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七一生只为你

作者:云蒙居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恨不初见未嫁时最新章节!

    爱一个人有多苦,只有自己最清楚,付出了全部,青春已荒芜,原来只是一个错误。

    上官天绝一路风尘朝京城赶,他要在宛若生辰那一天抵达王府,自己呀在她生辰那日亲手把静心准备的礼物送给她,一路上天绝几乎是晓行夜宿,马不停蹄,幸好骑的是从楼兰国带回来的汗血宝马,可日行千里,夜走八百,而他原先的座骑乌骓马则被抛在一边,这回火龙帮从楼兰弄回来不少汗血宝马,雌雄各有之,它们被养在火龙山庄繁衍生息,再或者与中原的名马进行交陪,这都是福王日后用来行军作战的。上官天绝骑了一匹汗血宝马入京为的就是让福王先过目,这一路上大护法夏侯玉兰也随着他,只是玉兰的胭脂马没有天绝的宝马行的快,因而她拼命追赶却还是没有同时进京。

    上官天绝在腊月二十六这日的清晨,朝阳正好,昨夜的寒气还未完全退却,不过却也有了几分暖意。上官天绝放慢了马速朝王府所在大街而去,一路上就看到处处有围观看热闹的百姓,每个人都在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走进了才听清楚,原来大家都是去看西门家大小姐西门小曼出嫁的,今日是西门大将军的千金小姐西门小曼出嫁做太子妃的好日子,这大正皇朝的太子娶亲自然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了,京城的百姓们都聚集到了西门将军府附近来看热闹。上官天绝对此只是冷眼旁观,骑着马旁若无人的穿过人群直接朝王府而去。

    今日是太子慕容致远迎娶西门小曼为太子妃的日子,同时也是福王府宛若的生辰。宛若一直希望在自己生辰这条慕容伊川能够一整天的陪着自己,让他全部的属于自己,哪怕只是一天也足够了,可是今年却依旧不随心意,太子大婚,他自然是要去参加的,而自己作为王妃也是如此,可她不想去,不喜欢这样的热闹,更不喜欢看到西门家的人,特别是西门贵妃,这回西门贵妃全权操办太子的婚事,自己不想去看西门贵妃那得意洋洋,耀武扬威的架势,即使如此自己何必去凑热闹,于是她就成病没入宫去残疾喜宴。因为是自己的生辰,萧太后,紫嫣,还有萧家都提前一天送来了寿礼。

    日上三竿的时候宛若才起床,洗漱已毕,她带着兴致接受福宁殿所有丫鬟婆子们的生辰祝福,然后平儿带着银安殿的丫鬟婆子及王府其他各处的丫鬟婆子们来祝贺,宛若都一一一微笑待之。而宛若的姐姐秋霞也来祝贺,宛若对她与其他丫鬟一视同仁。宛若记得自己二十年来第一回接受姐姐真心的生日祝福,不免有些感慨万千,可她没有和秋霞多说什么,默默的看她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用罢了早膳,宛若见天气晴好就坐在窗台前,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柔柔的,暖暖的。宛若打算抄经,而正在这时候春红和春香还有平儿,素素带着一碗长寿面走了进来。

    “你们仨这是作甚?”宛若望着放在自己面前的寿面皱了皱眉。

    平儿笑道;“今儿是王妃生辰,这是我们姐妹四个送给你的礼物啊,这寿面可是我们四个亲自下厨做的,王府可别辜负了我们的心意才是啊。

    宛若再次皱皱眉,很是为难的说,可是我刚刚已经用过早膳了,这会子怎么能够吃得下啊,不如把面先拿下去我晌午再吃。

    春红连忙说不行,一会儿这寿面就冷了,味道可就不好了,王妃刚刚早膳就吃了那么一点点怎么能行啊,你可别忘了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啊,饿坏了王子殿下可怎么好。

    宛若的脸微微红了一下,“真拿你们没办法,就爱拿着我肚子里的孩子来要挟我,好了好了,我吃,不过这么一碗我可不能保证全吃下。”宛若笑着去端碗。平儿连忙把碗端了起来笑着说,我们姐妹轮流伺候你。

    宛若刚想拒绝,突然听到门外有丫鬟禀报“启禀王妃娘娘,上官大人回来了,说要见您。”

    “天绝回来了。”宛若小声嘀咕了一句,脸上带出了微微的喜色,连忙说赶快让他进来。

    时间不大,门开了,只见一个身材挺拔,蓝衣飘飘的男子缓步而入,他的脸上还带着几许风尘仆仆的痕迹,男子来到宛若切近连忙施礼,“属下上官天绝参加王妃娘娘,恭贺王妃娘年寿诞千秋,愿娘娘凤体安康,事事顺心。”因为身份有别天绝不能抬头去看她,然而就在她的不远处,自己已经知足了,久别相见怎是一个欢字了得,心中纵有牵绊思念,面对伊人也只能欲语还休。看到许久未见的上官天绝宛若无法自拔的有种久别相见小欢喜的感觉,忙从椅子上起身微带笑意的说天绝你快些免礼吧,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多礼啊,你刚刚回来,身子定是冷的很,春红赶快给天绝温一壶酒来让他暖身。

    “上官大哥,这天寒地冻的你一路上必甚是辛苦吧。”素素温柔的看着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男人,她的笑容依旧绽放的非常灿烂。

    上官天绝点点头,冷冷的说习惯了就不辛苦了。

    春红领命下去了,少顷,就端来了一壶酒,一个杯子放在了天绝面前,此时天绝被安排挨着平儿坐下。

    宛若亲自拿起酒壶给天绝倒了一杯酒,“天绝你这一路辛苦了,这杯酒就当是我代替王爷为你接风洗尘了。”宛若亲自把酒杯送到了天绝面前,“属下多谢娘娘。”天绝接酒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可却又仿佛远在天涯,身体的距离在相近,而心的距离是遥不可及的,天绝接过酒杯的刹那不由自主的抬眼去看她,她依旧的淡雅清新,而她看自己的眼神依旧的冷清淡然,幸好面色比分别时候好了几分,看来自己不在的日子她很好,这样自己就安心了。

    上官天绝接过宛若的酒杯而把酒给一饮而尽,宛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她看天绝喝的那么急就忙温柔的提醒说天绝慢些喝,这样容易伤身,你和王爷怪不得如此情深,你们喝酒的样子都如此的相似,仿佛喝了这杯就不能再喝了似的。

    天绝把酒杯放下回味了几许,心说我和王爷还有一个相似之处是你不知晓的,我们同样的爱你入骨?或许我比他更爱你,我比他更能给予你想要的生活,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故事还会很长很长,会写第二代红玉,独孤安丰及后来冷如谨的女儿他们的三角恋,最后会到慕容伊川退位为止,期间还有很多指节

    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