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我喂你,不苦1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挤死人了!”

    云紫洛低咒了一句,信手挽起自己湿漉漉得直垂到膝弯处的长发,曲下身来,侧头望了一下摄政王。

    摄政王正痴痴呆呆地瞧着她,眼内满是惊艳。

    云紫洛的眼光一沉,转过了头。

    摄政王没再作声,只是无声地替她拣起几缕散落于地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

    静寂的房间内,只听到他略显沉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声。

    外面,响起楚子渊与老妇的对话。

    “没看到这两个人?”

    楚子渊的声音明显不信。

    摄政王在刚入住的时候就已经将话交待过了老妇。

    苍老的声音答道:“听到马声过去了,不知道可是公子要找的人。”

    “我去后院看看。”楚子渊的脚步声消失在前院。

    “你把马停哪了?”云紫洛极小声地问,回过头。

    摄政王低眸看着她亮闪闪的杏眸,笑道:“给牵猪笼里了,用稻草盖住在睡觉,黑风很乖的,不会乱动。”

    云紫洛无语,连抽嘴角。

    罢了,今夜快些过去吧。

    “洛儿――”摄政王的声音饱含柔情。

    “什么事?”云紫洛警戒地问。

    “没什么。”摄政王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低低道,“你真美。”

    “是吗?我该说您老人家的眼光有问题吧?”云紫洛讥嘲地回答。

    “是真的美!!”

    摄政王着急地重复了一句。

    云紫洛没再答理他。

    过了片刻,楚子渊的脚步出来,到了他们所在的房间前往里张望。

    老妇已在解释,“老妇刚洗过澡,年纪大了,准备明早等老头醒了再抬水出去倒。”

    楚子渊倒也不疑,出院上马急驰而去。

    “唉。”云紫洛轻叹口气。

    都是这该死的摄政王,让她看到子渊连面都不能见一下,还得这样藏着。

    刚想起身,腿一麻,又重新弯了下去。

    摄政王从后扶住她,“慢点起身!这里空间太小――”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悚然地望着前方。

    因这一扯,竟不自觉竟将黑色长袍的上端扯松,便从他的指间滑落下去,露出云紫洛光裸的上身。

    云紫洛单手飞快地将一头捏住,低头看时,脸也刹那间羞得通红,真想骂人!该死!

    肩圆腰细,后背雪白,圆润丰腴,根本不似这个年纪的发育……

    她赶紧手忙脚乱地去系衣带,却没想到忙中生乱,黑袍本就是披上的,下端掖进去的衣角又溜了出来。

    摄政王根本忘了回避忘了动弹,目光无比灼热,身子微微颤动着,看着她咸见的如此慌张的模样,更是柔情无比。

    现在好想搂住她抱住她……

    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他站起来,猛地揽住她的腰,将女人的身子狠狠压向了自己的胸膛。

    那股久违的满足之感,再一次回到他的心头……

    “放开!”

    云紫洛惊叫一声,怒斥。

    “不放!”

    摄政王一手扯掉了她的黑色长袍,只将她光溜溜的身子揽在怀里,心爱的女人全数暴露在自己的眼睛底下,他只感觉到幸福无比。

    一股灼热的欲望在心底升起,只想将她纳入自己,只是,他知道,现在不可以这么做。

    所以,便是抱着她,已成了最大的奢侈。

    “你放不放手?”云紫洛冷声喝道,却挣扎不开他。

    他不是内伤不轻吗?难不成男人动色心时力气竟这么大?

    “洛儿,我说过,你是我的,你是我赫连懿的女人!”摄政王的眸光逐渐暗沉,霸道地宣布着自己的主权,“所以,你别想从我这逃离!”

    说着,他又欣喜地封上她想要开口大骂的小嘴。

    心里便已这样认定,她是自己的女人,是自己要的,爱的唯一的女人。

    以后永远都这样,哪怕她不爱自己,她也只能是自己的女人!

