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到达片场酒店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姜南听了以后就没有再那样做了,而是用手十分用力的紧紧拉着斯念,走路都会带着走的感觉。

    我很无语的不想说话了。江南的身高比我高一个头多,他这样用力的拉着我走,其实就和扛着我走的感觉差不多了。

    泰太和赵一宝见终于没有争吵了,就开心的跟了上去,谁知道走到电梯口时候就给拦住了。

    “您好,小姐,请出示您的房卡。”随时守在那里的机器人门卫伸出手拦住了想要进入的泰太和赵一宝两个人。

    我们走在前面跟着管家一起进去了,正准备进入电梯的时候,就看到她们两个人给拦住了。

    “怎么回事?”我直接就问那个管家。

    那个管家始终都是面带着微笑,听到斯念问话就低着头回答道:“因为贵宾卡中只录入了先生和泰太的光脑ID,并没有录入这两位小姐的光脑ID,所以她们无法进入这个专属于贵宾的电梯。”

    “二人世界,我喜欢。”姜南凑在斯念的耳旁说了一句,微热的呼吸都打在了斯念的脖子处。

    我立马就躲了开来,打了一下姜南的手。“你再这样子的话,我就她们一起睡了。”

    泰太和赵一宝听到了以后,两个人立马就举起双手使劲的摇头摆手道:“不了不了,我们去我们该去的地方吧。”两人说完就往对面的电梯过去了,那边的机器人检查了房卡以后,就放她们进去了。

    我看到她们两个没骨气的样子,顿时觉得很心凉。

    姜南笑着凑到斯念的耳旁,继续说道:“我们上去吧,等会我们可以用快捷通道去找她们。”

    我撇了一眼在旁边笑得洋洋得意的姜南,就抛了一个白眼给他,转头就对着那个管家说道:“我们上去吧。”

    “好的。”那个管家的微笑始终没有散去,转身就按下了电梯门,站在门口用手隔着门板。

    我甩开姜南说着自己先走进去了,姜南想都不想就继续跟上去了。

    我们走进电梯里面以后,管家就和我们相信的介绍了有什么服务包括了什么服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房间在几层,里面的设施设备该怎么使用,故障了打什么电话,将那些事情都一一说明了。

    我其实并没有怎么听,姜南一直盯着我的样子,我估计也是没有听的。

    等到我们到了五十层的时候,管家就停下话,带着我们往前面走,走没几步就看到了一个大门。大门上是真的木门,看起来十分的厚重和沉实。木门的外表雕刻了许多的奇珍异物,门的上下边还特意用了金子制成金片镶嵌在门上。这个门从外观上看起来就没有开门的地方,没有插卡处,也么看见什么密码锁。

    “先生您好,麻烦您将房卡给我一下。”管家转向姜南,微微低着头,恰到好处的好看。

    我在旁边看着那个管家,总感觉他气度不凡的,长得有好看,身上的衣服全是定制款的,怎么会是一个管家呢?只不过姜南没说,我也没提而已。

    姜南把房卡递给了他,然后又拉着斯念站到了一旁。

    那个管家拿到了房卡以后,就走到门口那里说了一句开门,然后那道门就出现了一个托盘的东西伸了出来,管家就把房卡放到上面刷了一下,那个托盘就好像是受到了刺激的乌龟一样,立马就缩了回去。

    我站在那里看着,有些嫌弃。可能是我不太喜欢这样装逼又没啥用的东西吧。看起来逼格多高多高,实用性却很差,这样压根就不好用啊。

    “好了,请先生和太太随我一同进去吧。”管家装逼式在门口弄了一通,门打开了以后就把卡给回了姜南。

    姜南搂着斯念的腰,走了进去。踏进门的时候,微微转了一下身看着那个管家。“你不用进来了,我们暂时不需要管家服务,有事情我们会立马按下服务键的。”

    “好的,那有任何事情的话,请随时吩咐。”服务管家低着头就退下去了。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姜南见到那个管家走了以后,就在旁边按了一个按钮,那扇大门就缓缓的关上了。

    我一进来,这里就是一个超级大的客厅,客厅左边是一个超级大的阳台,阳台的门并没有打开。我站在那里看着四周围的环境。客厅中间是全透明的特殊制材的玻璃桌子,桌子底下是手工制造的波西米亚风格的羊毛地毯,据说整个纵云星也就十条而已。周围的布局也大概是这样。

