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她竟然上心了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你知不知道东林国的长乐公主将要来祁夏?”姚玲玲忽然问。

    “东林国,就是祁夏东边经济发达的那个国家?”她曾在地域志上看到过。

    “嗯。”姚玲玲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蹙起,放低了声音,说道,“我听爹爹说的,已经出发了,如果龙舟节赶不到,也一定会在太后生辰前赶到。而且,是来联姻的。”

    “联姻?”

    云紫洛的手下失了规律,发出扑通几声水花响,“你的意思……祁夏国如今适婚的皇子中,唯有……”

    她的心一紧。

    “八王爷。”

    姚玲玲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是长乐公主自己提出来要来看看我们的八王爷,前几天太后招了八王爷与几个重臣过去说了,你不知么?”

    云紫洛摇头,爹爹不在,摄政王也没跟她说,子渊,他也没提啊!

    虽然,子渊曾经说,他喜欢她,会娶她,她并没放在心上,可是,在进四王府前,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希望的。

    难怪那天从宫里出来后他就一直在忙,可能是在调查那个长乐公主吧。

    为什么,他连说都不说一声呢?

    是怕她担心么?

    “洛儿,你别难受,皇子的婚事都是身不由已,就像四王爷和你。”姚玲玲安慰道。

    “难受?”

    云紫洛低低重复了一句,目光投向遥远的湖面。

    难过吗?她似乎,感受到的,是悲哀。

    “子渊的婚事就这样草草便定了吗?一个从没见过面的女人?”她喃喃。

    姚玲玲以为她在伤心,赶紧笑道:“洛儿,这事只是说了而已,兴许那长乐公主来了后,看上的是摄政王呢?摄政王也还未婚娶啊!”

    云紫洛脸色微变,心跳停止了一下。

    她攸然惊觉,自己听到长乐公主会看上摄政王时,内心竟然有些不舒服。

    而刚才说子渊时,却是没有这种感觉的。

    “听说那个长乐公主飞扬跋扈,嚣张无比,她看上的,肯定会是祁夏最优秀的男人,而且我想,摄政王肯定也是想娶她的,东林国那么强大的一个亲家,争取到她,就等于争取到祁夏的……半边天下。”

    半边天下?

    这不正是摄政王所需要的吗?

    而摄政王若真的想要,太后是阻止不了的。

    云紫洛心里的不快越加强烈,心神也有些失散,为什么会这样?

    心里越来越乱,她发现自己,真的对那个该死的男人上心了。

    “爱娶就娶!谁管得到他!”她脱口就是一句酸味十足的话来。

    姚玲玲愕然,却没有想得太多,也根本想不到这件事上来。

    连忙笑着岔开了话题,“洛儿你可知道,这次在边境迎接长乐公主的将军是谁?”

    说着,她的脸竟微微一红。

    “是谁?”云紫洛的心神被她拉了回来,见她一脸韵红,恍然大悟,“难道,是你的未婚夫?”

    “呸,才不是!”姚玲玲轻啐一口,举止间竟难得的有了女儿家的温柔,“我们还没定亲,他父亲曾是御林军大统领,跟我们家关系较好,他武艺家传,我和何纤儿的一点花招都是他教的。”

    说着她唇角笑容勾起,“我和何纤儿关系不好,也是因为他。”

    “争风吃醋?”云紫洛感起兴趣来。

    姚玲玲哼了一声:“魏成说了他喜欢的是我,要跟我定亲,等他回来就准备这事,何纤儿她才处处跟我作对为难。”

    云紫洛笑道,“我知道了,还没定亲,原来你的心上人竟是个将军!”

    姚玲玲浅浅一笑,没有反驳,补充道:“他曾在御前做过几个月带刀侍卫后,连升几级,封了个讨夷将军,虽然才五品,但摄政王挺重视他的。”

    “那就是说前途无限罗?”云紫洛捏了她的脸一下,“难怪小妮子今天这么高兴了。”

    “你会做米粑吗?”姚玲玲趁机抱住她的胳膊问。

    “怎么?想要亲手做给你的心上人吃?”云紫洛调笑。

    “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不想跟那些下人学。”姚玲玲承认道。

    “米粑有什么好吃的,我教你做棕子如何?”

