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暴怒的北帝(周氏的结局)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可越这么想,北帝的眸光便愈加冷了下去。

    圆空大师说清清在洛儿一出生就给她脸上下了毒,她的相貌是奇丑的,后来摄政王给她解了,才有现在的倾国倾城。

    楚寒霖前后行为的对比,极速挑起了北帝心中的怒火。

    “后悔了么?这世间没有后悔药,似你这等有眼无珠,注定与美玉错之交臂。”

    北帝扬眉,沉沉吐出。

    “但凭惩罚!”

    楚寒霖也昂起了头,眸光坚定,望着北帝身旁的云紫洛。

    北帝以手一指云轻屏,厉声道:“休了她!”

    “啊!”云轻屏不禁一声惊呼,身子瘫倒在地。

    楚寒霖一蹙眉,说道:“北帝,她已经是我的女人,而且,她的脸——”

    “没有理由!”北帝粗暴地打断了他,“她是洛儿的姐姐,却给了洛儿这么大的屈辱,云将军,你就任凭朕的外孙女儿受辱吗?!”

    锋利的眸光直射云建树。

    云建树在云恒的搀扶下已能巍巍地站起,双膝一软,他跪倒在地:“北帝,我委实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北帝脸色铁青:“那洛儿和他怎么还有婚约在身?难道我家洛儿除了这个混帐就没人要了?”

    云建树当即没了声音,他咬了咬唇,当初洛儿和他说,不要他管,她自己会解决,他也知,自己是根本管不了。

    因为上面那个人,是他的亲姐姐!

    “怎么会呢?我怕别人跟我抢了洛儿去,只不过,儿女的婚事还得由父母来决定,所以请北帝做主给洛儿解了这空婚约。”

    摄政王轻笑着开口,凤眸深处,墨云翻滚。

    他这句的意思,北帝是听懂了。

    侧眸瞧向云紫洛,立时明白过来,豁地推开太师椅,仰天厉笑,表情挣狞:“好,好!姓云的都联起手来欺负我家外孙女儿!洛儿,你且坐下,跟外公好好说说,这些年来,他们有没有短你什么欺你什么!”

    说着,将云紫洛往太师椅上一按,眸光怒气不散。

    透过北帝宽大的肩膀,云紫洛看到了云建树痛苦地跪在地上,抬起的面庞有着深深的凄楚,心不由微微一动。

    她缓缓对上北帝的双眸:“外公,爹爹对我极好,而今方知我不是他亲生,但他待我,与亲生无异。”

    环视着大厅里呆了一片的朝臣,太后恨得咬牙切齿,拂袖站起:“北帝,这些家事,我们还是宴毕再谈吧。”

    “家事?”北帝冷冷睨了她一眼,“关乎到我冰城的冰洛公主,就是朕的国事!”

    云紫洛嘴角轻抽。

    摄政王已低低一叹,道:“洛儿,你怎么就过得好呢?那日去云府看你,云将军不在家,你却连晚饭都没有的吃……也不知道背着云将军,你受了多少苦。”

    说着,他的心也跟着纠结了起来。

    云府,除了云紫洛想留的云建树和云浩,还有海燕,其他的,他是一个也不想留!只是现在还不是动她们的时机,他本想让洛儿亲手来处置,可现在……

    北帝听了之后大怒,云建树已震惊地问道:“洛儿,是真的吗?”

    云轻屏的脸有些惨白,连忙道:“想是娘传膳传得有些晚了。”

    云紫洛本不想说,但摄政王道了出来,再加上云轻屏粗拙的解释,她心中也极其厌恶,便反问道:“那十六年来,每次爹爹一走,晚膳都会传晚吗?或者说,爹爹一走,厨房里就忘记了云府还有个二小姐?我可是饿了不知多少次肚子!”

    “放肆!”

    北帝咬紧牙关,恶狠狠盯向云建树。

    云建树也颇为震撼,突然间脸色阴沉下去,一拳头砸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

    “周翠花……”

    而殿下,“轰”的一声沸腾了起来。

    “原来周夫人竟然虐待庶女。”

    “是啊,看不出来,周夫人表面温和大方,竟然虐外室的女儿,四王妃她们也不阻止阻止?”

    “我看啊,云家小姐的作风都有问题,云府水也深着呢。”

    “嘘,你想给太后听见啊!”

