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幼虎

作者:将臣一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大朝会!

    “参见皇上!”

    一众大臣行礼。

    “诸位爱卿免礼!”李世民抬手道。

    “谢陛下!”众臣起身,纷纷在两列站定。

    众人刚刚落定,太子右庶子于志宁就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启奏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臣等风闻太子和墨家子在弘义宫外斗殴,如此行为简直是骇人听闻,犹如街头无赖一般斗殴,还请陛下严查。”

    太子右庶子名义上是太子的属官,而实际上则是皇上聘请来专门教授李承乾学问,监督李承乾行为的官员,平时负责劝谏太子,归正太子行为的官员。

    可想而知,当于志宁听到了李承乾和墨家子斗殴的消息之后,反应是何等的激烈。

    与此同时,不少太子属官纷纷上奏,纷纷指责李承乾的行为。

    李世民不由得嘴角一抽,不由得看向角落里李承乾的身影,早在贞观四年,李世民就有意识的锻炼李承乾的身为储君的政治能力,下诏令李承乾宜令听讼,每逢大朝会,李承乾都会在一旁默然听政,学习治国的能力。

    “老陈认为,此事并非太子一人过错,墨家子胆敢对当朝太子动手,实乃胆大包天,老臣窃以为墨家子之罪更是罪不可赦。”出人意料的是和于志宁共同教导太子孔颖达反而将攻击点集中在墨顿的身上。

    一众朝臣不由将目光聚集在孔颖达的身上,孔颖达的这个罪名不可谓不大,一经坐实,墨顿不死也要脱层皮。

    “看来儒墨两家的蜜月期已经过了!”

    不少有心人心中暗道。

    “太子乃是君,墨家子是臣,臣子竟然对君王下手,简直是不为人子!”

    “墨家子向来无法无天,今日胆敢对太子动手,日后指不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臣等恳求,严惩墨家子!”

    ………………

    …………

    孔颖达话音刚落,立即引来了更多的大臣咐和,相比于李承乾,墨家子更加不得满朝文官人心。

    李世民顿时头疼不已,转头看向李承乾道:“太子,你可有何辩解。”

    一旁听政的李承乾闻言嘴角微微一笑道:“诸位夫子不知从何听来如此无稽之谈,本宫素来佩服墨顿的学问,还曾经向其请教算学一道,又岂会和他做出斗殴的行为。”

    李承乾此言一出,顿时所有人都傻眼了,一直以来,李承乾面对劝谏都是一副知错就改,勤勤恳恳的形象,哪里想到李承乾竟然全盘否认。

    他们哪里知道李承乾在解开心扉之后,早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了。

    于志宁顿时噎了一口气说道:“那太子殿下如何解释,尔等二人走出弘义宫外,单独和墨家子在一起,可是有人听到尔等的争执之声,而且墨家子眼部负伤而还。”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李承乾揍墨顿的原因乃是因为长乐公主,可是这个理由谁也不能够说出口来,只能一味地找墨顿和太子的麻烦了。

    李承乾悠悠然的说道:“此乃是误会,本宫听闻墨顿最近正在习武,本宫也曾经受到父皇传授不少武艺,再加上身体已经恢复,一时技痒,忍不住和墨家子切磋了几下。”

    “墨家子习武!

    “二人切磋!”

    一众东宫属官顿时傻眼了,切磋和斗殴那可是有天壤之别,大唐刚刚建立不久,尚武之风犹存,两人寻常切磋,那就根本不算是事情,

    而且当时只有李承乾和墨顿二人,他们说是切磋,谁也说不了什么。

    “微臣可以证明墨顿这小子的确是有过习武,墨家的负重训练之法颇有奇效,我家的傻小子最近可是自从用负重之法练过之后,已经足足在微臣手下支撑五十招了。”秦琼突然出列道。

    “不错,我家小子也因此武艺大进!”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纷纷附和道。

    其实何止是武艺大进,若不是他们三个久经沙场,险些压不住这三个臭小子。

    “哦!还有如此奇效,朕也是颇为期待呀!”李世民讶然道。

    “微臣稍后整理一番,就将此法呈献给陛下!”秦琼说道。

    很快整个朝堂的话题顿时歪楼了。

    于志宁等人不由得将一阵叹息,谁也没有想到李承乾一反常态,全盘否认,让众人措手不及。

    “饶是如此,太子殿下和墨家子当众较量,实乃行为不端,此风不可长。”于志宁一众东宫属官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承乾受教!”李承乾躬身行礼道,此刻的李承乾仿佛回到了之前恭谨的态度,但是所有人意识到,有一些改变已经悄然出现在李承乾的身上。

    李世民点头道:“尔等东宫属官尽职尽责,理当嘉奖,太子行为不妥,罚俸三月以儆效尤。”

    “皇上英明!”于志宁等人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顿时高呼道,只有孔颖达心中略微有些遗憾,这次又让墨家子逃过了一劫。

    李世民又转头看向李承乾道:“太子拥有向武之心,实乃好事,大唐马上打天下,不能忘本,程爱卿,将负重训练之法呈上来之后,交给东宫一份,让太子照方练习。”

    “遵命!”秦琼应声道。

    李承乾顿时心中苦笑,负重训练他可是久闻大名,他可是听到秦怀玉三人抱怨是何其的痛苦,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的身上。

    “儿臣领命,必定学有所成,日后多多和墨顿较量一番。”李承乾朗声道。

    一众东宫属官顿时蓦然抬头,看向李承乾犹如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程咬金闻言嘿嘿一笑,不由得对李承乾竖起一个大拇指。

    李世民看到李承乾的改变,嘴角不由地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道:“要是打输了,就别怪朕罚你了。”

    一场本该掀起偌大风波的事件竟然李承乾改变之中,很快消散于无形,然而从今日起,一众朝臣才真正重视起李承乾来,一个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的太子恐怕没有几个能够放在心上。

    一个手段虽然很是稚嫩,甚至有点耍无赖才过关的太子,却让众人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凝重的感觉。

    伴君如伴虎,幼虎也是虎呀!李承乾这头幼虎已经初长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