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巫道

作者:夏日轻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九零乱晴秋最新章节!

    两人离婚离得干脆利落,赵部长也是条汉子,外面的住宅已经归了古淑丽,接过离婚证后,他也就回到那几套房子里,就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许多的东西不能扔在外面。好在他的东西多半都在部里分配的宿舍里,这套房子仍然是自己的,只要换把锁也就可以了,最近因为是住在老宅,东西也大半都放在哪里。收拾起来就很快。

    四天后,赵传毅拉着那个小行李箱又回到了赵家老宅。

    赵家早就收到风了,也没人说什么,只拿眼睛看着大伯(大哥)说话的却是平时不怎么开口的赵家老夫人。

    “娶妻当娶贤,当初虽说你已经到了晚婚的年龄,可找这么个媳妇我们也是很不喜欢的,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喜欢我们能怎么办,以后,你再找的媳妇,必须我们看了满意才行。”

    赵老夫人的话,就代表了赵老爷子,但这么快居然就考虑到下一个媳妇了,说明赵老爷子真是不喜欢这个长媳久矣!赵传毅也是醉了。

    能离婚,赵传毅自己都没料到,其实古淑丽想得挺周全的,离婚只不过是赵夫人的头衔没有罢了,但航少的亲妈是谁也无法说不的!

    古淑丽把自己的离婚证往抽屉里一扔,拿起电话就打给她心目中最满意的儿媳人选。

    “伯母~”

    “我离婚了~”

    邓玉茹一下子就哑了,你离婚了还能干涉自家儿子的婚姻?再说了,你离婚了第一个打电话给我做什么?难道我们还是闺蜜了不成?突然由婆媳变成闺蜜的感觉真心不舒服。

    “伯母您?”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后半句话自然没有说出口来,生生被邓玉茹给吞回去了,邓大小姐不能不说话,语气还不能有变化,态度还得端正,但她在心里却急速地盘算起自己的进退得失,古淑丽离开了赵家,本身对她的助力就少了许多,当航少的妻子只不过是一个最理想的结局,能不能实现,有几分把握实现,邓大小姐其实已经不抱太多的希望,她是希望不成儿媳妇的话,能成干闺女一般的存在也是好的。

    这些的前提条件是,古淑丽得是赵夫人!

    离了赵家背景的古淑丽,邓玉茹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但是,自己应该怎么办,还得问自己的三哥。接着电话邓玉茹也不敢擅自决定怎么办,只好胡乱答应了古淑丽一个小时后,在前门碰面的约。稳住了古淑丽后,马上就给邓三打了电话。

    邓三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再说了,赵部长离婚那可是离得光明正大的,几乎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接到自家妹子的电话时,他也无话可说了,谁知道这个时候突然来这么一出,箭已离弦,子弹出膛,这都是由天不由人的了,这时候把妹子撤回来,只怕也就成不了大事,还不如搏上一搏,这一日夫妻百日恩,赵古两人三四十年的夫妻也不可能说扔就扔了,再怎么也是航少的亲妈,还是值得接着抻到底,继续押下去,再说了,不就是赌结婚嘛,不到最后关头谁知道呢?

    “妹妹,事已至此,你只能坚持下去了,看这件事到了最后能怎么样,哥也不会害你,你放心啦,我会照顾好你的,你也知道高塞吧,他如今可是风头正劲呢,我已经运作得差不多了,几个想当高家媳妇的,我都安排人处理了,放心,只要你愿意,高塞就得娶你!高家长媳非你莫属。”

    邓玉茹满意地笑了,除掉航少媳妇,赵家干闺女这种身份,高家长媳也算是很不错的,只论外形的话,邓玉茹还是喜欢高塞这种匀称身材更多些。

    申秋在第一时间,自然也听说了自家的公公婆婆离了婚,不由得扬了扬眉,这算是给自己最好的交待了吧,但这其实不是申秋想要的结果,再怎么无知,申秋也知道公公同婆婆两人离婚纯属内耗……不知道对公公的事业有没有什么妨碍。(这时候,离婚的异常效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大家都按常规来想象后果。)

