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执子之手7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跑出了程府,褚七月本能地往钱府的方向拔足,蓦然想起,肖桐这个人似乎极有本事,若是查到了钱府,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这事怎么说都是褚绿荷那女人惹出来的,若不是她用花言巧语从爷爷那将琉璃玉骗来送到许都,哪会有这些破事!

    本着看戏的态度,现在引火上身了,褚七月跺了下脚,不管了,她转身没入浓浓的黑暗。

    肖桐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换掉泥灰溅满的黑衣,从床头拿了包裹,打开后,重新穿上白天那身质地轻良的大红衫子,头发仍用红绳第着,将黑袍与琉璃玉冠一起包了,放回枕头底下。

    他这才开门而出,对着屋顶上清喝一声:“阿丙,在这守着不要离开。”

    黑暗中传来一声响亮的应答。

    肖桐甩开步子朝人声鼎沸的灯火处急掠而去,红色的上好绸衫随风扬起一袂衣角,猎猎作响,姿若翩鸿。

    众侍卫闻得异样声响,立刻拿着灯笼火把一字排开,警觉地朝肖桐奔来的方向盯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肖桐站稳后,佯装一无所知地问道。

    “刚才一声巨响,肖兄听到了没有?”

    后头,急步而来的是程文杰。

    他带着院内一干侍卫下属,手执灯笼走到肖桐身侧,眼睛却望着那群侍卫,有询问之意。

    那群侍卫却瞧着肖桐不敢说话,有的甚至憋不住笑,脸上的表情呈十足的怪异。

    程文杰大怒,正想高声质问他们,不经意间一瞟,看到肖桐的脸时,也呆了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肖桐心中划过一丝不妙的感觉。

    程文杰古怪地说道:“肖兄,你这是从哪来呢?你脸上都是些什么?”

    肖桐的手已在他说第一个字时就摸上了自己的双颊,低头一看掌心,竟都是黑色的灰。

    想到平日风轻月朗的肖桐竟然也成了个花脸猫,程文杰也忍不住笑了。

    肖桐刚才只急着换衣服,好尽快到这边来,问了情况,便能找个借口出去追那小盗贼,没想到脸上却全是灰。

    他哭笑不得,胡乱解释道:“刚才听得巨响,一急,走得快了些,带起了路边的泥土。”

    也不去多加斟酌这话的合理性了,脱口而出。

    程文杰点点头,也没有多问,递了一方雪白的帕子过来。

    肖桐推开了,他也是有些小洁癖的,从怀里取出一方大红色的真丝巾帕,细细地擦拭起脸来,顺便瞧了眼程文杰手里那块方帕。

    熟悉得很呢,这好像也是褚绿荷的帕子吧。

    程文杰现在用的手帕便是褚绿荷为他绣的,刚才急着讨好肖桐,拿了出来,却又不好半路收回去,幸亏肖桐没用,他又大大方方地收了回去。

    肖桐低着头,眸内喷出星星点点的怒火。

    褚七月,你这个小偷!要不是你,爷今天会出这么大的丑吗?

    心里怒骂了一遍,抬头清冷地问:“府里进刺客了是不是?我这就出去追寻,你们不用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说完,不待程文杰再说话,他已大袖一挥,身姿轻灵地跃进了浓密的夜色中。

    “这是什么功夫?”

    程文杰蹲下身子,示意侍卫将灯笼举过来,摸了些地上的碎屑,再看到眼睛前一排腰粗的树木横七竖八地卧倒在地,他的目光不禁有些惊骇。

    “属下们也不清楚。”侍卫看着满地的狼籍,想到刚才那声响,不由浑身冷颤了下。

    程文杰不语,半晌后忽然说道:“我听父亲说过,南川帝在岛国大战时,曾经用过一种武器,弹指间便能将四周物事摧毁,与这个倒有些像,人的掌力明显没有这么大,何况那声响也不会是普通东西发出来的。”

    “少爷英明。”

    这些侍卫见他说得砂头是道,都露出佩服的表情来。

    而肖桐,出程府前,顺路从马厩拉了匹白色的高头大马,那正是程文杰装三用的,马夫早就醒了,全马厩的马都因那声巨响陷入烦燥中,他见来的是肖桐,并不敢阻止。

    肖桐说了来意后,上马便走,马夫才敢去向程文杰求证去了。

    白马很是温顺,托着肖桐直奔出程府大门,肖桐吹响一声清脆的口哨,一抹黑影从屋顶飘然而落。

    “公子!”

