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阿奇借人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主人,进入马洛星中央网络论坛需要权限,是否侵入修改权限?”光脑的速度很快,我才迈开了一步,就回应我了。

    “入侵,修改权限。”我想都不想,就立马下达指令了。

    “好的,主人,请稍等。”光脑的频率渐渐慢了下来。

    我低头看了一下我手腕的光脑,从微微的黄光变成了绿色的光芒,所有的光芒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绿色的细线。

    “呼啦。”正在我低头发呆的时候,阿奇已经带着斯念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了。

    门口站着两个两米高的人,带着奇异的面具,面具上有獠牙,耳朵处,有两扇大大的耳朵。身穿兽皮,那兽皮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兽皮看起来十分的新鲜,像是新鲜剥下来的那样。边角处还在滴血。

    “啊夏龙恰阿奇啦.......。”阿奇站在门口和那两个守卫交谈着。

    我站在那里默默的按下翻译器,左右两边有两对守卫,面无表情的朝这个这个方向走过来。

    “阿甲,我们进去吧。”阿奇和守卫交谈好了以后,就转头想让斯念进去。

    “嗯。”我低头装作咳嗽状。

    阿奇脚步迈进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咳嗽的声音,就回头一看,看见阿甲似乎在咳嗽,就觉得有些奇怪。“你没事吧?”

    我直接走进去,在门的另外一旁靠了一下。“没事,没喝水,喉咙有点干。”

    “阿酷啦。”守在门口的守门人举着手中的武器重重的举起来然后落在低下,见地面活生生戳出一个洞。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进去。”阿奇连忙称笑和门口的守卫说道。

    从两边走过来的四个守卫走到门口,看着卡在门口没有进去的阿奇等人,就疑惑的看了一眼同样是守门的人。

    “芒舒卡?”四个守卫者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守卫疑惑的望着卡在门口的两个人,问着旁边的守卫。

    “阿图啊索里。”左边门口站着的守卫回答了为首守卫者的话。

    为首的守卫者得到答案,点点头,就指了指门口左右两边的位置。

    旁边两个守卫齐步站了出来,齐步走到为首的守卫者身后。而守卫着身后的两个则是往前齐步走向门口的位置。

    阿奇拉着斯念的隔壁进了去,回头的时候看了一眼那个为首的守卫,然后在斯念耳畔小声地说道:“阿甲啊,你刚才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守门的好像是哈萨克星犀人族的人啊。”我忍住不回头去看大门口守门的两个守卫,忽然想起一些我曾经看过的资料。

    “什么好象,那就是啊。”阿奇带着斯念一进入这个地方,就开始在那里东张西望的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犀人族在哈萨克星可是臭名远扬的一族啊,竟然还会有人聘请他们那一族的人做这么重要的守门职位。”我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一个酒吧请出了名的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打架的犀人族,着实有些奇怪啊。

    “呵呵,你都出来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有些事情不要过于深究吗。”阿奇笑着说道。

    “嗯。”我淡淡的回应道,恢复面上的面无表情。反正我带着面具,旁人也看不到我的表情如何。

    “阿察。”阿奇似乎是看到一个熟人,就使劲的往右边的一个角落打招呼。

    里面的人都在玩着骰子,个个在赌着大小点。每每到了开点的时候,个个人都喊得十分的大声。这边的声音已经震耳欲聋了,阿奇对面打招呼的人正在喝着马龙血。他望了一眼兴奋至极的阿奇,并没有什么表示,而是继续喝着他的马龙血。

    “阿察你到了多久了?”阿奇一点都不为所动,热心的拉着斯念坐到一边,转头板着脸望着吧台上的那个侍应生。“还不赶紧给我们这边来两杯奇诺马茶。”阿奇声音之大,大的周围的人都看着阿奇。

    侍应生傻了一样,无助的看着周围的人,又看着为首的领班,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帮那位客人泡茶呢,还是怎么处理比较好呢。

    阿察蔑视一笑,放下手中的杯子。斜视的看着阿奇,话语平稳的说道:“这里是酒吧,人家是来酒吧喝酒的,你却是过来喝茶,真有意思啊。”

    阿奇仿佛没有听出阿察的话,而是转过头看着那个侍应生说道:“谁告诉你,奇诺马茶是茶,你在这里工作,竟然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看来你学的还不够精细呀!”