    他根本无法容忍看到她跟另外一个男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唔――”云紫洛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张嘴向他唇上咬去。

    她的初吻啊……这个魔鬼!早就该知道他没存什么好心!

    淡淡的血腥味在舌尖传开,摄政王却根本没有退缩,长舌长驱直入,抵达那令他魂牵梦萦,朝思暮想得快要疯狂的妙地。

    一如那次的香甜可口,甚至这次,她清醒时的滋味,更令他无限销魂。

    男人低低地、满足地呻吟了一声,双臂撑在墙两边,将云紫洛圈在自己的包围圈内。

    健硕如岳般的身躯紧紧压着她未着寸缕光滑溜手的玉体,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连身子也转不过来。

    云紫洛难受地呻吟了一声,眼光里充满着愤恨,不由闭上了眼睛不看。

    摄政王如尝到了鱼味的猫,凤眸里满是感叹之色,揽紧她的腰,俯耳在耳边低声道:“洛儿,我爱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云紫洛睁开眼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我吻你,你没有感觉吗?为什么我感觉心里好舒畅?”

    摄政王轻声问。

    云紫洛的脸一红,偏过了头。

    他伸出右手,将她的头扳正了。

    “看着我的眼睛。”

    “赫连懿!”

    云紫洛红唇微启,怒着叫出他的名字!

    “小东西,我在这。”摄政王听到她唤自己的名字,凤眸立刻笑得眯了起来,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子,“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也只有你,能这么叫我!”

    云紫洛惊望着他。

    自然知道,京城里谁敢这么叫他?那不是找死吗?

    “叫我懿,嗯?”

    摄政王欢悦地抬起她的小脸,看着她被折磨得有些透亮红肿的唇,禁不住再次将自己的唇覆上去,百般依恋地看着她的眼睛,细细地辗转摩吮起来。

    云紫洛的眸色越发冷冽,嘴角却轻轻一勾,笑了起来,身子主动迎合上他,与他对吻起来。

    摄政王一阵震惊之后,兴奋直涌上来,抓着她双臂的手松开,环住她细若杨柳的小腰,珍爱地抱住她,心头剧跳,大脑快要被甜蜜冲晕过去,慌乱地在她的唇上磨蹭。

    “洛儿,洛儿,我的洛儿……”

    痴狂的喃喃声中,金光闪烁,利器刺进身体的声响。

    云紫洛已拨出一把金刀,直接插在了他的胸前!

    摄政王痛苦地皱了下浓眉,低头看了一眼,鲜血已经涌了出来。

    “怎么样?”

    她冷冷问。

    在下手那一刹,本能地避开了要害,只插进了两根肋骨之间。

    凤眸微微闪动,摄政王却是微微一笑,道:“洛儿,你不舍得下重手。”

    “谁说的!”

    云紫洛抬高了声音,涨紫了脸看着他,“什么不舍得!我是念在你救过我和桃儿!让开!”

    说完,她拣起黑袍裹上跑了出去,赶紧去换衣服,刚才一阵激吻,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

    唉,两世的初吻啊!

    摄政王也从床纱后走了出来,脸色已然平静,沉声说道:“不管怎样,你都改变不了是我赫连懿女人的事实了!即使,你现在的身份是四王妃,你的男人,也只能有我一个!”

    说完,他嘴角噙着志在必得的笑容,迈着阔步踏了出去。

    云紫洛的眉尖颤动了几下,狠狠握住了拳头。

    扫了眼屋内的狼籍,云紫洛愤愤脱下摄政王的黑色长袍,换上村妇装,就着一旁桶里干净的温水将旧衣服洗了,晾在窗前廊上。

    看到摄政王高大的身影还站在对面房檐下未离开,云紫洛将他的袍子揉搓成一团,扔在了地上,转身回房。

    刚在床上和衣躺下,紧接着男人便从窗子里跳了进来。

    “刷刷刷!”三把金刀一把接一把地朝那个方向掷了过去。

    摄政王右手抬起,三根手指一一弯曲,便将三把刀接了个准,一脸无视地踏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