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执子之手16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褚七月气得牙直痒痒,今天这绿豆汤是肖桐送来的,没经过她的手,大夫人怀疑不到她身上去,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却没想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褚绿荷已经睡下了,肖桐懒洋洋地对那大夫说了几句,大夫立刻去写药方。

    褚七月也想着是不是该开溜了,反正这里多她一个不多。

    正想着,她感到一股灼灼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没有多想,本能地抬起头。

    肖桐负手立在床尾,正静静看着她。

    褚七月心内一颤,立刻低下了眉眼。

    他的眼神很平静,可她却看出了一丝质问与凌厉。

    该死的,是自己心虚了吧,褚七月伸手在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肖桐怎么会知道这是自己算计好的呢?

    于是,她大大方方地抬起头,想要任肖桐打量,肖桐却没再看她了,和大夫人说着什么。

    褚七月很是无趣,转头走出了房间。

    外面的风吹来,她一霎那竟觉得有些凉意。

    “小姐。”

    杏儿悄悄摸了过来,朝她伸了个大拇指。

    小姐太厉害了,竟然知道大小姐今天晚上不能喝绿豆汤,所以让她去买绿豆汤呢!

    她还不知道食物相克的道理。

    褚七月翻了个白眼,低声道:“别搞得像偷鸡摸狗似的引人怀疑,我们回院。”

    在路上,顺便将原因向杏儿解释了。

    杏儿对褚七月的敬佩之情已经上升到了崇拜了,正走着,前方轻飘飘掠过一抹红影。

    褚七月站住脚步,朝四周警觉地扫了几眼,说道:“杏儿,你先回去,我有些事耽搁下。”

    杏儿乖乖地答应了。

    她一走,肖桐便现出了身形,大红色衣衫款款坠地,颀长的身姿一步步向褚七月走来,深遂的凤眸射着复杂的光芒。

    “你利用我。”

    男人好看的朱唇微启,吐出来的字凉凉的。

    褚七月唬一跳,忙说道:“没有,我真的是自己想喝绿豆汤。”

    肖桐瞥了她一眼,转脸看向别的地方,淡淡道:“真的没有?”

    褚七月“嗯”了一声。

    肖桐重重哼道:“褚七月,别跟我玩把戏!你成功了,你居然把我耍了一通!”

    说完,他严厉地盯住褚七月的双眸。

    褚七月也不想跟他说假话了,干脆地承认了:“是的,今晚的事都是我策划的,我不过是想让褚绿荷吃点苦而已!”

    “你策划得很完美!我做了你的棋子。”肖桐的声音并没有多少起伏,可他的凤眸内却腾起了怒火,一字一字道,“你很好,敢利用我,达到你卑鄙的目的!”

    “你才卑鄙!”

    褚七月回骂了一句。

    肖桐不理她,继续说:“没想到,你懂得倒不少,我认栽。”

    说完转头扬长而去,离去时,脸上仍是那样平静得骇人的表情。

    “你——”

    褚七月见他走得这么潇洒,挥手都不带走一片云彩,无端得十分气闷,叫了一声。

    肖桐的背影似乎怔了一下,黑暗中传来他无感情的声音:“被一个女人利用去做坏事……”

    褚七月气得一跺脚:“肖桐,你才卑鄙,你才是坏人,你才是被人利用……”

    语无伦次的她站在原地,心里很是难受。

    她做错了吗?

    不过是给褚绿荷一点教训而已,分明是她先在自己饭里下辣椒粉倒在自己的菜内,而且,这根本不是第一次。

    从小到大,褚家两个亲姐姐,不知道在她菜中下过多少料了!

    褚七月看着远处的黑暗,仿佛从没有人在那出现过一般,脑内冒出一个念头——

    肖桐这么说自己,难道他爱上了褚绿荷?

    想到此,手脚一阵冰凉,悲哀感先于理智涌入大脑。

    原来是这样。

    褚绿荷生相娇甜,又会讨人开心,谁又不喜欢呢?

    她甩了甩头,咒骂了一声,反方向跑了开去。

    这边厢,程文杰出了房间,走到凉亭旁透透气。

    褚根娣趁房中人不备,悄悄跟了过来,远远瞧见亭内一袭白袍,她的心都要醉了。

    虽然肖桐长相气质都比程文杰好,但她却不喜欢男人穿红衫,她更爱程文杰的干净。

    捱着腿痛,挪得近了,便听程文杰拉了个小厮问:“肖公子在哪?有没有回表小姐的房间?”

