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思念成疯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是夜,腊梅被云紫洛提出来问讯,腊梅本是嘴倔,云紫洛便寒着一张脸说出宁珍夜批帐册、飞鸽传信、索要解药的事,腊梅一听,一张脸立即白了。

    云紫洛将可制人肌痒的药在她脖颈处一洒,腊梅当即难受地在地上翻滚起来,一阵毒发过后,她便顶不住地跪地招道:“我说,我说!”

    云紫洛心中暗骂,就这么点烈性,害她为此大白天的“失了身”想是这么想,心底却满是甜蜜。

    腊梅泣道:“公主,夫人她,夫人,不,是宁姑娘,她并没做什么恶事。”

    “信是传给谁的?”

    云紫洛径直问。

    “是——”

    腊梅犹豫的时候,云紫洛将手中瓷瓶微微一扬。

    她立刻说道:“是传给梨花岛宁老板的。”

    “宁老板是谁?”云紫洛猜到了一些端倪。

    “是宁姑娘的哥哥,他帮着宁姑娘在梨花岛经营着很多生意,帐册隔几天便送给宁姑娘过目,在岛上时,所以我们都说宁姑娘特别累,又要管理岛上事务,又要管自己家的事。”

    腊梅白着脸一一解释。

    云紫洛恍然明白过来,想起在岛上时,自己看到的只是岛上的帐册,腊梅几人也没送宁家铺子帐册过来,想必是宁珍虽然被关押住,但却通过某些手段将消息传了出去。

    腊梅几个天天在自己身边,她不好说也不敢说,却能把消息传给她哥哥,叫他别送帐册过来,而腊梅几个本就不会过问这件事,所以自己一直不知道。

    “宁老板是什么时候去梨花岛的?”

    云紫洛记得林清清说过,宁珍是名孤儿。

    腊梅摇头:“从前宁姑娘没说过,后来在岛上的时候无意中相认到这位同胞哥哥,那时他在岛上做苦力,宁姑娘提拨了他做侍卫,后来姑娘就把他派出去看铺子。”

    云紫洛冷冷一笑:“宁姑姑不过是名顶替的夫人罢了,她到哪弄这么多钱开铺子?”

    腊梅低头不语。

    云紫洛暗忖,若不是这事有猫腻,那宁珍何以要藏着掖着?挪公为私,她倒是有本事。

    “那解药是怎么回事?”

    腊梅慌忙摇头:“这个奴婢真的不知!”

    “真不知?”云紫洛举起小瓷瓶,厉声威胁。

    “真的不知道!”腊梅“咚咚咚”给她磕起头来,“奴婢不该说的都说了,不差这一件,可奴婢是真的不知情,什么解药,宁姑娘从来没提过!”

    云紫洛信了她,说道:“腊梅姑娘,接下来,还是请你在本宫的冰洛宫住上一段时间。”

    说着她走了出去,不多时,一名暗卫进来,携腊梅离开。

    赫连懿卧在外室的太师椅上,将室内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待云紫洛出来后,他斜斜倚着脑袋冲她微笑:“过来。”

    “怎么?”云紫洛咕咚了一声走到他面前,“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嗯,都听见了。”赫连懿直起身子,忽地俯下腰,抱住她的腿,“起!”

    身子站了起来,他已将女人的头高举过头顶,仰面噙笑:“睡觉了!没有赫连云晴的打搅真是不错。”

    云紫洛揉乱了他一头如上等丝绸的墨发,一脸无语,由他抱着大步进了内室。

    第二日,冰城街道寒冷的气氛,却阻止不了冰城人出门的高昂兴致,最近街上多了不少异国人士,不泛俊男美女,冰城未嫁的年轻男女更是喜欢一拥风地往外跑。

    男的希望与哪个美女看对眼,女的,则盼望着被一个有权有钱的看中娶回家。

    大道旁客栈二楼,明亮的花窗旁相对坐着两人。

    一身大红色软绸制成的长袍,南川的天蚕丝纺成的各色细线,在袍面上绣着平整出色的图案,精细的腰间系着一条额宽的腰带,上缀不少宝石名品,衬得主人的身份异常高贵。

    肖桐慵懒地端着茶看向街道下方,不少年轻少女站在街道两旁,时不时娇羞地朝这个窗口看上两眼。

    坐在肖桐对面的是一身白衣的谢无心,虽然俊脸染了年月的风霜,可越加显出他的成熟稳重,魅力不减。

    “后天便是冰雪节的开幕式,北帝不容我进去,这该如何是好?”

