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反击(一)

作者:木木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侯府商女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农家小医妃最新章节!

    长歌随着林言琛回到了沐府,途中状似关心的问到:“小檀的伤势如何了?”

    “今日伤口感染了,今日刚给伤口消过毒。”

    “哦。”

    “长歌……”林言琛担心她还计较自己和小檀,解释道:“我对小檀姑娘只是愧疚,无论如何,她也是为了沐家才……”

    “我知道 。”长歌笑道:“上次是我不对,就算她喜欢你,毕竟也没做错什么,对沐家也是真心的,我去看看她,顺便和她道个歉。你先去忙你的吧。”

    林言琛见长歌想通了,心中松了口气:“好,你放心,只要她伤一好,我会给她一笔报酬,让她离开沐府的。”

    长歌未答话,心道伤好?她这伤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呢。

    长歌来到了白檀的房间,见白檀靠在床头,似乎神色恹恹,心事重重的模样。

    “小檀。”长歌笑着叫她。

    白檀一愣:“林……长歌姐,你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了。”

    ……呵

    长歌来到白檀的床边坐下,关切的问道:“伤好点了么?”

    “长歌姐,你不怪我了?”

    “怪你什么呢?先前是我不好,太过小心眼了,你我情同姐妹,你若是真的喜欢二少,嫁给他也可以。”

    白檀心中存有疑虑,道:“姐姐说哪的话,我怎么会和你抢呢,我也只是想想罢了。”

    白檀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我要的是全部的他,又怎么会和你分享呢?不过这林长歌当真是个不足为惧的对手呢,如今居然单纯的选择了再一次相信自己,这让她日后赢都很没成就感呢。

    “姐妹”二人又聊了几句,长歌道:“我先不打扰你休息了,唉,这几日沐府的账又要归我管喽。”

    白檀看着长歌,话里有话道:“姐姐放心,等我伤好后,账还是归我管。”

    长歌微微一笑未答话,退了出去。

    等你伤好,林言琛怕是要赶你走了,不过你不是想留下来么,我就帮你一把,正好府中还缺个对账的!

    长歌回到书房后,见林言琛居然在那里对账,长歌道:“怎么不去温书?这些我来就好了。”

    林言琛依旧想都没想便拒绝道:“不行!”

    长歌想了想道:“我以前听人家说,怀着孩子的时候做什么事越多,将来孩子对什么事越有天赋,虽然不知道真假,不过我想试试,毕竟咱们的孩子要子承父业的话,经商的头脑可少不得。”

    林言琛一愣:“此话当真?”

    “我骗你做什么。”长歌道:“再说了,我只是看个账本罢了,以前在村子里,那些妇人怀着孩子,肚子大的和个西瓜一样,洗衣做饭,挑水砍柴照样做,生出来的孩子不都健健康康的,就连我大姐林长美,林虎日日打她,她那孩子也没见出什么事。”

    林言琛听的直蹙眉:“我不是那些男人,反正你怀着孩子就什么粗活也不许干。只是你要看账本便看吧,若真如你所说对孩子有影响也好,不过话说回来……你日后不许看话本子了。”

    长歌:“……”

    “为什么啊?!我抗议!!”

    “抗议无效!我怕孩子和你学坏了!”

    长歌欲哭无泪,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长歌重新打理起府中账务后,林言琛便继续专心温书了,长歌日日都会去看白檀,彻底打消了白檀心中对她最后的疑虑。

    看样子是她高估林长歌了,不过是个乡下出来的农女罢了,自己如今需要做的,便是打消掉林言琛入仕途的念头。不让前世的悲剧继续上演了。

    白檀彻底不将长歌放在眼中后,待伤稍微好一些,便常去书房找林言琛,借着林言琛心头对她那一点愧疚,不会赶她走,而刻意找话题。

    不得不说,白檀很是能说会道,从来都是将话题慢慢引向仕途官商一类的,令人觉得她只是闲聊而并非刻意。

    这日白檀提起曾经被白钰杀死过的文官一事,为了让林言琛明白伴君如伴虎,不惜将自己心中对白钰的真实想法都说了出来。

    “那些文官对朝廷的忠心,百姓都是看在眼中的,可是纵然如此,依旧难逃下场凄凉,可见仕途之路不好走啊。”

    林言琛道:“那些大臣为国为民做出过不少贡献,何必以结局定论他们的人生呢?”

