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9 怦然心动

作者:玖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战兵最新章节!

    烈青狐顿时为之语塞。

    的的确确如此,尽管烈炎的身份同样来自烈家,但那也就仅限于此。烈炎一辈子,坎坷艰涩凄凉,堪称是无尽悲歌,而烈家从未对他有任何的援手。甚至,在烈神鹰的书信传到豪门烈家前,他们根本就对烈炎一无所知。

    就因为他姓烈,就必须履行烈家子弟的义务?

    胡说八道!

    那是根本就没法站稳跟脚的说法,说出去会令任何人笑掉大牙。

    因此,苏狂根本懒得反驳,只是冰冷嗤笑:“豪门的嚣张跋扈,我现在真是见识到了。但那又如何?凭你们烈家的本事,貌似没法在仙藤神国中只手遮天。呵呵,当初将我们魔神如肉猪般豢养的遮天大帝,彪悍霸烈如斯,最终却依旧只能化成灰烬。何况是小小烈家?”

    “你竟敢藐视豪门!”烈青狐咆哮,心中窃喜,他的本意就是没事找事。

    只需找到合情合理的出手理由,他们烈家就能冠冕堂皇地打着教训苏狂的名义,对他出手。那样的话,任何人都是无话可说。

    “你的理由非常老套啊。”苏狂耸耸肩膀,冲着冷晨努嘴,“你瞧,先前就有跟你一样打算的家伙意图随便找个理由然后绑架我,但结局嘛,啧啧。”

    冷晨:“……”

    烈青狐登时惊疑未定,他想挑衅苏狂,为的就是利用他快马加鞭赶来的优势,提前将他捏在手中。

    对豪门来说,行事霸道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顾忌,或者说,他们在小人物面前,本就是张扬跋扈肆无忌惮的,反正在仙藤神国中拳头为王,而身为豪门的他们,自然是强悍得一塌糊涂,根本就不怕任何家伙。

    但今日的事情,却是有些脱离烈青狐的掌控。他用的方法本该是所有豪门通用的,非常俗套,但之所以俗、烂、旧,正是因为它行之有效方能屡试不爽,因此才会那样流行,被所有人都是信手拈来,而且拿来就用。

    “呵呵。”苏狂说完,径直转身,懒得理会在场的武圣们,哪怕是一众七元丹武圣苏狂也依旧轻描淡写,而他的气场竟然是成功震慑来势汹汹的烈青狐,令他心存忌惮,竟是僵在原地,没有再固执地找苏狂的茬。

    喻文州搔搔头皮,心中对苏狂的重视又提高数分,但同样也感到一阵棘手。

    因为烈青狐可是被誉为豪门烈家的智囊啊,人称“鬼神无双”,之所以有如此绰号,那得感谢他的强悍智慧。烈青狐曾经一己之力设计陷阱,将敌对豪门的大将坑害,而且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是意外,直到五年后烈家有内奸曝光,才披露此事,登时在魔神之城中引起轩然大波,令无数人为之瞩目。

    “烈青狐大人,我们……就目送着他离开?”烈神鹰在部落中固然很是威风凛凛,但归根到底,只是七元丹武圣中的弱者而已,没有资格在烈青狐面前傲慢,但瞧着苏狂那副淡然若水的模样,他没来由地滋生出一股无明业火,尤其是身为部落领袖,却被一个原本疯疯癫癫犹如乞丐般的小家伙藐视,那令烈神鹰格外震怒。

    烈青狐双眉紧锁,冷冰冰道:“喻文州的战力,在烈炎的那本《日月龙鳞》下,已经提高到一种我觉得很棘手的程度,所以不得不说的是,我的确对烈炎心存忌惮。”

    “喻文州?”烈神鹰一怔,赶紧说,“他跟冷晨一战,必然消耗很厉害,就算以如今的我都能够跟他抗衡。何况,我们可是两大七元丹武圣,而烈炎一方归根到底只有喻文州一己之力而已。再说,虚渡鸦和冷家也能够拉拢,他们想必也愿意看到烈炎倒霉,尤其是在冷晨丢尽颜面的情况下。”

    烈青狐淡淡嗤笑,神情冰冷:“哦?你以为我是在忌惮喻文州?你未免也太小瞧我烈青狐的实力吧!就凭那家伙的的微末伎俩,根本就没有资格给我提鞋。但不得不说的是,烈炎很古怪啊……”

    他意味深长地一撇嘴,脸上有着意味深长的涩然苦笑。

    烈神鹰顿时呆住,他万万没想到为何烈青狐会突然提到苏狂。照理来说,一个四元丹武圣而已,就算实力再强悍难道就能越三级挑战七元丹武圣?何况,他们都绝不仅仅是平庸的三流七元丹武圣,尤其烈青狐可谓是佼佼者。

    “烈炎真就那样棘手?但我觉得他的那份镇静多半是佯装出来的啊……”烈神鹰下意识地喃喃。

    “不,你该注意他的人族女奴。”烈青狐冷哼,眼中有精芒爆闪,“千万勿要小觑烈炎啊。他能够强做镇静状,欺骗我们,但他的女奴们却是同样肆无忌惮,对他有着非常强烈的自信!须知,我们对烈炎一无所知,但他的女人们必然很清楚他的底牌,而人族都是些鼠目寸光的废物,尤其是女人,但她们的城府也是很低,所以从她们身上暴露的情报至关紧要!”