    谢无心一脸发愁。

    肖桐轻笑:“拿出当年你追清清公主的勇气来。”

    谢无心想到这个,脸色黯然:“当年,当年,一晃就二十年了,当年有清清做内应,现在,清清她——”

    说到这,他突然痛苦地覆住左胸心脏处,再也说不下去了。

    成日的思念已快将他逼疯!

    他真的要疯了!

    除了和肖桐会面,他整日整日地站在冰城下面,却不得进去。

    原因是这几天冰城外围看管异常严厉,有赫连懿那樽神带着赫连之魂在城门口一站,一只苍蝇也不敢随便飞进去。

    即使,他都厚着脸皮说自己是赫连懿的岳父了,可赫连懿那个冷脸小儿却说他的岳父是云建树,气得他快要吐血。

    想到此处,谢无心心中更加愤恨起来,赫连治生出来的儿子竟然是青出于蓝生于蓝,这就罢了,而且还把他那么优秀的女儿给拐走了!

    “肖桐,无论如何,容我见她一面!”

    谢无心“蹭”地站起身,紧紧握住肖桐的手,语气里满是恳求。

    那低声下气的眼神看得肖桐心里都是一丝不忍。

    他岂不知,谢无心年轻时也是叱咤北部三十六岛的风云人物,从白手起家,到夺岛三十六,与玄灵岛分羹于海岛,可谓是本事超群。

    越是这么想,他倒越不忍起来。

    “谢大哥,感情的事不可勉强。”

    “可我也要争取!”

    谢无心的声音满是坚定。

    前几日赫连懿拦得紧,不让他进去,他也没有硬闯,原因是冰宫这几天客人特别多,若是硬闯进来一是怕引起北帝的不满,继而惹得清清不高兴,二便是怕自己贸然闯进,在三国来客前折了冰宫的脸面,那清清是更不可能原谅他的。

    但现在,他实在忍受不了了!

    这十多年的孤寂间,他早就是个半死不活的行尸走肉了!但得知清清还在后,他那颗死去的心又突然间复活了!可复活后,再遭这样的打击,他真是比死还难受。

    对清清海般深的思念与痛悔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涌来,压得他心底满满都是苦涩。

    “我要去找她!”

    谢无心折身冲下了楼。

    “谢大哥!”

    肖桐急忙叫道,抛下一锭银子急追出去。

    谢无心发了狂似地朝冰宫方向跑去,再也不管了!就算天下人要诽谤清清,讥笑冰宫,他也不管不顾了!

    他所要的,只是自己的女人而已!

    清清未婚生子,这是不争的事实,全是他造成的错误!与其别人在背后说笑,他不如把事情全捅开,置于死地而后生!

    谁敢笑出声来,他谢无心第一个就摘了那个人的头!

    “谢大哥,你这番进去,叫八方来客如何看待冰城,看待清清公主!”

    肖桐追上谢无心后厉声斥责。

    谢无心脸色变动了几下,见他有暴走的倾向,肖桐连忙道:“我带你进去便是!若是赫连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这几天的兄弟也不是白做的!”

    说着,他拉着谢无心的手避到了暗处,从怀里摸出一张人皮面具道:“戴上!”

    谢无心大喜,戴上面具后立刻就成了肖桐身边的一个平凡的跟班,凭着肖桐跟赫连懿的关系,自然是顺利地混进了内宫。

    肖桐刚想发话,指明他道路,谢无心却身子一闪,就不见了人影。

    再仔细瞧去,他消失的方向不正是往清宫的吗?

    是了,他与林清清在二十年前就不知私会过多少次,怎会不记得路?

    想着,他负手站立,突然悲凉地溢出一声笑来。

    谢大哥虽是一生苍凉,可他与林清清之间却也有过抵死缠绵、互相深爱,也有过情动唯美的初见,那怎是他能及得上的!

    他所有的,仅不过是那女子一生之中的一次路过而已,是他在她的世界的一次路过,根本没有在那女子心上留下些许的尘埃。

    而他,却沦陷了。

    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兄弟的妻子,沦陷了。

    可笑,可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