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归魂丹

作者:竹江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梦幻湮尘最新章节!

    此时路平被反弹之力震伤了内府,虽未致命,但经脉一时滞结,真气无法运行,却是已失去了自保之力。这时,就算是个普通人也能将路平置于死地。

    武浩右手手掌流出血来,滴落在地。武浩似是浑然未觉,盯着掉落在地上的剑。一个剑手,剑被击落,虽不致命,却也算是极大的耻辱了。这武浩抬脚将地上的剑踢起,趁长剑飞起之时,右手轻轻一带,便将长剑收入左手的剑鞘里。随后,转过身面对着路平道:“二十招已过。你赢了!”

    这时那名武当带队男子却心中一急:“武师兄,二十招结束了。这路平已无招架之力。明显输了,应该跟我们去执法殿将事情查清。”嘴里如此说着,却又悄悄地在武浩耳边说起话来:“武师兄,那小丫头偷了丹室存放的一瓶归魂丹,如此放他们走了,执法殿问起来,恐怕不好交代。”

    武浩闻言却不动声色,抬眼向众武当弟子去,嘴中说道:“我既有言在前,如今输了。便不必再追究此事,丢丹之事,我自向执法殿去解释。都上山去吧!”说完,却又向路平:“你那步法神奇诡异。你所用拳法,力道刚猛,是我生平未见。若有机会,我必再次领教。”说罢,也不待路平回话。便反身向武当山方向走去。

    众武当弟子见武浩如此说完,也不敢多言。皆心有不甘地随武浩而去。

    武当执法殿内,武浩低头立于殿前。殿内坐一老者,为武当执法长老松木真人。

    “弟子武浩,学艺不精,致使本派归魂丹丢失,特来领罚。”

    松木真人两眼射出一道威光,未发一言,却已散出威势:“归魂丹乃疗伤圣药,需采集各地珍稀药材,经纯阳真火不停淬炼方能成丹,有起死回生之药效。我派收藏亦不甚多。正因此丹珍贵,掌门才派你去追回丹药。而你却逞强好胜,轻易许下诺言与人争斗。如今归魂丹未取回。罚你在悔过崖闭门面壁一年,锻炼心性。”

    “弟子遵命。”武浩应诺,便转身离去。

    萧灵扶着路平进了客栈,要了间房间给路平躺下。接着又去抓了草药,让小二熬了,喂给路平服下。当夜,两人在客栈歇下。自路平与武浩比试结束后,那小衣姑娘也未向萧灵两人打招呼,便自行离去。却不知去往了何方。萧灵忙着照顾路平,也未在意。

    次日,路平稍微恢复。已能下床步行。两人一商议,均觉留在此地怕生变故,还是尽早赶路甚好。于是,萧灵收了行李。两人继续向临阳村赶去。

    又行两日,两人来到今湖南岳阳城外。时至中午,烈阳高照,两人一路行来,均感饥渴。便计划入城歇息,两人向着岳阳城门走去。行近城门时,见得两名文士向着两人方向观望,似是在等人。待路平两人走近时。两名文士迎了上来:“两位可是路平路大侠和萧灵萧公子?”

    路平和萧灵闻言一楞,路平上前说道:“正是在下两人,不知你们是?何以识得我俩?”

    两文士闻言一喜,其中一人拱手说道:“我们是小衣姑娘的朋友。在下付笔。路大侠在武当山下击落青锋剑武浩手中长剑的事,如今已传遍江湖。却是天下皆知了呀。”接着又指着另一文士:“这位是付笛,我两兄弟奉主人之命,在此等候两位多时。我家主人在岳阳楼上,备了酒宴,专程为两位接风洗尘。”

    路平两人听了这话,均心生疑惑。路平接言道:“不知你们主人是何人,在下可否识得?如此这般接待我们,不知所为何事?”

    付笔答道:“我家主人说了,设宴相待是为感谢两位救了小衣姑娘。同时我家主人另有事情相求。至于何事,我等就不得而之了,待两位见了我家主人自然便知。”

    路平闻言,感觉两人并无歹意,便也不再推辞:“如此,就有劳两位大哥带路吧!”

