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作者:风流书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一想到那人, 林乐洋连忙抬头搜寻对方的身影,却发现他早已走到自己身边,眼里溢满温柔,“演的不错,不愧是我旗下的艺人。罗导, 以后还得麻烦你多教教他。”话落抬起手,极其自然地摸了摸林乐洋撞红的前额。

    “不麻烦,小林挺聪明, 一教就会。”罗章维说的并不是客气话。像林乐洋这种没有表演功底的新人只NG几次就过, 已经算很不错了。有一回他碰见一个当红小鲜肉, 一场哭戏拍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眼泪, 最后只能滴眼药水蒙混过关, 也是日了狗了。他那天差点抡起大喇叭打人!

    季冕低低笑了两声,又拍了拍林乐洋的肩膀, 紧皱的眉头总算彻底舒展开来。

    肖嘉树不知何时挤到罗章维身边,弯腰看向显示屏, 暗忖:怎么就过了?如果这回也NG,林乐洋一定会哭出来。这场戏不难嘛,扯一扯,打一打,最后往垃圾箱里一栽,完事了。要我来拍, 保准一条过。话说回来, 我好像一次NG也没吃过, 真是天才!他摸了摸自己下颌,眼睛弯成月牙状,忽然觉得侧脸有些冷,转头一看,发现是季冕正盯着自己。

    “季哥,你有事?”他语带迟疑。

    “你过来。”季冕把人拉到一旁,伸手道,“手机拿出来,把刚才拍摄的视频删掉。”

    “为什么?”肖嘉树连忙把手机藏在背后。

    “进入剧组之前你没签保密协议?片场禁止演员拿手机偷拍视频或照片,更禁止外泄。”

    “我不会外泄的……”肖嘉树还想争辩几句,见季冕板着一张脸,微带冷意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严肃的表情实在有些吓人,只得把手机交出去。

    季冕把视频删光,沉声道,“按理来说我不该管你,但你还记不记得开机仪式那天你跟我说过的话?你说你要好好把这部戏演完,不会浪费公司的资源。现在呢,你又在做什么?每天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来,来了什么也不干,只管打游戏。早知如此,我那天就该劝你早点退出剧组,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肖嘉树很不服气,争辩道,“我拍戏拍得很好啊,从来没吃过NG,哪有浪费公司的资源?”

    季冕深深看他一眼,没说话,递还手机后便离开了。肖嘉树对准他后脑勺挥舞了几拳,吐槽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偷懒咋啦?又没吃你家大米!却没料季冕忽然回头,叫他左脚绊右脚,差点跌个狗吃.屎。

    季冕看着踉踉跄跄的青年,不免失望摇头。

    这段插曲过后,罗章维又拍了几条警局里的戏,末了举起大喇叭喊道,“季冕、肖嘉树、周复……前往会客厅拍摄《使徒》第八十六镜第一场第一次!”被叫到名字的演员连忙赶往目的地。

    会客厅也在同一栋大楼里,剧组为了省钱,只租借了郊区的一栋闲置写字楼,分区域进行布置,警局的戏、凌氏集团的戏、国际警察署的戏……几乎所有需要实景的内场均在这栋楼里拍摄。

    道具组早已将空荡荡的会客厅布置妥当,真皮沙发,羊毛地毯,紫檀木茶几,每一个细节均彰显着两个字——奢华。这便是凌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也是集团内的元老们召开秘密会议的地方。

    今天要拍摄的一幕戏是凌峰在凌涛的推荐下正式进入公司就职并负责一个大项目。该项目表面上是与欧洲某个跨国公司合作,扩大集团的进出口数额,实则暗地里还有一条进出口线路专门用来运送毒.品。而欧洲的毒.品商发明了一种新型毒.品,一次便能致瘾,且终身难以戒除,对人类危害极大,已经在欧美地区扩散开来,如今准备进军东南亚市场。毫无疑问,凌氏集团将成为他们的代理人。

    凌氏集团的各位元老浸.淫黑道多年,自然不嫌这些带血的钱脏手,但凌涛有弟弟需要照顾,多少还保留着一点人性,对这桩生意难下决断。凌峰只看见明面上的企划书,对集团背地里的交易一概不知,这次会议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其他元老则打算用他的性命威胁凌涛就范。种种争锋都掩藏在暗潮之下……

    前一天晚上,肖嘉树已经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所以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在座的都是狠人,只有凌峰一个是傻白甜,挺好演的。