    那小厮摇头。

    褚根娣眸内精光一闪,一个恶毒的想法慢慢成形,她猫腰离开,招了自己房中两个丫环嘱咐了几句,这才慢慢回凉亭。

    程文杰也不知道肖桐去哪里了,有些坐立不安,正决定去寻找,耳畔忽然传来一阵低语交谈的声音。

    “我知道表小姐中毒的真正原因。”

    程文杰不禁止步,侧耳倾听。

    “我也知道,是狗肉与绿豆汤相克。”另外一女子声音扬扬自得。

    “胡说八道,这种话你也信?大夫都诊不出来,童公子比大夫还厉害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你不觉得表小姐对童公子很有意思吗?”

    程文杰听到这,脸色都变了。

    “那么?”

    “表小姐是喝了童公子的绿豆汤而出的事,你说童公子会不会内疚,这段时间对表小姐肯定会多加注意。”

    “不会吧?”

    “你用头脑想啊,表小姐进去后,童公子不是跟来了吗?表小姐肯定是在装病,以此吸引童公子的注意力,否则大夫怎么会什么都查不出来呢?”

    “那童公子怎么说是食物相克呢?”

    后面的话,程文杰就听不到了。

    他的双手不禁在袖下紧紧地握了起来,额头青筋也乱跳了几下。

    怎么会这样?

    回想起刚才的点点滴滴,他越发觉得后背发冷。

    褚绿荷,对肖桐的关注还真不是一点两点。

    本来他可以安慰自己没什么大事,可居然连两个小丫环都看出来了,他所有的自信轰然倒塌,心内的怒火也止不住地喷薄了起来。

    褚根娣摸了回来,见到他的神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连她都看出来的事情,程公子如何会不察觉?只是欠了一把火而已。

    现在,她为他将火点上了。

    有趣啊有趣,大姐,谁让你朝三暮四的呢?这可怪不得小妹。

    褚根娣缓缓走了出去,唤道:“程公子。”

    接下来,她可要努力走进他的心了。

    夜半三更,寂静的钱府,唯有一处灯火通明,人影晃动。

    床上的褚绿荷眼皮颤动,似乎要醒来,耳边传进女人对话的声音。

    “程公子不是这种没良心的人吧?他怎的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大夫人气恨地问。

    二夫人叹口气:“刚才你在熬药,我不敢说,两个时辰前就走了,走之前也没来看绿荷一下。”

    褚绿荷的思想彻底清醒了过来,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

    程文杰,他竟是这么无情无义吗?

    强睁开眼睛,她呻吟了一声。

    “绿荷醒了!”

    大夫人急奔而来,二夫人忙将药碗端了起来。

    “绿荷啊,醒了啊,快将这药喝下。”

    二夫人笑眯眯地坐到床前。

    褚绿荷听话地喝完药,抹了抹嘴,脸色阴沉地问:“程公子走了?”

    大夫人“嗯”了一声,正要说话,外面响起了一个低沉性感的男中音:“褚小姐醒了吗?”

    褚绿荷的心如被什么重物砸中了一般,呼吸立时紧促了起来。

    童公子,竟然是童公子!

    二夫人手拿着空碗连忙小跑出去,大夫人放低了声音道:“童公子真不错,在钱府住了,说等你没事了再走,大半夜的都没睡,一直在偏房守候。”

    “真,真的吗?”褚绿荷激动得声音发抖。

    “瞧你这样子,这么没出息!”大夫人着怒了。

    褚绿荷脸上烫得发烧,没有答话。

    外面二夫人笑道:“童公子,难为你了,这么晚还惦着绿荷。”

    肖桐清立在阶下,嘴角含着浅浅的笑,说道:“事因我而起,在下心内很是不安。”

    二夫人撇了撇嘴,自是不会信他的说辞,哼,还不是看着褚绿荷生得美,起了什么歹心思!

    说起来,她家根娣也不错啊,虽然没有褚绿荷惊艳,却也是碧玉一枚,这些人都是瞎了眼吗,竟然看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