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摄政王的突然驾临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紫洛嘴角轻抽,还想说什么,一阵悦耳清和的笑声从外面直传进来。

    连坐到正中间太师椅上的太后,也一面哄着臂弯中的小娃娃,一面抬头往外看。

    一身大红如火的衣衫肆意翻飞,衬着男人颀长完美的身姿如挺拔的松树,乌黑的墨发顺溜地垂于肩头,直齐腰间。

    如玉瓷般的脸庞英俊好看,秀眉之下,一双深遂的凤眸流转着光辉。

    “见过太后,几位王爷。”

    肖桐迈进来后,厅中立刻发出一声恍然大悟的声音。

    原来竟是公子风流,难怪能有这么大的手笔了!

    只是,这些礼物却是送给二小姐的?跟大小姐无关?

    在看到肖桐进来的身影时,云轻屏那燥红的脸再一次转为了苍白,惨白无色。

    云紫洛,竟然又勾引了一个!

    还令自己出这么大的丑!

    “肖桐——”

    云紫洛皱起眉头,摇了摇头。

    实在是太高调了,而且,送她这么多东西也不是她想要的。

    肖桐薄唇含着浅笑朝她看来,声音清晰,“生辰快乐。”

    云紫洛想说什么,却在触到他若有深意的目光时一怔。

    是啊,她竟忘了,今天,才是她的生辰啊!

    二月初八那天,天生异相,琉璃阁小阁主自此诞生,而林清清将她与同日出生的云轻屏换血,在二月十二日才向外宣布女儿的出生。

    既然肖桐知道了她的身份,那么他也就知道了,今天,才真正是她在古代的生辰。

    突然间,为他的细心所感动。

    自己与他,并不是那么熟稔,可他,对自己的事情,却极为上心。

    云恒上前对她低语,意思让人将几个箱子抬往梨苑。

    云紫洛想着这些东西都极是珍贵,便让吴大跟了出去,并吩咐他看守好这些礼物,自己则准备找机会跟肖桐单独聊聊。

    这些东西她要退回去的,最多收一两样。

    毕竟太珍贵了,即使是生辰,也没必要。

    此时,该送的东西都送了,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摄政王怎么没来?”

    “没来是好事啊,我们可以走了。”

    “嗯是的,那我们悄悄向云将军告辞去。”

    不少人看摄政王应该是不来了,准备离开了。

    太后坐在高座上,正与身旁的云建树低语。

    “承欢郡主也是今天的生辰,哀家刚刚派人送了贺礼过去,摄政王许是来不了,再等一个时辰,若是不来,宴席就提前结束了吧。”

    “好。”

    而此时,摄政王府,正院内摆着丰盛的一桌酒菜。

    由于陆承欢昨晚出了大丑,今天死活也不去找酒楼了,景华王妃便着人在府内给她摆开生辰宴会。

    拒绝了京城里所有达官贵人的来访,仅仅收下贺礼,光是贺礼,便堆满了两座偏院,相较于她的来说,云轻屏的着实寒酸了些。

    人家承欢郡主虽然还只是未来的王妃,但此王妃非彼王妃,云轻屏哪里能跟她相提并论?

    陆承欢坐在院子里十分的闷闷不乐,因为摄政王板凳还没坐热,就因有公事要处理离开了。

    摄政王正在大书房的书桌前来回踱步,浓眉紧拧,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他叫道:“鬼形!”

    一道身影落下。

    “太后的侄子今天满月,本王是不是有必要去看一看?”

    鬼形低头,额头黑线。

    好吧,他就知道,主子把自己关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在想个理由去云府……他很配合地回答道:“爷,您当然得去看看,面儿上,也是太后的侄子,不去在百官中也不好看。”

    “嗯,准备些贺礼,我们这就过去。”

    摄政王明显松了一口气。

    云府的大门口,马车积聚,云紫洛推着云建树,送十多个朝臣往外走,两方人都说着客气的话。

    快要到正门时,一个小厮飞冲着过来,嘴里叫道:“摄政王来了!摄政王来了!”

