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只想抱你睡觉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不能热了这头,冷了那头。

    回到府中,云轻屏可怜惨了,楚寒霖对她不冷不热的,她只得现出十八种手段来应付。

    “寒霖,二妹后面那四句真是她自己接上去的,要是非要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也就是她隐藏了这么多年的才华,比我要好,但是并不能抹杀了她借用我前四句诗的真相啊!”

    说着,她坐到了床上,见楚寒霖脸色微缓,她又悄悄爬上了他的腿。

    “寒霖……我好冷。”

    她哆声说着,似有意似无意地撩拨着男人。

    楚寒霖浑身一热,欲火腾起,猛一下抓住她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声音已然沙哑,“是吗?那我给你热热。”

    不一会儿,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之前的不快自然烟消云散。

    云府后门的一个阴影角落里,两道身影都隐没在暗处,只听得围墙下有细细风声,不注意听,很难听到人声。

    “果然如此,自从那次后便怀疑起你的用心!那么,琉璃阁两次的人是你安排的?桃儿也是你抓的?”

    风一吹,低沉的声音随风而去。

    “是。”

    “你好大的胆子!”

    “属下知错了。”

    “谁都可以动,她不行!”

    “……”

    “记住了,若有下次,你这颗棋子,本王便舍了!”

    冰冷无情的声音消失在黑暗里。

    “主人!”低颤的女声掩饰不住的恐惧。

    穿肠毒药,九九煎熬,云府满门……这一切,难道不比那些虚名假利更让她在意?

    云紫洛,云紫洛,难道,我想要你死都不行?

    那么,别跟我作对!我也绝不踩你的底线!

    那人走后,树丛下走出一名窈窕女子,满脸愤恨与不甘,却正是云轻屏。

    “阁主!”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她必经的路上等待着。

    “取消一切计划。”云轻屏咬牙切齿。

    “属下也正要向你禀报,属下在元京的动静已经被承欢阁主发现了,不日便将随她回南川。”

    王长老低头诉道。

    “嗯?承欢阁主……她居然来元京了么?”云轻屏脸色微变,四下打量了一下,感觉有些害怕。

    承欢阁主,那个冒牌货,自己有什么好恐惧的!

    她的玉是假的,自己的暧玉才是真的!

    “属下回南川后,阁主要万事小心,千万要保密自己的身份,看过这块暧玉的人有哪些?”

    云轻屏想了一想说道:“云府的人都知道,寒霖,还有――”她低低说了个名字。

    “他也知道?”王长老脸色大变。

    “是啊,怎么不妥吗?”

    “阁主,那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王长老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云轻屏呆了片刻,“你是说,他早就知道我是琉璃阁阁主?”

    王长老点头。

    云轻屏傻呆呆了半天。

    “阁主千万小心,我们三堂和四堂的人都会支持您的,这暧玉现在已经滴血认过主,不用太担忧。属下告辞!”

    云轻屏慢慢悠悠往瑞祥院走。

    此时,瑞祥院的主房内,两个人正站在窗下。

    “全找过了?”云紫洛启齿。

    “全找了一遍,都没有。”桃儿有点烦忧,“你们前脚一进宫,我就来了,小姐,你说是不是大小姐真的把玉给弄丢了?”

    “你也相信她的鬼话。”云紫洛冷冷看了眼窗外,红唇轻吐,“玉丢了,那就赔人!”

    她母亲的玉,是说丢就能丢的吗?

    正说着,细碎的脚步声走进院来,云轻屏独自走进主屋,乍然看见窗下站着的两个人,惊叫起来。

    只是,被早已有准备的云紫洛上前一把蒙住了嘴巴,所有的声音都闷进了肚里。

    这会儿楚寒霖在书房办公,是个大好机会!

    云紫洛二话不说,刷一下扯开云轻屏的衣领,云轻屏的双眼都瞪圆了,伸出双手死死抓住云紫洛的衣袖。

    “没有,小姐!”桃儿上前搜查了一番,“不在她身上!”