    四人向着岳阳楼方向行去,一路行来,沿途风光无限。不多时,便到得岳阳楼下。这岳阳楼位于岳阳西北的巴丘山下。岳阳楼前瞰洞庭,背枕金鹗,遥对君山,南望湖南四水,北眈万里长江。其景历为无数文人骚客所称赞。

    到得岳阳楼门口,见得两人立于门前。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身素衣,五官精致,两眼转动间流露着一股精灵古怪的气息。少女站于门前,含笑着四人走近。少女背后站着一名老者,老者一脸病容。站在少女后侧,随少女的动作而紧随其后。起来两人像是主仆关系。

    少女远远地对着路平,萧灵一拱手:“路大侠,萧公子。小女子在此恭候多时,小女子乃君山插云峰碧游宫主人,冒昧打扰两位之处,还望见谅。”

    路平闻言还礼道:“原来是碧游宫宫主,如此款待,在下两人实是受宠若惊了。只是不知宫主有何事相商?”

    少女郎声一笑:“这位便是路大侠吧,你武当山下解救我家小衣姑娘,奋不顾身。我这里先行谢过了。楼上备有薄酒,具体事宜,先上楼再说。”说完,便侧身带路,往岳阳楼上走去。

    几人沿楼梯而上,上得三楼。楼上设一圆桌,桌上摆满了一桌饭菜,饭菜犹自冒着热气,显是刚做好不久。

    少女走至桌前,坐了上座。路平几人亦分宾主坐下。待坐定后。上来一名仆从,给众人酒杯里倒满了酒。少女端起酒杯,笑着面对路平等人说道:“路大侠,萧公子,两位沿途辛苦。先行用过酒饭后,再商谈事宜,如何?”

    路平,萧灵此时正自饥饿,闻得此言便也不推辞。路平说道:“如此就不客气了。”说完也端起酒杯,向少女一举,便一口喝下。

    少女也将酒喝下,放下酒杯说道:“如此,大家便放开吃喝吧!”说完,举起手中筷子。先行吃了起来。

    路平,萧灵也不含糊。大口大口填起肚子来。

    席间,少女只是招呼两人吃菜,却不再提起其他事情。这路平,萧灵自是吃得开心,也不管其他。待到用餐完毕。少女让人撤了酒宴,又让人上了瓜点茶水。

    路平,萧灵心想如此该当说到正事了吧!却见,少女对着身边的人一声吩咐。又让人在楼上设了一个琴台,摆放上了一张古琴。但见那古琴,通体黝黑,琴弦粗大。待古琴摆好,少女向路平,萧灵说道:“两位先用点茶果,小女子会得几首曲子,待弹来给两位听听如何?”

    两人见女子还无商谈之意,也不着急。便都点头应诺。

    少女端坐琴前,闭目入神一会。便伸出芊芊玉手,搭于琴弦之上。却见少女指尖先冒出丝丝红气,再拉动琴弦。‘咚’的一声响起,众人心中均随之一跳。接着有如天籁一般的曲子响起,众人只感觉随琴弦声的响起,体内自觉地一股暖流升起,无比舒坦。

    此时路平感受尤为明显,本来与武浩一战。身体被震伤,体内经脉多处郁结。此时,被此音乐带起体内真气运行。却自行疗伤起来。一时体内真气运行顺畅了许多。郁结之处也渐渐消散。

    萧灵本身就精通音乐之道,此时虽已有两年没能有机会接触乐音。然而闻听到如此仙音,却是心情激动异常。情不自禁的就沉浸在曲子的音调之中。

    待到一曲听毕,众人均觉回味无穷,一时竟无人出得声来。待过了一些时候,却是萧灵先清醒过来:“妙哉,妙哉!原来世间还有这种音乐,宫主这曲子是何曲子。却有这般神奇。”这萧灵激动得站了起来。

    众人听得萧灵的称赞,都清醒过来。那尾随少女身后的老者一脸喜色,对着少女说道:“恭喜宫主达到聚流之境,这留梦琴终能再被弹起,实乃我碧游宫之喜。老宫主若得知,不知会有多高兴。”

    萧灵,路平两人听到聚流之境时,均是一震。都想起奔雷洞府中奔雷老人也提到了聚流境界。如今这少女年纪轻轻,便似有那至高境界的武功。两人心中均觉匪夷所思。

    少女听得老人说话,却是并无喜色:“我也是刚到聚流初级境界,现在虽能勉强弹起这留梦琴,也甚为勉强。并无甚可喜之处。”说完又面对路平,萧灵两人道:“让你们见丑了。”

    路平起立抱拳:“姑娘,哪里话。我虽是一介武夫。然你这琴声实是奇妙。我体内的伤势,在姑娘琴声催动下。却是好了许多。姑娘此番疗伤之意。在下感激不尽。”

    少女接言道:“路大侠,何必客气。我家小衣姑娘,全赖阁下相救。你这伤,本就是为救小衣而受。如今我略尽点力,却如何敢谈相谢之言。实不相瞒,如今还有事相求呢。”

