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陆承欢:不是结局的结局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摄政王坐回到阶上最中间那张太师椅上,微闭凤眸,没有开口。

    陆承欢也讷讷不言,抬起头,无助地看向一旁的鬼魂与鬼形,似乎想要知道一些情况。

    鬼魂侧过头,注意到摄政王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他轻手轻脚地拿起桌上的长扇,为他扇动起来。

    “王爷,冬侍卫到!”

    外面,近身侍卫领进来一个黑衣的年轻男子。

    他脸色无一丝血色,尤其在看到陆承欢站在那里时,慌乱地过来便跪了下来。

    努力了好一会儿,“摄政王”三个字还在他嘴里打转转。

    “冬侍卫,你不用紧张,有什么就说什么。”

    鬼形得了摄政王一个眼神,吐了口气。

    “你怎么在这里?”

    陆承欢看到他极为纳闷,这名冬侍卫是从下面调上来的,服侍她时间不长,她也不熟悉。

    冬侍卫战战兢兢地看了她一眼,把心一横,嘶哑着嗓音道:“王爷,不关奴才的事!奴才是被王妃下了情药!”

    说着他深深伏了下去,露出来的后背却猛烈地在颤抖,谁都看得一清二楚。

    摄政王睁开幽遂的凤眸,薄唇轻启:“郡主肚里的孩子,是你的?”似是在求着最后的肯定。

    “轰!”

    陆承欢的头脑炸开了,她赫然指着冬侍卫,尖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何止他,鬼魂与鬼形都震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场闹剧在眼皮子底下开场。

    “承欢,你服了甲子药,你自己可知道?”

    摄政王看着陆承欢,此刻对她的心情只余下怜悯。

    陆承欢的身子摇了几摇,腿一软,单膝跪到了地上。

    “你怎么知道的?”

    摄政王的凤眸中一闪而逝过愤怒:“原来你竟是知情的!我还道是母妃害的你,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为了上位,你不惜拿自己的身体与孩子做赌注!自作自受!”

    “母妃她都说了?”

    陆承欢惨白着小脸问。

    “是,都说了,陆承欢,母妃为你做的都做全了,你没能成功地完成她的任务,她不惜找了这个冬侍卫来破了你的身子,你到现在还在梦里吧?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跟本王没有半点关系!”

    “不可能!”

    陆承欢全身都剧烈哆嗦起来,一屁/股坐倒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凤眸惊骇地瞪着。

    冬侍卫吓得哭了出来:“王爷,我是被王妃下的药,我身不由已啊!王爷,郡主,你们饶了我吧!”

    他说着,胡乱地在地上磕起头来。

    鬼形眉头一皱,快步奔了过来。

    “母妃不可能这么做,她是想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啊!”

    陆承欢的嗓音时而尖时而粗噶,难听之极。

    “她只是想要个工具!不管你肚中的孩子是谁的,只要本王信了,那就够了。等我娶了你,她可以肆意控制你,打击洛儿,掌控琉璃阁,等到你没有价值时,她可以随意换掉你。你当真以为,她会让一个不干净的女人生下她的孙子吗?”

    摄政王冷冷斥道。

    陆承欢的脸白得可怕,肌肉开始挣狞。

    “不,不会的,母妃她……”

    摄政王不想再听她说下去,打量了一眼冬侍卫,沉声说道:“鬼魂,你进宫写一道圣旨,南川郡主陆承欢肆意妄为,与下属私通,怀上孽子,今废除郡主身份,赐婚冬侍卫,双双贬为平民,择日完婚。”

    陆承欢还未听完便已厉声高叫起来:“不,赫连哥哥,我不从!”

    她双手双脚并用,朝这边飞快地爬过来。

    鬼形急忙上前拦住她。

    “郡主——”

    甫出口便发现这个称呼已经不能再用。

    “陆小姐!”

    “滚开!给我滚开!赫连哥哥,我不要嫁给冬侍卫,就算你不想娶我,我也要为你守身终老,我不要嫁给这个狗奴才!更不想生下他的孩子!”

    陆承欢见无法过去,干脆擂起拳头,发力朝自己的肚子上打去。

    鬼形伸手扼住她的腕,耳边却传来摄政王的声音:“别拦!”

