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紫洛一听这话,心便往下一沉,情知不妙。

    自从林清清回来后,她特意嘱咐了宁珍等人,不得将谢无心与花折扇生有一子的事情透露给林清清,怕的是她一时承受不了,病情会更糟。

    却没想到,会出现今天这一幕!

    她想着,已快速挪到了林清清身边,侧头看时,林清清红润的脸上乍现一抹苍白,红唇轻启:“什么小少爷?”

    云紫洛侧眸看向赫连懿时,但见他脸色铁青,指间金光闪烁,手一扬,破风之声立起!

    她看向院内,忽然大惊失色,红唇一启,一声“小心”脱口而出!

    那些侍从本事相当强悍,已迅速换过方位,躲过赫连懿这致命的一击!

    “多谢冰洛公主提醒。”

    方才说话的中年男人邪魅地一笑,看向云紫洛,显然识出她的身份。

    林清清转头看向云紫洛,云紫洛脸颊退色,眼光惨惨然地盯向院内,低低道:“好卑鄙。”

    赫连懿已大步走了过来,扶住她,担忧地道:“洛儿,镇定些。”

    林清清再看向院内时,就见那中年男人左手在人群间一抓,抓出来一位身着小厮衣服的少年,笑嘻嘻道:“这位是我们岛上的小少爷,我们小姐与谢岛主的独生宝贝,冰洛公主,他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云浩一脸的慌乱,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只得凄惨地叫一声:“二姐,救我!”

    林清清的身形微微一颤,同父异母,这个词,如针般刺在她的心中。

    这个男人,果然知道她讨厌什么!

    她最讨厌的,莫过于世间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的存在!

    刚才发现异动的一瞬间,中年男子立即抓了云浩挡在身前,云紫洛乍然瞧见那张脸时,“小心”两字本能地叫了出来。

    当然那中年男子此招是虚招,就算云紫洛不说出那字,他也会带着云浩躲开,只是借这招让所有人注意到云浩与云紫洛的关系而已。

    云紫洛一手扶住林清清,另一抹身影比她动作更快,赫连治不顾此时出现在林清清身旁会招来什么非议,径直搀住了她。

    这一晚上,赫连治都极低调地坐在厅角,此刻一出现,引得厅内一阵混乱。

    “南川王!”

    “真是南川王!”

    二十年前,有关这个男人的一切便传遍三国,相传,他是个忠心耿耿、能力超群的铁血男子,可最终,却迈不过美人这个坎。

    “娘,他是云建树的养子,曾经做过我的弟弟,更是谢无心与花折扇的独生子。”

    云紫洛极其艰难地陈述出这个事实。

    她不想林清清再从别人的嘴里知道这件事。

    “二姐——”

    “住口!”

    云紫洛万分痛心地看向云浩,一字一字道:“浩儿,你不应该让我救你,你身边的人,才是你的亲人,你是玄灵岛花岛主的外孙,你母亲,是花家小姐,你跟着他们回去吧。”

    “二姐!”云浩的泪涌了出来,挣扎着想要过来,可身旁的男人扼着他的腕丝毫不放松。

    “放开我,放开我!我只要二姐!”云浩对那男人又扑又咬,那男人毫不松手,却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忍着痛。

    “云浩!你回去吧!我不再是你的二姐!”

    云紫洛狠心地说道。

    面对这个少年,她再也无法有当初的心境。

    即使他没有犯任何错误,可是,她也接受不了他,他是自己的父亲与小三生下来的儿子,叫她如何接受!

    “姐姐,你不是我的二姐,但我也不是傻子,我听说了,我们的血液里流着一样的血,你是我的亲姐姐。”

    云浩哭着叫道。

    “你错了!”

    云紫洛不想再与他多说,生怕刺激到了一旁站都站不稳的林清清,大声道:“你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错误!回玄灵岛去,我们之间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

    云浩呜呜咽咽,林清清忽然厉声道:“把我房间的大衣柜抬出来,还给他们去!”

    众人一惊,便有几个侍卫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谢无心尚在睡梦中,被惊醒后,倾耳听外面的动静。

    只听林清清冰冷的声音清脆地说道:“你们姑爷半夜偷闯本宫房间,被本宫一把锁锁在了衣柜里,不是我有意要破坏你们家庭,你们小姐和玄灵岛连个男人都看不住吗?按照冰城的规矩,他冒犯本宫,已是死罪!”

