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执子之手44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谁吃你的醋!”褚七月急忙分辩,“你那么积极地同程家认亲,要知道,我其实根本就不喜欢程家,那是褚绿荷的婆家,我喜欢才怪!”

    她当然不会以为肖桐对褚绿荷有什么心思,这一路上,他的眼里基本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肖桐拿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傻丫头,我也只是闹着玩而已,可这次不一样。”

    说完认真地凝视着褚七月。

    褚七月哼了一声,眼角却染上笑意。

    见她在笑,肖桐的心情刹时飞扬起来,牵起她的手道:“走,收拾收拾院子,就该吃晚饭了。”

    褚七月乖巧地没有与他贫嘴。

    两人回到院子后,褚七月吃了一惊。

    刚才还蜘蛛网乱飞的院落此刻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杏儿跟他们一起去了正房,这里绝对不会有人收拾的,而风飘羽也是没胆量帮她打扫屋子的。

    这是大夫人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

    肖桐笑了一笑。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院子里应声转出了一名小厮。

    褚七月的视现转到他身上,就见那人恭恭敬敬走上前,叫了声“公子”,又冲褚七月作了一揖。

    “这是?”

    褚七月犹疑地问。

    肖桐这才解释:“他是我的人。”

    委婉地将之前打探褚家山庄底细的事说了出来。

    褚七月倒也没有生气,而是感谢了那名暗卫,拉着肖桐进里屋“参观”去了。

    天色将冥,今晚的晚宴由大夫人一手操办,一家人聚在前院用餐纳凉。

    此时,肖桐与褚七月还未出发,两人肩并肩地坐在偏院后面的一堵破墙上,墙壁斑驳,生满青苔,别有一番幽静的滋味。

    肖桐懒洋洋看着天空,说道:“褚家山庄还是不错的,如果少了一些碍眼的人的话。”

    褚七月撇撇嘴:“也没什么好的。”

    肖桐转过英俊的脸庞,嘴角含笑:“将你不喜欢的人撵走,买下这山庄我们俩住好不好?”

    褚七月“扑赤”一声笑了出来,赶紧摇手:“算了算了,我对这山庄真的没有好印象,有这钱,我们还不如寻个山清水秀阳光明媚的地方种花养草度假休闲呢!”

    “度假?”肖桐敏感地捕捉到令他不解的词。

    “就是打发空闲时间。”褚七月打着哈哈。

    肖桐的目光渐渐温柔下来,声音也放软了:“好啊,只要跟你在一起,在哪里都一样快乐。”

    “好。”

    褚七月咯咯笑着缩进他的怀抱,踢打着两条腿,任青春的笑放肆地张扬在院内。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夕阳也因这甜美的气氛而柔和起来。

    直到,杏儿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和谐。

    “小姐,肖公子,前院催了。”

    她实在是不想打扰两人,可是前院过来的丫环都好几拨了。

    小姐,我也是尽力了。

    只不过,杏儿抬起头,看着沐浴在晚霞中的一双倩影,心头跳跃着奇异的感觉。

    从来没有想过,她家小姐竟然会性格突变,收获了这样一份完美的婚姻感情。

    她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象过,将来,她的小姐,会和姨夫人一般,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后院过着凄惨的生活——

    正想入非非间,褚七月的声音传了过来:“想什么呢?走了!”

    肖桐仍是一身大红衣衫,褚七月也心细地换了套玫红色的衫裙,虽然脸容不及肖桐俊美,可眉清目秀自有一番俏丽,与他站在一起竟是出奇地般配,没有一丝突兀。

    两人来到前院时,院里已盈满了人。

    大族长与二族长坐在大圆桌的主位,看见肖桐来,大声招呼:“肖公子坐老朽身边来。”

    肖桐侧头,对褚七月耳语几句,径直走了过嘴里说道:“大爷爷,二爷爷,你们就叫我肖桐行了,公子不公子,倒是生疏了。”

    大族长抚须而笑,客气了几句,便吩咐上菜。

    褚七月坐在女眷里头,依然与往常一样不与她们多话,扒完自己的饭,抬头看肖桐时,正与爷爷爹爹把盏言欢,桌子上已横了好几个酒壶了。

    褚七月很是无语,眉头皱了几皱,肖桐的酒量应该不差吧?