    抬起头,就见摄政王神色复杂地看向这边。

    陆承欢的手劲本就不弱,加上这孩子怀得甚是不稳,两拳下去,她便痛得翻滚在地,嘴里嗷嗷叫着,地面上,留下的是触目惊心的鲜红!

    “爷……”

    鬼魂声音嘶哑颤栗。

    他不明白摄政王为何不阻止陆承欢的自虐行为。

    摄政王抿唇未语,这孩子,多半生下来也是来受罪的,就算侥幸身体健康,陆承欢会待他好吗……

    他不想,再看到一个重蹈自己幼时的影子,即使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也很残忍。

    刚从摄政王话中回神过来的冬侍卫立即又被那满地鲜血给震住了。

    “郡主,郡主!”

    他再也顾不得害怕,直奔了过去,扶住了陆承欢。

    “王爷,快救救她!”

    冬侍卫的脸上还挂着泪水,他搀着陆承欢的手臂不停地颤动。

    “鬼魂,着大夫看看,你安排一下吧,鬼形,颁了旨后再拿南川的王印盖个通知,发到南川去。”

    吩咐完后,他抬步出了大厅。

    冬侍卫和几名随之进来的侍卫七手八脚地把陆承欢抬进附近的偏院,他神色有些复杂。

    摄政王适才的话到现在还在脑内“嗡嗡”个不停,他要娶承欢郡主了?

    即便她现在已经被废除了郡主之位,可在他心里,她还是个主子啊!他从没想过,自己竟会娶她!

    虽说,她的郡主脾气很大;虽说,她一直倾慕的是摄政王;虽说,她看不起自己;虽说,他们在一起肯定不融洽;可是,得知要娶她,他心里竟也有些欢喜。

    冬侍卫的脑海内不禁飘过那夜的场景。

    那夜服了情药,可他的记忆却清醒得可怕。陆承欢十分有姿色,尤其她的身体,光洁如玉,生涩却曼妙,从未碰过女人的他在那时,明知身下的女人身份不简单,可他还是疯狂了。

    他忽然惊觉,原来自那夜之后,自已其实从未忘记,他对这个将第一次给了自己的女人,仍动了不该有的情。

    不管陆承欢待他如何,冬侍卫当晚还是按摄政王的命令带走了睡梦中的陆承欢,离开了元京。

    同时,摄政王在陆承欢的这支琉琉阁队伍中公布了她的丑行,并发下话说,一定会将新的凤星阁主人选找回来。

    虽说琉璃阁的人都服从摄政王,但是他们不会奉摄政王为阁主。

    算上林清清,琉璃阁共经历了四代阁主,百年前,这个神秘的组织现出江湖,阁主皆为惊才维艳之巾帼英雄,传说,她们顺应天命,只为一个无人知的秘密。

    琉璃阁,便是守护这个秘密的组织,而这个秘密,只有历代阁主才知。

    陆承欢并非真的阁主,所以她不知,下面的人虽然不和,却深深信笃着这个秘密,五长老和六长老等上面几个人偷天换日的事暴露后,而今的琉璃阁阁众已经对陆承欢的身份产生怀疑,琉璃阁内也早已不稳。

    这会儿听了摄政王的保证后,才纷纷安下心来。

    碧空晴云,幽僻的村落里传出一阵阵蝉鸣。

    云紫洛斜斜躺在树荫下,嘴里嚼了根草叶子。

    已经是来到黄牛村的第十天了,元京的消息才传到了这里,陆承欢……

    她微微一掀红唇,笑得极是淡薄。

    其实赫连懿对她的感情,她从未怀疑过。

    想来,他留陆承欢,必是发现了什么端倪,想要调查出来,并非真的金屋藏娇。

    但是,他不该隐瞒自己!这样的隐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除了隐瞒,他还违背了自己的话,阴奉阳为。

    这一点,令当时的她气得心中直发苦。

    向来听话的赫连懿竟然不听她的话了!却瞒着她将陆承欢藏在了别院,这一点,她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原谅他!

    今天是陆承欢,天知道明天会是谁?

    不给他一点教训,他压根儿不会意识到这种错误的严重性!

    微微眯起眼,困意涌了上来,云紫洛打了个哈欠,很快就熟睡了过去。

    却在这时,一大群杂乱的脚步声朝这里奔来,不一会儿,惊慌失措的小仙便看到官兵夹杂着百姓将这里包围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