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四七相思无言泪做墨

作者:云蒙居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恨不初见未嫁时最新章节!

    问时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凛冽的寒风里冷如仙揣着一怀心事一步一步的走向冷如瑾的小屋,风中她那一袭白衣微微飘动,显得她身子越发的单薄纤弱。

    推开房门冷如瑾望着面前许久未见的二师姐如仙自是喜出望外的,忙拉着如仙的手满脸堆笑的说师姐赶快进来,这天寒地冻的你怎么就来看我了,真是要我于心不忍啊。

    进了屋子顿时被温暖所包围,凛冽寒冷被彻底的隔离,如仙坐在炉火旁,双手靠近火苗,她的身子还是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一下,这时候如瑾倒了一杯热茶送到了如仙手上。

    一开始姐妹二人只是相对而坐两无言,小小的房间里只能够听到外面刮风的声音,还有炉子里柴禾所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响声,如仙下意识的用鼻子一闻,却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苦药味道,这时候她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小木桌上有一白瓷碗,里面满满的一碗黑种透亮的农药,迈着淡淡的烟雾。

    如仙喝了几口茶,觉得暖和了不少,而把茶杯放在了小木桌上,她上下打量着冷如瑾,多日不见如瑾的小屋又明显了几分,而的脸却比之前更加的苍白消瘦了,眉宇之间带着浓浓的哀愁。

    “小瑾这药是给你安胎的吗?”如仙指着桌上那依然在冒热气的药轻声问同样在打量自己的冷如瑾。

    听如仙这么一问冷如瑾才想起自己的药还没有喝,刚刚是如仙到来她太过欢喜了,居然把自己的药给忽略了,如谨一直独居与冷翠庵旁边的小屋,每日与寂寞作伴,与相思为伍,不但要忍受对远在巴蜀的西门永浩深深相思之苦,却还要忍受这寒毒的折磨,至于寂寞她并不怕,因为早已习惯了,当寂寞与你如影随形的时候你就不在觉得它是可怕的敌人了,而是你最亲密的朋友。

    冷如瑾起身把药端了过来,使了使温度,觉得正合适,她没有马上去喝,而是先回答如仙的问话,“这药不是安胎的,而是我在一些医书上看到的一些治疗寒症的药方,每一种我都会去做尝试,虽不能够完全根除,可毒性发作的次数与时间逐步减少中。”

    如仙闻言欣慰的点点头,看着如瑾把药喝完,自己忙递给她一杯温水来漱口。

    “小瑾,这药定是很苦吧?”如仙心疼的问。

    如谨风轻云淡的一笑,“一开始的确觉得苦涩的难以下咽,可如今已经形成习惯就不觉得如何了。”如谨说的有些无可奈何。

    如仙把如瑾的手拿过来,说我帮你把把脉,看你的胎位如何。

    冷如仙懂医术,她很是熟练的为冷如瑾号脉,良久把手松开,“师姐,如何?”冷如瑾有些紧张的问,她就怕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测,腹中这条小生命是她送给西门永浩出征归来的礼物,她依旧梦想着将来西门永浩能够把自己风风光光的娶进门,因而她对这个孩子爱做比生命还重要。

    见如瑾如此的紧张,冷如仙一脸轻松温和的说,你莫要太紧张了,从脉象上看你的胎位恨正,就是你的身体太弱了,还是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比较好,我这回给你买来了一些人参,燕窝,我看王妃怀孕之后每日都喝参汤和燕窝粥之类的,她的气色看上去甚好,你也应该多补补,我说要你回冷月山庄养胎你却不听,可在这儿谁能照顾你啊?

    “我一个人很好的,师姐不要觉得我苦,师姐还要在王府多久?宛若王妃又怀孕了?她近来可好,上官天绝好吗?”冷如瑾一口气问了许多人,对于她而言王府里还是有自己一些思念的,譬如知己上官天绝,皮日一直对自己包容有加的宛若王妃,这都是她真正用心去铭记之人,而听如仙刚刚的话宛若似乎又怀孕了,自己还是为她欢喜的。

    冷如仙道;“我过了年就要离京了,我们冷月山庄已拿到了皇商差事,我必须回去帮大师级的忙了,王妃娘娘怀孕一个月多,她甚好,我和她的交往也不深厚,上官天绝去火龙帮还未回来。”

    如瑾听罢微微点点头,“师姐到底在帮着慕容伊川做何勾当?能够让他把皇商的差事给予冷家,还有师姐在王府可曾听说关于师兄出征的消息?”其实冷如瑾最关心的还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西门永浩,她无从知晓永浩的消息,而如仙在王府,这就成了她唯一的希望。

    面对如瑾那充满渴望的眼神,冷如仙有些不是滋味,沉默了少许,她还是把自己听来的一些只言片语用一种很是温和的方式说给如谨来听,“小瑾,其实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和平儿一起偶然说起西门永浩时听她随口说了一些关于巴蜀那边的情况,听说朝廷大军一开始打了几回胜仗,可最近半个月来却是屡战屡败,躺在病榻上的皇帝都急的险些背过气去。”

    冷如谨闻听大军不太顺利,便有些低落的低下了头去,喃喃自语,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希望上苍保佑师兄能够平安无事。话音落下,却看到如瑾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淌,此情此景一旁的冷如仙更加的不是滋味了,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什么也不说好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手帕递给如瑾,“师妹莫要太难过了,这战场之上哪里来的百战百胜啊,听说陈太尉用兵打仗很有一套,相信会峰回路转的,你可别动不动就掉眼泪了,这样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冷如谨从如仙手里接过手帕默默的擦泪,可她的心却还是放不下,眼泪已经在流淌,相思无言泪做墨,书遍心肝字无痕,对于冷如瑾而言眼泪是她唯一的倾诉。

    ……

    冷如仙在冷如瑾那儿住了一夜才回的王府,而回去之后她就从平儿口中得知皇太子得了相思病,听到这个消息冷如仙半晌没有说话,只是痴痴呆呆的望着地面。

    平儿看到如仙痴呆的摸样被吓了一跳,连忙排着她的肩膀,“如仙,如仙,你没事吧。”

    良久,如仙才从幻觉里挣扎出来,故作潇洒的一笑,说了声我没事,没有想到这太子如此情痴。如仙表面上风轻云淡,可是平儿能够看得出她的内心不忍与疼痛。眼前不住的晃动着太子那一张温暖如玉的脸,心里头却不自已的流下了相思的泪。无情未必真豪杰,情种未必不英雄。

    “如仙,我听说你去看冷如瑾了,她过得好吗?”为了不让如仙难过,平儿话锋一转,说到了冷如瑾那儿,她知道自己在如仙提起冷如瑾是不合适的,因为对方身上的寒毒就是自己为其种下的。

    冷如仙眼神复杂的注视着平儿,微微的叹了口气,喃喃的说,她不好。

    f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