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同门师兄妹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这一个月期间,云紫洛在镇国寺的厢房内“消灾去难”,楚寒霜和楚子渊经常来看她。

    只是云紫洛的反应皆是淡淡的。

    到了二月初五,云府派了云恒上镇国寺来传送家书。

    清冷的山门处,云恒裹着宽大的蓝袄,双手递上一张薄纸,看向云紫洛的眼神充满了恭敬。

    云紫洛拿着信看,云恒已转脸问一旁的圆空大师:“是不是我们家二小姐的身子调养得差不多了?”

    他问得很委婉,毕竟“灾”字在祁夏是个不吉利的字眼。

    云紫洛抬眸扫了他一眼,继续看信,红唇勾出一抹冷笑。

    原来明天就是二月初八了,正是云轻屏的生辰,而周氏新生的小婴儿是一月初八的生辰,刚好满月。

    云建树在信中说了府里准备为一双儿女共同庆祝,楚寒霖也同意了将云轻屏今年的生辰在云府办。

    毕竟,这也是云轻屏嫁人后的第一个生辰,做为夫君的楚寒霖,一定是十分重视。

    信中还说,如果圆空大师说她可以回来的话,一定要云紫洛回来团圆。

    云紫洛看了信之后,五指轻轻一拢,已将信纸揉进袖下。

    “云恒,回去吧,我现在不能回去,若是冲了小少爷,这罪头我可担当不起。”

    她的表情并无一丝异动,十分平静。

    其实,她并不怪云建树的,毕竟这个时代,没有科技,人们都非常迷信,何况,重男轻女是传统。

    爹爹对她,已经够好了,她应该多体谅体谅他。

    虽然,心底确实不太舒服……她向来习惯于居高临下,习惯于强势的占有,却不习惯,与别人分享感情——尤其是她认定的感情。

    云恒一听吓坏了,“二小姐,大师都说你没事了呢!”

    云紫洛勾唇:“我不愿意冒这个险,毕竟是云嘉满月生辰,一点差错都不能出。好了,云恒,快回去吧,我不送了。”

    说完她转身迈进了镇国寺。

    “二——”云恒的声音只发了一半,重重叹了一声,跺跺脚,和圆空大师告辞。

    后厢房,云紫洛打开木头柜子,吩咐桃儿:“收拾东西,我们下山去。”

    桃儿“啊”了一声,“小姐,您不是说不回去吗?而且,这么多东西都带出来了,又要带回去吗?”

    云紫洛伸手在她额上轻叩了一下,笑道:“我有说要回去吗?让你下山,不是回云府!你还怕冻死街头吗?”

    “太好了!”

    桃儿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惊喜。

    在镇国寺这段时间内,虽然她跟着云紫洛长进飞速,但寺庙里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即使她们吃的并不差,因为云紫洛毫不理会那一帮和尚吃斋练佛,每天不是打些野味回来让她烧,就是让醉云楼的小厮直接送好菜好汤上来,卖相十足,油香喷鼻,简直就是对那些小沙弥赤/裸/裸的诱/惑啊!

    然而,寺庙里的生活还是太孤寂了,山上只有她和小姐两人,连找个说话的丫头都没有。

    更别提让展兴带她上街闲逛游玩了。

    两人收拾好东西过后,便在屋内等待,不一会儿,收到飞鸽传书的张叔便派了人上来接她们。

    告别圆空大师时,圆空大师也是一脸惊讶:“你不是说不回云府了吗?”

    “谁说我回云府了?”云紫洛优雅地掀起红唇,“大师不是说我已经无碍了吗?”

    感谢是肯定的,但对于圆空大师给她冠上了“灾星”的帽子,她心里还是不愤的。

    然而,还有比这更重要的。

    “大师。”

    云紫洛深深看了眼圆空大师,缓缓拉下了自己的面纱,注意着圆空大师的脸色变化。

    果然,那张脸如她所想一样,突然扭曲了一下,男子的声音惊溢出嘴角,“清清!”