    各位演员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导演一声令下,场记便打了板子。肖嘉树拿起企划书认真翻阅,季冕侧过身子看他,嘴角挂着温柔的微笑,三位元老却都面沉如水。

    道具组自然不会真的拿一本企划书给肖嘉树看,上面虽然印满了字,却都是道具师随便在网上下载的,没什么意义。肖嘉树为了表演更真实,不免定睛看了看,然后发现了这样一则笑话——请用ABCDEFG造句。一位来自东北的熊孩子举起手:A呀,这B孩,C家的,光脚站在D上,EF也不穿,GG还露在外边。

    噗!不行了,要喷!肖嘉树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拼命忍着,表情反倒越来越严肃,眼看快忍不住了,眉头狠狠一皱,随即便举起食指压住了自己的两片唇瓣,并做了一个摩挲的动作。

    他时间掐得太巧,原本在这一个节点,凌峰已经看完企划书,并对集团盲目扩大经营规模的行为感到忧虑。而肖嘉树忍笑的表情和动作竟完全吻合了凌峰忧虑的心理状态。于是罗章维非但没喊CUT,还欣慰地点了点头。

    肖嘉树好不容易把笑意压下去,这才徐徐开口,“哥,这个项目太冒险了,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据我所知,欧洲那边……”

    季冕做出倾听的姿态,扮演元老的一名艺人却阴阳怪气地说道,“小峰啊,你才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一来就插手集团这么重要的事务,是不是有些轻率?”

    又一名元老冷冷开口,“凌涛,你好不容易把弟弟平安养大,可不能让他犯错。有些错误可以改,有些错误却是要命的。我们都把身家性命押在这次的项目上,你可不能坑我们。”话落用满带戾气的眸子扫了凌峰一眼。这却是在暗示凌涛,如果他不听话,欧洲那边会拿凌峰开刀。

    凌涛自然听懂了,表情温和,眸子里却满是寒冰,徐徐道,“正因为项目太大,我才更要慎重考虑。各位叔伯,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

    接下来,几人围绕凌峰的性命说了些暗潮汹涌的话,而身为矛盾的焦点,凌峰却懵然无知,还当大家在为项目争执,几次出言调停。肖嘉树作为肖家多余的那个儿子,在父亲和哥哥面前总是扮演类似的角色,只要傻乎乎地坐着,偶尔说几句场面话就可以,完全无法插手家里或公司的事,所以这一场戏对他而言也同样没有难度。

    其他几位演员都是老戏骨,更不可能出错,八.九分钟后,导演拍板道,“OK,这条过了,下一场准备。”

    我靠,又过了?演戏不要太容易!季哥这回总算亲眼看见了吧,我哪有浪费资源?我明明演技一流!肖嘉树心里沾沾自喜,面上却故作淡定,还似有若无地瞟了季冕一眼。他走到懒人椅旁边,准备玩几把游戏,似想到什么又匆匆跑回去,把企划书拿了过来。里面全是搞笑的段子,蛮好看的。

    “子晋哥,你发现没有,我从开拍到现在一次NG都没吃过。”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把自己的成就宣扬出去。

    黄子晋笑眯眯地拍他脑袋,勉励道,“咱们小树苗是演戏的天才!加油干,哥看好你!”

    站在不远处的季冕忽然朝他们看过来,眸光闪了闪。

    明星助理大致分为三类,一是普通型,像秘书一样负责日常工作;二是企宣型,负责宣传、策划、公关等事宜,还可同时兼任经纪人;三是保姆型,负责照顾明星的衣食起居。企宣型助理工作内容最繁杂,但同时也是发展前景最好的,能学到很多东西。肖嘉树自然很中意企宣助理的职位,但看过工作要求后又有点忐忑。

    若想干好企宣助理,首先得具备对新闻事件的敏感性,有良好的专题策划能力及组织经验;其次得掌握丰富的平面媒体资源和互联网资源,要具备清晰的头脑和强悍的逻辑能力;然后要有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能熟练运用各种办公软件和互联网操作;中文文字功底必须扎实,语言组织能力强,新闻稿和文案的写作能力强;最后还得具备优秀的新闻策划与商务公关谈判能力。

    综上所述,企宣助理并不是一个轻省的活,相反,它需要极强的综合素质才能脱颖而出。肖嘉树一条一条比照,然后绝望地发现:要经验,自己没有;要媒体资源,自己也没有;要中文文字功底,早早出国的自己更没有;唯一能够胜任的大概就是谈判能力和组织能力。然而就连这两条也是不确定的,因为他毕竟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不知道能不能开发出相应的潜力。