    路平答道:“宫主既然已如此款待我等,又何必客气。有何事,尽管说来。”

    少女走至桌前:“如此,我便直言了。小衣姑娘入得武当,确实是为了偷还魂丹去的。如今,那还魂丹便在路大侠你的身上。”

    路平闻言心中却是疑惑,心中记得那小衣姑娘不辞而别。何时却将还魂丹给了自己呢。当下,随手在自己口袋里掏了起来。不多时,果然在左手口袋里发现了一瓶丹药。路平从受伤到赶路,一直没能有闲暇旁顾。一时竟没留意口袋里多了东西。手中摸到丹药时,才回想起那小衣姑娘因害怕曾拉着自己的衣服。定是趁自己不注意将丹药偷偷放进了自己口袋。

    当下,路平将丹药掏出:“这么说,那武浩等人却是没有冤枉人了。只是贵宫,亦不是小人之辈,却如何去偷这丹药呢?”

    少女闻言,早有应对:“路大侠,我等也实属无奈。我宫中几名长老被人打伤,如今生命垂危。我曾派人前去求取丹药。然而这归魂丹如何珍贵。那武当松魂掌门借称归魂丹已用完,便打发我等下山了。然而,我宫中长老实在是伤势严重,必须要有这经纯阳真火炼制的归魂丹才能救得。无奈之下,才有小衣姑娘偷丹之事。”

    说完少女又向路平拱手说道:“如此空说无凭,两位随我上得四楼去一便知。这次实在是需要路大侠相助了。”不待说完,少女便先向楼上走去。

    路平、萧灵等人随之而上。上得四楼,但见地上躺着四名老者。如此酷暑天气,四名老者身上冒着寒气,脚上甚至凝结有冰块。几名老人混身颤抖着,却在极力运功抵抗着寒冷。见少女等人上来。其中一名老者开口说道:“刚闻听到留梦琴的声音,想是少宫主已经达到聚流之境了。实是可喜可??贺呀。只是那武当还魂丹不易取得,老朽等人,只怕命不久矣。见不到少宫主辉煌的那天了。”一番话说来,断断续续。

    少女赶紧上前,半蹲下在说话老者身前:“西门长老再稍待片刻,我这便想法救你。”

    说完,少女便向路平。满脸期盼之色:“路大侠,这四位便是我碧游宫长老。他们被阴寒真气所伤,实需还魂丹的纯阳之气救治。还望路大侠“

    路平不待少女说完,便抢先说道:“救人要紧,这丹药拿去吧!”却是直接将还魂丹递了过去。

    少女赶紧接过,将药品打开,倒出里面的丹药。给四人每人服了一枚。四名老者服过丹药后,均都团坐而起,闭目运气起来。眼见得一股股热气从几名老者身上冒起,继而寒气慢慢减弱向四肢缓缓褪去。寒气消退速度较慢,四人极力运气祛除。

    少女眼见四名长老运功驱寒,不宜打扰。便对路平几人稍使眼色,一起向三楼退去。

    到得三楼,少女向着路平一拜:“这次多亏路大侠相救,我碧游宫四位长老才得以保全性命。小女子梁婧再次感谢路大侠,萧公子了。往后两位对我碧游宫有何差遣,我碧游宫上下必然全力而为。”说完,又向付笔,付笛两人去:“将我们碧游宫的紫玉符交给路大侠和萧公子吧。”

    付笔,付笛两兄弟应声说是,各自从手中拿出一枚紫色的玉符出来。但见那紫色玉符只有拇指大小,玉符中间刻一个‘碧’字,碧字雕刻得龙飞凤舞,甚是好。付笔两兄弟将玉符双手递到路平,萧灵身前。

    路平眼见得玉符闪闪发光,甚是名贵,正想婉言拒绝。梁婧两眼着路平,眼中似有祈求之色:“路大侠,你们先救我家小衣,后又救我碧游宫四位长老。这份情对我碧游宫实是太重。这紫玉符是我碧游宫贵宾的一种身份符号。路大侠,萧公子往后在江湖上有甚要求,只要亮出这紫玉符,我碧游宫人马必尽力协助。还望路大侠,萧公子收下。这也算是我们对两位的一点答谢之意吧!”

    路平眼见得梁婧如此,心中便也不再推辞。跟萧灵一打眼色,便接过紫玉符,放于服中。萧灵亦收了紫玉符,却是顺手就将紫玉符挂在了脖子上,手中掂了掂,便将玉符放进了外套下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