    太后眼见着下面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虽听不清在说什么,但面子上俨然挂不住了,清哼了一声。

    到底还是太后,殿里立时安静了下来。

    一柱香之后,睡得迷迷糊糊的周氏被两个御林军从稻草堆里拖了出来,带进了宫。

    发丝凌乱,衣衫褴褛,肩上发上还粘着几根黄稻草,消瘦得没有人形的周氏仰着尖尖的小脸,脸上难掩惊恐之色。

    这是要正法了吗?

    往那一跪,第一眼便看到跪在身侧的云轻屏。

    “屏儿!”

    她一声嚎啕,泪水汩汩而下,冲刷得脸颊两道留白。

    云轻屏终是不敢过去,慌乱地望着北帝。

    北帝勾了勾唇,问云紫洛:“就是她?”

    云紫洛看了眼脸色阴沉的云建树,不好作回答。

    北帝已经将目光转向了太后。

    太后强压住心头的怒气,为了云家的脸,此时也不得不把周氏推出来,虎着脸喝道:“周翠花,身为镇国将军夫人,却屡屡虐待冰洛公主,不敬皇室,已是死罪!今将你交于北帝处理,是生是死,与我们祁夏无关!“

    转头放缓了声音,对北帝道:“一个月前,建树便已经给她写了休书,她早就不是云府人了。”

    “太……”

    云轻屏的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刚叫了一个字,嘴巴已叫楚寒霖给捂住。

    “你疯了吗?还想着求情?”

    云轻屏唔唔了两声,泪水顺着眼眶哗啦啦直下。

    太后此话意在撇清周氏与云府的关系,将周氏送了出去,那么北帝便放了心,是生是死爱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

    云轻屏眼见太后如此狠毒,心里不禁一寒。

    “冰洛公主?”

    周氏抬起头,喃喃着,一眼看到了肌光容华的云紫洛。

    “林清清?你这个贱、人不是死了吗?难道我还在做梦?”

    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记大脚便踢在了她的心窝处,直将她掀翻了过去,伴着北帝冷厉的声音:“带下去,处死!”

    云紫洛微蹙了下眉,神色恢复正常,只是没料到这个女人一上来就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触了外公的逆鳞。

    “屏儿!老爷!太后!屏儿,我不要死啊……我犯了什么罪啊要处死!”

    周氏大叫着。

    “慢着!带回来!”

    北帝喝住,睨着被拖回来的周氏,容颜隐匿在宫灯的反光中,冷冷道:“云紫洛是朕的外孙女儿,你身为主母,却虐待她十多年,还有,你口中的贱、人林清清,她是朕的宝贝女儿,冰城的清清公主,如此不敬皇室,抄你九族都够了!拖下去!”

    周氏傻眼了,这人自称“朕”,刚才又听太后说“北帝”,云紫洛,她是皇亲贵胄?

    殿外冷清,夜风吹来,她打了个寒噤,耳边传来御林军的轻笑:“你倒是胆子大,居然敢当着北帝的面辱他的女儿,你这不是找死吗你?”

    “在宫里当差,还真得谨防祸从口出呢。”

    另外一个配合了一句。

    周氏听了后,只感觉天昏地暗,日子到头,她真的要死了,精心调养的四王妃女儿也救不了她了!恐慌,如潮水般的惊恐漫延而来……

    殿内,云建树、楚寒霖与云轻屏都坐到了原位上,周氏的死或多或少在他们脸上留下了一些阴影。

    北帝盯着楚寒霖,沉沉道:“不管你现在怎么认错,羞辱了朕的公主这事也是否认不掉的。三国间以安邦为主,朕并不想挑起战事,但你,得给朕一个交待!”

    楚子渊扬起脸:“还是那句话,我不会休掉屏儿。”

    朝臣中有人不禁从席上走出,说道:“北帝,您说您不想打仗,那您就不应该再追究这事,毕竟当初,我们都不知道云二小姐是您的外孙女啊。”

    摄政王冷笑一声,道:“柳大人说得倒好,照你这么说,娶的若不是金枝玉叶,就可以随便羞辱了吗?女方无过错,也可以随便拒婚休弃吗?”

    “臣不是这个意思。”柳大人无言以对。

    北帝哼了一声道:“祁夏的律法虽然没有这一条,但却有一句:聘则为妻奔为妾,云大小姐和四王爷什么都没有便拜堂成亲,仅仅算得个夫人,怎么还能叫王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