    这些大臣们都是一呆。

    云紫洛的手微微一颤,已恢复了镇定。

    “云将军,既然摄政王来了,我们也不急着走。”

    “是啊,我们先不走了。”

    “等摄政王走了后,我们再走吧。”

    一面说,一面回头推自己的家眷,让她们赶紧回内院。

    这些人听到摄政王的名字便如老鼠见到猫,云建树自然是理解的,笑着点点头:“我还正愁没个好理由留住你们呢。”

    府门口,一袭金袖黑袍的男子迈着修长的腿一步一步踏了进来,他负着双手,浓黑的长发束在脑后,肩上披着一条黑色的貂尾毛领。

    身后有序地跟着几条黑影,没有人通报,没有人开道,一行人在沉寂的夜色中向这边走来。

    光是一个模糊的高大身影,就已有足够泰山压顶的气势。

    云紫洛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的紧张,呼吸也变得急促。

    而她,在乍一见到那身影时,也有片刻的紧张,现在,却只剩下了淡然。

    男人的身影缓缓从黑暗中现出来,月光倾泻,可见他脸颊线条硬朗,薄唇紧抿成线,凤眸深沉地射过来。

    看到云紫洛时,他的表情闪过一滞,似乎没想到在这里看到她。

    脸色瞬间变了好几变,最终,化为淡漠。

    “参见摄政王!”

    大臣们跪了一地,除了腿脚不便,无法下地行礼的云建树。

    云紫洛则从容拂身,“见过摄政王。”

    她将所有的礼节都行得十分到位,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

    表情陌生而疏离。

    摄政王的脸容颤了好几下,凤眸中划过一丝波澜,又迅速退下。

    他沉声开口:“云将军,恭喜你中年得爱子,本王特备薄礼,还请笑纳。”

    “摄政王您太客气了!外头风冷,这就去前厅坐着。”

    云建树说着调转轮椅的方向。

    云紫洛赶紧帮忙,推着他,与摄政王一行人往回走。

    走了十多步,转上通往前厅的长廊,廊那头,一抹红色的潇洒身影正朝这边行来。

    肖桐似乎是要出府办急事,脸上形色匆匆,步子也略微有些大。

    迎面撞上,他“咦”了一声,看了看摄政王,只得退到一旁行礼,“见过摄政王!”

    “你也来了?”摄政王的浓眉轻轻一拧。

    这种场合,肖桐往往只是带礼到就行,怎么人也来了?

    “嗯。”肖桐抬头看了眼云紫洛,“府中有事,我得走了。”

    似是回摄政王的话,又像是对云紫洛所说。

    云紫洛赶忙从轮椅旁绕出来,“肖桐,你现在就走?”

    肖桐看着她有留客之意,眸现惊异,“怎么?”

    “我还有话对你说,你在这等我。”

    云紫洛指了指这里。

    肖桐薄润的红唇轻勾,目光飞快地在摄政王脸上一扫而过,笑着点头:“好,你既要我等,天大的事,我也得搁一边啊。”

    即使真的有事需要离开一会儿,可留下的话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后,他怎么也不会再离去。

    没有人注意到,摄政王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

    “走!”

    他冷冷吐出一个字。

    云紫洛推着云建树一路到前厅。

    摄政王跨进前厅后,早得了消息的厅内跪了一地人。

    “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又响又亮,每个人都精神抖擞。

    “起吧。”

    摄政王冷声吩咐,朝太后走来,“太后,恭喜云家再得麟儿。”

    微勾薄唇,甩开长袖,转身坐到太师椅上。

    锐利的凤眸一扫,云建树旁早空空如也,云轻屏正走到他身边,云紫洛,连影子都找不着了。

    太后满脸笑意地迎接他,“多谢摄政王,这么晚了还过来云府,真是给哀家面子。”

    摄政王却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只感觉到心底一股怒气勃然而出!

    想到她一路的淡然,还有跑得这么快,就那么急着去见肖桐吗?

    虽然提醒着自己不能去注意那个女人,可此刻心中的怒火实在压抑不住!

    “啪!”重重一掌掴在案上,刚端过来的茶盏“咣当”一声从案面上摔落至地,滚烫的茶水随着碎瓷四散飞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