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小懿懿,你真乖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看着她一脸着急的模样,云紫洛有意吓她一吓,拖长了声音反问:“你说呢?”

    云彩丽的脸色剧变,脸庞顿时变得有如一张纸般薄而苍白。

    “那,他,他怎么说?”

    这句话,几近是颤抖出来的。

    云紫洛想到这个女人似乎一直都非常在意云建树对她的看法,但她争宠夺爱的手段又惹得云建树对她不满,倒也可悲。

    不再戏弄她,而是沉下声音说道:“爹爹并不知道,可是,你做这件事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爹爹会有知道的一天?你丢的不是你一个人的脸,而是云家的脸!是爹爹的脸!”

    云彩丽抿紧了唇不语。

    一滴晶莹在她的眼角隐隐若现,无声无息地沿着她的脸角滑落下来。

    她却扬起了头,没有擦去它的意思。

    “就算如此,也无退路了。跟着一个傻子,生的孩子也是傻子,这一生都无法逃脱!所以,即使回到当初,让我选择,我还会这么选择!我不后悔!”

    她闭了闭沾着泪花的眼睛,小嘴一开一合,“我早已无脸再站到爹爹面前去!就这样吧!”

    云紫洛神色未动,眼神却十分犀利,“如果当初,你不来陷害我,你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田地。”

    云彩丽浑身一震,攸然睁开微挑的三角眼,眼神中划过一丝怨恨。

    半晌,她才凄然说道:“云紫洛,我不是你的对手。”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云紫洛,你隐藏得太深,若说整个云家最有心计的人恐怕非你莫属了。”

    云紫洛哑然失笑。

    云彩丽却还在说:“你装傻冲愣十六年,我不知道你为的是什么,但我现在彻底明白了,而今的你,根本不是一个云家能困住你的!”

    云紫洛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走到帐门旁看了看门外的天色。

    “时候不早了,我这就让人送你去东林。”

    “你愿意送我去东林?”

    云彩丽满是怨意的眼神闪过一丝光亮和惊喜。

    云紫洛径直唤道:“青龙白龙!”

    不一会儿,蓬上就连翻下两道优雅的身影。

    两名年纪不大的青年飞进了蓬内。

    “阁主!”

    这两人,是云紫洛挑出来做为琉璃阁的近身侍卫,武功也是一等一的强,另外还有红龙黄龙,一共四人。

    他们潜伏在暗处,没有云紫洛的命令,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出现的。

    即便,云紫洛在与人打斗,不到生命危急关头,云紫洛也不允他们擅自出现来帮忙。

    “你们亲自送她们去东林,勿必保证她肚里孩子的安全。”

    云紫洛沉声吩咐。

    孩子毕竟是云家的后代,首先,她不会允许任何外人杀害它。

    在这一刻,云紫洛清楚地知晓,自己给了云彩丽另外一条生路。

    那条死路是她逼着云彩丽上去的,可现在的她,因为和懿甜蜜的在一起,也不想看到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她就做一回好人,给她一个机会。

    至于东林那江大人会怎么处理她,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云彩丽到底会怎么样,很抱歉,那不在她云紫洛关心的范围里。

    “云紫洛,你就不怕我……”

    云彩丽临走前,嘴唇动了几动,终是没将这句话接下去。

    云紫洛神情淡然,看着她离去。

    怕她怎么样?怕她来害自己?

    以前在云府的时候她尚不怕,何况现在?

    更者,醉云楼掌握天下消息,她既让青白二龙送云彩丽去东林,对她以后的落脚处和动向自然是了如指掌。

    再过了会儿,姚玲玲回来了,桃儿紧跟着也进了帐蓬。

    “小姐,我回来了,我去烧水给你和姚小姐洗。”

    桃儿的神色有些抑郁。

    待她离开帐蓬,姚玲玲便问:“桃儿和展兴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这件事,她是知道的。

    云紫洛的脸上也现出了片刻的茫然,半晌说道:“我从未想过桃儿离去,她陪伴了我将近十七年。”

    包括和赫连懿分开的那半年,唯有桃儿在身边相伴。

    “可是,她终究也会有自己的幸福,我不能这么自私地将她留在身边一辈子,所以,待她大些,我自会为他们做主。”

    姚玲玲托着脸,想得出神片刻,叹道:“可是,她若嫁到了八王府,长乐公主知道她是你的人之后,会怎么对她?”

