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真是不堪啊

作者:崛起美洲1620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崛起美洲1620最新章节!

    王仁曾最后到底是没有逃脱追击,他那艘西班牙翻船最终成为了战利品,甚至他本人都被俘虏之后带到了奄美岛上。

    当时他倒是想要抵抗一番来着,可是他一看到赶上来的两艘帝国战船船身一侧那密密麻麻的炮口,顿时他想要抵抗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有了抵抗的**,那么王仁曾还能选择那一条路呢。

    当然也就是投降了。

    宋帝国的士兵们倒是没有为难王仁曾,不过这个家伙被带到了奄美岛上之后,他可就遭殃了。

    因为在那霸那边做的事情实在是人神共愤,而且这一次又是他带队来进攻奄美岛,并且让很多奄美岛上的人死于这场冲突,所以当奄美岛上的人们见到王仁曾的时候,免不得要对他饱以老拳伺候的。

    如果不是有人制止了一下,估计王仁曾都能够当场被活活打死。

    即便是这样,王仁曾的左手手臂,也被打的骨折。他的脸已经被打肿,身上也受了不小的伤。

    不过,没有人会去可怜他。

    这一战,奄美岛众至少损失了一半的人手,也就是说有一半的人已经死于了这场冲突。这样的损失对于李香来说,不可谓是不严重了。

    毕竟在经过了去岁的那霸海战之后,不少的人已经背叛了李香。再加上郑芝龙的打压,李香身边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跟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人,那都是对他十分忠心耿耿的老兄弟啊。

    这样的老兄弟,损失一个人都太多太多了。

    更何况一下子损失了一半呢。

    所以啊,当海战结束之后。李香收敛了飘在海上的兄弟尸体带回了奄美岛安葬,在入土之前李香看着那一排排蒙着白布的尸身老泪横流。

    人都是有感情的,李香也不是冷血。

    在那一排排的尸体前,还跪着不少被五花大绑浑身赤裸的家伙,粗粗的看了看不下三百多人。

    这些都是顺手从海中就上来的王仁曾手下。除了那些已经被淹死或者打死的家伙之外,他们的运气比较好一些,还能够有命等到被李香他们俘虏。

    不过说他们走运也是不对的。

    因为他们现在落入了李香的手里,天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郑芝龙在那霸可是屠杀了李香一大批手下还有手下的家眷,因此他们和李香之间的仇恨那可是很深很深的。

    这些人都低着头默不作声,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惶恐。迷茫,不安各种负面情绪充斥在他们的脑海和心里。

    尤其现在还是寒冬腊月的时节,他们的身上湿漉漉的,被那北风一吹顿时冻的之打抖。

    可即便是这么冷,他们也没有人开口说让俘获他们的人,给他们换一件干衣服。

    王仁曾此时。已经没有了那种意气风发的摸样,往日里的那种跋扈和嚣张,在他的身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王仁曾被带到李香面前时,这个家伙忍住了身上的伤痛,居然还能冲着李香十分谄媚的笑了笑。

    “李大当家的,别来无恙啊。”

    王仁曾的脸皮够厚,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和李香好像是唠家常似的打招呼。

    不过。李香压根就没有回应他,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有夹一下他。

    “一路走好!”

    李香带着杨彪和一众手下们,走到一旁拿起了摆在一张大桌子上倒满了酒水的瓷碗,然后高高的举过头顶。

    跟在他身后的一种手下们,都齐声跟随着重复了一遍。

    随后从李香开始,大家一起干掉了手中的酒水,将瓷碗摔在了地上。

    “来人!给我将王仁曾押上来,用他的血肉祭奠死去的兄弟们。”

    猛的回身,李香面容扭曲的大声喊道。

    接着,便有几个孔武有力身材粗壮的汉子走到了跪在地上的王仁曾面前。几个人一起压着王仁曾将他架了过来。

    “李老大,不要啊,千万不要这样啊。小人和你无冤无仇,咱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如今小人服气了。你就当小人是个屁吧……”

    王仁曾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呢。

    所以,他连忙挣扎自己的身体,不住的哀求起来。

    拉关系,套近乎,甚至苦苦哀求泣不成声。

    看着往日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王仁曾,居然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居然会是这么一个表现,李香和所有人真的是非常失望。

    因为有这样一个对手,简直就是他们的侮辱。

    “你也有今天,当初你在那霸做下那种事情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过我兄弟们的感受。你是人,你的命就是命,难道我的兄弟就不是人,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吗?”

