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无可奈何人归去

作者:云蒙居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恨不初见未嫁时最新章节!

    很多时候心情处于低谷的时候若身边有个小孩子跑来跑去则会纾解一些低落的心绪,孩子天真的笑颜及他们身上的生机可以唤起人身体里暂时被潜伏的活力。自打小茜雪留在上官天绝身边后他的心情果然宽解了不少。小茜雪的天真笑颜,玩玩闹闹好似照在天绝阴霾心空里的一律阳光,让他不在总是沉浸在痛失平儿的灰霾里。唯有小茜雪能让他暂且把心思从伤处里转移开来,唯有小茜雪能让他感觉到茫茫人间还有一丝温暖。

    时间一晃小茜雪已经在国公府呆了七天,这里昔日曾是茜雪的家在加上天绝和素素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小丫头也没那么吵着要回宫里头去,间隙宛若会来这里看看,见天绝的心情好了些许她也就宽慰了,她知道这都是源于茜雪的缘故,便没有把小丫头带回宫里头去。

    自打平儿下葬之后沙伯略呆在秋爽斋里头几乎没迈出过大门半步,与天绝一样他也无法走出痛失爱人的痛苦,尽管平儿在生前对他平淡如水,然自始至终沙伯略对平儿都是情深似海,那份热忱沙漠里的阳光。如今爱人已乘风归去,留给他无尽的思念。一世相思为一人,此生平儿是沙伯略唯一的眷恋。对于沙伯略而言中原是如今成了伤心地,他之所以还留在这里主要还是为了楼兰公主,国王一日不与宛若相认,那么他身上的使命就未完成,沙伯略要等慕容伊川回京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对于慕容伊川沙伯略虽不能说对其恨之入骨,但也差不了多少,他总觉的是慕容伊川耽误了平儿,明知他给不了平儿想要的幸福为何不早一些放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归宿。纵他沙伯略今生今世与平儿擦肩而过,只要平儿能有个好的归宿自己也无憾了。

    慕容伊川打下益州之后就等于把巴蜀彻底的拿下了,益州行宫的火烧了整整两天两夜,当一切化为灰烬的时候慕容伊川并未就此甘心,他不相信慕容致远和西门小曼葬身火海,而早前自己就听闻益州行宫的北苑枯井有一处地道,当年蜀国后主孟昶就把自己的幼子和一名太监送入地道,从而逃之夭夭,这个秘密连自己都知道,那打小生长在巴蜀的西门东海又岂会不知。慕容伊川猜想西门东海必然已送慕容致远去地道从而逃之,这行宫纵火只是欲盖弥彰罢了。生性狡猾的慕容伊川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慕容致远葬身火海的事实,他命西风烈从手下跳出十名得力的御林军在巴蜀及周边各处寻找慕容致远的下落,发誓纵然掘地三尺也讲其寻出。慕容致远拿下了益州之后巴蜀还有几处不肯臣服自己的州郡,然都是矛头小卒不足为据,没费吹灰之力便可踏平。彻底的收复了巴蜀之后慕容伊川在益州召见了巴蜀所有州县的带品级的官员,换的换,升的升,杀的杀,罢的罢,恩威并施,各级官员自然乖乖臣服。等巴蜀的战火彻底平息,一切恢复到正常中去后慕容伊川才率领大部队离开,然与巴蜀比邻的黔地有乱子,慕容伊川没有亲自去,而是命周大伟率领二十万大军替自己收拾那儿的烂摊子,眼看已到了腊月,慕容伊川想在年关之前赶回京都。

    自打平儿走后慕容伊川就一直郁郁寡欢,衣食起居没有平儿的照顾他觉得是那么的不习惯,仿佛一切都得从零开始,虽然太监德全经平儿一些时日的调教,可他终究不及平儿那样的心思细腻,体贴入微,平儿在去身边多年,她对他的习惯就心情摸的一清二楚,慕容伊川知道自己需要一些时日去适应没有平儿的日子,就好比自己当初去适应痛失爱妻西门若萱的日子一样,然每一天,每一个时辰,每一刻心都是痛的。

    腊月二十,慕容伊川率军终于回到了昭苏明星的京城,曾别时京城正值初夏,绿树琼枝,而今归来却是寒冬腊月,天寒地冻,万物萧条,从小到大慕容伊川头一回离开京都如此之久。到十里长亭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此时萧丞相已率领满朝文武恭候多时。

    慕容伊川从车上缓缓走下,满朝文武早已轨道迎接,“臣等供应皇上回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容伊川居高临下的扫了众大臣一眼,而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武官里头那棱角分明的年轻人身上,数月不见他消瘦了,整个人看去也颓然了,一会儿自己该如何去面对他?看到上官天绝慕容伊川心底里的哀痛就无法自持,慕容伊川暂且收起倾诉与众人微微一点头,语带威严道;诸位爱卿都免礼平身吧。