    我们一进门就是换鞋子的地方,换好鞋子走进去,左边是大阳台,右边就是开放式的厨房,厨房里面有一个隐蔽的角落,走进去就是储物间了。从储物间出来,顺着走廊走过去,一个转角就一间房,房间的对面就是另外一个房间,在这两个房间的中间,走到尽头又是一个小阳台,不过那里有洗衣服那些东西。

    姜南在鞋柜上面抽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阳台的大门自己就推开了。

    强风直接就刮进来了,喷上了茉莉花香的白纱窗帘就直接给吹飞了起来。厨房的窗户也给打开了,然后就很通风了。

    我站在那里用肉眼都可以看得见我的头发在飞舞。

    姜南嘴角立马就微微扬起了,但他还是假装的咳嗽了一下,用手捂住嘴,然后按下按键,把阳台的门给关上一半了。

    “还好吧。”姜南松开手,又咳嗽了几声。

    “你觉得呢?”我指着我凌乱的头发,微笑的看着姜南。

    泰太和赵一宝两个人提着行李就到了自己要到的楼层了,她拿出房卡再次确认一下,看到以后,就有些不太好了。

    “二五零三号房,你的是二五零五号房,就在我隔壁啊!”泰太开心的指着门号。

    “单号都在右手边,双号都在左手边。”赵一宝就没有那么兴奋了,一眼就到出了这个事实。

    “诶,我不管啦。”泰太用房卡开门,拉开把手的时候,就看到把手那里写了金锁两个字。她就十分开心的拉着赵一宝走过来,指着那两个字开心的说道:“你看,金锁。”

    赵一宝低下头去眯着眼看那两个小字,看完了就抬起头来,挑着眉看着泰太。“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金锁?”

    “金锁,进来吧。”泰太忽然故作深沉的将房门打开,拉着赵一宝就进去了。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路过听到服务员的好奇的走了过来,在泰太房间门口的把手上看了一下,在把手的两边还真的写了金锁两个字,只不过是用从前的英文写的Golden Key,而不是用通用语写的金锁。

    另外一个推着车过来的服务员就看到他在哪里探头探脑的,以为他在偷看那个大明星呢,就走过去拍了一下他。“你干嘛呢?”

    “诶,你来的正好,是不是这一层的把手是不是都是写了金锁的啊?”他立马就拉着那个服务员问道。

    那个服务员就拿那种神奇的目光看着这个服务员。“这二十层以上五十层以下的都是明星剧组住的地方,用的东西当然要更加好了,用个金子做个门的把手怎么了?没见识。”说完就把他的手甩开,推着自己的小车过去了。

    “是这样就是这样嘛,干嘛这么小气啊?诶,这个车不是可以设置自动行走的吗?怎么他要推啊?”那个服务员就好奇的跟着那个走了的服务员看了过去,心里想着既然已经得到答案了,就也跟着他推车走了。

    进入房间里面的泰太立马就给斯念打电话了,赵一宝在一进来房间,就看到左手边是洗澡的地方,右边是衣柜,往前走几个步就是床了。在还没到床的时候,靠着墙面就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后面就是酒柜。

    经过床就是一个小客厅,有茶几沙发,穿过茶几沙发就是一个阳台。这个时候的阳台大门没有关上去,风直接就吹进来,凉凉的。

    我刚躺在沙发上,姜南说去铺床了。光脑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就是泰太那个家伙。

    “怎么了?”我看泰太特别的开心,脱了鞋子就直接在床上蹦来蹦去的。

    “斯念,我跟你说哦,我看见门把上写了金锁两个字耶。”泰太嫌拿着说话很麻烦,就把光脑投影到墙上了,手腕那里还是可以听得到斯念说话也录得进去她们的声音的。

    “那又怎么样?金锁干嘛啊?赵一宝呢?你这样跳你不怕等会摔下去啊?”我有点不太明白泰太的话,就是看到她这么蹦跶,怕她一个不留神就摔下去了。以前就是这样子的,把床当作那个蹦蹦床,结果蹦过头了,就摔下去了,额头都磕破了。还好现在医疗技术发达,治疗一个小疤痕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我在这里呢。”赵一宝忽然就冒出来了,将自己的头发打横的扎了起来。

    “看着啊。”泰太笑着对斯念眨了一下眼睛,就转过脸来看着赵一宝,笑得流里流气的。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金锁吗?”泰太忽然一脸情深的看着赵一宝。

    赵一宝懵了一下然后就恍然大悟道:“记得啊。”