    那名暗卫几步跃了过来,禀道:“府里逃出的那名刺客,兄弟们已经追去了,还没有走远。”

    肖桐很是满意,这些暗卫从南川跟着他到祁夏拼搏天下,虽然是南川皇宫的人,并不是他的私有物,但与他在多年的交往中,有了深厚的感情和默契。

    “走!”

    肖桐薄唇一启,右手马鞭如闪电射出,缠在暗卫的腰上,腕力一带,将他拉上了马背,双腿一夹,白马泼风般地跑了起来

    褚七月没敢回钱府,其中也包含着侥幸心理。

    若是肖桐并没查到她是谁,至少不会将祸事带给钱家或褚家。

    所以,她半闭着眼睛在黑暗的巷子内乱窜,身体越来越乏力了,她知道,这具身体的潜能已经发挥到极限了。

    再不找个地方歇息下来,今晚她可就要废在这里了。

    喘了几口粗气,她移到了一家高门大院的屋檐下,后背靠在墙角,缓身子缓地软了下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顿感轻松一大截。

    大口呼吸了几下,她竖起耳朵,倾听周围的动静。

    沉寂的夜里,只听得到风簌簌吹落树叶的声音。

    好得很,褚七月抬袖,拭了下额上的汗珠,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可是,她一低头的瞬间,却发现眼前不远处的地面上,映着一个黑色的影子。

    仔细看时,那影子虽掺杂在大树疏枝之间,却有棱有角,像是一个蹲着的人。

    呼吸猛地紧促了起来,那颗心,也立即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快速跳起来。

    若换作从前,她才不会怕,管他是人是鬼呢,可现在,经历了穿越,身体又是最虚弱的时候,唯一能给她带来安全的炸药也没了,不害怕,那就不是她褚七月了。

    一咬牙,她腾起身子,朝黑影的另一方发疯地跑开。

    后衣领却被什么东西一下勾住,冷森森的声音自耳际飘过:“想跑?”

    听得是那恶人的声音,褚七月先是浑身一松,然后努力地在他大手的掌握中扭过了头,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

    “你怎么会在这里?”

    肖桐见她那么恐惧的样子,心情竟有一股奇异的好,薄唇噙着优雅的笑,懒洋洋说道:“当然是来找你的。”

    褚七月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怎么会这么快,而且,我明明没有感觉到有人在追!”

    肖桐耻笑一声:“你要是能感觉到,就不会落在我手上了。”

    这个女贼,明明没有什么本事,一捏她的脊梁骨就知道她是个毫无力气的弱女子,竟然有勇气偷他的东西,还能从他手上溜掉,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不过,说话的口气有些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身怀绝技呢!

    褚七月也在暗暗想着逃离之策,见肖桐的凤眸内划过一丝看对手的轻蔑,气得咬紧一嘴银牙。

    想当年,她也是盗贼行的翘楚吧!

    曾迫于师父的命令,偷了黑帮老大的一件东西,不幸被对方在全黑道下了奸杀令,师父在关键时刻抛弃了她这颗棋子,将她打包送给对方,为了保洁,她咬碎了齿里的毒丸,莫名其妙地就来到了这里。

    临死前,她可是后悔透了跟着师父做盗贼这行。

    但没想到,穿越来,竟然还进了个盗贼窝!

    是的,盗贼窝啊!

    尼玛堂堂的褚家山庄就是个盗贼帮啊!

    不容她感叹太多,肖桐已伸出右手修长的玉指,在她后领与腰间衣服处绞了几下,已单手将她横着拎了起来。

    褚七月身体本就没有力气了,这么横过来,顿觉头晕眼花,又怕栽倒下去伤着自己,急忙伸手将肖桐的精腰抱住。

    肖桐的脸都黑了一大片:“放手!”

    褚七月头晕沉沉的不知所以,根本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放手!”肖桐浑身都不自在,又喝了一声,并将她的身子往上提,试图让她放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