    “皇上,微臣送您回宫。”上官天绝面无表情的在慕容伊川面前垂手而立。

    慕容伊川沉吟了片刻,然后缓缓的说暂且不回宫了,天绝,今晚朕住在你的国公府。

    上官天绝愣了一下,后轻言一声微臣遵旨。

    与此同时慕容伊川下旨对皇宫里封锁自己已回京的消息,他需要一个夜晚整理思绪再遇宛若相见。

    重新回到了自己昔日居处慕容伊川更是感慨万千,心也更加的惆怅,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慕容伊川来到了宛若居住的福宁殿,殿宇依旧,只是人去楼空。

    “皇上,公主在微臣这儿。”等慕容伊川坐下之后上官天绝才提到茜雪,闻言慕容伊川眼睛一亮,忙说快把她带来,此刻他已顾不上去问为何茜雪会在此处,他只想快一些看到女儿。

    时候不大,初夏带着茜来到了慕容伊川面前。

    小丫头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那身着紫袍的人,“父皇,父皇。”小丫头挣脱开初夏的怀抱三步并作两步的抛向慕容伊川,而此时慕容伊川也已起身走向女儿,他伸手把女儿抱起来高高的举过头顶,瞬间觉得眼眶湿湿的,“我的雪儿,数月不见你又长大了些。”望着女儿如花蕊一般的容颜慕容伊川难掩心头涌起的欢愉,这张小脸自己的巴蜀的多少个夜晚都会梦到,每一回接到宛若来信上面她的小手印自己总是看了又看。如今自己终于把她抱在手中了,此刻欢喜代替了一切。

    看到父女重复的喜悦上官天绝也很是感动,可滚滚红尘这份天伦之情兴许今生都与自己无缘。

    “父皇,我们去找母后好不好?她也想父皇,还有小弟弟小妹妹也想。”小茜雪用小手搂住父亲的脖子在其耳边轻轻的说,慕容伊川好半晌才柔声对女儿说雪儿乖,父皇明天就带你回宫去,今晚我们先在你上官叔叔这儿住下。

    小茜雪乖巧的点点头,依旧赖在慕容伊川的怀里不肯下来,而纵使她想下去慕容伊川也舍不得放手。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初夏带着几个丫头掌上灯,上官天绝吩咐初夏去厨房准备晚膳,初夏便带着几个丫头匆匆而去。

    等屋子里重新回到安静之后慕容伊川才把目光从茜雪的脸上挪到了对面的上官天绝处,看到他消瘦的摸样还有那眉宇之间深深的哀伤慕容伊川的心也瞬间开始往下沉,“天绝,我对不住你,没有把平儿保护好。”终于,终于慕容伊川艰难的开口说出了那些他怕说出的话,此刻他放下了君王的架子与天绝相对,脸上满满都是悔意与伤痛。

    听到慕容伊川这番满含诚意的话上官天绝的心里头说不上是何滋味,低头沉默良久上官天绝才低声对慕容伊川言道,皇上莫要如此,臣和平儿的命都是您给的,当年我和平儿在京城靠打把势卖艺为生,不幸患了疟疾,若不是您出手相助,我与平儿焉能活到今日。皇上对我们兄妹二人恩重如山,纵然是微臣也会心甘情愿为您赴汤蹈火,平儿只是做了她认为自己该做的,希望皇上莫要太过自责了,沙场无眼,平儿未能躲过是她的命,而今皇上已经给了平儿生前最想要的她也就无憾了,至于微臣——上官天绝顿了顿继续道,微臣只知道自己该忠于皇上,为君分忧,皇上和皇后还有公主都把微臣看做自己人,这已是臣之幸。

    上官天绝越是这么说然慕容伊川的心里头越是难受,“若我早一些给平儿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兴许就不会有今日之祸了,或者我听了宛若的话给平儿一个名分,是我的自私辜负了平儿,误了平儿。”慕容伊川依旧在深深的自责与忏悔。“皇上莫要再说了,您给微臣和平儿的已经足够多。”上官天绝跪倒在地很一脸惶恐,他们终究是君臣,注定无法平等相待。

    慕容伊川看到上官天绝跪在自己面前心下更是不忍,忙对怀里的茜雪说快把你叔父扶起来。小丫头恨听话急忙上前去扶上官天绝。

    “天绝,从今日你就是我的义弟,雪儿和我其他的孩子都是你的侄女。”慕容伊川走到上官天绝一脸郑重的说道,面对这份莫大的恩泽上官天绝诚惶诚恐,“臣身份卑微,不敢与皇上兄弟相城。”

    慕容伊川拍拍上官天绝的肩膀一眼关切的说御弟切莫在谦虚,你小我六月就是我的御弟,这些年你为我成就帝业也算立下了汗马功劳,还有明年开春我打算让你和素素完婚,原本我想给你寻个大家闺秀或者王府的郡主,然平儿临终前交代我必须成全你和素素。

    当慕容伊川提及亲事上官天绝连连推辞,“平儿刚去,臣无心娶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