,找这种情况根本就起不来。

    纳兰星空还在那里炒气氛的呢,结果听到姜南忽然这么一说,就愣在那里了。

    “还不快去。”孙无极立马就是一脚踢过去,纳兰星空反应过来就苦着一张脸端着那些水果去洗了。

    “那个斯念啊,你目前在干嘛啊?有没有兴趣和姜南一个部门啊?”凌飞忽然坐到斯念这边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滚开!我早就退出部门了,你最好别这么做,否者的话,这个后果你承受不起!”姜南抱着斯念,直接就冲着凌飞大吼道。

    凌飞和程颐然几个人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怒气十足的姜南,平时都是个不说话的闷壶子的,现在居然发这么大火,果然是爱情催人变化啊。

    凌飞给吓的缩到了一旁,是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

    孙无极给姜南和斯念倒了一杯茶,然后就给每个人倒了茶。

    “喝点茶,消消气。凌飞乱说的,你不用理她啊。”孙无极不是个经常笑的人,看到是姜南的女朋友的份上,勉强的笑了出来。

    “谢谢。”我和姜南的搭档孙无极道了声谢,然后就坐直了。

    “对了,我想八卦一句,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程重九无聊的嗑着瓜子,好奇的看着姜南和斯念。

    我看着姜南,姜南也看着我。我们两个顿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说到这个实在是有点久和尴尬。

    纳兰星空端着水果开开心心的跑了回来,放在桌面上溅起了一些水珠子在桌面。“吃啊吃啊,这个可是我洗好的水果,快吃啊,斯念,很好吃的哦。”纳兰星空拿起一串青提子递到斯念前面,姜南接了过来,摘下一颗颗给斯念吃。

    “忽然觉得好冷。”程颐然看不下去了,在那里抖了抖,就起身上去了。

    “哎,好累啊,世界都没爱了。”程重九实在愚钝都看得出来姜南对斯念那个爱护啊,简直就是谁都不准碰谁都不准说的了。

    “走吧,我们上去打游戏。”孙无极上去的时候,拍了一下费诺鲁的肩膀,费诺鲁就起身和孙无极一起走了。

    “哎呀,我忽然想起来,我在厨房做了一些东西,我先去看看吧。”凌飞突然就炸了起来,然后就跑到别处去了。

    偌大的客厅就剩下纳兰星空、斯念和姜南了,电视剧里面播放的片段不断在那里哈哈大笑。

    纳兰星空见就剩下他一个人,而坐在那里的姜南一直瞪着他。接触到目光的时候,纳兰星空瞬间就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就僵直着身躯消失了。

    我侧目看着姜南,刚好就看到姜南正在偷笑。我感到一阵恼火,就伸手拧了过去。

    “你又干嘛啊?你说带我见你所谓的朋友,然后现在就这个样子,你是要闹哪样啊?”我恶狠狠的看着姜南,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

    “哦,小力点小力点,我错了我错了,斯念,我错了。”姜南见没有人在,就毫不犹豫的把疼喊了出来。

    “诶诶诶,你们看,他们两个在沙发上干嘛啊?”纳兰星空几个人都躲在二楼的楼梯后面看着沙发上的斯念和姜南。

    “喂喂喂,别太八卦了。我们离得那么近,姜南的修为这么好,可是会听得见的。”孙无极和姜南做搭档时间久了,就算是看不出姜南的修为有多高,也大概知道姜南能做到什么地步,所以就冒出个头小声的说道。

    “切,不至于吧,我们都距离那么远了,而且还在楼上,怎么就听得见了。”纳兰星空不相信道。

    我听到他们说的话,动作就停顿在那里了。

    姜南默默地举起了自己的遥控器,往后一抛。

    纳兰星空立马就中招了,只感觉脑瓜子一疼,就躺下去了。

    孙无极默默地去拿医药箱了,凌飞几个合力把纳兰星空抬到床上。

    几个人都不敢再跑去偷看了,而是坐在那里默默地给纳兰星空止血上药。

    “我还活着吗?”纳兰星空感觉自己有点飘,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难受头晕呼呼的好像是在转圈圈一样。

    “活该了吧,我都叫你们不要去偷听的啦,非得去,现在好了吧,中招了吧。”孙无极在旁边打着哈欠说道,伸了个懒腰就半倚在床头上。

    “为什么中招的是我?大家明明都站在一个位置。”纳兰星空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程颐然和费诺鲁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边的沙发开始在哪里打游戏。

    程重九很可怜纳兰星空似的,想拍他的大腿,又看到他脑袋包扎成那个样子,就不下手了。“谁让你站的地方是风水宝地啊,我们全部的人都在里面探出一个头,唯独你是一个人独自站在楼梯处的,砸不到你才是奇怪的事情好吧。”程重九直接就把事实说了出来。

    纳兰星空听到了以后,想起身的,结果一起来就头很痛,然后继续躺在那里瘫尸了。“我.....我以后都不听姜南的墙角了。”

    凌飞不说话,仔仔细细地给纳兰星空擦掉脑袋里流出来血,用绷带都有点止不住。然后就在哪里捣鼓了半天,硬是把纳兰星空的脑袋包成了从前印度阿三的头巾样子。

    泰太这边呢,就十分的热闹了。自打姜南一开了以后,剧组的气氛开始活跃了起来,每天拍戏都是嘻嘻哈哈的。

    在某一天的时候,赵一宝无意间就听到了一个流言。说是泰太的角色并不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而是靠她的经纪人卖肉才得来的。泰太的演技并不怎么样,全靠后期师傅修的好。

    各种关于泰太不好的话题,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在剧组中流传了开来。平日里玩的还算好的工作人员都开始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泰太了,可是就是不问,弄得泰太也不好无缘无故的喊出来说是自己的面试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