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五潮水带星来

作者:云蒙居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恨不初见未嫁时最新章节!

    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在为爱而争吵,这钻和石我能不能都要?

    温暖的阳光随意的洒在一身金盔金甲的慕容伊川身上,那一身金色在阳光里分外的光彩夺目,金灿灿,亮闪闪,好不耀眼,越发衬托的他华贵逼人,英武潇洒。宛若坐在一旁静静的望着,眼眸里虽然有欣赏,可却无悲无喜,对于宛若的这种淡漠,慕容伊川显然是看出来了,他真的以为是宛若因思念女儿红玉而黯然神伤,把眼睛哭红,然他自己何尝不在思念,同样的思念却是不一样的心境,他根本不曾知晓宛若伤心的缘故是因为作业自己梦中之言,兴许是一无心之过,可却也深深的刺痛了宛若那脆弱而敏感的心。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散散心吧,正好我今日公事也不多。”慕容伊川径直走到宛若身边,俯身望之。

    宛若低垂着眼帘,轻轻摇摇头,喃喃说我哪儿也不想去。

    慕容伊川不由分说把宛若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出去散散心,你的心情就会好一些,等我换了便装就走。“宛若没有多少反映,轻轻的把自己的手从伊川的手心抽离出来,站在原地默默的望着他走出去的背影,那背影在阳光里金光闪闪,神圣华贵,不易亵之。

    少顷,慕容伊川换好了便装大步来到宛若近前手缓缓落在了她的柔肩之上,“若若你因何一副心不在焉之态,是不是有心事?”对于宛若此刻的态度显然慕容伊川是不满的,可并非责怪,而是关切,然而那话语还是偷着丝丝的寒意。

    宛若故作坦然的莞尔一笑,说我哪里有心事啊,你不是要待我出门嘛,还是快走吧。

    慕容伊川见宛若不肯说,也就不在面墙,从她那闪躲的眼神里似乎可以窥见她的谎言,然这些伊川暂时不管,带着宛若来到了王府的马场,从从人哪里牵过了自己平日的座骑,一匹赤兔马,伸手把宛若报到了马背上,然后他自己纵身一跃,直接坐了上去,“坐稳了。”他轻声嘱咐了身后女人一语,然后轻轻的踹了马儿一下,那马儿四个蹄子撩开,接着就跑了起来,慕容伊川掌控者马儿的速度,一开始游戏的缓慢,然走出马场,沿着林间小道离开了王府,走向了大道之后速度逐渐快了些许,而始终没有赤兔马真实的suunto,若这是平日自己一人独骑自是不必如此,然他怕身后的女人受不了马儿的风驰电掣,故马速始终与其本身的马速相差甚远。宛若双手紧紧的环抱着男人结实的腰身,头轻轻的低了下去,靠在他的后背上,听到耳际的风声,嗅到了尘土的气息,她的心情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开朗了些许,一开始她双目闭之,然慢慢的睁开了一条缝隙,看到了前行的痕迹,而后完全把眼睛睁开,把头缓缓抬起,望着眼前男人坚韧听罢的背影,他那趴在白衣之上的长发在风中轻舞,好似雪地里卷起的黑色波浪,微笑不知不觉之间爬上了宛若的脸颊,望着周遭的风景,宛若微微有些熟悉,这不是出城的路吗?难道他要带我出城,是去看那一片枫叶吗?这距离京城三十里有一片枫树林,去年慕容伊川曾在这儿被冷如瑾刺伤,而去年这个时节慕容伊川也带宛若来过枫叶林,那是宛若入京之后头一回出离京城,对于宛若而言亦是如此难以忘却的。宛若默默思量着,此时正是深秋时,亦是那枫叶红于二月花的好时节,她记得去年此时伊川曾于之出城一回,一起牵手在漫天枫叶飘零里,只是那时候他们要面对一场别离,忆往事,惜流芳,那哀怨在往事里不知不觉的云开雾散了。正在宛若自思自量之时马儿的速度在不知不觉之间减慢着,宛若的笑颜也在不知不觉之间绽放开来,她看到了前方那一片诗画一似的枫叶林,果然如此,宛若思量着,含笑着,此刻马儿已静立,“到了。”慕容伊川的温柔之声打碎了宛若的思绪,恍惚之间她柔软的身子却已在男人的怀中,此时他们俩就立在枫叶林边。

