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甜蜜的婚礼(一)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一连几天,摄政王府合府上下都沉浸在喜悦中,小郡主的出生,无疑给这个向来有些冷清的府第添了新的欢乐。

    三月中旬,云紫洛尚在月子中,北帝来祁夏了,直奔摄政王府。

    听得消息时,云紫洛有些担心,她还没有和赫连懿成婚,却已经产下了女儿,未婚生子,在古代是禁忌,不知这位外表看起来十分固执的外公会不会发飙?想当年,他可是想要生生分开自己的父母亲!

    她一面给女儿喂奶,一面忧心忡忡地等着前厅中赫连懿与北帝会面的结果,最终焦急地下了床。

    “你给朕写了这样一封信,就不怕朕一怒之下灭了你的祁夏国!”

    灰衣猎猎的高大身子站在阶前,北帝脸色铁青,手里攥着一封信笺,“啪”地一声扔了出去,摔在阶前方桌上。

    赫连懿缓缓下阶,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北帝,您说错了,这祁夏国并不是本王的。”

    北帝冷笑一声:“祁夏灭了,还有你南川的存在吗?”

    赫连懿的表情很是随和,没有回答北帝的话,而是问:“洛儿和您的重外孙女儿在后院,您是现在过去看吗?”

    北帝气得直吹胡须,瞪圆了眸子。

    赫连懿只笑不语。

    北帝重重地一叹,说道:“罢了罢了,赫连小子,朕这次来祁夏,就是来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朕这个外孙女儿。”

    他将自己来的目的和盘托出。

    赫连懿听之大喜,前几天他向北帝冰城飞鸽传书,其实就是一封求婚书。

    “北帝您答应我了?”

    他不免有些激动,毕竟,他已经做好了北帝拒绝刁难的种种准备了。

    “嗯。”北帝轻哼了一声,烔烔的目光盯向赫连懿,问道,“小子,伤怎么样了?”

    赫连懿一怔,而后轻笑:“一点小伤,还会伤到现在吗?”

    北帝的眸光中闪过一抹赏识,声音也不禁有了丝动容:“那天听说了洛儿的消息,你比朕还要急,不顾玄灵岛包围之严,一个人拼死冲杀了出去,朕听玄灵岛那帮畜生说,他们几百人围住你绞杀,累你精力耗尽,刺了你好几剑,扬言说你肯定逃不过他们的追击,后来才知你安全救出了洛儿,朕本来是怒得想要杀了你,但看你对洛儿这么上心,便不再追究此事。”

    赫连懿听了,嘴角不由弯起一抹大大的笑容。

    “懿,你又骗我!”

    云紫洛悲痛的声音自厅外传来。

    由小仙扶着,她缓步进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恐慌。

    “洛儿!”赫连懿吃了一惊,“刷”一下身影就飞了过去。

    不过,离门口近的北帝比他更快,已扶住了云紫洛,喝道:“你月子都还没满怎么就出来了?”

    “外公。”云紫洛弱弱地看了他一眼,将目光重新投向赫连懿。

    “回去,小心受了风寒!”赫连懿也十分不悦。

    云紫洛摇头,又怜又恨又怨地看向他:“你不是说不小心被玄灵岛的恶贼刺中了一剑吗?怎么会是几百人围攻!懿,你又骗我了。”

    说着,眼眶中闪过了水花,她哽咽着问不知所措的赫连懿:“当时伤得有多重?是不是很痛?”

    她从来不知道,那次赫连懿竟然受了这么重的内伤!而且,竟是为了她!

    赫连懿伸手将自己的长袄脱下给她围上,裹在她的棉袄外,加上有绛灵护着脖颈,倒也不寒冷。

    “懿,你说呀。”

    云紫洛心疼地推他。

    赫连懿点点头,简单地说了那天的事。

    那日,他确实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出玄灵岛时已是半死不活了。

    他在岛边休养了一天,一口气吃掉大半瓶治疗内伤的灵丹妙药,第二日出发奔向黄牛村。

    一路上都封住了内息穴道,并无大事,但后来为了处罚长乐公主,才不得不又动了内力,以致于险些昏晕过去。

    云紫洛只看到他肩膀上的伤,孰不知,他后背上还有三道深深的剑伤,只因她小腹大了,他也从未在她面前宽过衣解过带,所以她并不知。

    听到这时,云紫洛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紧紧抱着男人的腰肢,素手在他只穿了内衫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那么温柔,那么爱怜。

    “懿,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我现在后悔死了,假若当时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你知道吗?我也活不了了……”

    她小声地泣着。

    赫连懿手忙脚乱地抬起她的脸,强势地吻去她的泪,抬高了声音:“洛儿你要是再哭,我就不理你了!”