    不明真相的申秋心里觉得有些遗憾,认真来说申秋还是偏于传统的人,做儿子能把父母搅和得离了婚,其实不算是好事,至少德行上说起来会让人齿冷,这种儿子是自己老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样会让人苟病,但这事情也真不怪自己,与自己真没有关系啊。

    申秋照样过着自己的日子,除了整天在天空里扫来扫去的神识惹人不快外,其他也没什么了。但一天天被人监视着生活,有点不怎么样,申秋进了药芦,在里面翻了翻,找出了一个婴儿车。这在联邦是比较少见的,是那种专供双胞孩子用的推车。

    “大小姐,您这是要干什么?”桃管家跟着她往外搬,一边好奇地问道。

    “嗯,我想着,我总这样憋曲也不行,不管怎么说也得出去看看,是谁老在我家附近转来转去的,真让人烦恼。”

    “也是,老这样让着还真当我们软柿子了。”

    “没办法,如果龙伯他们不允许行动,我们也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而影响大局,但天天闭门不出也不是我们的风格!”

    “……”桃管家自然心照,在边上笑了。

    桃管家把婴儿车拖到了角落上的布草屋去了,里面装着一大家子人用的各种毛巾或床单等,屋顶上安装着带臭氧功能的紫外线杀菌灯。崭新的小车外面的包装撕了后,桃管家亲自开启了紫外线灯。

    这个可以有,申秋如今也不能动用神识,所以,就安排了甲寅带了几个人出去,观察一下,周转的居民在什么地方溜弯,要找那种带着孩子转悠的人多些的地方。

    安邦定国四人那是打死不离开申秋左右的,申秋也不管他们,让他们自己安排自己。

    申秋出去溜弯,这阵式就很有点无语:申秋边上跟女管家桃林,而安邦定国就分散在申秋的前后左右不到十步的地方!甲寅推着婴儿车走在申秋的边上!申秋本意是自己推着,可桃家坚决不同意,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甲寅更方便保护小主子。再说这也算是力气活!

    桃林带着桃胶一起出门,桃胶手里提了个包,除了常用的药品外,自然就是孩子出门的东西了,什么水杯、毛巾、尿不湿之类的常规必备用品一件不拉。

    申秋就那么往大家溜弯的街心公园走去,好在这时候华国人民对健康还是很向往的,出来散步的人不要太多,安邦定国各带着桃家兄弟一枚,走得不紧不慢的,不细心看还真看不出来,同申秋有关系。路线自然是早就安排好的。

    转到了街心公园时,申秋看到了一个男人背影,瘦削的身形,笔直的背,但却给人一种力量澎湃汹涌的感觉。申秋用视线的最边沿打量着他,黑灰色的头发,不长也不短,整整齐齐地在衣领上,背影可以看出来,这人穿着银灰色的中式褂服,脚上是千层底的布鞋,申秋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人全身上下都是手工缝制的……

    这就有趣了!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往前走去,申秋身边凑过来几个大妈,她们手里都牵着三岁左右的小孩子。对申秋这种新式的推车比较感兴趣。

    “哎哟,这是闺女啊,真是漂亮,很难得看到双胞胎啊……”

    “叫什么名字”

    “多大了?”

    “还喝奶吗?”

    “吃奶粉吗?”

    几个大妈好奇心十分的重,对着索菲同伊丽莎白就是各种的问,好歹在桃林及桃胶的阻拦下,没有上手去摸……

    一边同这几个大妈聊着,一边就走到了这个男人附近,喧闹的人群惊动了他,这人回过头,冷冷的表情像带着一个面具,这让他的年龄介于30—-70之间,申秋借着逗一个小女孩的功夫把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一群无知妇孺,男人皱了皱眉。申秋马上感觉到了在半空来回扫射的三道神识中,有一道断了一下,是他没错了!