    原来就连“助理”这样一份听上去很简单的工作,想要做好也如此艰难,那自己又凭什么一毕业就进入肖氏担当要职呢?自己能不能胜任?有没有那个能力?肖嘉树盯着电脑屏幕,淤积了好几个月的心事一下就散尽了。之前那些“载誉归国,继而大展神威,最后让爸爸、哥哥、爷爷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幻想,在此时此刻全都付之一笑。

    做人不能好高骛远,还是脚踏实地好一些。他一边摇头暗叹一边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取名小树苗并关注了季冕,然后关上电脑,在忐忑和期待中入睡。翌日,他早上七点半就起床,吃过早餐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然后对着镜子梳头。

    “妈,当明星助理应该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比明星本人还帅吧?我这个发色是不是太酷炫了?要不要染回来?”他一边抹发蜡一边嘚瑟,“妈,我会不会抢了季冕的风头?我跟他一起走出去,那些记者会不会全都跑来拍我,把季冕给忘了?”说完觉得很有趣,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像一只偷到香油的小老鼠。

    儿子在外人面前向来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看上去又酷又傲,只有在自己跟前才会展露稚气而又臭美的一面。薛淼盯着儿子笑眯眯的脸蛋,心里的郁气也散了。看来给儿子找一份工作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就算把头发染回来也掩盖不了我儿子的帅气。”薛淼吹捧儿子一句,见他笑得更得意,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停顿片刻,她状似不经意地道,“儿子,给别人当助理会不会太委屈你了?要不要妈妈出钱给你开公司?”至于让肖父出钱,她想都没想过。

    前些年肖老二有一个私生子在外面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很是赚了一笔,结果被肖家人以“本金是肖氏所出”为理由,将公司的股份瓜分了,连公司大权也都收了回去。那私生子除了一个“认祖归宗”的名头,什么都没捞着。

    在这种情况下,薛淼怎么可能提出让肖父给钱?儿子有多心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肖老爷子说一句肯定的话,肖父和肖定邦给他一个温和的眼神,他就能对那些人掏心掏肺。自主创业?也不知到最后儿子累死累活一场是为了谁?也因此,薛淼从来没想过给儿子开公司,只是怕儿子怪自己不尽心,这才试探性地问一问。

    肖嘉树考虑片刻后摆手拒绝,“不了,我要是在外面开了公司,爷爷更不放心。”话落用脑袋蹭了蹭薛淼颈窝,腻歪道,“谢谢妈妈。我就老老实实在公司里上班好了。明星助理其实很有趣,我昨晚查了很多资料,很有挑战性。”他对未来真的没有多大野心,顶天也就当个金领阶层,况且有爷爷和哥哥在公司掌事,他最大的发展前景也仅此而已。

    薛淼摸摸儿子硬邦邦的头发,不知该为他的纯善和体贴感到高兴还是叹息。他这么乖,这么听话,肖家人怎么就是看不见呢?不过这样也好,儿子在娱乐圈里赚的每一分钱,想来肖老爷子那种老封建肯定是不屑拿的。儿子只有进入娱乐圈才能拥有完完全全的自由和事业,而一个成功的男人绝不能缺乏这两样东西。

    她薛淼的儿子就算不被家族重视,也不能做一个失败者。

    “慢点开车,好好工作,妈妈等你回来吃晚饭。”薛淼看着儿子的车走远,这才长叹一声。

    肖定邦和肖启杰一大早就去了公司,所以并不知道肖小少爷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上班族,还以为他在家里打游戏呢。

    肖嘉树怀着万丈雄心打了卡,在好心同事地指引下踏入办公室。身为冠世一哥,季冕早就建立了个人工作室,挂靠在冠世旗下,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面积。修长郁本想亲自带他去见一见同事,却被拒绝了,只好吩咐方坤私底下多照顾一点。而方坤显然误会了老总的意思,便告诉下属来的这个是“金贵小少爷”,上班纯属玩票,别真的拿人家当实习生使唤。

    也因此,肖嘉树一早上什么活儿都没干,只能尴尬无比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人吩咐他打印文件,他正想站起来,一名女同事连忙把文件抢走,还冲他讨好地笑;有人吩咐他写一篇通稿,他刚要答应,那头又有人说通稿早就写好了……这种事一多,肖嘉树渐渐也回过味来:人家这是拿自己当花瓶呢,只摆着好看的!他那个气啊,面上立刻表现了出来,本就酷帅的一张脸更显冷硬,这下谁也不敢沾他的边了。

    方坤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拉开百叶窗的一扇格子偷偷往外看,呢喃道,“这位肖小少爷脾气还真是大啊,一早上什么事都不让他干,他还摆着一张臭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你说他不好好待在家里,跑来上班干什么?纯粹给我们添麻烦嘛!”

