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我是你妹妹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起来,你的脸没上药就睡觉!”

    摄政王伸出宽而有力的臂膀,托住她的双肩,将她打横抱在了左臂弯,右手掀开床板,探臂进去摸出了药膏。

    “放我下来。”云紫洛被他抱在手上,有些不自在。

    摄政王却将她揽得更紧,合上床板后,稍稍整理了下床铺,随手将蓬松的枕头垫在墙上,才让云紫洛靠上去。

    “什么味道这么香?”摄政王疑惑地问,从怀中取出夜明珠放在了床板上方,不大的内室被照得雪亮。

    他回头便望到了桌上摆着的棕子,大步走了过去,“洛儿,这是什么?荷叶?”

    云紫洛跳下床,赤脚走了过来,伸手剥开一个,“你尝尝。”

    摄政王接过来看了眼,“是糕点?”说着便放进嘴里轻咬了一口。

    “味道如何?”云紫洛试探地问。

    “很香很美味,还有肉丁。”摄政王眸中满是柔情,嘴角的笑都扬上了眉梢,这个棕子可是洛儿亲手给他剥的,太幸福了。

    云紫洛眉宇微松,笑道:“是我自己做的。”

    “啊,什么?”摄政王明显怔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你说,这个是你自己做的?”

    “嗯,不像吗?”云紫洛侧头。

    摄政王愣了片刻,满脸喜色,“洛儿,你居然会做点心!真是太令我意外了!”

    说完,他看了眼桌上一盆棕子,脱掉了自己的黑色长袍。

    “你做什么?”云紫洛讶异了。

    摄政王将金边黑袍平摊在桌上,然后将一盆棕子全倒在了上面,利落地牵起衣袍折起,打了个结。

    “我带回去慢慢吃。”

    云紫洛想要说话,喉头却是一哽。

    “你怎么赤脚站在这?”摄政王的声音忽然抬高了,有些恼怒地冲她喝道,伸手将她拦腰抱起,放回到床上。

    “不怕着凉吗?”男人的手,握住了那两只晶莹玲珑的玉足,放在手心揉捏了几下,塞回了被里,“来,上药了!”

    上完药后,还没得来得及说什么,窗外的天空上,爆起一朵五色的烟花,腾到空中缓缓绽开,落下。

    “府里出事了。”摄政王的脸色一沉,看了云紫洛一眼,站起了身。

    “我跟你一起去!”云紫洛赶紧坐了起来。

    “洛儿?”摄政王好生震惊。

    云紫洛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褙子与外裙,连绫袄也没穿了,头发也没梳,抓起床头的雪杀与金刀,“带我一起。”

    也不知道原因,只是凭着内心的直觉。

    “好。”摄政王的声音很低却很柔,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拿起装着棕子的黑袍,单手揽住她的腰,掀开窗棂,一跃而出。

    一路在黑夜的屋顶上疾驰,云紫洛将戴着面纱的小脸藏于一头秀发之后,掩进摄政王的臂弯,吹不到半点风。

    很快到了摄政王府。

    本以为会看到一片戒严肃敬之状,然而,王府的四周,一如平常深夜般安静,没有半点风吹草动的迹像。

    摄政王双眸一沉,并没走正门,双脚一点,跃上围墙,径直朝府中有人声的地方飞去。

    院后的小树林旁,火光点点。

    人群的包围中,一身黑色长裙的陆承欢手执一根带血的倒刺鞭,冷冷看着前方跪在地上的云浩。

    鬼形正护住了云浩,云浩左臂衣衫开裂,肌肤上有一道明显的鞭痕,他正咬牙忍着痛,肩膀却止不住地在颤抖。

    “浩儿?”

    一落地,云紫洛脸色便是一变。

    再傻的人,都会联想到眼前发什么了什么事。

    不顾摄政王在一旁,她已用尽身体最快的速度奔了过去。

    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一奔跑给摄政王带来的震惊!

    这速度,堪比练了十几年轻功的高手啊!

    “浩儿!”云紫洛冲开人群的包围圈,雪杀紧紧缠在腕上,担忧地叫了声。

    “二姐!”

