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给程与义的下马威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阿美惊慌异常,尤其是在看到云紫洛美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容貌时,更是自惭形秽,捂着脸跑了出去。

    “洛,你在这等我,我出去办个事。”

    摄政王强制地压下想要将眼前这妖精生吞活剥的冲动,抚了下她的脸。

    云紫洛已经能想到他要出去做什么了,想了想,点了下头。

    摄政王匆匆出去。

    云紫洛到床上躺下,拉了锦被盖在身上,侧卧而眠,烛灯半暗,暖意袭人,极是好睡。

    正迷迷糊糊间,屋内有了动静,那股熟悉的气息在周围荡开,她知是摄政王回来了。

    “懿——”轻抬眼皮,她低低唤了一声,映入眼帘的是满室迷离的灯火。

    “洛,睡吧。”

    摄政王极是柔和地站在床头,为她牵好被角,俯身在她额头一吻,信手脱下裹在外面的那件长袍和外裤。

    云紫洛眯着慵懒的杏眸,看着他手肘撑着床沿跳上了床,热乎乎的身子挤进了被窝。

    摄政王进来前在炉盆前烤了好一会儿,只怕会冷了她。

    拢了床帘,他伸出长臂,极轻易地将女人抱进了怀抱,翻身压了上来。

    “洛儿……”极缱绻缠绵的音调,如那滚烫的唇映在她的脸颊与脖颈上。

    黑夜中,男人一双凤眸煜煜生光,有如两颗最炫亮的明星。

    “去哪了?”

    女子的声线染着浓睡初醒的疲惫与朦胧,她努力撑着眼皮,却终究只张了一条缝,男子的容颜若隐若现。

    “找程与义了。”摄政王低低笑道。

    两人面孔紧贴着面孔,呼出来的热气晕红了彼此的颊。

    “不热么?”

    摄政王感觉全身都在沸腾,肩膀一隆,便将厚实的锦被抖落两寸,两人的肩膀裸、露在了空气中,顿时感觉气流为之一畅。

    “咯咯,懿,你这么怕热,瞧都是汗。”云紫洛笑出了声,微闭着眼,摸到他的脖颈用力围了起来。

    “好了,洛儿,睡吧,赶这么多路,着实累坏了……”

    摄政王趴在她身上,声音也渐渐微弱。

    这一夜,只有拥抱……

    第二日是个大晴天,初晨洒下它的薄辉,摄政王与云紫洛便步至大堂用膳。

    程与义已经候在了那里,见二人过来才唤下人端饭菜,很快便布了一桌。

    摄政王唤人试毒的同时,程与义有些不安地站着。

    云紫洛挑起眼角,看到他的脸颊一边高高地肿着,反光处湿漉漉的,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传来,显然那里上过药。

    难道,这是赫连懿昨晚的杰作?

    她不由将视线转向摄政王。

    摄政王正一手拿着盛了玉米粥的银瓷小碗,一手拈着精致银头玉筷在夹小菜,不一会儿碗里便布满了。

    “洛儿,趁热吃。”

    他笑眯眯地将堆着如山食物的碗放在云紫洛面前。

    云紫洛嘴角轻抽,接了过来,顺手为他也夹了菜,两人都吃了起来。

    下面,程与义的脸又红又胀,看到摄政王对眼前这名女子一如既往的宠爱,再想到昨天晚上摄政王那严厉的脸色,他真是后悔莫及。

    这个阿美,实在是能给他捣乱!

    他只是让她去试探下而已,却闹出这么大动静!

    不过,他也有些怨自己,这一着倒是走错了,敢情王爷喜欢的只有这个女人!

    却不知这个女子几世修来的福分,能得主子如此看顾对待,当真是羡煞天下人……

    侍候两人吃过早饭,程与义上前,陪着笑脸说道:“今早侍卫来报,发现了城中几处可能有云浩公子的踪迹,王爷可否要与臣一同去看看?”

    摄政王还没回答,云紫洛清冷一笑:“哦?程大人倒是闲得慌,有这空闲时间还不如回你的知州府处理下累年积月的案子。”

    程与义唯唯诺诺答应了,心却是一沉。

    他,莫不是将这个女子得罪了?