    烈神鹰恍然大悟,对烈家的智囊可谓是五体投地。

    “鬼神无双,果然是名副其实啊!”烈神鹰感慨地说,“我一直都在紧盯着烈炎,却根本就没有注意那些人族女人。但您说的一点没错,既然那些女人都对烈炎有着无比强烈的自信,看来他一定是有底牌的。接下来,我们得从长计议喽。”

    “徐徐图之吧……呵。”

    “也罢,只能如此。”

    ……

    今夜注定无眠。

    苏狂顺手在虚空中勾勒出一连串的符篆,登时他的房间就笼罩在隔音阵中,任何的对话都能够保密。

    不得不说,苏狂的阵法很简陋,他的手法也特别粗糙,但喻文州却是目瞪口呆,露出无比羡慕的神情:“那就是传说中的……阵法?在仙藤神国中,自从人族完蛋后,我们已经很久未曾瞧到阵法。没想到,原来我们魔神同样能够掌握阵法啊!!!”

    苏狂一怔,他倒是没想到一个小小阵法都能够令七元丹武圣大惊小怪,索性撇撇嘴:“跟我接触久的话,我看你会得心脏病,别总咋咋呼呼的。”喻文州翻翻白眼,心中感觉很是怪异:身为七元丹武圣的他,竟然唯苏狂马首是瞻,对他毕恭毕敬。但一想到《日月龙鳞》的强悍功效,他就不禁心中狂热。

    “您给我的《日月龙鳞》,我们喻家愿意高价收购!”喻文州赶紧说,“同样,那本《七杀剑道》我们也是很有诚意的。”

    苏狂淡淡笑笑:“你们的筹码嘛……依旧有欠缺。”

    喻文州心中咯噔,焦急地说:“你……想反悔?我们先前不是谈好的吗?”

    “此一时,彼一时啊。”苏狂撇撇嘴,“我的本意,没想将日月龙鳞的神髓拿出来传授给你的。但在刚才,性命攸关的时刻,我不得已将一点日月龙鳞的真谛泄密给你,那样的话,我很亏啊。”

    “啊?你在武技上留了一手?”喻文州愕然。

    苏狂撇撇嘴:“那不是废话吗?你莫非觉得我真的会蠢到将七杀剑道和日月龙鳞的精髓都交给你们?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道理,魔神中人人都懂好吗?”苏狂义正言辞地说着,令喻文州登时心中狂汗。

    照理来说,苏狂既然跟他们交易武技,那当然得将100%内容全无保留地交出,那才叫童叟无欺的生意。但喻家同样清楚得很:没有任何人会蠢到将那门武技的所有秘密一览无遗地交给他们的。苏狂必然会有所保留,将来可以继续漫天要价,或者是以作制衡,免得喻家过河拆桥。

    而冷家、烈家之所以急吼吼地意图将苏狂捏在手中,就是觉得苏狂必然会隐瞒一些武技知识,只有将他彻底控制在手中,才能用酷刑、美人计、权钱交易等等手段来令他将所有武技说出。简单来说,就是没人觉得苏狂会很老实地完成交易。

    但那是所有人都清楚的潜规则,却是不能说出口的,但苏狂竟然很是干脆利落地说出来,令喻文州大翻白眼。

    “正版的全套《日月龙鳞》,你懂得它的强悍吗?”苏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竟然带着赤裸裸的诱惑口吻对喻文州道。

    “啊?”喻文州没跟上苏狂的跳跃性思维。

    但苏狂却是浑身闪耀起鎏金豪光,紧接着一百零八颗纯正日月龙鳞闪烁,而其中澎湃的灵气氤氲着,令喻文州清晰地感受到其强悍内敛的能量。

    “我仅仅是四元丹武圣而已,你想必感受得很清楚。”苏狂轻描淡写地说,“但我的灵气储蓄,却能够跟六元丹武圣抗衡,你懂吗?”

    喻文州的眼神登时格外炽热。

    “我想,喻文州武圣您已经想通很多事情,对吧?”苏狂笑眯眯地问。

    “我即刻去联络喻家,同时跟魔神之城中我们喻家的靠山交流!”喻文州斩钉截铁地说。

    苏狂也是笑容可掬。

    《日月龙鳞》本该是一门极为小众的修炼功法,只对魔龙后裔有效,但谁让魔神们跟龙族在血脉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呢?那本秘籍对魔神来说,效果简直是人族的数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