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劳摄政王您的大驾了2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不能。”楚子渊低声在她耳边说话,“摄政王的军纪十分严明,想要在他那安插个卧底,都是十分困难的事。”

    说完,他轻声一叹。

    “那我们怎么办?在这等?”云紫洛有些沉不住气了。

    不是她性子急,而是此事直接关系到她最挂念的人,饶是再冷静,心里也会有团火熄灭不掉。

    懿,他不会这样的!淡定,云紫洛,你淡定……

    楚子渊已低低却坚定地开口:“等!唯有等!”

    说完他仰头,看了眼将要浮进云层的残月,补充道:“离五更不远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走去,山坡上的值夜军人已经换过了一批。

    一声鸡晓从远处传来,坡上最后一堆篝火也就此熄灭。

    军号吹起,坡上扎着的各处帐蓬同时发出了 的响声。

    “士兵起床了。”

    楚子渊话音刚落,云紫洛的眼前就是一花。

    一个黑色高大的身影从主帐蓬中步了出来,摄政王穿着久违的黑色金边的长袍,背负双手,站在场上和身边的鬼魂低声说着什么。

    云紫洛抓紧了手边的长草,心扑通乱跳,口干舌燥起来。

    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片刻后鬼魂离去,摄政王则转身,弯腰进了主帐蓬。

    很快的,鬼魂先回来,后头四个士兵抬着一个长发披垂、浑身是血的男人匆匆跑了过来,个个脸色惊慌不已。

    云紫洛的心攸然一沉,刚要起身,就被楚子渊握住了右手。

    “洛儿,别冲动!确定一下!”

    楚子渊也沉下凤眸朝那些人望去。

    云紫洛睁大了杏眸看着,她不可能认错的,那身衣服,那双鞋子,那身形……不是云建树是谁?

    这么远的距离,看不清云建树的脸,唯能看清他的双臂无力地垂在两侧,那模样,显然双臂已经骨折。

    云紫洛的心猛然揪紧了起来,痛心地握住了拳头,脸上的温度刷一下降到了零点,杏眸中涌起难掩的杀意。

    冰冷,冰冷,还是冰冷!

    这初夏的早晨,也没有她浑身的温度冰冷!

    而那行人的身影已进了主帐蓬。

    “忽啦”一声,云紫洛柳眉倒竖,腾身而起。

    “洛儿!”楚子渊担忧地想要拉住她,却被云紫洛狠狠打掉了手,她已飞快向山坡上跑去。

    楚子渊的心一提,想要追出去,可脚步却生生地收了回来。

    云紫洛有如发了疯般,一头如墨的长发早已不成髻,倾泻在肩头,面纱跑丢了她也熟视无睹,任寒风吹打在绝美如玉的鹅蛋小脸上,寒冷若冰。

    “什么人!”

    不少脚步声从四周风涌而至。

    可当这些士兵的目光碰触到云紫洛那张倾城绝色的容颜上时,都怔住了。

    云紫洛已迅猛地冲了上来,雪杀已紧紧握在了手中,二话不说,便将前面目瞪口呆的一群士兵扫倒在地。

    “滚开!”她娇叱一声,怒火有如涛涛江水般翻涌上来。

    “拦住她!”士兵们恼羞成怒。

    云紫洛已一脚踢翻一个,雪杀的重端毫不留情地击向众人。

    外面的动静显然已经惊到了他人,两道闪电般的黑色身影从主帐蓬内抢了出来,一左一右夹攻向云紫洛。

    云紫洛微眯杏眸,瞧见是鬼魂与鬼形,手下也丝毫不留情面。

    而鬼魂与鬼形,看到云紫洛时都是一怔。

    眼前女子貌赛初雪,一肌一容极尽仙丽,有着脱俗不似凡尘的美丽。

    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将眼前的女子与云紫洛联系到一起,所以并没认出眼前这个绝色女子是谁,只是感到好生眼熟。

    加上他们平时不会注意到女子的衣着,又看到云紫洛向自己动手,手上也习惯性地反击起来。

    云紫洛脸色微沉,叱道:“给我让开!”

    沉冷清脆的声音一向让鬼魂与鬼形呆住了,两人连连后退了几步,震惊地看着云紫洛,脑中有些空白。

    主帐蓬的帐帘被挑开,如岳的黑色身躯几步便从帐蓬中飞了出来,摄政王浓眉紧蹙,厉声喝道:“鬼魂鬼形住手!”

    鬼魂鬼形心神俱是一震,分别往两边让开。

    后面的士兵也随着分出一条道来。

    脚尖在地上蜻蜓点水般点了几下,摄政王已迅速飞到了云紫洛面前,剑眉深拧,凤眸幽暗,脸色很是不好,更多的,却是愧疚。

    云紫洛微昂起下巴,杏眸中闪过一线复杂,看了摄政王一眼,快速跑往主帐蓬内。

    “王爷!”

    一路的士兵都惊呼出声,想要阻拦。

    主帐蓬可不是一般人都能进去的。

    摄政王只是回过头,冰冷的眼神扫过众士兵,这些人便默默地不再开口了,眼睁睁望着云紫洛冲进帐蓬。

    掀蓬而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药味传来。

    云紫洛沉眸寻去,就见云建树虚弱地躺在软榻之上,旁边站着一个军兵打扮的人为他接好双臂,正准备替他上药。

    云建树上半身的官服几乎全脱了下来,肌肤上处处都是青紫交加的鞭痕,实在难以入目,显然是受过严刑。

    “嘶――”云紫洛倒吸一口凉气,心底生生抽疼着,感觉到挪过去的脚步也变得十分沉重起来。

    “爹……”她站在云建树身旁,蹲下了身子,声音极度颤抖。

    袖下的拳头已狠狠握紧。

    那军兵看到她怔住,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听到后面有声响,他抬头,便见摄政王跟着进来了。

    云建树听到了她的呼唤,微微抬起了虚弱的眼皮,低声喃喃,“洛儿,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他的声音,云紫洛的心瞬间安定了不少,然而,神情却越发冷起来。

    “他们给你用刑了?”

    她红唇轻启,一字一句地问道。

    云建树的嘴角溢出一抹苦笑,轻喘了几口气。

    云紫洛已缓缓起身,回过头来,眸光冷沉,锐利地锁住了站在不远处的摄政王。

    她沉默,没有开口,却明显在等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摄政王浓眉微微一颤,低声说道:“洛儿,我吩咐过,不准任何人对云将军不敬,可是……”

    云紫洛冷笑一声,眸子中毫无一丝温度,嘲讽地接口,“可是,他却伤成了这样!”

    摄政王的脸上也呈现出痛苦的神色来,“我也是刚刚才得知此事,洛儿,对不起,滥用私刑的那个人,今天早上他已经在营中自缢了!”

    云紫洛仰天,不由冷笑出声,笑过后,绝美的脸庞上已是一片黯然。

    “如果你不抓我父亲,会出这样的事吗?!如果你派人保护好他,会出这样的事吗?!

    云紫洛不问则已,一问,声音也越抬越高,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赫连懿,亏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背着我抓走我父亲!我从不知道,你居然还是个两面人!一面跟我这样,一面却那样,果然,你的心里,还是权力最重要!”

    摄政王的脸色在她的怒斥中一点点灰白下去。

    动了动唇,却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痛恨懊悔地握紧了拳头,狠狠一拳砸在自己额头上。

    他能说什么?

    云建树明面在景阳镇训练军营,暗地里却在培养势力,罗列自己的罪名,以将自己打入万劫不复之渊。

    他此次赶往景阳镇,押住云建树,只是为了以他为饵,引出景阳镇这一带的暗中势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