    “可是……结局对他们不公平,若是他们只是个普通人,断不会如此。”

    “可是他们不愿做普通人。”

    白檀到底忍不住了,这些日子她想法设法劝林言琛,林言琛依旧不为所动,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二少,我见你日日温书,是想入仕途吧?”

    林言琛闻言,瞬间明白了过来,丛书本中抬起头来,看向白檀道:“所以你这么多天来一直劝我,是不希望我入仕途?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条路不好走啊!!”

    “我若只想做个富贵闲人,就不会这么选择了,既然我选了,就不会放弃,小檀姑娘,你也没有立场劝我,你出去吧!”

    白檀:“……如果你入仕途会死呢?!”

    林言琛愣了下,突然想起自己梦中的场景,最后,是小檀一剑刺死了自己……

    他没有问小檀那日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想深究二人有什么关系,既然他决定了一辈子只和长歌在一起,知道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徒增烦恼罢了。

    林言琛道:“就算会死,那也是我的事。你安心养伤,日后别进我书房了,等你伤好后,我会给你一笔客观的银子,你离开沐府吧。”

    白檀:“……郎中说了,我这伤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

    “那你便安心养病。”

    白檀无话可说,退了出去。

    她这次没有撒谎,她的伤口不知怎么回事,开始腐烂,虽然不严重,但郎中说怕还要调理一段时日。

    白檀不知道的是,几日前,长歌拦下了给她看病的郎中,软硬兼施的逼郎中说出了白檀要他撒谎的事。

    长歌威胁了郎中一番后,又给了郎中一笔可观的银子,将自己配得药水交给他道:“以后给小檀姑娘的药里滴上两滴,仔细着点,别被她发现了。”

    ……

    这药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坏处,就是让她的伤口一直好不了,让她留在沐府继续心甘情愿得给沐府做苦力罢了。

    长歌也没准备报复白檀什么,毕竟她还念着旧情,只是给她个教训,让她努力到最后一无所获罢了,这期间若是白檀还企图对自己做什么,那就别怪她以牙还牙了。

    那郎中做的还算不错,白檀如她所愿,伤口溃烂,除此之外没别的状况了。

    长歌找到她,抱怨道:“这几日沐府的账看的我头疼,小檀,你伤好了没?”

    “好的差不多了,除了伤口还一直溃烂着,不过帮你看账没问题,只是,怕是要在沐府在待上一段时日了。”

    “只要你帮我啊,住多久都没问题的!”

    长歌心道,你就是在这里住一辈子,有我在你也别想得手!你愿意免费给府中做苦力,你就留下呗。

    那之后,白檀真的认真无比的给沐府打理起了生意。

    长歌将林言琛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又翻起了自己的宝贝话本子。

    这日白檀在书房打理账目,她在一旁悠哉悠哉的磕着瓜子看话本子,谁知林言琛突然进来了,冷着脸拿过了她手中的话本子,道:“不是说了不许看了么?”

    “我就要看!你还给我!”

    “你这就不怕带坏孩子了?”

    长歌想了想,笑道:“谁说看话本子会带坏孩子了,这里面的男主一个个嘴巴甜的狠,多给儿子看看,说不定将来还能学会怎么讨娘子欢心呢,不像某些人啊……林言琛,难道你想让你儿子将来惹娘子不开心后,也和某些人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么?”

    林言琛:“……”

    见鬼!他居然觉得她说的这个问题还挺严重,不会哄娘子确实是个不小的难题。

    长歌见他一脸若有所思,一把抢回了话本子道:“所以啊,你就别管我了,我要给我儿子进行全方面的胎教!”

    林言琛试图替自己说句好话道:“谁说我不会哄娘子开心的?你平日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如此,你还不开心么?”

    长歌眼角余光瞟到了正看向自己的白檀,笑道:“我让你做什么便做什么?”

    “嗯。”

    谁知长歌臭不要脸的撅起了嘴道:“那我要亲亲!”

    林言琛:“……”

    “咳咳,长歌,有外人在呢。”

    “小檀不算外人,你方才才说听我的……”

    林言琛有些无奈,不过既然长歌都不在意,自己自然不会扭捏,林言琛也不管白檀是不是在这里,俯下身吻住了长歌的唇。

    长歌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努力回应着他。

    白檀震惊无比的瞪大了眼,他没想到这二人居然可以直接无视她,旁若无人的在这里亲吻……

    虽然说这二人连孩子都有了,可是白檀看着自己昔日的夫君和别的女子抱在一起热吻,终归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快速低下了头去,不愿在看。眼中闪过森然的寒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