    北帝也皱眉上前:“洛儿,现在哭最伤眼睛,事情都过去了,外公也允你们成婚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云紫洛闻言破啼而笑,此刻,她再也不想让最关心自己的人担忧,郑重地向北帝道过歉后,几人一起回主院。

    陈奶娘笑盈盈地抱着小郡主站在内室,婴儿穿着浅黄色的小袄小裤,外面由南川天蚕所织丝抽出,内里的棉袄是最上乘的棉花纺制而成,小衣服轻却软,保暖却不重。

    婴儿此刻的脸还是有些皱巴巴的,但一双眼睛却如黑葡萄似明亮,眨巴眨巴的。她的项颈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长命锁,在阳光下黄灿灿的,却是赫连懿特命人给她打造的长命锁。

    行过礼后,她将小郡主抱过来,准备给赫连懿,北帝一瞧就忍不住露出喜爱的表情来,伸手抢抱了过来。

    “名字取了吗?”

    他问。

    “取过了。”赫连懿疼爱地看着小女儿,说道,“叫赫连云晴。”

    “云晴?”北帝的眉头一挑,眸光中露出几分不愉来,“为何要嵌个‘云’字,洛儿又不真姓云!”

    赫连懿还未答,云紫洛已轻声道:“外公,虽然我不是云将军的亲生女儿,但他对我很好,因为避嫌,我又主动和他脱离了父女关系,总觉得欠着他什么,所以,才给女儿取了这个名字。”

    北帝面色稍渝,看着小云晴不哭不闹的,嘴角不由勾起了笑,抱着她逗起来。

    他在摄政王府住了半个月后才回冰城,而且,还带上了出月子的云紫洛。

    云紫洛的身子经赫连懿亲手调养,已是大好,除了身材还没有立即恢复外,其余的比生产前要好得多。

    她知道,这次回去,赫连懿就要正式向冰城提前娶自己了,心里一时不知是何种滋味。

    由于小云晴还没断奶,她不舍得将她丢在元京,便一同带回冰城。

    到了冰城,替北帝驻守在冰宫的圆空大师看到小云晴时着实吃了一惊,北帝解释之后,着手准备起云紫洛的大婚来。

    摄政王府的聘礼紧接着跟了过来,

    二十四抬聘礼,可说是轰动了三国,在此之前,可从未有过这么多聘礼的先例!哪怕是皇上娶皇后,也不过是二十四抬而已!

    按着赫连懿是南川独立世子的缘故,赠二十四抬聘礼,也并不违祖制,因为南川王的权力相当于一个地方皇帝了。

    只不过,还是令人大感震惊,怀疑他将南川王宫的宫库都给掏空了。

    而云紫洛的嫁妆则更为丰厚,北帝没有动赫连懿的半箱聘礼,还贴了十二箱笼的嫁妆,一共三十六个红木大箱子,可谓是要有多耀眼就有多耀眼。

    从北帝到祁夏,沸腾了一路。

    六月初,天气晓凉,大婚的车队从冰城出发,七月始才抵达元京。

    令人乍舌的是,不管在冰城界内,还是祁夏界内,凡是云紫洛的婚轿路过的地方,全部铺着大红色的软绸,如此长的红绸,竟是赫连懿命人随着聘礼一路铺过去的。

    云紫洛吃惊却又甜蜜,看着已长得十分白胖可爱的赫连云晴,嘴角的笑容不由地勾上了眉梢。

    送队的侍卫知道她怀抱婴儿,却一直以为抱的是个男孩,毕竟婴儿难分性别。他们听信了北帝胡诌的“男娃送喜”的风俗,真以为新娘出嫁抱着个男娃娃,到了夫家便会生个大胖儿子。

    “怎么还没到啊?”

    北城门十里长坡上,一身大红色喜服的赫连懿站在黑风身旁,高大健壮的身姿更显笔挺,脸颊英挺俊朗,星目耀光,只是剑眉微拧,有些焦虑。

    这几个月来,他可是快要思念逼疯了,天知道,他有多长时间没碰他的洛儿了!再加上一个可爱的小奶娃,他能不想死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