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给云建树治腿的原因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在梨苑这个充满淡淡回忆的地方,林清清与云紫洛的心境也自然不一样,

    用过午膳,林清清便沐浴着二月温暖略炽的阳光,专心致志地为云建树检查腿伤,并将自己在民间搜来的治腿方子一一展给他看,两人坐在梨树下,讨论得十分认真。

    云紫洛听得林清清说,这其中的一张方子赫连懿也看过,称用药十分合理,也很针对云建树的腿疾,极力让他改用这方子试试,云建树听着,嘴角浮出一缕苦笑:“我这腿怕是不行的了,既然清清和王爷都这么上心,我便试上一试。”

    云紫洛侧头看向赫连懿,他静静站在树下,绚烂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树枝打下来,笼罩着他浑身,有如镀了一层灿烂的金色。

    从云府出来后已经傍晚了,在摄政王府用过晚饭,云紫洛陪着林清清去她的住处说话,赫连云晴也在这间院中,吃饱喝足睡够的她,舞动着胖乎乎的小手在软榻上玩得自得其乐,十数个侍卫奴仆围着软榻侍候着她,其中包括三位奶娘。

    云紫洛见状打发了这些下人出去,过来捏捏赫连云晴的脸颊,笑骂:“小家伙这么小就呼奴唤婢了,过的日子倒还富贵得很。”

    绛灵本是趴在榻上,看到云紫洛这个动作,急忙后退了几步,这个女人真狠,连她自己的女儿也要掐一掐。

    无怪云紫洛说出这番话来,她小时候可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一时感触万分。

    “洛儿,是娘对不起你。”

    林清清一脚迈进门槛,便听到云紫洛的话,想到自己在女儿年幼时不能陪伴在她身边,心里便又酸又疼。

    “娘,你说什么呢,我逗晴儿玩呢。”云紫洛扑哧一声。

    母女三代在这边其乐融融,赫连懿却坐在大书桌前的虎皮太师椅上,面对着书桌前一大撂文案奋笔疾书。

    一张张雪花片的宣纸从他粗厉的指尖下摩过,越堆越高,半天,他终于停了笔,高大的身子站了起来,左手握住右腕,轻轻旋揉着,走出书桌,站到了院中。

    “鬼魂,将剩下的公文都搬到本王的寝室去。”

    鬼魂从暗处闪出来,进屋抱起了公文。自从王爷王妃大婚后,便将小树林内的石屋改造成了新房,既雅致,又安全。

    两人几近用漫步的步伐走到树林外,鬼魂轻声问道:“王爷,云将军的腿要治吗?”

    当初,楚子渊令人打折了云建树的双腿,不仅使楚寒霖一方损去一位至关重要的大将,而且还成功地嫁祸到主子身上,越想鬼魂心里便越不是滋味。

    虽然太后是主子俘虏,但不代表主子就甘心为人背黑锅。

    “只要洛儿信我,那又如何?”

    赫连懿轻轻勾起唇瓣,看了一眼今天晚上的月亮,一轮圆月高挂在苍穹,皎洁辉映,清华灼灼。

    那一刻,他明明望着天,可眼底,却独有一人。

    那样的表情,鬼魂太熟悉了。

    赫连懿缓缓道:“太后身后有云建树的势力,更大的却是楚寒霖当年从封地上带过来的军队,云建树腿伤后,还可以有别的将军顶上,即使再能干再优秀,本王并没放在眼里。之所以不给他治腿……并非云建树就比其他将军,而是若与本王对上的人是他,本王杀也不是,留也不是,那可为难了。”

    鬼魂恍然大悟,即使已经娶了王妃,但云建树始终是楚寒霖的舅舅,而王妃却又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自然会站在楚寒霖那边。

    “这么做,也是不想让云建树两难。”赫连懿薄唇轻吐,唇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潋滟如花,“看不出来么,他也并不想腿真正恢复。”

    说着,负手进了树林。

    赫连懿命人将公文连着小花桌搬到床前,支起炭盆,烧得屋内皆是暖气,洗了后,他便掀开被窝,坐到床上,批阅起积下的公文。

    云紫洛好一会儿方才回来,一进门,看到的便是烛火摇曵中,男人优雅的侧面轮廓,完美如刀刻的脸庞低倾着,认真专注于面前的折卷。

    她放轻了脚步,心里沉沉都是满足。

    男人认真起来,还真是好看。

    饶是她走得轻,赫连懿还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转过了头,凤眸内晶莹灼亮,嘴角勾起:“洛儿,这么晚归来也不怕受凉!”

