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反军是他安排的2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记得他当初对自己说,他曾经差点被立为太子,结果,母妃病逝,被现在的太后登了先机,才立了皇长子为储。

    而争取到长乐公主,便是争取到一个强援,政治婚姻还是很实惠的。

    正感概间,一个低低的男声在殿门处响起,“洛儿?”

    听到熟悉的声线,云紫洛的眼睛顿时一亮,快步走了出来。

    摄政王正站在殿门之后,试探地唤了一声,幽深的凤眸内难掩深深的期待。

    “懿!”云紫洛笑盈盈地走来。

    “洛儿。”摄政王的嘴角立刻勾起一抹放松的笑意来,张开双臂迎接住她,揽住她的腰,俯腰抵住她的额头。

    “可以走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低沉磁性的声音有着男人特有的气息打在云紫洛脸上。

    这股熟悉而浓烈的男人味道,让她感到无比安心。

    眉宇间不由浮出一丝倦意来,懒懒歪在他怀里。

    “懿,我困。”云紫洛说着闭上了眼。

    “那就睡吧,我送你回去,你安心睡,什么都别管。”摄政王心疼地轻抚着她盘起的发髻,横臂将她抱起。

    “嗯。”云紫洛嘤咛了一声,勾住他的脖颈,浑身放松,很快就迷糊起来。

    摄政王抱着她走出前殿,黑风低着头在门外吃草,见到主人出来,欢快地奔过来。

    摄政王单手揽着云紫洛,另一只手按住马背,翻身跃了上去。

    “唔――”

    感到有些头晕,云紫洛不舒服地哼了一声。

    摄政王看怀里的云紫洛,将她的面纱拉下,看到女人沉静的脸庞,眸内溢满了宠溺,不禁低头在她红唇上轻啄了一下,才打马下山而去。

    天色渐冥,山道越来越黑,夜晚的山间很冷,空气中浮着一层淡淡的薄雾,月牙透过云层中,照在树枝上,在地面形成斑驳的影子。

    快马飞奔至山下。

    立时有一队人马出来相迎。

    为首的却是鬼形,夜色中,他看得不是很清楚,打着疾马上前就要汇报。

    “嘘!”摄政王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鬼形一愣间已注意到主子怀中抱着一个女人,腰肢很是窈窕,浅水碧的层层长裙从黑风的背上垂下,被夜风吹得轻轻摇曳。

    他认出这是云紫洛的衣服,立刻小声说道:“主子,密报收到了吗?”

    “嗯。”摄政王低低地回应了一声。

    鬼形立刻道:“周围也有八王爷的探子,看来这段时间八王爷也很不平静,动作很大。”

    摄政王冷冷一声笑,“自然了,你没看到他这段时间跑长乐公主那跑得有多殷勤吗?这么说,他也知道点眉目了?”

    鬼形点头,“这事确实是太后与云建树策划的。上一次云建……”

    瞄了眼摄政王怀中的云紫洛,后面一个字吞了下去,含糊不清地接着道:“他去恒州,处理掉的只是小部分反军,其他的反军,则被他偷运到京城来,和太后做了这笔交易,至于交易内容,还没有问出来,可反军已经全部自缢了!”

    摄政王摇关,轻勾唇角,“不消问。今日之势,想必矛头在皇上。”

    鬼形点头,“主子英明!太后借反军之手除掉皇上,同时在皇宫中做好万全准备,四王爷登基指日可待!”

    “这些年,她倒是为楚寒霖操过不少心,只可惜楚寒霖看似勇武,实则是一扶不上墙的东西。”

    摄政王由衷一叹。

    看了下怀内睡得香甜的云紫洛,他将声音放得更轻了,“这事,别让洛儿知道了一点风声,退下吧,我们走!”

    到得云府门口,驻留再三,摄政王终是不舍送云紫洛进去,心中主意一定,低低吩咐,“我们进宫,今晚本王就住在宫中。”

    “是。”

    半个时辰后,摄政王已经轻手轻脚地就熟睡的云紫洛放在宝德宫的正房牙床之上,自己敛起步子,走出了宫殿,朝慈宁宫大步走去。

    慈宁宫的后殿,燃烧着两枝昏暗的宫烛,殿内灯光略有些阴森单薄。

    太后坐在太师椅上,一脸厉色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哀家的话,你都当耳边风吗?”

