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你欠我的命

作者:银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诱爱成婚,腹黑老公难招架最新章节!

    裴擎南走过来拉开小北。

    小北知道他担心她受伤,也担心被柏芊儿伤到孩子,她顺从的与柏芊儿稍拉开距离,她冷声问:“说啊!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当年与裴擎南在一起的人,是你,与裴擎南分开的人,也是你。我是在你与他分手以后才与他结婚的。我与你之间没有一丝瓜葛,我有哪一点对不起你?”

    柏芊儿咬牙愤然:“你是设计他上床以后才嫁给他的。”

    “关你什么事?”小北问。

    柏芊儿更愤怒了:“要不是你,我和他不会走到这一步。要不是你,他会一直把我放在心里。”

    “呵,那你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事实是,这世上没有任何人离开任何人活不下去。那是谁,看到了吗?”小北指着顾廷昊。

    顾廷昊被小北指着,他浑身僵直,他眸光淡漠地望着柏芊儿。

    “廷昊,救我,廷昊,你怎么了?”柏芊儿看向顾廷昊。

    看着顾廷昊一脸冷漠的样子,她更急了,急得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滚。

    “他爱你时,是真的很爱,入心入肺。不爱你时,也是真的不爱了。每个人都一样,不会一味的无止境无底限的去爱一个不值得爱的人。”小北说。

    “你胡说八道,廷昊爱我,他爱我的,廷昊,你说啊,你爱我的对不对?”柏芊儿急得眸光期盼渴求的望着顾廷昊。

    “我不爱你了!”顾廷昊淡漠的开口。

    柏芊儿猛地觉得心脏被什么狠狠一锤,锤得她整个人都懵了一下,懵得眼珠子都瞪大了,她拼命地摇头:“不,这不可能!你不会不爱我的,廷昊,你说过的,你说你会一辈子爱我。”

    “我后悔了。”顾廷昊说。

    “不,廷昊,你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你说我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爱我的。”柏芊儿急急地说,“你不能后悔,廷昊,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了,你怎么能后悔?你后悔了,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顾廷昊望着柏芊儿,眸光幽冷:“我高估自己了,我不是圣人,我曾经把自己当成了圣人。”

    柏芊儿看到顾廷昊一双幽冷到不带一丝感情的眼,她心慌害怕起来,她立即转头看向裴擎南,求道:“擎南,你爱我的对不对?”

    “你觉得呢?”裴擎南嘲讽地看着柏芊儿。

    柏芊儿突然疯了一般拼命地挣扎,竟然真的被她冲了出去,她不要命的撞向小北。

    砰--

    枪声响起。

    柏芊儿腿部中枪,裴擎南开枪的同时将小北拉到了身后。

    柏芊儿中枪扑到了地上,扑得太猛,直接啃了一口泥。

    她抬起头来,一脸狼狈,牙齿掉了一颗,嘴里一嘴血,她疯了一般愤怒的咆哮:“骗子,你们都是骗子,我恨你们。哈哈!”

    她突然笑了,她看着秦小北,笑得疯狂,眼里有泪:“秦小北,你看到了吗?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所有的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你看到了吗?昨天还说爱我的人,到了今天,就可以这样冷漠的对我。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是可靠的。”

    小北冷漠地看着柏芊儿,对这样的女人,她怎么可能心生同情。从来不懂得珍惜别人的感情,一旦别人及时醒悟不再爱她,她就仿佛受尽了委屈和欺凌一般,怨气冲天。

    柏芊儿哈哈笑:“昨天晚上,这个男人,还骑在我的身上,让我给他生个孩子,今天就可以如此漠视我,顾廷昊,你的心呢?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顾廷昊任由柏芊儿像个疯婆子一般叫嚣着。

    他突然发现,自己看着这样的她,竟然也生出一丝厌恶来。

    他以为,他永远不会厌恶她的。

    小北冷漠地望着柏芊儿,她淡声说:“爷爷曾经给你留了很多财产,你父亲也曾经想过要把季氏交给你。”

    到底还是有外人在场,她没有告诉柏芊儿她真实的身份。

    柏芊儿呵呵冷笑,嗤之以鼻。

    小北说:“在发生了季雨薇被轮的事情以后,季雨薇一口咬定你才是罪魁祸首,爷爷仍然想着感化你,想要用各种物质上的东西来补偿你,补偿你几十年流落在柏家。”

    这段话仿佛扎到了柏芊儿的痛处,她大声的控诉:“补偿,那么一点东西就想要补偿,他们知道我在外面的二十多年,日子过得有多凄惨吗?明面上是千金小姐,内里活得就你像一条狗,我有才有貌,我努力上进,我凭什么过得比别人差?我凭什么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小北仍然淡声:“这世上,还有很多人,比你的身份更高贵,却过得比你惨一百倍一千倍。”

    她说的不是她自己,是陆鸿。

    陆鸿身为陆永厚之子,陆氏家主之子,理所应当继承陆氏。

    可是,他七岁的时候,家破人亡。

    他也险些死亡。

    那么小被扔进海里,差点溺死,后来又差点饿死。

    到了组织以后,接受各种非人的训练,之后各种出任务,无数次的枪林弹雨。

    他要怨谁?

    他的生活,不知道比柏芊儿苦多少,柏芊儿有什么资格抱怨?

    小北再说道:“你觉得他们出尔反尔,觉得爷爷言而无信,原本说要给你的东西,最终没有给你。可你是否想过,他们因为什么不给你?就像这两个男人,一个曾经与你相恋的时候,是奔着结婚去的,一个曾经与你结婚的时候,是奔着一生一世去的。你呢?你又做了什么?”

    “我不管做什么,都比你好比你高贵,我不会下贱到算计别人上床。”柏芊儿说完,想到自己与木野的事,她瞳孔一缩,她突然明白顾廷昊为什么不理她了。

    小北声音更淡漠了:“我不是来跟你说教的,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爷爷与季总裁不曾对不起你,原本决定要给你的东西没有给你,是因为你心术不正。

    这两个男人也不曾对不起你,我更不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这世上,作过的恶欠过的债都是要还的。你欠我的债,我现在就要讨。”

    “我欠你什么?秦小北,你这个倒打一耙的贱人,是你破坏了我的感情,你还要向我讨债,你怎么不去死?”柏芊儿情绪激动。

    小北语气始终淡漠:“你欠我的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