    “你怎么想起带我来这儿了?”慕容伊川把宛若轻轻的放在地上,望着她淡淡的笑意,他的心也开朗了,能够做一件让心爱的女子欣然展颜之事也是一种快意,宛若扶着枫树静静的望着手牵赤兔马的慕容伊川,此刻她暂时把心中的不快搁浅,不想毁了观景时的好兴致。

    慕容伊川一边牵着马往树林子里面走一边对身边的宛若道;“因为想让往事重来,若若我们去年是多么的好,没有正常,没有分歧,夜夜流光相皎洁,不知最近我们是怎么了?”说这些的时候他没有侧身去看身边的宛若,而是凝视着枫林深处。

    因为杂草的堆积,还有枫叶飘落,故脚下软绵绵的,两人缓步在树林里前行,宛若的心微微的有些沉,那一丝惆怅缓缓的冒了出来,然后如风中的微尘一边在心田里四散蔓延开来,“你是说我做的不够好吗?”宛若幽幽的问,手里捏着几片红似鲜血的枫叶。

    慕容伊川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往前面走着,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树林最深处,慕容伊川把赤兔马拴在了一棵粗壮的枫树之上,然后牵住宛若的手走到了旁边的一块大青石处,这儿曾是他们去年来过的地方,因故地重游,分外亲切,可心境却不予去年同。

    坐在大青石上,慕容伊川依然如曾经那般不忍让宛若坐在上面,怕她着凉,故讲其揽入怀中,“我没有嫌弃你做的不好,若若以后我们不要在争吵了,还有如去年那样彼此之间没有什么秘密,能够敞开各自的心扉给彼此好吗?”慕容伊川低头凝视着宛若,深邃的眸光里满是期许,抱着怀中这温润如玉的女子慕容伊川的心百转千回,五味杂陈,怀中女子还是自己深爱入骨的若若吗?还是那只可眼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若若吗?可是她却已不在纯洁无暇,她的纯洁被点了一滴永远抹不掉的痕迹,想到此处慕容伊川很像把她从怀里推出去,这样的她不值得自己为其倾尽天下为一笑,可这年头只是如流星一般瞬间一闪而过,望着她那含满露水清澈见底的眼眸,自己的心再一次柔软起来,她还是自己心爱的若若,还是最纯洁的若若,一切都飞她之过。敏感的宛若自然是觉察到了慕容伊川眼神里的复杂,仿佛看穿其心,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对方为自己如何,因为自己已不在无暇美好,“好,我们以后不要争吵了,我不会在任性了,不会让你为我的事而烦忧了,我知道你很累。”宛若满是真诚道,伸出手爱怜的抚摸着男人略显清瘦的脸颊,刹那间仿佛彼此心头的那一片云彩随风儿飘散。

    宛若漫步与枫叶林里,她寻了一处杂草最多的地方,然后把满地的落叶都堆积一处,然后整个身子就躺在了枫叶从中,今日她着了一身淡粉色衣裙,那一抹浅浅在红似火之上形如花开时中间那一抹系内的花芯儿,风轻轻的吹,满树枫叶随风落,落在宛若的身上,她一动不动,任那落叶捶打自己的脸,自己的身。慕容伊川坐在一侧默默的看着,此情此景好似一幅画,美丽,典雅,他忍不住走了过去,挨着宛若也躺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胳膊伸了过去把宛若拉到了自己的臂弯里,他们相拥躺在漫天枫叶飘零里安静的听着彼此的呼吸,飘落的叶子,还有那凤穿树林。

    “伊川,我们永远这样该多好啊1'”宛若娇柔道,话语里流转着憧憬与向往,自始至终她要的就是一份简单娴静的生活,纵情山水,流连花月之间,可身边的男子却非如此,他虽然骨子里也有浪漫的情节,可却不肯为了那份浪漫诗意的生活而放弃独霸天下的决心。

