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不出江湖好多年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紫洛话音一落,空旷的大殿内突然间就沉寂了下去,诡异的静秘如潮水般推开……

    “你说什么?”

    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字一字,万分清晰地从北帝那张干裂的唇中吐了出来。

    他高大的身体豁然站直,脸颊扭曲,铁青的面容现出老态来,额头青筋已凌乱地拧起。

    殿内冷气骤升!

    东林国君的心弦也崩到了极致!

    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间,再没见过北帝如此暴怒!

    他不由拧眉看向云紫洛,这个丫头,有危险了!

    只有他知道,当年的北帝,脾气有多么暴躁!

    可是,脑中灵光一现——这个小丫头,她不能死啊!

    她要是死了,自己的乐儿怎么办?

    云紫洛也丝毫不敢在意,在她说出那话的时候,便已决定鱼死网破。

    “北帝,还我的懿来!”

    她清喝一声,雪杀如一条雪白的长蛇,扭转着娇柔的身躯朝北帝的方向攻去。

    她怀疑,北帝是不是用了什么神秘的阵法将懿困住了!

    北帝脸色冷沉得有如一块冰,双手徐徐推出,声音冰冷得有如千年寒冰:“漫天冰雪!”

    漫天冰雪的效力,比起冰雪圣境来说稍欠一些,毕竟,他觉得,对付这个小姑娘,还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力气!

    敢于那么难堪地骂自己,很好,非常好!

    漫天舞落的冰沙雪粒朝云紫洛汹涌般扑去。

    “洛儿小心!”

    楚寒霖与楚子渊脸色剧变,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掐紧了腰间的兵器,满脸担心。

    云紫洛鼻端轻哼了一声,脚步微错,身形已如水般滑了出去,但见蓝影纷飞,白光缭绕,刹那间,那女子竟踏破阵法,款步而来!

    连北帝,也被她如此快的破阵术惊得脸色大变。

    怎么会?

    他的漫天冰雪,可从未有人破过如此之快的!

    还是说,刚才他根本就是失手?

    不容多想,云紫洛的雪杀打梁上绕过,她咬住天蚕带,纵身跃上半空,双手抽出十枚金刀,催动内力,喝道:“十面埋伏!”

    “嗖嗖嗖嗖”声不绝,从四面八方朝北帝射去,又快又急,风声呼呼。

    十把金刀后头跟着又是十把金刀,云紫洛挥舞白绸,曼妙的蓝影越转越快,紧紧被白影所包围。

    而那金刀,一波接着一波,直指北帝的致命之处!

    顿时,满殿都是金光闪耀,煞是华丽!

    东林国君看得惊呆了,直直地站了起来。

    自己竟然也看走了眼!

    居然没看出来,这小丫头的功夫竟如此厉害!

    脸上九五之尊的高傲神态早烟消云散,仅有的,是做为一个爱武人士被触动的震惊!那双饱经人世冷暖的双眸满是不可置信!

    北帝仰天长啸一声,厉声喝道:“玄冰起,万物灭!玄冰掌!”

    “霸英兄留情!”

    东林国君听到“玄冰掌”时,整个身子有如跌进了万丈深渊。

    他的解药啊!

    此刻的云紫洛在他眼里,便成了长乐公主的一枚解药了。

    云紫洛沉吸一口气,刚想做准备,突然眼前黑影一晃,她还没有动作,腰肢已被由上而下的一道快影揽进了怀里,几个起落,便跃到拐角处。

    “北帝住手!”

    摄政王清冷的声音透满内劲,刹时响满大殿。

    北帝一怔,已然收了掌,眸光满是不善地朝两人望来,“小子,你好本事啊!”

    不得不说,能坏了他的冰雪圣境,赫连治这儿子倒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摄政王还未来得及答应他,怀里已传出一声颤抖的叫唤。

    “懿……”

    云紫洛冷漠的脸上突然间起了巨大的惊喜,颤着红唇,贪婪地看着他的凤眸。

    “洛。”

    摄政王低头,声音软得能掐出水来,钢铁般的男人刹那间便化为绕指柔。

    不顾身处何地,她抬起头,伸出双臂环住摄政王的脖颈,在他左脸颊上亲了一下,又在他右脸颊上重重地吻下。

    “没事就好。”

    她的声音透着劫后余生的大喜大悲,红唇再次覆下,与他的薄唇相对碰,轻轻的一个湿吻。

    摄政王的脸当即就红了。

    他没想到他的洛儿胆子居然这么大!