    那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感觉,突然间从脑海间轰起,饶是圆空大师再镇定,也有了失态。

    “清清——”

    看着那张与当年那张如出一辙的脸庞时,圆空大师的脸色急剧变化,薄唇颤栗,好半晌,在云紫少的似笑非笑之下,他慢慢平和下来。

    “大师认识我娘?”

    云紫洛随意地问。

    心中却无奈地想,难道,这也是她娘的爱慕追求者?

    看那眼神,她觉得自己没有猜错。

    看来,她不得不佩服她娘的魅力与杀伤力了,连这样得道有名的高僧竟然也曾是她石榴裙下的匍匐者!

    圆空大师保持着镇定,被云紫洛道破心思,微微一笑,道:“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我也不用再瞒了,我是你娘的朋友,但是,这件事不要告诉你爹好不好?”

    强烈的警觉性从心底腾起,云紫洛小脸一扳,“既然是我娘的朋友,为何不想让我爹知道?莫非——”

    她上下一扫圆空大师的僧袍,眼光在他的心脏处停留了一下,反问:“莫非你的心思见不得人?”

    “你——”圆空大师无语,摇了摇头,“你这孩子,小嘴又毒又伶俐,跟你娘还真不像,却不知道是像了谁……”

    最后一个“谁”字已经轻得快要听不出了,圆空大师的目光也出现了几分茫然。

    云紫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那我娘是什么样的?”

    提到这个,圆空大师眼睛一亮,有一抹淡淡的柔情从那双向来清明的眸中划过,声音也十分轻缓:“她看起来娴雅从容美丽,却也倔强得很,谁若是犯了她的禁戒,她不用说话,光是用眼神都能杀得死你。”

    云紫洛默然,从圆空大师的语气和神情中,她能看出,他对自己的娘,是真的有感情的。

    皱了皱眉头,她问道:“我娘的母族是哪的?她怎么成为琉璃阁的阁主的?”

    她极想知道这些,圆空大师或许能给她一些信息。

    可惜的是,圆空大师摇了摇头,思索片刻后开口劝道:“琉璃阁的阁主,这个身份不适合你,不要渗合进去他们的事宜。”

    见云紫洛一脸的不在意,他补充道:“你娘生前只想你过平凡普通的生活,所以即使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却也没有告诉过你。上次为云大小姐验血,目的也只为了让摄政王和琉璃阁的人更加相信她的身份,这样你才能安全。”

    面对圆空大师这一番发自内心的话,云紫洛说不感动是假的。

    “谢谢你,只是我的生活,我自己会做主,能告诉我关于我娘的其他一些事情吗?”

    圆空大师拧起眉头:“这个,你应该问你的父亲,自从你娘消失后,她的事情,我都不是很清楚。”

    “那之前呢?”云紫洛紧追着问,“你之前就认识她?”

    圆空大师微微一笑,“认识,何止是认识,你娘她是我的师妹,我们同门学艺,我的师父便是她的父亲,你的外公。”

    “外公?”云紫洛吃了一惊,“我还有外公吗?”

    “没有外公,你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圆空大师心情可能比较不错,打趣了一句。

    见云紫洛一脸的求解,他沉声道:“他老人家这些年也飘荡江湖,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说到这,他的脸色黯然下去,“外公还去飘荡江湖?”云紫洛愕然,发现自己对这个时代的娘和亲人了解得可真够少。

    圆空大师“嗯”了一声,不愿再多说的模样,“你回去问问你爹,或许他知道的比我还多。今天我对你说的,别告诉他,行不行?”

    云紫洛的脸上划过不甘与不满足的表情,“大师,你就不能多说些?说呀,反正在我听着。”

    看来,父亲并不知道圆空大师跟娘的关系啊!

    也没想到,圆空大师竟是母亲的师哥!

    师哥师妹,天生一对啊!他们二人之间,当初肯定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内,难怪他不愿意说太多了……圆空大师无奈地看着她:“没有什么好说的。”

    重复了几次,见问不出来什么,她又不好强迫着圆空大师说,只得决定先下山回醉云楼。

    毕竟,她还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他可是娘的师哥啊!又是得道高僧,深藏不露……杏眸转动间,云紫洛已经将这些事考虑完毕,表面却依旧是一番不动声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