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七草木摇落露为霜4

作者:云蒙居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恨不初见未嫁时最新章节!

    治国之道最忌感情用事,作为一国之君应该时刻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在做出每一个决定之前都要经过一番理性的分析才可,然而天德皇帝非一个理性的人,在生活中他颇为感性,喜欢感情用事,然而在治国理政方面同样如此,然福王就是抓住了他的这一点才在其生病期间怂恿各路言官及诸位翰林上书废太子,皇帝看罢了这些奏章之后顿时龙颜大怒,不假思索便下令将所有上书废太子的官员们全都将半级处理,并下了口谕从此后谁若在上书关于废太子之事严惩不贷,此令一出各路远观及翰林们非但没有觉得恐惧,反而对皇帝心生怨恨,作为皇帝若阻塞言路绝不是一件好事,这些官员虽进了不该进的言可也不能因此而对他们进行处置啊,皇帝这么一感情用事着实凉了言官们的心,而这却让福王拍手称快,很多时候是知兄莫若弟,作为亲弟兼死敌福王对于皇帝的脾气秉性处事风格自然是了如指掌的,对于攻于心计的福王而言在适当的时候给皇帝一些颜色一处陷阱并不是一件难事,这一回皇帝就栽进了福王设下的陷阱,他的意气用事卓硕凉了言官们的心。

    皇帝颁布诏令之后的次日其心腹大臣内侍郎秦钟亲自来见,此时皇帝正趴在龙榻之上,丽妃在一旁给他按摩,太监德福禀报说内侍郎秦钟求见,皇帝不悦的挑了挑眉,直截了当的说不见,而过了不大会儿德福又进来禀报说秦钟死活不肯走,这回皇帝真的火了,可因为刚刚咳嗽吐了几口血,现在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无力的摆摆手,意思是不见。

    德福出去回秦钟皇帝的意思,因为没能见到皇帝秦钟有些失望,可听太监们说皇帝今早晨又吐血了,作为臣子的他当然很是担心,忙从怀里把自己写的奏章双手交给了德福,并且说福公公这奏章请您务必交给皇上,多咱他龙体好些了再看,奏章里写明了本官来见皇上的意思。德福忙把奏章接过来一脸赔笑的说秦大人放心吧,杂家自会把这奏章交给皇上的,您就先回去吧,皇上得休息。

    秦钟走了之后德福悄悄的把奏章打开,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原来秦钟的奏章上写的就是劝皇帝收回成命,切勿因小失大,凉了言官们的心,而且奏章里明明白白的说这次言官上书很可能是被福王在后面唆使。德福看罢不敢怠慢忙派了心腹小太监将这本奏章送到福王府去,他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若这本奏章被皇帝看见了,兴许他就能回过味了,转而改变了主意,那福王的这番用意岂不就付之东流了,作为福王的心腹大太监杨德福怎么可能做出对福王不利之事,而如今自己的家口都在福王的手里,从他决定为福王卖命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这开弓没有回头箭了,这十多年他对福王一直是尽心尽力,对于皇帝则是佳作忠诚,他的八面玲珑得到了福王的赏识及皇帝的信任,使得他从皇帝身边一贴身小太监一步步坐上了司礼监及掌管皇帝衣食起居的心腹之人,而他也卷入了这君臣之争的漩涡里,他以及另外几名太监及丽妃阮如棉为福王日后的政变立下了不少功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福王在看到秦钟给皇帝的上书之后当即勃然大怒,他狠狠的拍了拍面前的桌案咬牙切齿道;“好你个秦钟小辈,居然与本王过不去,那你就别怪本王对你翻脸无情。真是上天有路儿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福王边发泄心中愤怒边将那奏章撕的粉碎,衣兜输欧纸片落了一地,平儿就在一旁伺候,她看到福王如此大怒也不敢问,只知道让他发怒的人是秦钟,而至于其他她就一概不知了。

    福王微微平息了一下怒火,低头沉思了良久,然后对平儿命道;“你打发人把督察御史给本王找来。”

    平儿赶忙答应一声就出去了,她知道福王找督察御史来很可能就是要查办这个不知好歹的秦钟。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督察御史陈光烈就来到了王府,福王将他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与之密探,平儿就站在外面把风,虽然屋子里的声音很小,可在外面她还是能够听歌一二的,她听到的事实证明了自己之前的猜测,福王叫督察御史来果然是要教训秦钟的,这都察院是专门监察朝廷及各地方官员的一个机构,他们好比皇帝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大臣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皇帝,那就是因为这都察院的缘故,而督察御史陈光烈则是萧丞相的外甥女婿,而与福王之间也算是有点儿关系的,自打萧素恩彻底的归顺了福王之后他的心腹自然也都贵了福王,这督察御史陈光烈自然不例外,而平日福王对对这些被自己收买的官员很是大方,他们都从福王这儿得到了不少好处,自然对福王是忠心耿耿,这一回福王将督察御史陈光烈叫来就是让他查办不识时务的秦钟,至于秦钟福王也曾想过拉拢的,不过看他对自己那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就知此木不可雕,故打消了这念头,这秦钟对皇帝忠心,那就等于与他福王为敌,对于自己的敌人福王向来都是不手软的,一直没有机会下手,而这回可算抓住机会了,秦钟的这奏章彻底的惹怒了福王,让其最终痛下决心对秦钟杀之,而之所以让督察御史来办,就是要给秦钟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从而将其铲除,这皇帝对都察院办的案子历来就不曾怀疑的,之前福王也曾利用都察院除掉过几个他看着不顺眼的大臣,这回除掉秦钟依然得需要他。

    都察院办事素来就很是利落的,不出三日都察院就将内侍郎秦钟给抓了起来,里有是秦钟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正好秦钟即将过生日,而在外地任县令的女婿给他送来了不少的寿礼,都察院就把这些寿礼当成了其贪收受贿赂的证据,在抄家过程中还发现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这样证据更加的充分了,不由秦钟辩解就将其绳捆索绑,押入了都察院。

    秦钟被查收受贿赂贪污腐化之事督察御史陈光烈当即就写了一份奏章亲自送到宫里,本想亲自面见皇帝的,奈何皇帝避而不见,故他就打发德福将奏章呈上,这德福自然知道这奏章里的内容了,没有怠慢,直接把陈光烈的奏章交给了正在病中的皇帝。

    皇帝看罢奏章险些晕了过去,这秦钟是自己的心腹之臣,自是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等事情的,在他的印象里秦钟素来都是为人低调,殚精竭虑,处事稳重的,然而陈光烈在奏章上面清清楚楚的罗列出了在秦钟府内查抄的赃物,以及秦钟的部分有利的供词,使得皇帝不得不相信,而殊不知那秦钟则是被屈打成招的,可皇帝还是念及秦钟对自己过去一直忠心的份儿上命都察院从轻发落,他口述让德福在奏章后面写下了批语,表明了他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都察院按照皇帝的旨意将秦钟杖打八十,全家发配一千五百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