    连他都还没……可是最爱的人这样与自己亲昵,他哪里能镇定得住?心早就化了,抱着女子纤腰的大手加了一把紧道,似要将她深情地揉进怀里。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楚寒霖与楚子渊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尤其是楚子渊,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额上青筋乱蹦,如若不是东林国君在一旁,他早就出声了!

    挑衅,这是赫连懿对他的赤、裸、裸的挑衅!

    楚寒霖则是眸光冷沉,极力压抑着什么情绪,坐在那稳如泰山。

    东林国君盯着亲密的两人,脸色突变,拍桌而起,喝道:“摄政王,你居然敢欺瞒朕!”

    他的声音让柔情相对的两人拉回了思绪。

    摄政王并没将云紫洛从怀里放下,只是侧过了头看他。

    “刚才演的好戏!”

    东林国君冷哼一声。

    到底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此刻已推断出了事实真相。

    “乐儿的解药,你是给,还是不给?”

    这女子身带宝药,而制药称顶者,非南川世子,祁夏的摄政王莫属!

    本以为还会有什么世外高人,此时突然见两人关系竟然如此亲密,他恍然大悟。

    摄政王薄唇微扬,低沉地笑出了声,凤眸内,却无一丝笑意。

    “她伤了我的女人,受些惩罚不为过。”

    东林国君一咽,未想他说得这么直接,眉头蹙起:“已经惩罚过了,摄政王的手段朕是见识到了,南川制毒名满天下不为虚啊!”

    摄政王轻笑:“皇上放心便是,在我们离开东林前自会将解药双手奉上。”

    他毫不在意地拥着云紫洛,反正都承认了,乐得大大方方。

    “莫非,你竟连保护个女人的信心都没有?”

    东林国君有意讽刺。

    摄政王不以为意,眸光轻轻一扫北帝,“是么?小王自认本事还是有的。只不过,她爱玩,就让她玩个够,只要她玩得开心,别人的生死与我何干?”

    东林国君气得脸色发白,这不如直接说他的长乐命贱就是!

    北帝冷哼一声,目光从摄政王身上称到了云紫洛戴着面纱的脸,“这丫头倒是有些本事,却不知师承何门?不仅会些奇门邪术,教养也是一等一的好!”

    虽然他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滔天之怒,但那双暗涛潜伏的双眸阴暗有如山雨欲来,让人一眼可见眸光深处的凶险。

    摄政王的凤眸也微暗了一层。

    明知道他在说反话,云紫洛却笑盈盈地冲他点头:“北帝前辈谬赞了。”

    杏眸挑了一挑,说道:“奇门邪术均是自学成才,至于教养么,我从不以大欺小,以老欺少。”

    后面一句话直接影射北帝欺凌摄政王之事。

    北帝的眸光刹时万分犀利起来。

    东林国君苍老的面容也现出了冷厉,他眸光微沉,看向北帝,吐出来的声音也没了先前的祥和。

    “霸英兄,看来我们是不出江湖好多年了,这些个小辈是一点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北帝冷冷一笑,道:“那么,你想怎的?”

    东林国君想到爱女被这两人肆意欺凌,还捏在手上威胁自己,血杀之气顿时在胸腔里涌起。

    “杀—无—赫!”

    随着他沉冷的声音一字一字落下,大殿的那道铜门已“嘭”的一声关上了。

    楚寒霖与楚子渊攸地站起了身。

    “皇上!”

    楚子渊急唤了一声。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僵持,他已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之味在空气中弥漫。

    东林国君脸色阴沉,纵是穿着金灿灿的龙袍,也难以掩饰他身上的嗜杀本性!

    北帝看了看摄政王,眼神却闪烁不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