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执子之手47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褚七月撇撇嘴道:“你跟她能说出什么来?而且我相信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肖桐哑然失笑,好吧,她把自己想得这么好,他就不逗她了,当即说道:“先给褚绿荷一点希翼吧,唉,真不知道我肖桐是走了什么运,捞了个天下第一富商的位置坐了,想要坐上这首富夫人位置的女人前仆后继——”

    “够了,别再自大了。”褚七月清冷地打断了他。

    肖桐“嘿嘿”一声,眼光落在她清秀的脸上,语气里含着不甘心:“飞蛾扑火的女人多是多了,可却没一个好的,难道我就生得那么寒碜,怎么尽招些心术不正的人呢?”

    褚七月翻了个白眼,好心替他解释:“你还指望贪图首富夫人位置的女人心术能正到哪儿去?”

    肖桐点点头,脸上又浮起一抹欣慰:“好在,我遇到了小七。”

    褚七月半开玩笑地说:“你不觉得,我比其他女人更贪财吗?”

    肖桐笑道:“觉得,不过,你贪得光明正大,而且,你与我交往时,从来没有抱着目的,这样单纯直率的你,我喜欢极了。”

    褚七月抬眼看他:“其实我姐姐也并非图你的钱财,她似乎是对你真心呢。”

    肖桐眉尖挑起,拉了她往褚七月的院子走,一面说道:“不管她是不是真心,我也不喜欢,不合我的心意。”

    褚七月听了这答案很是满意,牵着他的手在小径上蹦蹦跳跳起来,问到爷爷和他谈天的事来。

    肖桐微微扬唇:“自然是你我的婚事,不过,他们可想从我这捞一些好处。”

    心情正好的褚七月不由愣住,“不是吧?他们竟然这样?”

    肖桐冷笑一声,握紧了褚七月的小手,“当是卖孙女呢!”

    褚七月听了,心头也十分恼怒起来,抽出自己的手,握成拳头,恨恨道:“反正我又不是他们家人,他们凭什么决定我的婚事?还拿这事做交易,肖桐,不用管他们了,我跟你走。”

    肖桐猛然瞪大了眼睛,惊愕地问:“什么你不是他们家的人?你要与我私奔?”

    褚七月方才察觉说漏了嘴,当即含糊道:“我娘又不是我爹的夫人,没什么身份,我对褚家没有一点感情,可明白?”

    肖桐点头,“那也不能让你私奔,这可是没有名份的事。”

    褚七月双手叉腰,瞪住了他:“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私奔了?你别这么花痴好不好!”

    肖桐见她这般可爱的模样,笑出了声:“你不是说跟我走吗?”

    褚七月闷闷地应了一声:“是说要跟你走,跟你一起到外面世界看看而已,不是说嫁给你。”

    肖桐顿时泄了气,脸上失望之色难掩:“你不嫁我嫁谁?”

    褚七月嘴角轻抽,斜斜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嘟嚷道:“天下男人还没死绝吧,为何偏要嫁你呢?哼,也要看你够不够诚信了。”

    肖桐听到她类似自言自语的话,眼角笑意不禁加深,这丫头,到底是个面薄心软的!

    跟了上去,问她:“上次你不是担忧宝藏图的事吗?那图还没给他们吧?”

    褚七月摇头:“还没有。”

    “嗯,不用给了,我想,他们拿到了图,你便是最大的碍眼石了,即使你没生什么坏主意,他们也会认为你记了图,会惦记宝藏。”

    肖桐淡淡分析。

    “没有图,他们会不会放了我母亲?”褚七月仍是担心。

    “没事。”肖桐微微一笑,“宝藏图只是虚无飘缈的事情,反倒是我能提供给他们的,才是真金实银,没了你,还可以再找图的。”

    褚七月心底不由一酸,停了步子,反身握住肖桐的手:“桐,为我不值得。”

    肖桐眨了眨深遂的凤眸:,被她细嫩的小手摩挲着,感觉就是不一样。

    半晌说道:“小七,钱财是身外之物,而你却是无价的。”

    顿了好一会儿,他想起了什么,吃吃笑了起来,眸光多了几分眷恋:“若是放在三个月前,我压根儿不会想到这世上还有个你,有趣可爱的你,竟令我着了魔似的。”

    褚七月拉住他的手亲热地摇了摇,而后放下,叹道:“我可不想感觉,自己是被卖给你的。”

    肖桐见她还放不下那件事,爽朗地笑道:“谁买你了?那是聘礼,懂不懂?”