    泰太对着赵一宝忽然就娇羞的一脸,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帕子甩在了赵一宝身上,然后就掘起嘴对着赵一宝。“快点,这是来自金锁的吻。”那嘴唇就快要碰到赵一宝的脸蛋了。

    赵一宝别过脸,一脸的拒绝,推开泰太然后大声说道:“滚。”

    泰太稳住了,没有摔倒床底下,就坐在床上委屈的抬头望着赵一宝,一脸哭唧唧的样子。“你竟然拒绝来自我金锁的深吻。”

    赵一宝毕竟不是正经科班的就给泰太的表情给逗笑了。“你是不是有毒啊?哈哈哈哈,我还银锁呢。”

    泰太见她乐不可支的样子,自己也有点忍不住了。“我还铜锁呢。”说完,表情立马就变得恶狠狠起来,她瞬间蹦起来,扑向赵一宝。“我金锁是不会认输的,迟早我要吻上你这个女人。”然后泰太就抱着赵一宝准备要亲下去了。

    我在镜头外看得津津有味的,她们两个人确实很合拍啊。

    正当泰太想对赵一宝为所欲为的时候,赵一宝就奋力反驳,直接就推开了泰太。站到床下,一脸忠贞的样子。“我银锁绝对不会让你金锁吻上我的,别以为你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银锁是有尊严的。”

    泰太从床上爬起来,一脸痞笑的看着赵一宝。“我金锁每天从五万平米的大房间醒过来,坐拥整个星球,我就不相信我征服不了你这个银锁。”

    赵一宝的面部有些狰狞了,她在努力支持住不笑场。“我银锁最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说的时候还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大义凛然的感觉。

    泰太在床上一步一步的靠近赵一宝,笑得格外的猥琐。“偏偏我金锁最喜欢你这种挑战我的人了。做我的女人,车子房子随你挑选。来,像一个。”说着,就闭着眼睛要抱过去了。

    赵一宝看到这段时候已经快忍不住了,她还是在努力撑住不笑。“我银锁拒绝!别对我死缠烂打行吗?哎呀,不行,我忍不住要笑了,哈哈哈哈哈哈。”赵一宝自己抱着肚子坐在地毯上笑了。

    泰太不愧是科班出身的,听到赵一宝笑场了她也还是撑住没有笑。“我就喜欢你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银锁,嫁给我吧,我已经为你承包整片鱼塘了。你是我艾玛呀,杀马特,木一木一,金锁,第一个爱的人。嫁给我吧,牛股路,银锁。”泰太从床头柜那里拿起了一个小杯子,在里面装了一点水,就捧到赵一宝的跟前。

    笑道快崩溃的赵一宝脸色通红的撑坐了起来,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泰太,一脸坚决地道:“我银锁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泰太听到赵一宝的搭话,就忽然很深情的握着赵一宝的双手,一脸真诚的样子。“为了你银锁,我金锁可以放弃鱼塘,车子,票子房子和妹子。我只要你一个人,答应我。”

    赵一宝忽然就甩开了泰太的手,站得距离她有一些距离。“你这花心大萝卜!还有妹子!你金锁就做梦吧!我要远离你,让你这辈子都不找到我。”赵一宝说的时候还气鼓鼓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笑的太用力了原因都沁出了一点汗了。

    泰太一手捂着自己的心口,一手往赵一宝的那个方向摆过去,就真的好像很不舍得样子。“不,银锁,你不可以离开我。我妈刚才告诉我,其实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是不是爸爸告诉你,我们其实是兄妹,所以你才不愿意的?”

    这个时候的赵一宝就是震惊了,她竟然不知道还有这一茬的。“什么?原来我们是兄妹?那我门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泰太急忙忙的说道:“不是啊。”

    赵一宝好像是没听到一样,又往后退了一步。“金锁你这是乱伦,大逆不道,绝对不可能的!”

    泰太又急急忙忙的解释了一通。“父亲大人说,我们是兄妹不可以在一起。但是我妈说了!我们可以在一起!”

    赵一宝笑着捂上了自己的耳朵,使劲的在那里摇头道:“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泰太直接就下床了,把赵一宝直接就壁咚在墙上。“你不听我就吻你!吻到你听为止。”

    我最对面看的哈哈大笑的,姜南收拾好了以后,就看到斯念在哪里哈哈大笑,就跟着坐下来一起看了。

    赵一宝又再一次推开了泰太大声吼道:“我们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是智障啊!”