    摄政王微勾了下唇瓣,算是默认了云紫洛的话。

    云紫洛想到昨晚的事,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怒火的。

    不为别的,只为这姓程的家伙根本没把她云紫洛放在眼里啊!

    公然送女人给摄政王,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还是说,他把自己只当作给摄政王玩的那种女人了?

    既然他这么想,自己不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倒也辜负了他的好意。

    云紫洛红唇微微一扬,伸臂托起下巴,歪头看向摄政王,悠闲地道:“许都倒是个繁华的地方。”

    程与义在一旁撑着笑道:“许都是元京的陪都,除了元京外的第一大州。”

    “是吗?”云紫洛白了他一眼,淡淡道,“这么说,这里倒是块宝地了,在这里当知州也比下面穷乡僻壤的好得多了。”

    “都是一般,都是一般。”

    程与义万分谦虚。

    云紫洛却没再理他,换了一副的温柔对摄政王道:“这么说么,难怪臣妾的堂弟一直想到许都来做官了。懿,你说,他若要来做这个知州,可还称职?”

    一言以出,好几个落汗。

    尤其是程与义,双颊瞬间惨白,这不见面貌的女子,果然是憎恨上他了。

    最悲催的是,摄政王还笑盈盈地点了点头,答应了她:“这许都,倒也就知州的位置能搁浅一下他这条大鱼了。”

    程与义惊得更是不清。

    妇人不能干政,可摄政王的意思竟然是同意这女子的话了。

    看着两人言笑晏晏,旁若无人,程与义额头冷汗直流,双手抽凉,他也不愧是官场混迹半生的人,心一横,牙一咬,“扑通”一声跪倒在餐桌前。

    摄政王凤眸内划过一抹冷厉的光芒,瞬间敛去,他笑:“程大人,怎的突然行起如此大礼来了?”

    程与义一躬到地,声音响亮,却在颤抖:“请姑娘原谅昨夜的事,臣并非有心!王爷,臣在您手下这么多年,做事兢兢业业,您是看得见的,饶了我因昨夜头晕眼花,做出这等事来,更请姑娘原谅则个!”

    云紫洛看着他的身子扑簌发抖,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淡淡说道:“程大人,您说笑了,我似乎没有怪罪你什么,更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程与义豁地仰起脸道:“姑娘,臣说得便是昨晚——阿美的事,臣绝不是有意安排,请姑娘别放在心上,只当老臣糊涂便是!”

    云紫洛瞄了眼一旁默不作声的摄政王,声音婉转地答道:“你知道就好,我的脾气是很好的,相当好,好到有人在我面前掉脑袋,我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程与义的心一颤,看着云紫洛笑盈盈的脸庞,心底一寒,他咬了咬唇,再度趴下。

    “起来吧。”

    摄政王懒洋洋地唤了一声。

    “还不去准备准备,我们现在出府。”

    说完,他拂袖起身。

    此刻,许都城的街心广场上一片人山人海,正中间搭起的八角白布台上彩旗高扬,东南西北角各摆放着四张书桌,配着相应的长椅,各有一名少年坐在椅上,提笔疾书着什么,脸色俱是凝重。

    十里八乡的人们将这个地儿围得水泄不通,为了看这一年一度的选拨大赛。

    当然,这场选拨赛是地方制的,只是许都知州府内部选用人才的一个方式。

    今天进行到第三天,这四位少年,便是从前几日的比赛中脱颖而出的。

    今日,比的是作文章,题目是《礼与仁》。

    高台右上方的小阁内,临窗坐着两人,向这边眺望。

    云紫洛一脸的无奈,望着东角那名生相清秀的少年,很想去将他扯过来。

    那居然就是云浩。

    却不知怎的竟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并不符合他们的推测,吴大不是带他逃跑了吗?

    此时,只见台上走出一名消瘦的中年男子,他穿的是知州府监考官的服饰,一上来,洪亮的声音便传开:“这次比赛的最后一场到此结束!接下来是评改时间,抉出前三名。”

    四名少年交了卷后,镇定自若地在一旁等候。

    几个监考官拿着四张宣纸,交头接耳起来。

    忽然,“啊”的一声,一个监考官碰翻了膊旁的砚墨,墨汁洒了一桌,打湿了他手中正看着的一张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