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三拒门外

作者:将臣一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墨唐最新章节!

    “墨家子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借助已故的杜相的名声来沽名钓誉。”

    “亏我之前还很欣赏墨家子,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怪不得,杜家公子将其赶出大门,那是他自取其辱!”

    ………………

    很快,杜荷将墨顿赶出杜府的消息越传越烈,大街小巷都是议论纷纷。

    杜家本来就是长安的千年世家,势力盘根错节,权势滔天,再加上杜如晦在长安的名声如日中天。再加上杜如晦不过刚刚去世四年,人们依旧记着这位良相。

    一时之间,墨家子名声岌岌可危,朝野上下提到墨顿不由的纷纷皱眉。

    “墨家子的名声这一次算是臭大街了!蒋忠公府的大门都没有进去,就被打出去了。”教司坊中,杜荷一脸兴奋的对长孙冲和阎行健说道。

    而他们口中的蒋忠公就是大唐开国大将屈突通的封号,在贞观元年就已经去世,那时候,墨顿估计还是一个小屁孩一个,屈突家当然不相信墨顿。

    “好,墨家子你还有今天?从此以后,我看墨家子怎么在长安城抬起头来!”长孙冲开怀大笑。

    墨顿屡屡坏他的好事。先是在教司坊让他丢了面子,有破坏他和长乐公主的婚姻,长孙冲将墨顿恨上了。

    当铁安上门通知杜府绘制杜如晦画像的时候,长孙冲正好在杜府,让他意识到报仇的机会来了。

    果然他稍微一挑拨,杜荷立马就暴跳如雷,这才有杜府门前的冲突,不光如此,就连墨顿连续被杜家和屈突家赶出门,就是长孙冲在背后策划,否则怎么会这么快传遍了长安城。

    “阎兄,这一次家父的画像就拜托于你了。”杜荷向阎行健拱手道。

    “杜兄放心,伯父经过钻研,已经将新式画技吃透,而且伯父和杜相一同在朝为官,朝夕相处,熟悉无比,昨日小弟已经将杜兄的请求告知了伯父,伯父已经点头允诺了。”阎行健傲然说道。

    阎行健之前想要踩着墨顿上位,结果被墨顿强势打脸之后,心中更是记恨无比,这一次听说要对付墨家子,简直是不遗余力。

    “好,有阎大人出马,这一次杜相的画像定能万无一失,墨家子这一次我看你如何翻身。”长孙冲开怀大笑道。

    杜荷交恶墨顿并非一脑子鲁莽,而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一方面他的确是不相信墨顿能够给杜如晦画像,另一方面有了备用人选,那就是另一个绘画大师,阎立本阎大人。

    没有了后顾之忧,杜荷才会不给墨顿留下一点脸面,直接赶人,不光如此,屈突家也是墨家子提前通好气了,就连剩下的张公瑾和殷开山两家,长孙冲等人也已经通好气了,他们就在这里坐等看墨家子的笑话。

    “好,来人,立即将墨家子又被蒋忠公府赶出去的消息传出去!”长孙冲大喝道。

    “是!”

    立即有下人奔出。

    很快墨家子再一次被蒋忠公府赶出家门的消息传遍了长安城,长安城的顿时又一阵沸腾,相比于杜如晦,屈突通在长安城的名声丝毫不弱。

    在隋朝的时候,屈突通就是杨广任命的长安留守,奉命保卫长安,投降大唐之后,更是居于高位,一直以来都是长安城的显贵。

    “墨家子竟然还死性不改,连蒋忠公的主意也敢打!”五十多岁的老人愤然道,他可是经历过隋唐两朝的老人,对屈突通可是崇拜的很。

    “我看是墨家子这一段时间太过于膨胀了,有些得意忘形了!”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借助已故功臣沽名钓誉之人,老子之前真的是瞎了眼了,竟然还相信他。”

    “墨家子的人品就如此不堪,可见墨家村也是一个藏污纳垢之地,以后墨家村的东西再也不买了。”更有奸商在背后推波助澜,借此打压墨家村的生意。

    一时之间,墨家子名声彻底臭大街了。

    墨顿的下一家是邹国公府,邹国公张公瑾贞观六年去世,其长子张大象继承爵位。

    邹国公府前。

    铁安一脸愤懑的看着大门紧闭的邹国公府,担忧的看着少爷一眼,却发现墨顿一脸的平静,根本看不出一丝怒火。

    “少爷!”

    铁安担忧的喊道,他知道越是这种情况,越说明墨顿心中怒火的堆积。

    “我没事?”墨顿摆了摆手。

    他知道这一次一定是有人在背后下黑手,要不然这三家不会如此统一,连试一下机会都不给。这说明这三家有底气交恶了自己,依旧能有人画出三位国公的画像。

    除非万无一失,他相信就是任何一个世家就是再也没有脑子,也没有哪一家能够舍弃上凌烟阁的荣耀,更何况一下子是三家。

    和自己交恶,又能够影响国公世家,又有底气画得出三位国公的画像,墨顿不由得脑海中闪现出在教司坊遇到了杜荷那一群人。

    “少爷,要不我们先回去,在想办法。”铁安劝道。

    墨顿摇了摇头道:“去下一家!”

    郧节公府,早已经集中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和打探消息的家丁探子,毕竟墨家子三次被赶出的消息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人们很轻易的猜得出来墨家子最后一站就是在郧节公府,。

    “墨家子是不是不敢来了。”一个身穿青色衣服家丁打扮的年轻人探头探脑看着街道尽头。

    “要是我,我也不来了,这不是自己找羞辱么?”有人摇头道。

    “那也是他活该,谁让他拿已故的功臣沽名钓誉。”青衣家丁貌似一脸愤懑道。

    像这样的对话在周围时有发生,总有一个两个在不遗余力的诋毁墨顿,很快不少人纷纷对墨顿心声恶感。

    “来了,墨家子来了!”青衣家丁余光扫过街道,看到了墨家村标志的马车,高声道,语气之中兴奋至极。

    “什么?墨家子竟然还敢来!”人群中顿时群情激奋!

    吱呀一声,墨家马车停下,一个犹如铁塔一般的车夫掀开车帘,一个清秀的少年一跃而下。

    “啊!这就是墨家子?”

    “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有心机。”

    “可惜了这副模样!”

    人群看着墨顿,顿时议论纷纷。

    “铁安!”墨顿没有理会这些流言蜚语,扭头喊道。

    铁安会意,走向郧节公府。

    围观的众人顿时露出快意的神情,等着看墨家子再一次被赶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