    他掀被下榻,趿鞋过来,亲手为她解下披风。

    见他只穿着一身雪白单薄的中衣,勾勒出强壮健硕的身材,云紫洛心一动,推了他一把:“回床上去,你冻着了我要你难看!”

    赫连懿笑出声:“我冻着了就是病人,你怎么要我难看?”却也依言钻进了被窝。

    “我自然有我的法子。”

    云紫洛回了他一句,让住在偏房侍候的小丫环打水进来洗脸洗脚,回头瞧时,男人正专心地批阅着奏折,她抿唇一笑,悄手悄脚地往榻上爬,爬到里侧,钻进被窝。

    赫连懿斜瞟了她一眼,继续看奏折,甚至提笔在纸上书写了几句。

    云紫洛嘟起唇,哼哼,她上来他一点表示都没有吗?很不平常啊!

    不过他捂得暖洋洋的被窝让她很是享受地眯起杏眸。

    “懿,你今天怎么不用夜明珠,点起蜡烛来?”

    云紫洛摇摇他的臂,凑头往床旁看去,意外地发现赫连懿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懿?”云紫洛凝眸看他,却感觉到身旁的男人似乎很是——紧张?

    她有些无语,伸出素手在他额上轻抚了几下,待抚平他蹙起的眉,云紫洛不禁咯咯一笑。

    赫连懿侧过头,终于正视了她一眼,嘴角扬起:“洛,你不觉蜡烛更有情调一些吗?”

    伸手将女子的身体抱进胸膛,手因一松,那份卷折“哗啦”一声摔落到地上,他也没去管,紧紧地贴着女子娇软的身材,鼻音沉重:“洛儿,我想忍都忍不了!”

    “忍什么?”云紫洛仰起小脸,杏眸动情地看向他。

    昏黄的烛光下,粉唇娇嫩如花,赫连懿的大脑空白了一下,喃喃道:“你说呢?”

    声音嘶哑深情,他已弯腰衔住那香软的唇瓣,“唔——”满足的一声叹息后,撬开她的嘴,舌头探进心驰神往的甜津……

    云紫洛揽住他精壮的腰肢,闭上眼,两人脖颈相缠,舌头交织,温柔却不失缠绵悱恻的吻,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赫连懿硕壮的身躯裹挟着云紫洛玲珑玉、体,两道紧紧缠在一起的身影在烛火最后的跳动中滑进锦被深处,翻滚在一起,红纱垂落,榻上地下,落满凌乱的衣衫……

    第二日,云紫洛醒来时犹觉腰酸,虽赫连懿昨晚比起往日的凶猛要好得多,照顾着腹中的胎儿,算很轻柔了,但她的身子却比不得几个月前,极容易疲惫。

    躺了大半晌午,林清清带赫连云晴来看她,她才不好意思地从床上爬起来,想到赫连懿将女儿安排到母亲那里毫无怨言,不由怀疑起他的初衷和目的来,记得他说过没有赫连云晴的打搅很不错来着,忍不住脸颊微红。

    午时在前厅吃饭,赫连懿方才从皇宫回来。

    这是他回京后第一次上早朝,带去的是一大叠处理好的公文,故而时间也拖得很长。

    他回来得匆匆,进门后,云紫洛便上前为他脱去披风,捕捉到他眉眼中一闪而过的凛厉之色,心下讶异。

    看到她时,赫连懿的眸光已柔和了下去,紧紧盯着她望了半天,目光扫过身后的宴桌,皱了皱眉:“岳母,洛儿,开饭时间好像过了,你们怎么在等我?”

    他不悦地用那双利眸瞪住云紫洛:“以后我若中午还未来得及回来,你就自己先吃饭知道吗?”

    云紫洛轻笑:“不是才过了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吗?你又没传话说不回来。”

    赫连懿有些着恼:“那也不行!你现在是双身子,可不能饿坏了!”

    “好啦。”云紫洛心中满是甜蜜,嗔了他一眼,“我不是不知轻重的,不知道吃过几次茶点了,才不会将自己饿着。”

    赫连懿的嘴角这才溢出满意的笑来,过来用膳。

    膳后,赫连懿陪着娇妻在府中散步,深谙医理的他对于如何调养爱妻的身子自是十分了解和上心,林清清自是不会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懿,今天上朝可有什么新鲜事儿?”云紫洛知他必有不愉快,却没有直接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