    为首的领班见侍应生撑不下去了,就赶紧站出来,好声好气的说道:“各位客人,请不要再争执了。是在下御下不严还请各位多多包涵。几位,今天晚上的账单由我来付,请不要客气。”领班说完就笑着带着侍应生,离开了。

    斯念见着快要起来的风波就这样被平息了,觉得这个领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就站在那里,从头到尾,不曾说过一句话。

    “阿察啊,你可不厚道啊。听说你在,纵云星那边度假,还以为你不回来呢。”阿奇神秘的笑着,望着坐在那里的阿察。手伸到下巴处,摸着不存在的胡须。

    阿察把马血酒重重的放在桌面,杯中猩红的酒液溅了出来。滴了几滴在桌面上。

    站在一旁的斯念立马就闻出了浓郁的血腥味,顿时就开始警惕了起来。

    阿奇似乎不为所动,当做没有看到酒杯中的溅出来的酒水。仍然是笑眯眯的看着阿察。

    “跟我走吧!”原本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阿察突然站了起来,听着语气有些无奈。

    阿奇得意的笑了,然后用眼神示意让斯念跟着他一起走。

    我看着得意的啊奇,然后跟了上去。

    阿察站了起来,我才发现这个阿察竟然有这么高。

    阿察开始带着我们走,走过的每一段路,每一个人都在避让着他。仿佛阿察是一个洪水猛兽一般,让每个人避之不及。

    阿察带着我们走过了很多的吧厅,绕了许多的路。这个看似不大的地方,这般走起来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大。

    阿察阿长终于带着我们走到了一个有两个巨汉举着斧头交叉的站在哪里守卫的大门。阿察对着两个守门的大汉做了一些我们看不懂的手势。然后那两个大汉点点头。就打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之后就看到。引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的红色。地面上铺满了红色的地毯,墙面也铺上了罕见的红色水晶墙。就连门口不远处的柱子,竟然也是红色的。这简直就是一个充满红色的世界。

    我还来不及感叹多想。阿察忽然就转身一脸严肃的望着阿旗,严词厉色的说道。:“你在和我说话时候。可以没大没小。没分寸的开玩笑。可是在这里的这一位,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的。你可不要说错话了,说错了,我不一定保的住你。”

    阿奇也难得一见的严肃脸。拍拍胸口和阿察保证道:“该的的时候我自然会正经。况且,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很清楚。不用担心。”

    阿察望着斯念站着的地方,望着阿奇。

    阿奇立马笑道:“他叫做路人甲,叫阿甲就好了,平时不怎么说话,不用担心他。”

    在这个红色的宫殿里,响起了脚步的声音。忽然来了两个头长着犄角皮肤是绿色身后的尾巴带鳞的兽人。

    他走走到阿察的跟前。和阿察说了一些话。阿察就交出了自己身上的武器,然后转身让阿奇和路人甲交出武器。

    另外一个兽人就上前,拿出一个武器探测仪。在他们三个人身上探测了一番就好。大约探测了几十秒的时间,那一个兽人就和收武器的那个兽人点点头。

    收武器的那个兽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跟着他那个方向走。阿察就带着我们几个,一同跟了上去。那个检查我们是否带了武器的兽人。则跟在我们的身后。

    这里不像酒吧。需要走那么多绕圈圈的路。那个兽人带着我们走了一条花园过后,就进入一个会议厅。会议厅的主席位上,有一个男人正举着酒杯。左边一个仆人。用托盘托着酒。右边跪着一个仆人。不知道在做什么。

    “主人,人已带到。”带着我们前行的那个兽人忽然跪在那里,突然说了通用语。

    后面的兽人推了推我们几个人的肩膀,然后也跟着跪了下来。主席位上的那个男人。漫不经心的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呦,今天是刮的什么大风啊?奇先生竟然也有空来我这儿散散心。真是少见多怪啊。”

    阿奇慎重其事的说道:“这几天总有人下想向我做一笔买卖,想来费先生也是有所耳闻的。我也是个爽快之人,就不妨直说了吧。死域那种地方。我们也是见识过的。能有这个胆量进入那个地方的也就只有费先生的人了。阿奇我今天厚着脸皮,想让费先生借点人做个买卖。若是先生有意思,我们也可以合作。不知道,先生怎么想的?”

    主席位上的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从刚开始的吊儿郎当,慢慢的脸有些慎重起来。“死域那个地方之所以称之为死域,那是因为那里是关押被放逐之人的地方。所有的人只见过人进去,从未见过有人出来、哪怕是负责押送犯人的士兵都不敢靠近那个地方。想不到奇先生竟然也敢进去,果真是有勇有谋之人啊”

    阿奇面色不改,但也没说话,继续站在那里低着头等待他的答复。

    我站在这里就可以感受得到来自那个主席位置上的男人的压力。

    气氛开始严峻起来,那个费先生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带着我们进来的阿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啊,低着头似乎有些紧张。

    凝重的气氛持续了很久。那个费先生终于再次开口了:“借你人也不是不行,只不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