    一旁的人全部噤了声。

    连着玄灵岛那群人也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竟是这样一副场面……

    “二十年前,我与他成婚生有一女,但本宫已经写了一封休书给他,从今后再无干系,先饶过他一次,让你们小姐看好他,要是他再来侵犯本宫的尊严,休怪本宫手辣无情!”

    林清清斥了一声,一脚踹在衣柜上道:“这衣柜被他脏了,本宫也不要了!一并拿去吧!”

    谢无心在柜内听得冷汗直冒,叫道:“清清——”

    身子一轻,已被人连衣柜抬了起来,狠狠地砸到了地上,“砰”的一声,他被震得头晕眼花。

    “小少爷,我们带着你父亲回去。”

    中年男子故意高声说道,命手下抬着衣柜扬长离去。

    “放他们走!”

    林清清冷声喝道:“从今而后,若再有玄灵岛的人敢踏进我冰城,诛无赦!”

    晚宴在这种不愉快的气氛下匆匆结束了,可林清清的表情却越来越沉静,沉静得让人害怕。

    林清清早早离开了水晶殿,北帝、赫连懿、云紫洛以及赫连治则留在殿内喝茶,众人默默地坐着,不发一言。

    许久,赫连懿开口道:“肖桐跟着他们走之前,说过谢无心在冰宫的事无人知晓,今天这一出,明显是故意来刺激清清公主的。”

    云紫洛“嗯”了一声,皱眉道:“云浩落在玄灵岛的人手中,祁夏那边却没有消息传过来,只怕云府被人控制住了。”

    北帝怒声道:“玄灵岛这群贼人!”

    “外公,不用急,玄灵岛再大也不过一方岛屿而已,我准备带洛儿回祁夏,两国同时操练军马,还怕踏不平那小岛屿吗?”

    赫连懿缓缓说道。

    云紫洛心中则很担忧,早早地离开,去了清宫。

    赫连云晴已经睡了,林清清在床上半躺着,似有所思。

    “娘。”云紫洛进来后,轻声唤道。

    林清清微微一笑,道:“洛儿,不用担心我,在大雪山的时候我就早忘了那个混蛋了。”

    云紫洛有些心疼:“虽是这么说,可心中总是气不过的。但谢无心与那花折扇并非生了情,听宁姑姑说,是花折扇使了计策,一夜就怀上了,自此之后,便将花折扇关在了岛上,直至前段时间被救走。”

    “哦?是这样的?”林清清挑眉。

    “怎么,宁姑姑没告诉你?”

    “刚才我情绪不太好,她忙着安慰我,也许是忘了。”林清清淡淡道。

    云紫洛冷笑一声:“忘了?明知你为何而生气,却忘了最重要的解释!”

    当下,便将宁珍胞兄在梨花岛经商的事说了。

    赫连懿派出飞鹰,追那鸽子直到梨花岛,驻岛侍卫接应飞鹰后,顺藤摸瓜查到了一些事实。

    宁珍的哥哥宁有福在梨花岛外围经营了几十家店铺,基本垄断了岛上的吃穿住行行业,而这些店铺的幕后老板则是宁珍,追溯到十年前,宁有福从一个穷人突然发家,其财产来源委实有疑,再让负责驻守梨花岛的将军派人彻查十年前的帐目,帐房供出一件意外的事,几年前帐房起火,一些帐目被毁,旧帐已然对不上。

    宁珍做事,当真是滴水不漏!但这销帐一事,已出卖了她。

    林清清蹙眉轻叹:“她是个极聪明的。”

    便也将宁珍寻药的事说了。

    “这个奴才留不得,她现在的身份非奴非主,在这宫里委实尴尬。”云紫洛肯定地说,“虽说娘与她年少时情谊深重,我们不便无故审她,她也必会矢口否认,不如将她撵出去。”

    “谁知她拿那千金毒会来害谁。”林清清哼了一声,“既然要管,那就得管到底,给她留些情面,明儿白天叫到内殿,我就说需要千金毒的药丸,让她给我便是,看她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