    突然在这里见到云紫洛,云浩半是吃惊半是迷惘,可声音中,却含着见到亲人的欢喜,眼圈一红,泪水就止不住地落了出来。

    终究是个小孩子啊!

    云紫洛心中点点都是心疼,猛然回身,冲着陆承欢厉喝,“你看我不顺眼,就把主意打到我弟弟身上吗?好一个卑鄙的女子!”

    她声音一落,周围属于琉璃阁的黑衣杀手们都是一阵愤怒的叫骂。

    陆承欢看到云紫洛,双眸之中,两团烈火顿时涌起!

    “云紫洛,你来得正好!”

    她恨恨地咬着牙关,语气中满是凛然杀意。

    “是,我来得正好!我要是来晚了,只怕见到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云紫洛张开红唇,一字一句地回答道。

    她站在原地,一头乌黑的头发无风自起,长及双膝的三千墨发,半遮半掩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给她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娇媚。

    只是,面纱外那双冰冷的杏眸中射出来的凛厉与嗜血,却让人感到了生生的畏惧!

    “我怎么会杀他?”陆承欢冷笑,已经完全将注意力从鬼形与云浩身上转到了云紫洛这。

    “我会留着他的命,慢慢玩。”

    她咬牙切齿。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云紫洛冷冷说道,右手的拳头握紧又松开,玉腕翻时,双手的手指间已多了八枚金刀,而缠在腕上的雪杀,也直指陆承欢的方向。

    陆承欢见到她的架势,心内也是微微有些打突,赶紧拨出自己的双戟。

    “好大的胆子!”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声音不大,却足有上位者的威严与震慑。

    高大威武的身躯缓缓从黑暗中迈出来,一步一步,走到了云紫洛与陆承欢的中间。

    不知是哪个暗卫已经及时地给他送了一件新的黑色长袍,有如地狱般的黑,拖垂于地,随着有力的走动,发出沙沙的声响。

    摄政王微眯幽深的凤眸,残酷冰冷的眼神看向陆承欢。

    听到他的声音时,陆承欢已是一阵慌乱。

    可看到云紫洛后,她忽然镇定了下来。

    “赫连哥哥!是她先拨的武器,你没看到吗?”

    陆承欢的声音已经全然软了下去,满脸的委屈。

    “召集这么多杀手围绞我的府第吗?”

    摄政王微昂下巴,冷冷问。

    “不是!”陆承欢走过去,轻轻拽住他的衣袖,犹豫了下又放开,说道,“是那个奴才他欺负我,用茶水烫我,见了我还不给我行礼!”

    “别说那么多理由!”

    摄政王脸色铁青,一句严厉的喝声打断了她。

    “奴才?你做事会这么冲动?他是丞相府的公子,不是我摄政王府的奴才!岂是你想教训就能教训的!”

    陆承欢心里已经气得快要爆炸了!

    不知哪来的勇气,指着云紫洛急问:“赫连哥哥,正因为是她的弟弟,所以你这么偏坦他吗?那我还是你妹妹!你怎么只知道对我吼呢?”

    “我不会偏坦不讲道理的人。”

    摄政王薄唇轻吐出冰冷的字眼。

    “我认为,本王府中需要一段时间的安静,你可以带着你这些手下离开了。现在,立刻,马上!”

    陆承欢的一张小脸顿时惊得惨白。

    她死死咬住下唇,看着摄政王,又看了看云紫洛,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一回头便跑掉了。

    琉璃阁的杀手们用眼光无数次地毒杀云紫洛后,也迅速离开了现场。

    小书房内室的床榻上,云浩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正安静地躺在那。

    云紫洛守了他一会儿,便走到了外室。

    云浩紧闭的眼睛徐徐睁开,看向云紫洛的背影。

    这是二姐吗?

    是那个看到他在梨苑墙角玩耍时偷偷塞糖给他吃、一说话却脸红的二姐吗?

    是那个他常常背着母亲与姐姐去孤单的梨苑陪着他聊天的二姐吗?

    有些迷惘,却又有些惊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