    “大概是家里长辈逼的吧。”季冕正专心致志地看剧本,对新来的助理并不感兴趣。

    “我看他待不了多久,你瞧瞧,这才是第一天呢就快原地爆炸了!”方坤仔细看了看肖小少爷的臭脸,不免惋惜起来,“不知道修总怎么想的,就凭肖嘉树那张脸,当助理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当明星,一定能红。他要是家世普通一点,我一定会把他签下来。”

    为什么说肖小少爷家世不普通?废话,哪个小助理会穿着高定西装来上班?一套几万块呢!

    “放心,你有机会。修总最近在找好本子。”季冕淡淡道。能劳动修长郁亲自找本子,这可不容易,除了肖嘉树,他想不到谁还有那么大的面子。

    “不给你当助理就好。他架子比你还大,穿得比你还好,脸也长得跟你一样帅,给你当助理才是一场灾难。”方坤正为手底下最大牌的明星要息影而苦恼,听说有机会签肖小少爷,不免来了兴趣,“这样,等会儿我们请他吃一顿饭,看看他的意向。你就算退居幕后,这间工作室照样要开下去,正好把他打造成你的接班人。”

    季冕终于抬头给了方坤一个正眼,徐徐道,“当我的接班人?这可不容易。”没有真本事,娱乐圈里谁敢说这种话?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绝不仅仅是一张脸而已。

    方坤连忙摆手,“你别较真,我就是随便一说,谁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

    季冕这才低下头,重新看起剧本。

    罗章维反复查看这段视频,拍板道,“不错,这条过了。最后那个充满挣扎的眼神很好,栽进垃圾箱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掺假,这咚的一声巨响你们听听,多逼真?做演员的就该有这种敬业精神。”

    林乐洋大松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施廷衡拍拍他肩膀赞许道,“我还以为吃多了NG,你的心态会崩,没想到你能这么快调整过来。你的表演很有灵气,要对自己保持信心。我头一次拍戏的时候NG了二十多次,比你差远了。”

    “谢谢衡哥一直配合我。要不是你这么包容,我的心态肯定会崩。”林乐洋双手合十真诚道谢。但谁也不知道,真正让他度过这次危机的人不是施廷衡,而是站在不远处的季冕。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要给季冕丢脸,这才把濒临崩溃的情绪拉回平稳的状态。季冕是他的精神支柱。

    一想到那人,林乐洋连忙抬头搜寻对方的身影,却发现他早已走到自己身边,眼里溢满温柔,“演的不错,不愧是我旗下的艺人。罗导,以后还得麻烦你多教教他。”话落抬起手,极其自然地摸了摸林乐洋撞红的前额。

    “不麻烦,小林挺聪明,一教就会。”罗章维说的并不是客气话。像林乐洋这种没有表演功底的新人只NG几次就过,已经算很不错了。有一回他碰见一个当红小鲜肉,一场哭戏拍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眼泪,最后只能滴眼药水蒙混过关,也是日了狗了。他那天差点抡起大喇叭打人!

    季冕低低笑了两声,又拍了拍林乐洋的肩膀,紧皱的眉头总算彻底舒展开来。

    肖嘉树不知何时挤到罗章维身边,弯腰看向显示屏,暗忖:怎么就过了?如果这回也NG,林乐洋一定会哭出来。这场戏不难嘛,扯一扯,打一打,最后往垃圾箱里一栽,完事了。要我来拍,保准一条过。话说回来,我好像一次NG也没吃过,真是天才!他摸了摸自己下颌,眼睛弯成月牙状,忽然觉得侧脸有些冷,转头一看,发现是季冕正盯着自己。

    “季哥,你有事?”他语带迟疑。

    “你过来。”季冕把人拉到一旁,伸手道,“手机拿出来,把刚才拍摄的视频删掉。”

    “为什么?”肖嘉树连忙把手机藏在背后。

    “进入剧组之前你没签保密协议?片场禁止演员拿手机偷拍视频或照片,更禁止外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