    慕容伊川微微的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只要彼此相爱,在哪儿都是碧水晴天。”他与宛若同床共枕这么久自然是知晓宛若内心真正的渴望,可是自己偏偏不能给予,这一生除了自由他什么都能够给予这个女人,一心一意的爱,生死相依的许诺,海纳百川的包容,盛夏雪花一般的怜惜,然而宛若最想要的就是自由坐在,就是那闲看院中花开花落,满随空中云卷云舒。

    “对了,伊川母后说过些日子要来王府住,现如今西门贵妃执掌后宫,母后显然有些不如意。”宛若不想在与伊川争论,故只好转移了话题。

    说到自己的母亲慕容伊川脸上掠过了一丝温和,说回去我打发平儿给母后送五千两银子入宫去,你也知母后与西门若英向来不和,而萧家与西门家一直水火不容,而母后却是一个不甘寂寞,不甘心在安宁宫颐养天年的人,这西门若英执掌后宫当然不能够让母后在问后宫之事,而母后向来花销就大,平日俸禄根本不够,而萧皇后管后宫母后自然是自在一些的,如今西门若英自是不能够给予她行这个方便了。

    宛若很是赞同慕容伊川这番话,这也是她自己的心中所想,“如果母后驾临我们王府了,我想我和雪儿就搬出福宁殿,让母后住进去,你看如何?”

    宛若的善解人意显然让慕容伊川很是满意,面露悦色,“难为你想的周全了,不过你不用搬,让平儿把福宁殿东侧的那莫宇轩收拾出来就好,那儿挨着佛堂,母后素来敬观音,若若如果母后来了就难为你多费心了,你也知道她虽然不问朝政了,然朝廷许多老臣还是母后的心腹,她若常驻我们王府,这对于我们有百利,所以想拌饭让母后一直住在王府里,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在怀孕那就最好了。”

    “照顾母后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至于怀孕之事也是非我所愿啊,我听藤野道人说太过压力则饭之,故我想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若今生我命中无儿,那我就给你选一个好女子来做侧室,给你留后,我听说你几个幕僚他们家都有青春年少的姑娘,不如——”宛若还想说下去可却被慕容伊川用手捂住了嘴巴,命令道;“你休在胡说,我们命中不会无子的,我们一起努力,那个邋遢道人不是说了嘛你生子之人亦是我登基之时。”

    “我看母后好像一直对西门贵妃不善,莫非只因为她是西门家的女子吗?”宛若好奇的问。

    慕容伊川底眉沉思了片刻,淡淡的说没错,就连当年我娶萱萱都废了好大的周张,母后不希望西门家的势力膨胀,这样他们萧家则被削弱了,故坚持不许我娶萱萱。此时慕容伊川在说到西门若萱时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虽然心中荡起了一池静水,可却缓缓的鬼与平静,不知不觉之间发现对宛若爱越深,然毒药西门若萱的思念就越浅,知道现在才明白其实自己爱萱萱没有那么深,只是与宛若相识恨晚而已。

    “那你为何后来又娶了萱萱姐?”宛若赶忙问,她还是害怕伊川在自己面前提及西门若萱,自始至终宛若都觉得自己在伊川的心中永远不及西门若萱。

    慕容伊川幽幽道;“爱字心切,无奈妥协。不过她老人家对萱萱始终横眉冷对,她们婆媳处的不好,这让我很为难,萱萱自小娇生惯养,没有一丝容人之量,而若若你有一颗包容的心,然看到你和母后情丝母女,让我很是安心,正是如此母后对我才更加的支持了,很多时候这也是你的功劳啊。’此时这番话是发自慕容伊川的内心之言,这是他从不曾与宛若说起过的,此时宛若的心被一阵阵的暖流激荡起来,无需太多的言语,只要一个深深的吻就足矣。

    良久,宛若轻轻的把自己的唇收回,然却被慕容伊川一个翻身将其压在了身下,欲解裙带之,宛若慌忙制止,“伊川,不可,这儿不能。”她的眼神里满是慌乱与不安,这青天白日,她怕被人窥见,然而脸早已是红霞飞飞,分外醉人。

    “这是树林深处,怕甚?”慕容伊川霸道的说,而受依然不停息。

    正在两人温柔缠绵时树林的不远处蹲着一个人,那人正正目不转睛的窥视着他们,那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刺骨的怨恨,然此时被温柔冲昏头脑的他们却完全不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