    姜南听到了以后,顿时就坐直了瞪大眼睛看着对面。

    “可是我妈说,我们可以在一起啊!”泰太有些伤心的看着赵一宝,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赵一宝给她那种莫名的忧伤给吓到了,就别过脸,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不可以,我们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可是我妈说,我们可以在一起啊!为什么不可以!我不相信!我要冲破世俗的枷锁,也要和你银锁在一起。虽然你银锁没我金锁有钱,但是我有啊!”泰太的表情又瞬间变了有些癫狂的感觉了。

    “我银锁不要你的臭钱,我不会因为钱而跟你在一起的。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人叫铜锁。”赵一宝莫名其妙的给泰太吓出这句话来,说完了自己又好想笑。

    泰太听了以后就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然后挑着眉和赵一宝笑道:“我的马甲就是铜锁,你爱的就是我,没错了。”

    赵一宝听到了以后,感觉自己的三观又给颠覆了。“你不要脸,你衮开。”

    泰太一副很心痛的样子,捂着心口伤心的看着赵一宝。“你为何要拒绝承认你爱我的事实。”

    “我不爱你。”赵一宝立马补刀。

    泰太当作没听见,继续在那里说:“你嘴上说着不爱,身体却很诚实啊!都自动说出了,我马甲的名字。其实,金锁就是铜锁,铜锁就是金锁,你就认了吧。”

    赵一宝感觉自己的三观是碎的不能再碎了,就那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泰太。“一个金一个铜的,大哥你做梦吧。铜锁我见过本人的,是我隔壁家的邻居。”

    “那是我伪装的。”泰太立马撩了自己的头发,对着赵一宝明送秋波。

    赵一宝捂着嘴笑得蹲下去了。

    泰太也跟着蹲下去,用手指捻起赵一宝的下巴。“我爱上你了,男人。呸呸呸,说错了。”扭着头呸了好几句,又继续转头看着赵一宝。“女人,嫁给我吧,这二十五层楼看下去,可以看见到的建筑物都是我家的产业。”

    赵一宝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就直接在地毯上打滚笑了起来。“哈哈哈笑死了,你心里果然最爱的还是男人,都说错词了。”

    泰太自己也忍不住了,跟着赵一宝躺在地毯上打滚,然后侧着头看着斯念。“斯念,我的演技怎么样啊?”

    “超级棒的!”我给她竖起一根大拇指。

    在旁边看完了半个过程的姜南,心都沉下去了。这种情敌该怎么打退啊?

    泰太躺在地下休息完,还想和斯念说事情的呢,结果导演组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斯念我先挂了,等会我再找你聊天啊,导演组那边的人找我了。”

    “去吧去吧。”我摆摆手让她赶紧走,然后就把视频给关了。

    挂了视频,我就看到坐在我旁边的姜南一脸有难言之隐的样子,貌似想说话。

    “你干嘛啊?”我见他想说又不说的样子,看的都感觉有点累。

    “那个,我觉得吧。同性恋我是不歧视也不反对的那种。但是吧,嗯,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就稍微注意一点,那个,毕竟,我和泰太她们几个不是很熟悉是吧,额,能不能让我稍微安心一下,和她们保持一点点的小距离?不是说不让你和你的朋友来往玩耍的意思,只是,额,我比较,那个什么。”姜南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个明明白白的话。

    我在旁边想了想,我或许明白了姜南说着的意思了。可能是刚才赵一宝和泰太玩的太过了,给姜南误会到了。“好了,刚才她们只是闹着玩而已,在宿舍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啊。难道你和你的朋友都没有这样子闹着玩的吗?”

    姜南直接就摇了摇头道:“我们从来不这样子玩的。显得有点不太好。”

    我在内心叹了一口气,每个人的观念都不一样的,不能强行来改变潜移默化吧。“好了好了,知道了。”

    姜南盯着斯念看,似乎在考虑刚才斯念说的话的可信度有多少。

    “喂,你现在可不是我老师了,拿那种在学校对待学生的目光,你想怎样啊!”我毫不犹豫的就弹了姜南一个脑门。

    姜南立马就伸出手抓做了那个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手,抓起来就咬了一口。“酱香猪蹄子。”

    我听了立马就站了起来,抽出我自己的手抓起旁边的抱枕直接就丢了过去。“好你个姜狗蛋,竟敢说我是酱香猪蹄子。”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被抱枕砸得正着的姜南立马就投降了,举着双手蹲在地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