    褚七月的脸一红,微嗔着看他,肖桐张狂地负手:“我愿意用一个城做聘礼娶你,谁管得到?”

    褚七月见他越说越不像样,声音大得足以令数里外的下人听到,一跺脚,不管他了,匆匆回了院。

    一连几天,肖桐都在褚家山庄盘桓,因着邻近州城有他的产业,时不时叫人送一些好酒好菜过来,宴请褚家上下,出手豪迈,两个族长与褚庄主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直把他供成了座上的菩萨。

    褚七月难得能在褚家山庄过上几天的清静日子。

    忆起刚穿越来,自己一醒,就发现睡在一张硬板床上,身体有如被马车压过一般,七零八碎,疼痛异常。

    据杏儿说,是因为想要出去做任务,被人抓到了,一顿痛打。

    起初她不知道杏儿口里的“做任务”是指什么,后来才搞明白,竟然是盗窃。

    身为现代神偷的褚七月,得知自己所在的这具身体因为偷东西叫主人抓到并被打死,一阵无语加羞耻。

    养伤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能遭受到家族中人的歧视,伤好后,她实在不愿在这冷漠无情的褚家山庄呆,又以外出行窃的名义跑了出去。

    除了风飘羽不想她去送死外,家族中无人拦她。

    结果,那次在冰城,她混进皇族宴会,牵了块琉璃彩玉回来石,震惊了整个山庄,不过没多久,她又溜了出去玩,大族长临时决定让她随褚绿荷等人上许都,才把她找了回来,交待了新任务。

    所以,对于这座山庄,褚七月没有好感,只觉得很是冰冷。

    肖桐与她一起回来后,她方才体会到那所狭窄院落里的温暖。

    虽然温暖,却不留恋。

    没过几天,一个清晨,山庄外一阵吹锣打鼓的喧闹之声,乐声震天,令周围的山头皆在沉睡中惊醒。

    褚七月在后院纳凉,闻声惊讶。

    杏儿匆匆跑了进来,满脸红韵:“小姐小姐,是来提亲的了!肖公子提亲的队伍到了!”

    褚七月很是无语。

    她听肖桐说了在准备聘礼,却没有想到这么快。

    她又怎知,肖桐在随她一同回褚家山庄的时候,就已经向祁夏的下属下了命令了呢?

    随着杏儿跑进来好几个附近院落的丫环,都是些后来开始讨好褚七月的,“好多红木箱子,肖公子这聘礼好重,七小姐可有福气了!”

    “那是,我听姑姑说,褚家嫁了好几个女子,都没有过这样重的聘礼,就算是钱家姑奶奶,也没这么风光!”

    “钱姑奶奶怎么能跟七小姐比?钱大人经商,还不是依靠着我们褚家的帮忙?这位肖公子可是大名鼎鼎的四国首富!”

    褚七月揉了揉耳朵,真心不想听她们在这胡吹海说的,急步走了出去。

    杏儿也赶紧追随出去。

    屋里有丫环见她们都出去了,轻声问道:“钱姑爷虽然没什么钱,可好歹以前在许都当官,身份不错。”

    话音刚落,另一名丫环笑出了声:“阿柳,你真闭塞,没听府里人说吗,这位肖公子还是南川国的丞相呢!”

    “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是族长身边的人传出来的消息,应该错不了,不过可能是之前的事了,肖公子不热衷于官场,倒喜欢游山玩水。”

    “唉,这样优秀的男子,我们也只有仰视的份了。”

    “那可不一定,若是七小姐能带着你陪嫁,你怎么知道就没机会跟他在一起呢?”

    “哈哈哈……”

    小小的后院笑成一团。

    褚七月并没走远,她在犹豫该不该立即去看看,所以这番话一字不差地落入耳中。

    肖桐曾经做过南川国的丞相这事,她是知道的,爷爷和父亲也都知道。

    不过因为云紫洛的原因,他有些心虚,关于南川那边的事,自然没有多说过,不过倒跟褚七月说了不少小时候和赫连懿的事情。

    褚七月倒也想去看看这位曾名动三国的南川帝究竟是怎生的冷酷睿智。

    想着,她已经踱步到了前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