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她居然为情敌养了十六年的女儿2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而且云建树身上的伤抹过摄政王的药恢复得很快,除了不能下地走路,精神已经非常好了,这轮椅,现在便可以派上用场。

    回到云府后,当她带着轮椅出现在正院时,所有人都惊喜不已。

    闻讯赶出来的周氏有些目瞪口呆。

    她没想到云紫洛的速度会这么快,不由心下也有不快。

    这么就急着讨好吗?

    云紫洛没有理会她,径直进屋。

    云建树正坐在床沿上,扶着床栏,小心翼翼地尝试着双腿站立,然而手一松,腿便是一软,根本无力支撑,他又急忙抓住床沿。

    试了几次都失败。

    “爹?”云紫洛吓一跳。

    云建树听到她的声音,激动地回头,结果没有去扶床,高大的身子华丽丽地摔向地面。

    “爹!”

    云紫洛飞身奔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

    好在云建树摔得并不重,吭吭哧哧爬起上身,嘴角挂着苦笑,“洛儿,瞧你爹没用的!”

    “谁说爹没用了!”云紫洛小脸一扳,将云建树扶到了床边坐着。

    “爹爹的腿是能好的,就按女儿说的法子好好养着!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她也顾虑到摄政王与云建树之间水火不容的势力,便在那天晚上摄政王过来云府时,先点了云建树的睡穴,才让摄政王看病。

    而后摄政王将每日用药的方子写给了她,所以后面几天他一直没来。

    “爹爹,你瞧这是什么?”

    云紫洛脸颊上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掀起内室的帘子,示意张叔将轮椅推进来。

    “云将军。”张叔拂了一拂,将轮椅推了过来。

    云建树眸间满是惊喜。

    “洛儿……”

    一看便能看出这轮椅跟其他的轮椅在外形上有所不同,更沉重更大些,显然打造上花了些功夫。

    没有待云紫洛接话,云建树的双臂已经在床板上一点,身子凌空飞起,动作流利,径直坐到了轮椅上,并且打了个优美的转弯。

    面对向云紫洛,嘴角已漾起大大的弧度来。

    “好洛儿!就知道爹的心思!”

    云紫洛趁势拿起床头的大衣给他披上,笑道:“我推爹爹去府里走走。”

    云建树大悦点头。

    待看到云建树坐着轮椅被云紫洛推出来后,周氏的眸光微微一刺。

    “二姐,这轮椅是你送来的吗?”云浩也已得了消息在这等。

    “是啊,浩儿,来,你也帮二姐搭个手推下。”

    她自然不是推不动,云浩欢呼着跑了过来。

    周氏眼光一沉,却也不好阻止孩子进孝心的事,想要跟着三人出院,却被云紫洛找了各种理由拒绝了回去。

    待她与云浩缓缓将云建树推到了小山坡下,她才让云浩放了手,自己转到云建树面前。

    “爹,这个轮椅不用人推也能行走。”

    云建树有些不敢相信,“什么?没人推也能行走?是让我转轮子吗?”

    那样的话,会很慢,也不方便。

    云紫洛摇头,蹲下身子,从轮椅底部抽出一个部件来,却是两个脚踏,不用的时候可以折叠藏起。

    “爹,你试着用脚踩踩看。”

    云建树弧疑,他从没看过这样构造的轮椅,将两脚架上去轻轻一踩,轮椅立刻灵活地向前运动起来。

    “太好了!”云浩激动地拍手叫道,“这个轮椅做得可真好!”

    “轮子上有转弯的轴,一拨就行。”云紫洛在后面叫道。

    云建树很快便调转了轮椅的方向,已熟练地踩着脚踏,双脚一前一后,毫不费力地过来了。

    “洛儿,这个轮椅设计得太精妙了,不知道是京城里哪个大师的得意之作?这要传出去,只怕生意要爆了!”

    云紫洛未回答,而是笑道:“可不止这一样,还有几个地方都是有奥妙的。”

    于是,她将轮椅如何射钢镖详详细细说了。

    云建树已是目瞪口呆。

    “二姐,这轮椅到底谁做的?太有才了!”云浩禁不住羡慕得眼都红了。

    云紫洛并没再卖关子,淡淡道:“是我设计的。”

    此话一出,两人都呆住了。

    半晌后,云浩才惊叫道:“二姐,是你?你太有才了!”

    “是啊,洛儿,这样的轮椅你都能想得出来,你的聪明真是得了你娘的真传……”云建树的声音却渐渐哽咽。

    云紫洛心中一动,“爹,我娘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云建树一愣,点了点头。

    云紫洛只觉得每次问起这个问题时,云建树的表情都很怪异。

    自己的娘明明是琉璃阁阁主他却瞒着自己,难道他什么都知道?包括自己根本不是娘亲生的?

    她不由故意自言自语,“唉,我倒娘死得早,也就罢了,倒是大姐,居然才知道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那更悲惨。”

    “你说什么?!”

    云建树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紫洛一怔,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

    “我说,大姐云轻屏不是母亲生的,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娘是谁。”

    “屏儿不是夫人生的?”

    云建树脸色铁青,一字一句,似乎不相信。

    云紫洛心一紧,看这样子,云建树竟是不知情!

    可话已经说出来,不便再收,干脆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云建树一张脸沉若寒冰,调转轮椅头,二话不说沿原路返回。

    前厅上,周氏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知道这事是瞒不住云建树的,便将周瑞家的召来,将出生那日女儿被换的怀疑全部说了。

    云建树听了,颓然无语。

    匆匆赶回来的云轻屏奔进厅来,径直跪到了云建树脚下。

    “爹爹!那天我便修了书信给你,想让你回来和我验血!”

    云轻屏泪语盈盈,“可谁知你被擒住,那信自然也没收到,这几天见你重伤,母亲跟我才没打算说出来的!”

    “那血,验了吗?”云建树沉声问。

    周氏也一脸紧张,她也想知道,云轻屏和云建树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

    “验了。”云轻屏困难地开口。

    厅内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滞。

    “验了?”周氏惊讶地叫出声,侧头望着云轻屏。

    怎么都没有跟她说结果?

    身后缓步走来的楚寒霖着一身青袍,身姿修长,启齿道:“本王请了圆空大师,用舅舅的伤血与屏儿验了,屏儿是舅舅的亲生女儿。”

    “但是……”楚寒霖语声微顿。

    云轻屏已颤声说出,“我是父亲的女儿,但是我与母亲,却没有血缘关系。”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迟迟没将结果说出来的原因。

    若她不是云府人就罢了,至少母亲还能当她为亲生女儿般,可她却偏偏是云建树生的,那她的亲娘不管是谁,都一定是被周氏痛恨着的。

    这不是她想见到的状况。

    周氏闻言,险些就昏了过去。

    云紫洛的胸腔间忍不住滚滚翻腾起来。

    云建树已瞠大了眼,道:“不是母亲生的,又是我的女儿,那你娘是谁?”

    周氏恨恨咬牙,“这个就要问老爷了!”

    云建树哼了一声,“你知道我们府里连妾都没有一个的!”

    “可是,老爷不还是突然一天冒出个外室来了!”这话说到了周氏的痛脚。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那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被老爷领回云府的场景。从来不知道,她向来引深深依赖、引以为豪的丈夫居然还有外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