    她从来没看过他应酬喝酒,可是一想到他现在的身份,心中也有一些释然。

    可她到底不放心,便坐在这里等。

    褚绿荷脸色一直阴沉着,就像别人欠了她五百万两银子似的,用了膳后便告辞了。

    褚七月见桌上女眷走得差不多了,也不好独自留在这里干等,便也跟着出了院,寻了个角落躲了进去,坐在草地上,抬头数星星。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桌的人终于有了动静,杯椅晃动的声音响起,可能要出来了。

    褚七月起身看去,不一会儿便瞧见大爷爷摇摇晃晃着精瘦的身子踏了出来,后面是满脸红光的二爷爷,正语无伦次地说着话,扶着他的那个人赫然正是肖桐。

    褚七月嘴角轻抽,肖桐一脸笑意,眼神清明,竟是没醉吗?

    或者说,他服了解酒药?

    没有料到他晚上会来陪爷爷喝酒,所以她没来得及炼制解酒药,可想到肖桐说过他会医术,或许也有这方面的经验。

    可看他的脸,却也是酡红一片,分明没有服药的迹象。

    狐疑不解的褚七月又看到了醉得不省人事的褚庄主,额头青筋直跳。

    肖桐他还是不是人?灌醉了酒量很好的爷爷和父亲,竟还没事人一样吗?

    不一会儿,人便分散走了,只剩下肖桐一个人,他东张想一望了一会儿,朝通向褚七月院落的小路寻去。

    褚七月连忙追了出来,担心地唤道:“肖桐!”

    闻得她的声音,肖桐大喜,转过身子,飞快的几步上前,伸臂将褚七月揽进了怀。

    “小七,可想死你了@!”

    一阵浓烈的酒味传来,褚七月赶紧蒙住口鼻,“好大的味儿,肖桐,你喝多了?”

    “是有点多。”

    肖桐痴痴一笑,抱着她,重量不由加到了褚七月身上。

    褚七月心里很难受,努力撑住他,抱怨道:“喝这么多酒干什么,自杀吗?”

    肖桐轻轻在她耳畔吹着气,声音含含糊糊:“尽兴呗,再说了,不灌倒他们,我岂不是一点面子都没有?”

    褚七月的脸晕红一片,嘟嚷道:“你刚不是没醉吗,怎么这么快就说胡话了?”

    肖桐见她想要逃,加大了手臂的力道,滚热的唇直接咬上了她白皙的耳垂,喃喃道:“刚才是没醉,看到你就醉了。”

    褚七月的心跳得飞快,却如何也挣不开他的双臂,一张脸红得泛紫了。

    肖桐舔了下她的耳垂,声音又起:“刚刚,怕你一个人会出事,不放心你,怎么能醉?”

    褚七月的心“铮”的一声,如被什么东西重重弹了一下,她不由抬起头,直视着肖桐那双凤眸。

    男子的眸光有一丝迷离,可眼眸深处,深遂如大海的眼波,清明如许。

    “桐。”

    褚七月的嘴角轻轻扬起,内心感到十分的甜蜜。

    正如他所说,他担心自己的安全,哪怕这里是她自己的家,她也是一样,看到他,一颗心才真真正正地放了下来。

    “想要睡了,走,回去!”

    肖桐很是高兴地嚷道,抱着她便往前走去。

    这条路是通向褚七月的院落,却不是管家为他安排的客房,褚七月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

    这样的他,她才是不放心。

    回到院落,杏儿打来热水,褚七月看着一回房就趴到床上呼呼大睡的肖桐,无奈地叹了一声,只得为他脱掉长靴,盖上薄被,自己到偏房简单地洗了个澡。

    杏儿守在房前,似乎很是着急,不知道是怕醉酒的肖桐会生出许多麻烦事来,还是担忧小姐今晚睡哪里。

    褚七月淡淡地冲她一挥手:“你去睡吧,我在这边就行。”

    杏儿摇头:“肖公子晚上不知道会不会醒,我还是留这服侍吧,小姐去我屋内睡。”

    褚七月哪肯,脸一扳:“他是我相公,不用你服侍!”

    杏儿愕然地抬起脸,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最终低声道:“是。”

    徐徐退了回去。

    褚七月知道她的倔强性子,不这么说的话,杏儿怕是会跟她犟,也没有解释,看着她进屋关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