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初夏有风风微凉2

作者:云蒙居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恨不初见未嫁时最新章节!

    丞相萧素恩尸骨未寒慕容伊川便迫不及待的要参知政事萧禹城取而代之,足见其情寡恩薄、。

    萧禹城虽姓萧然却是与荣宁二府很是疏远,属其旁枝。

    萧素恩一死其两个儿子中书令萧鲲鹏和次子刚刚被慕容伊川任命为礼部员外郎的萧鲲林要为其父守制三年,俗称丁酉,慕容伊川需任命一人取代萧鲲鹏的位置,中书令掌管中书省,这中书令的人选绝不能随意任命,慕容伊川与丞相萧禹城正在御膳房商议任命谁为中书令时太监德全突然进来禀报道,安宁宫的夏公公来了说太后请皇上移驾。闻言慕容伊川面色微凝,萧禹城忙深施一礼,“那臣就先告退了。”

    等萧禹城走远后慕容伊川才移步向安宁宫。

    萧太后面沉似水的坐在凤座上,平日里她看到慕容伊川来都是喜笑颜开可今日却毫无半点慈色,慕容伊川给母亲行礼罢了只是在其对面垂首站立,母子二人相对沉默良久萧太后才开口要慕容伊川坐下。

    良久,萧太后才缓缓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除掉萧素恩为何不与哀家打一声招呼?你可知她是哀家的侄子?”萧太后浑浊的目光化作两把利刃直逼慕容伊川深邃的眼底,仿佛要将其心看穿。

    知子莫若母,也许旁人会认为萧素恩死与旧疾然萧太后不会,除了其对儿子的了解之外还有她对政治权谋超于一般女人的敏感,萧太后虽坐镇安宁宫却非坐井观天。

    面对母亲的质问慕容伊川显得很是从容,“人已死,母后如今才来问儿臣还有何意义。”

    萧太后的脸色越发阴沉,“你明知道萧素恩对你忠心耿耿,为你登基萧家可以说是倾尽全力,你不容他可以许个里有将其赶出朝廷,如今萧素恩一死,萧鲲鹏就得为父亲守孝而在家丁酉,三年后他重回朝廷焉有其容身之地。伊川,你别忘了萧素恩是你表兄,他是哀家的亲侄子,你这样要哀家百年后如何去面对自己的兄长和萧家列祖列宗?哀家要你颁布一道旨意让萧鲲鹏夺情,这样就不用在家守孝三年,让他重回中书省。”向来疼惜宠爱慕容伊川的萧太后此刻她完全把心思偏向了母家,母亲的逼迫慕容伊川无丝毫妥协之意,自己千方百计把萧素恩父子赶出朝廷为的就是瓦其折一枝的势力,从而提拔一批新人入朝,自己怎可为了母亲的一句话而改变初衷,“母后赎罪,儿臣不能奉命。”

    萧太后把眼一瞪,怒道,你翅膀硬了连哀家的旨意都敢违抗了。

    见母亲生气慕容伊川连忙跪倒解释道,儿臣并非存心忤逆母后,只是我大正素来依仁孝治天下,如今萧丞相尸骨未寒,而我朝中并非无能人可用自然无合适的理由要萧鲲鹏夺情,重回朝廷,况且萧鲲鹏乃是丞相之子,理应为天下儿子之表率,萧鲲鹏虽能力出众,然也是一可用之才,母后尽管放心三年后儿臣对萧鲲鹏依旧会委以重任,若那时儿臣失言母后如何教训儿臣都可,儿臣初登大宝,虽不奢望事事做的令天下人无可挑剔让在一些关乎根本原则处儿臣必不能马虎,萧鲲鹏夺情一事儿臣恕难从命。

    萧太后知道自己继续逼慕容伊川非但不能达到目的反而会使母子情分疏远,只好作罢。

    “你起来吧,只是哀家希望你在做一些重要决定时与哀家商量商量。”萧太后的这个商量二字激起了慕容伊川潜伏已久的怒气,“母后希望儿臣事事都与您商议,可母后做事可曾与儿臣商议过?当初母后不与儿臣商议就在萱萱的补药里下了让她终身不孕的药,才使儿臣与她无一儿半女,成为此生无可弥补的遗憾,母后可曾与儿臣商议过?还有当初逼儿臣娶南宫如月您可与而成商议过?”

    慕容伊川的质问字字如刀扎进了萧太后的心里去,她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一切都已烟消云散了可没想到,“当初哀家就不同意你娶西门若萱,可哀家疼你不忍你为情所困才让西门若萱进了我们慕容家的门,哀家知道要西门若萱无子是哀家的私心,不想西门家的势力壮大从而撼动了我们萧家的地位,可哀家还是成全了你俩的姻缘,哀家从小就教导你成大事绝不可儿女情长,至于南宫如月哀家也是为你好,你当时想夺位,哀家是想你娶了南宫如月可借助哈密国的力量,你不也是没趣如月,你随便从秀女里头找了宛若来与哀家志气,哀家不也认了,伊川,从小到大哀家何尝不是事事为你着想,你若因当年种种对哀家心怀恨怨哀家可真寒心了。”说着萧太后便老泪纵横,看到母亲流泪慕容伊川忙重新跪倒请罪。

    母子二人熬了个不欢而散,走出安宁宫慕容伊川依然是心郁难纾。

    太监德全小心翼翼的问皇上可是要直接回太极宫。

    慕容伊川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道,昭阳宫。

    宛若的精神比前些日子好了些许,刚刚送走了给自己请安的春红,而今春红正与西风烈新婚燕尔,眉梢眼角带笑颜,看到春红如此幸福宛若心安且艳羡。

    连理枝头百花落尽,唯有海棠欲绽开,

    无花可赏宛若便也没了去御花园散心的兴致。

    慕容伊川来时宛若正坐与窗下随意拨弄琴弦。

    “这一个月你总是郁郁寡欢的看着要我忧心,若若你告诉我如何才能要你展颜?”慕容伊川的双手轻落与宛若柔家之上,望着她深锁的眉只觉更加郁闷。

    宛若单枝微微掠过琴上,回眸看着略带阴雨的男人却是淡淡道,你许我陌上花开去闲步,如今你可还记得?闻言慕容伊川略略诧异,猛然间才想起不觉略带愧色,“政务繁忙我就忘了,不过这御花园里百花齐放也比田园陌上花更有看头不是,我知你喜菊,而这御花园里偏偏少有菊花,前几天我已命花房往御花园栽种秋菊,规矩待到秋来九月八,必是满宫戴黄金甲。”

    “当真?”御花园少菊花也是宛若所遗憾的,她不喜盆栽的菊,而是喜菊花直接栽与地上,成片成片到了秋来百花尽时看到满园金色甚是美妙,若有兴致自己还能如昔年那样握与菊花间。

    慕容伊川点点头,“那是自然。”

    随即慕容伊川带宛若去御花园散步,果然宛若看到几名花匠正在一空地处栽种菊花。

    因为这片菊花情宛若重新对慕容伊川展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