    申秋不再关注他,专心地同慢慢凑过来的邻居交谈起来,桃林再三解释自己不是姥姥也不是奶奶,而是助理,生活助理,其实她很想说我是佣人,这样通俗易懂多了,但申秋一直不愿意她这么说,她也就与时俱进,选用了一个新的职称,助理,生活助理。

    帝都的老太太们接受力都挺快的,马上就知道了桃林的职务,对她能找到如此好的东家表示了羡慕,生活助理说白了不就家里的保姆吗,谁家保姆穿成这样!工资一定挺高的吧!

    桃林很快就见识了新时代妇女的八卦能力,后来对申秋表达了自己的崇拜,这好奇心也太强了,比之前任何一个朝代都强大。

    “好奇心也是会长大的嘛!”申秋乐了。这才哪到哪,再过几年来看,小脚侦辑队的威力不比正规军差,甚至还强大不少,他们所能取得的成绩离不开她们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

    想到这里,申秋就把话题转到了小孩子被拐骗的方向上去了。

    “大婶子,不能不带着她们出来,孩子越来越大了,等她们开步走了,稍不留心就离开我的视线。这要被人拐卖了……”申秋说着,拿眼睛往这个人边上看了一眼,故意把愣了一愣的样子让这些大妈都看在眼里,然后这才往四周又看了看。

    “小丫头,你啊,这人不是坏人!”

    一个比较像干部的老太太出来大包大揽:“这人啊,所里的小杜说了,是有工作的,不是坏人,他在这里主要是在测量空气质量!”

    “空气质量?”这个问号不是申秋打的,而是边上一个抱着两岁孩子的妈妈说的:“齐大妈,您见多识广,他拿什么测?”

    “那不,边上有个机器,只要空气变差了,就会叫了,不单是他一个,还有两个呢,不过啊,你说这气象局也是,出门来办事的人也不知道穿上个工作服,这些人出来工作一个个神神叨叨!”

    “气象局还管空气,他们不应该就管刮风下雨!下雪打雷,今儿出不出太阳什么的吗?”桃林问得认真,齐大妈更乐于解惑,说得叭叭的:“可不,当初居委会发现了他们在社区里鬼鬼崇崇的,就到所里去报了案,小杜他们去调查了,给居委会打的电话,说他们是气象局派来收集空气质量的数据的。”

    “就他们这派头,我是不信气象局什么的。”

    “为什么?”

    “不会是人贩子吧!”

    “这可不好说,谁也不知道人贩子长什么样,但是一个气象局的工作人员肯定穿不起他们身上的衣服!”一个大妈证据确凿地:“全手工的衣服如今可贵着哩,就老北京的布鞋里,半人工的那种懒汉鞋,一双得两三百,他脚上的我眼没瞎的话,应该是真正的全手工,做鞋子我们都会,但这手艺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

    “大婶子您懂手工做鞋啊?”桃胶激动地问道,这让大妈突然就十分自豪。

    “这有什么,我们这把年纪的人,年青时谁不会做!当年我做的鞋那是最好穿的。”

    话题在手工鞋同这三个人真实的职业之间来回折腾着,申秋兴致勃勃的参加了讨论,并且把三人往危险的职业中引导,人贩子反正也不一定要穿得像偷狗的,入室盗窃的强盗白天肯定穿得人五人六的!

    申秋主要是聆听,间惑对某个诊断点个赞,等主仆回到家里后,申秋已经知道了这三个人检测空气质量的地点!

    晚上,申秋带着桃氏十兄弟亲自出去了一趟,回来后,申秋已经明白这三人的宗门。除了两人是道门的人,申秋看到的这个人,却应该是巫门人,他修习的是巫术!

    这是很少见的,申秋打起精神,对自家的小院子,开始了认真面对对手的防御工程。

    “大小姐,以其这么麻烦,不如我们进药芦去一劳永逸!”这是桃金粮说的。

    “不,药芦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