    “说好了长乐公主那一剑,你替她挡下!结果,你不出头,倒把机会给了楚子渊!你可知道,刚收到探报,长乐公主已经住进了八王府!”

    太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楚寒霖站在她面前,眸中划过一丝嘲意,瞬间敛去。

    “你真是要气死哀家!”太后叹气掴胸,“哀家一得知这战势不利,当即就变换了方针,无法为你争到皇位,至少,也能给你争个强援,结果倒好,这机会白白便宜楚子渊那小子了!”

    楚寒霖蹙眉不语。

    “哀家跟你舅舅想出这样的办法来,你可知道冒的是多大的危险,为的是谁?”

    “这事云将军也参加了?”

    楚寒霖皱眉。

    “这些反军都是他安排的,他的心思也在你身上。”

    太后眉目间微微一松。

    楚寒霖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欲言又止。

    太后摇摇手,疲倦地道:“你下去吧。”

    楚寒霖转身退下,太后刚要起身去主卧,一阵低冷的笑在身后传出。

    “谁?”太后颤着声音问了一句,显然恐惧之极。

    “好计策,太后不愧是宫中深水徜大的人,好计策!”

    摄政王的唇角勾起薄凉的笑,说着风凉的话,缓缓从阴影中大步而出。

    “摄政王!”

    太后脚跟一软,整个人无比狼狈地跌倒于地,却忘了爬起,仍旧是满眼震骇地看着摄政王。

    “太后老人家怕是忘了七日断肠散的滋味了,不急,不急,现在就让您好好品尝品尝。”

    冰冷残忍的声音有如从地狱上传上来一般,光是听着,便感觉阴风阵阵,毛骨惨然。

    太后额上立时见汗,眼泪哗哗直流,爬到了摄政王脚下,身子不住地哆嗦。

    “摄政王,我错了!我错了!请您饶过我!”

    摄政王一脚揣开她,薄唇轻启,冷冷道:“味道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欢迎向本王提出,本王会继续改进!”

    说完,一张脸沉若寒冰,深暗的凤眸微微眯起,他浑身毫无温度地大步走了出去。

    慈宁宫后殿那两盏烛火,在男人宝蓝色颀长的身影消失之后,突然灭掉,而后,陷入了一片黑暗。

    有宫女说,那晚,她们都听到了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只叫了一声便断了,可是仅仅是那样一声,便足以使整个皇宫的人凛然生畏。

    摄政王抬步走进宝德宫的正房时,抬头却看见云紫洛披着自己挂在房中的黑色长袍,托腮坐在书案之前。

    “洛儿,你醒了?”摄政王有点惊讶,他以为她会多睡会儿。

    云紫洛秀气地打了个呵欠,站起身走来,“是啊,发现地方不对,就醒了,等你到现在。”

    好看的杏眸突然睁大,她打量着摄政王。

    男人的衣衫上留着薄薄的露水,发梢上还沾着初春的晚霜,流线型的下巴紧绷,脸色扳紧,让人顿时料峭生寒。

    “你去哪里了?冷不冷?”

    云紫洛有些关切地握住他的两只大手,冰冷得有如冬日里的雪。

    “手怎么这么冰?”云紫洛不由责怪道。

    摄政王薄唇扬起,脸现笑容,顿时屋内的温度升了上来。

    他抽出自己的手道:“刚出去有些事,外面有些凉,别冻坏了你的手。”

    说完转身走到书案后拉了拉墙上一只小铃铛。

    不一会儿鬼形的声音响在了书房窗下。

    “王爷。”

    “准备点夜宵来。”摄政王笑眯眯地吩咐。

    “是。”

    鬼形答应着走出正院,心里感概甚大,刚才他跟着王爷一起去慈宁宫,看着王爷那杀人不见血的冷酷表情一如往日,可不同的是,他在云二小姐面前,却笑得那么愉悦,那么真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