    “暧玉呢?”云紫洛的声音猛然抬高,冷盯着云轻屏。

    云轻屏倒镇静下来了,回望着她,见云紫洛松开手,她才轻咳了几声,开口,“我说了玉丢了,二妹你要如何?”

    “我娘留给我的玉,你配把它弄丢吗?”云紫洛勾起红唇,绽开一抹恼怒的笑意,伸出已经完好的右手五指,在她面前晃了一晃。

    “云轻屏,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之前的事是没有证据,我怎么对你,爹爹那也说不过去!可今天晚上,你却在宫宴上如此大胆地给我下药,再加上抄袭诗词的事,你以为别人就不怀疑你了吗?”

    “那又怎么样?别人没有证据!”云轻屏很自信地抬起头。

    “我的字,就是证据!”云紫洛一字一句道,“看在你是我爹亲生女儿的分上,我才忍你至今!而今,我只要暧玉!你还我的玉,从此以后,咱们各走各的阳关道,否则,我不介意,让爹爹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心还是痛了一下。

    不动云轻屏,真的是不想让爹爹难受。

    那个疼她爱她的爹爹,那个宠她信她的爹爹,是她两世今生,遇到的唯一一份血缘加亲情……

    她吸了吸鼻子,侧头,嘴角挂上了一抹讥讽,声音有些沙哑。

    “云轻屏,你处处想要致我于死地时,就没想过爹爹的感受?”

    云轻屏的笑容扭曲了一下,“当然――想过!你死了,爹爹自然就只会宠我一个人!三妹,她是扶不上墙的,只有我,能让爹爹骄傲!”

    云紫洛嘴角轻抽,人与人的想法,果然不同。

    心肠也不由硬了起来,她放低了声音,“龙舟节这么好的节日,我没有心情跟你为难,三天一过,见不到暧玉,那么,别怪我手段狠辣无情了。”

    说着,抓起桃儿的手,扬长出门。

    拐了几道弯,便见到一道黑影在头上飞过,落在前方一棵大杨树上。

    男人一手撑着粗壮的树枝,两腿斜分站在了树杈上,一头长发与衣衫一样漆黑如墨,明亮若星辰的双眸俯视着她。

    云紫洛快步过去,抬起头,“下来。”

    摄政王微微翘起了薄唇,脚尖微点,飞身下树,伸手便将她捞进了怀中,“喊我下来有何事?”

    云紫洛挣扎了一下没挣开,也就没动了,望着他,撇撇嘴,“你跟踪我?”

    “说得这么难听。”摄政王刮刮她的鼻子,“我来了就去见你不在院中,鬼魂给我发了信号,我才找过来。楚寒霖不在院里。”

    “我不是来找他的。”云紫洛低下头,感觉颇有些不自在,“你松手啊。”

    摄政王未语,打横抱起了她,身影飞向了黑暗处。

    “回去了。”他低头,轻轻一笑。

    笑容灿烂得照亮了云紫洛所有灰暗的心情,从没想到,着一身地狱般黑袍的男子,竟也会笑得有如天使。

    她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好看吗?”摄政王薄唇偷偷勾起一抹笑,忍着内心的激动问。

    “臭美!为什么老是穿这一身黑?”云紫洛偏开视现。

    “喜欢。”摄政王轻声答道。

    “那我要给你做一件蓝袍子,你穿不穿?”云紫洛挑眉问。

    摄政王的脚步一浮,差点从屋顶上掉落下来,眸光煜煜,“洛儿你要给我做袍子?”

    云紫洛的脸微红,心里却感觉这个欲望越来越强烈,便笑道:“你听好了,是蓝色的衣袍,不是黑色的。”

    摄政王笑眯眯道:“你做的,我自然穿了。”

    “真的?”一股说不出的高兴从心里徜徉而出,“那我真做了。”

    “嗯,洛儿,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摄政王揽紧她的腰,薄唇覆上她的红唇,眼角眉梢都是满足。

    云紫洛的脸色微沉,移开了唇,没有回答他。

    摄政王感觉到她心情的突变,赶紧说:“到了到了。”抱着她飞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