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东风压倒西风(1)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轻屏是疯了么?云紫洛没有半分同情地想道。

    云建树来摄政王府求见过她一次,但她寻了个理由拒绝了。

    她从没想过原谅云轻屏,自她敢对自己下狠手的时候,她便不会再考虑她的生死了。

    几天后,云轻屏去世的消息自皇宫内传了出来,据说,她是自缢的。

    皇上在她突然的死后,撤了她所有的封号,并且只用一卷草席将她的尸体央裹起,送出皇宫,交由云家处理,再也没有过问过其他的事情,皇上与这位皇贵妃的关系着实令人诡异万分啊。

    后来,赫连懿说云建树似乎受了打击,在家里颓迷不振的,云紫洛终是与林清清去了一次云府,并且没再在外间流传过云轻屏剽窃等一切有损她名声的事。

    人已经死了,云紫洛也不再执意追究,就当作全云建树一个脸面。

    楚子渊抵达祁夏后,十万多大军分兵三路,两路从祁夏外围包抄,一路则潜入元京附近,楚子渊本人,则滞留在离许都百里的山岭下。

    楚寒霖在朝中根基不稳,八王党又离开朝堂,偌大的朝廷立刻岌岌可危起来。

    这一天夜里,焰火的光亮绚烂了漆黑的天幕,清亮的哨声接二连三地吹醒整个元京城的人,烽火点燃,狼烟四起,凌乱的脚步声踏破元京的夜色。

    “皇上,不好了!八王爷带着人杀进宫来了!”

    一名小太监急匆匆地跑进了养心殿。

    楚寒霖从恶梦中惊醒,闻得窗外一片厮杀之声,惊得脸色发白:“抵挡不住吗?”

    透过窗棂,遥遥望见,嗜血的杀意在暗夜的皇城弥漫,火光熏天,阵阵的嘶吼声震荡着九州大地,楚寒霖浑身哆嗦了一下,厉声道:“跟朕来!”

    三重宫门外,白玉为栏的殿前广场上,一排排肃杀的银铠军士如挺拔的夜析威武地占在广场上,人人腰佩长剑,精弓锐箭,脸上是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

    一骑白马缓缓分开人群,走到队伍之前,一袭白衣的楚子渊翻身下马,他的右手紧紧卷着黑色的马鞭,扬长朝玉阶上正中间的楚寒霖指道:“大胆反贼,你谋权篡位该当何罪!先皇乃华妃之子,本王亲兄,被太后偷龙转凤,以子争宠,先皇登基后,长年给先皇喂毒,只为让她的亲生儿子你登上大宝,如此狠毒用心,令世人震惊!你居然还好意思龙袍加身,自封为帝!”

    这一席话楚子渊说得是慷慨激扬,字字清晰,气势庞大,令闻者不敢轻心。

    楚寒霖又气又怒,“来人,抓下这个口中胡说八道的反臣!”

    他压抑下心中的惊慌,竟不知楚子渊如此轻易地攻入皇城,叛徒,一定是出了叛徒!

    可是,没有时间供他理清这些思绪了,天色将明,楚子渊率众而入,成功地攻破最后一道宫门,楚寒霖,悲催地做了阶下囚强迫着交出龙袍玉玺,赶出养心殿,关进宗人府重犯室。

    自楚寒霖登上大宝到乱臣贼子,区区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是祁夏历史上在位最短时间的皇帝了。

    第二日早朝,皇城肃穆,金銮殿内更是一片沉寂。

    昨天晚上,四王党全部归案,今早,在摄政王的宣召下,其余臣子,包括八王党和中立派全部来了。

    太后被押在殿下,她身边俏立一位穿着黄素衣的尼姑。

    见得这名尼姑的容颜时,所有的朝臣都吃了一惊。

    她小小年纪,便落发为尼,一身泥土色的宽大的素袍没有任何美感地套在身上,然而,这些都掩饰不了尼姑容颜的娇美可人,以及那一身沉稳的大家闺秀的气质,让人一眼便难以转开视线。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张脸,怎么那么像太后!

    人人心中都不禁生起几分猜测来,可却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惊骇。

    莫非,那些流传于市井的谣言竟然是真的?