    “棕子?”

    在找来几个熟知园林的丞相府下人后,云紫洛便让他们去水边采来大捆大捆的苇叶与荷叶作棕叶用。

    姚玲玲召来大厨房里闲着的几个仆人打下手,将白米与糯米混一起淘得干干净净。

    不多时,在云紫洛的要求下,各种馅也剁好准备齐全了。

    灶台上一碗枣泥,一碗蜜枣,一碗豆沙,一碗咸鸭蛋黄,一碗栗子,一盆香菇拌鲜肉。

    姚玲玲的眼都瞪大了,“还放馅吗?这么多种类?”

    “这还少了呢。”云紫洛不满道,“要是提前一天泡好八宝,做的八宝棕也别具风味。”

    坐下来便开始教她用半张苇叶与半张荷叶包一个棕子,这样的棕子蒸出来还会有荷叶的清香。

    姚玲玲赶走那些眼巴巴看着想要跟着学习的仆妇们,自己笨手笨脚包起来,学得倒很用心,不久就包得像模像样了。

    夕阳渐沉,天色将黑,云紫洛数了数,她每样包了30个,姚玲玲每样包了十几个。

    而第一锅上锅蒸的棕子已经好了,云紫洛叫仆妇进来移锅,当即一样拆开一个让她们尝。

    这些人在外面就闻到扑鼻的香味了,一拥进来,咬着蒸得极软的糯米,枣香肉香,仆妇们一个个边吃边惊讶地讨论起来。

    “好吃,太好吃了!”

    “我从没吃过这种东西!真香!”

    “这比米粑好吃多了,我们以后也用糯米加馅做。”

    没想到云紫洛还有这手,姚玲玲都已经无法用佩服来表明心情了,加上自己也学到了一手,喜悦不可言表。

    临走时,云紫洛带走了二十个白棕,三十个枣泥棕,三十个鲜肉棕。

    回到西院时,便带上桃儿去厨房将棕子蒸了。

    “小姐,这些哪来的啊?”

    “你家小姐我亲手做的。”

    桃儿瞪大了眼不敢相信,“小姐您连厨房都没下过,怎么会做这个?”

    “这个算什么?以后有的口福给你享。”

    在厨房混迹了一圈后,她也知道了,这个时代酱油酸醋盐糖味精基本都有,只是古人烧饭的方法太简单,放了作料和水油在一起焖煮,能好吃吗?

    喊了暗处的展兴过来,给了他一食盒棕子便让他送去八王府。

    鬼魂很不服气地跑过来,“我们家主子也要!”

    云紫洛看了他一眼,道:“我会给他的,你急什么。”

    鬼魂一听大喜,总算这个云二小姐还是个有良心的。

    云紫洛洗完澡后穿着白色中衣躺下,已是月到天心。

    她翻了个身,毫无睡意,脑中不时飘过白天那个身着黑袍、面容姣好的女子,这么晚了,他一定在陪她吧……

    该死的自己想哪去了?

    云紫洛惊愕之下翻身坐起。

    窗棂“咯吱”一声响,低沉熟悉的男人声音传来,“洛儿?已经睡了?”

    云紫洛赶紧躺下,老是提着的一颗心却不知不觉松了,睁着大大的杏眸不说话。

    高大漆黑的身影快步走过来,摸黑到床边坐下,俯下身去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下,“没生病吧?”

    “你才生病了。”云紫洛不知道,此刻她的声音都微微扬着。

    借着淡淡的月色,可看到眼前朦胧了的那张俊朗的面容,幽黑的凤眸微狭,鼻梁高挺,薄唇微抿,一头黑发用顶玉冠挽在脑后。

    摄政王微俯身,含笑看她。

    黑色金边的长袍拖至床脚,上衣的两个扣子没系,衣领翻向两边,露出颈下结实的小麦色肌肤,纹理分明,强健有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