    李香恨极了王仁曾,当他看到王仁曾痛哭流涕苦苦哀求自己的时候,不由得讽刺他说。

    “那是郑官儿下令的,我也只是遵命行事啊。”

    王仁曾晃动着自己的双肩不住的挣扎,可惜他被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架着,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钳制。

    “我们走上这条路,当时知道自己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哥疤瘌而已,成王败寇我并不恨郑芝龙。我恨的是明明可以给我兄弟们一个痛快,但是你却为什么要虐杀他们呢?”

    李香说道此处的时候,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可见他现在心里的怒气已经升腾到了极点,只不过现在他还能克制的住罢了。

    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想直接弄死王仁曾,可是这样做的话岂不是太便宜了这个家伙吗?

    是他在那霸虐杀自己兄弟们。

    又是他在这一次的冲突中,导致了自己一半的老兄弟们丧生。

    而且李香已经了解过了,这一次根本就不是郑芝龙下令让王仁曾来的,而是王仁曾自己做出的决定。

    他窥视着自己的财富,同时也想要在郑芝龙那边显摆一下。

    要不然的话,自己的那些老兄弟们怎么会死。

    要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和那位皇太子谈妥了,而老兄弟们以后也能换一个活法。去舒舒服服的过太平日子,守着家中的二百亩地享受田园之乐了。

    可是,这一切,都被王仁曾这个家伙破坏了。

    至少有一半的兄弟们,已经不可能再去过这种生活,永远的闭上了他们的眼睛。

    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王仁曾。

    所以啊,李香看着王仁曾,那心里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这个时候,李香的外甥杨彪拿着一张渔网走了过来,冷着脸对王仁曾说道:“活你肯定是活不了了,想死的痛快都不可能。你现在想想那霸是怎么对待我们兄弟的,那么现在我们就怎么对付你,要不然的话那些被你折磨死的兄弟们,都闭不上他们的眼睛啊。”

    这可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王仁曾就要品尝苦果了。

    如果不是他在那霸做下那些事情的话,虽然他今天也会死,但绝对不会死的这么凄惨痛苦就是了。

    以李香的性格,怎么都会给他一个没有痛苦的痛快。

    但是现在……哼哼,想要死的痛快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给我撬开他的嘴巴,别让他咬舌自尽了,想死的痛快可不行呀。”

    杨彪的表情看起来让人有些发毛,现在王仁曾就是这样的一个感觉了。

    “彪哥,且慢动手,彪哥……唔……唔唔……”

    王仁曾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杨彪将手中的渔网,在已经被撬开了嘴巴塞了一个木棍的王仁曾面前晃了晃。

    “朝廷有一种刑罚,叫做千刀万剐,想必你应该对此是知道的吧。”

    他俯下身子,死死的盯着惶恐万分的王仁曾的双眼。

    从王仁曾的眼中,杨彪看到了极度恐慌以及求饶的意思。

    而王仁曾当然清楚什么是千刀万剐,只是他现在口不能言,所以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而已。

    “这是我们能够找到的最小的渔网了,到时候用这种网在你身上一罩,将那些凸起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你很快就能尝到这种滋味了……”

    杨彪可不在乎王仁曾眼中求饶的意味,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王仁曾听的头皮发麻,很伤直起鸡皮疙瘩,并且一股股的尿意不断的侵袭他的小腹。

    “别和他啰嗦了,咱们得快一些,要不然这些兄弟们可闭不上眼。”

    一旁的李香有些等的不耐烦了,所以便催促了一下杨彪。

    见到自己的舅舅已经有些不耐烦之后,杨彪便停止了在精神上摧残王仁曾。

    壮汉架起了王仁曾,王仁曾立马发出了如杀猪一样的闷声嘶吼。

    可惜他的嘴巴已经被堵住了,所以根本就张不开嘴。

    而在他身后排成了几排跪在那儿的王仁曾手下们,则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这边。

    这里的对话他们都听了个一清二楚,所以十分清楚李香这些人,要怎么对付王仁曾。

    甚至他们想着,解决了王仁曾之后,而他们这些王仁曾的手下们,又会遭遇什么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