    云紫洛的心猛一抽动。

    这个问题,她不是没考虑过。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来了

    长乐公主与自己向来不和,她若知晓桃儿是自己身边的人,她能放过桃儿吗?

    庭院深深,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楚子渊,会不会为了长乐公主改变些什么?展兴会不会因为主子和主母而改变些什么?桃儿,最终会不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想及此,她的眼神顿为之冷厉起来!

    不管怎么样,她绝不让桃儿受到半分危险和威胁!

    桃儿,与她相依为命,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要保护的人,若是连她都保护不了,她还谈什么保护云浩!保护玲玲!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大队人马继续赶路。

    摄政王与楚子渊一行人当先骑马前行。

    摄政王低声问道:“昨天晚上的刺客可抓住了?”

    “没有。”楚子渊警戒地看了他一眼。

    摄政王轻笑:“昨晚,本王也没遇到什么刺客,倒是遇到了一位故人。”

    而后,轻轻瞄了眼楚子渊,淡淡道:“八王爷好良苦的用心!”

    “此话何意?”

    楚子渊反问。

    “昨晚本王可是遇到了何侍郎,他说,他儿媳私逃出府,逃进我们的队伍,他不好搜查,便请求八王爷帮忙寻找。”

    楚子渊的脸色微微一变。

    摄政王神情未变,“可八王爷却命人放出话,帐内有刺客出没,抓到后,格杀勿论!”

    楚子渊薄唇微微一动,说道:“摄政王,本王说的是刺客,不是云三小姐!请你别曲解我的话,引起某些不必要的误会!”

    说着打马上前,不再回头。

    摄政王薄唇微弯,明明在笑,凤眸内却毫无一丝感情。

    十几年前的华妃案,固然是太后的主意,但云建树,才是这桩案子的操纵者!

    京城里的瘟疫孩童,也是云建树亲自从陈州带来,安排在华妃常常经过的路上。

    楚子渊是想要对云家动手了!

    昨夜的云彩丽,险些就成了他报仇的第一个工具!

    只不过,摄政王并不关心这个,但是,他绝不会允许楚子渊有伤到洛儿的可能!

    云建树和云浩都是洛儿在意的人,他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

    即使,他并不喜欢云建树。

    想到这,楚子渊忽然打马回头,凤眸朝楚寒霖的方向扫去。

    此时,楚寒霖已纵马到了云轻屏的马车旁,没有与他们一起。

    楚子渊低声道:“摄政王,你既要和我联手对付楚寒霖,那么,云家,你不得不除!”

    摄政王冷冷一笑,道:“云建树双腿已残,你觉得,他还会对我们有威胁吗?”

    楚子渊的眸光急变,“太后若倒台,外戚不除,朝中难服!”

    摄政王声音冰沉,“云家的事,本王自有打算,八王爷,你不需要把心思打在本王的身上。借刀杀人,这不是个好办法,你要知道,我最爱的女人也姓云!”

    楚子渊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凤眸不禁望向云紫洛马车的地方。

    “我不会伤害她的。”

    “你若伤了云建树,就是伤害她。”

    摄政王深有体会,当初自己犯的便是这样的错误。

    楚子渊眸光复杂,不再言语,打马前去。

    摄政王则相反,放慢了马速,退到了云紫洛的马车旁。

    “咳,咳。”

    他轻咳了两声。

    云紫洛正闭目小憩,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红唇微微一翘,掀开了车帘。

    “到哪了?”

    她含笑问道。

    “平沙县。”

    摄政王细致地打量着她的杏眸,“呆会儿到了县上,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买。”

    “好啊,小懿懿,你真乖。”

    云紫洛立刻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摄政王的脸一黑,四下看了看,由于自己的靠近,一旁的侍卫队不明所以,只是本能地退避三尺,生怕挤着了他。

    想来是没听见这话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