    众人看了看站在首席的摄政王,他淡淡地立在那里,并没有出来主持大局的形势。

    倒是过了一会儿,一身白袍的楚子渊从侧殿出来,他现在的身份只是八王爷,自然不会穿龙袍上龙椅了,他步到殿前,对众大臣行了个大礼,还未开口,眼眶就先红了。

    “本王离开祁夏没有多久,却没想到皇兄病情加重,以致于永远离开了本王。一路赶奔回元赴丧,却不曾想,我那好四哥竟然窜权夺位,害怕被我揭穿,先下手为强,给我安上叛国罪名,欲要阻我进城,就地正法!”

    他的声音哀哀切切,向来温润斯文的形象更是弱不禁风般,一殿大臣本是面色冷淡地倾听着,此刻也不由心生不忍。

    继续叹道:“天可怜见,我将这些真相拼死报到了摄政王驾前,他也被这件事实震惊到了,才让本王有一条命站在你们面前撕下太后和四王爷的面具!”

    “真相?什么真相?”一位八王党趁机问道。

    “红玉公主,你就不打算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吗?”楚子渊紧紧盯住妙尼的双眸。

    红玉转过身子,脸色惨白得可怕,她的嘴角挂着凄楚的笑,一字一字道:“我是太后的亲生女儿。”

    “红玉公主?”

    “我没听错吧?是红玉公主!”

    下面的人,更注意到楚子渊的那句话。

    “我是红玉公主。”

    说话的尼姑不是红玉是谁呢?

    “当年,世人只道我落湖而亡,其实,我只是被人救了,并没死,而我跌进湖里也不是个意外!”

    “啊,不会吧!”

    “怎么?有人要害红玉公主?”

    “那人是谁?”

    红玉公主冷冷看了太后一眼,“当然是我的好母后了。”

    此言一出,太后脸色发白,群臣则震呆了。

    “先皇并非她的亲生儿子,而是与八王爷同父同母,同出于华妃之肚,当时我与先皇一同降生,太后便命宫人偷偷换了我们的身份,将我养到华妃的膝下,自己抢走了华妃的儿子。是啊,女儿有何用?在皇宫,儿子才是夺得皇恩的法宝!”

    这一番话她说得十分流利,似乎演练过不知多少次一般。

    众臣哑口无言,皇室的秘辛,就这样没有设防地在他们面前一一展开,令他们手足无措。

    “何以她要灭我的口呢?她是我的生身母亲,却能下得了如此令人发指的手段,只因为我给了她致命的威胁!”红玉公主的声音微微激动了起来,她一手指向自己的脸,“就是这张脸,这张面皮,和我身上流的血,让她感到了深深的害怕!”

    她说着,恨恨看向太后,“我十岁的时候,确实开始像她了,一名多嘴的宫女无意中在她面前提到这事,她立即将那名宫女赐死,并且对我起了惧心,派人推我入湖,亲手策划了这件阴谋,太后,您真是神机妙算啊!”

    听了红玉公主的话后,金銮殿内一片死一般的沉静。

    太后冷笑一声:“哀家也是被逼得没法子。”

    一句话,承认了她所有的罪行。

    其实,她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昨天晚上,摄政王秘密见过她,并且带来了令她无法辨解、杀伤力第一的证据,她知道,自己再反驳也没有意思了。

    红玉仰天大笑了几声:“哈哈!太后,你恨死我了吧,可你又知不知道,我也恨自己,恨透了自己!我恨自己,为何投胎到你的肚里,生着你这一副毒辣的脸!”

    说着,她右臂一挥,指间银光一闪,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红玉手执银匕首朝如玉的脸上划去。

    “哧啦“一声,如花似玉的脸上裂开一道血红的口子,鲜血在大殿上狂喷,她双手未停,一刀又一刀……离得近的侍卫急去拦时,她的脸,已被红艳艳的血涂满!

    群臣恐慌,乱成一团,惊叫着往后退去。

    红玉轻蔑地扫了他们一眼,抬袖在脸上一抹,隐隐可见纵横几道深深浅浅的血痕。

    太后见着那张与自相似的脸在面前被毁去,不知是惊是惧还是怒,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唇无血色,瞳孔瞠大,盯着那张血容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红玉扬天大笑了三声,抬步下殿,竟是无人去拦,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出大殿。

    “姓云的老婆娘,我这一生都不欠你的了!也都再与你没有关系了!”

    本来还对红玉的身份有所怀疑的老臣神色立变,这名女子,果真是老皇上的女儿,不愧流着皇室的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