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十里红妆:喜宴变丧事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紫洛笑了笑,道:“四王爷,你说话要有根据,你看到我动手了吗?是我的丫环她报仇而已。怎么了?她差点被人送上了鬼门关,这回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许她报仇吗?难道只许你四王府的人欺负伤害别人,就不许别人还手吗?这道理我可不明白了,不知道今天在场的这些人有谁明白?”

    这些人都说不出话来,心里只觉得报仇这事应该是能讲得通的,但为何好端端选在这么个大喜日呢?

    喜辰见血,这是不好的预兆啊!

    “好,好!谁规定了就准四王府的人乱杀人,不许别人报仇啊?还有没有天理啊!”

    一阵热烈的鼓掌声从一个角落传来。

    众人惊愕望去,谁这么大胆?

    就见那座上斜斜靠着一个红衣公子,大红色鲜艳的服装险些让人以为他才是今天的新郎,只因躲在角落没招人眼。

    年轻男子眉眼细长,柳叶眉,丹凤眼,高鼻薄唇,生得极为俊俏,皮肤雪白,他眯眸促笑时,嘴角勾起了几分女性的阴柔,却并不让人感觉突兀。

    好,非常好,原来他一直念着的那个女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的云家草包二小姐!

    真是不可思议!

    这京城的风水什么时候转向了?

    “公子风流!”

    有人叫出他的身份来。

    “公子风流怎么在京城啊?不是听说他出去游山玩水了吗?”

    楚寒霖的脸也是一沉,未想到他竟然也跟着瞎捣乱。

    楚子渊的眉头轻蹙。

    唯有摄政王,眼光也不向那边瞟一眼,刚进来时,他早就将这里参宴的所有人极快地扫视了一遍,他想要躲过他的视现,难!

    看到酒杯中的酒已经洒到桌几上,摄政王干脆放下了手中一直捏着的酒杯,站起了身,低沉的声音冲楚寒霖说道,“她现在只有半柱香的时间了,若不及时施救,你可要少了一个忠心的奴才。”

    他把“忠心”二字咬得极是清楚。

    楚寒霖面色一凛,抱着秋月奔过来给摄政王跪下,“求摄政王救救秋月!”

    云紫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摄政王在脾气最好时都没出手救桃儿,这次看他那张冰冷拒人千里之外的脸,还会救什么秋月春月?

    她明白,楚寒霖自然也不蠢。

    但他也不能看着秋月去死,只是意真情切地恳求:“摄政王,今日是小王的大喜之日,喜日见血,是不吉的象征,小则应在本王,大则应在祁夏,摄政王心系祁夏苍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不吉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吧?求摄政王高抬贵手!”

    摄政王幽深的凤眸划过一丝冷色,俯视了眼楚寒霖,冷冷道:“把她的腕给我。”

    楚寒霖大喜,递过秋月的手臂。

    摄政王听了一下脉相,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说道:“脉相已是极危,半脚跨入了鬼门关。除非当世名医以真气相渡,贯穿百穴,以绝世名药喂服,才有救。”

    楚寒霖赶紧道:“摄政王医术精通,真气不凡,现下,唯有您能救得秋月一命了!”

    摄政王轻咳一声,脸色刷一下苍白得有如一张纸,一缕鲜血从嘴角溢下。

    他缓缓挽起左袖,一道长长还未结痂的伤口出现在众人眼前,“本王才受的伤,真气受损,一发力便伤心脉。四王爷还是送她去镇国寺,迟了就来不及了。”

    鬼魂暗暗在一旁吁气,王爷的内伤向来好得快,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上次救桃儿真气受损已经痊愈,这只是皮外伤。

    但别人不知情。

    楚寒霖的眸中划过一丝疑惑,看着秋月,急忙道:“求摄政王赐一枚回魂丹!”

    “四王爷!”鬼魂一张脸顿时冷了下来,他在胡说些什么?回魂丹?以为是米饭吗?什么人想吃就吃?

    他忍住心内的嘲讽说道:“回魂丹一共只有三枚,是南川的至宝,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出来用的!”

    楚寒霖看着秋月越发白的眼神,快速一指桃儿,“王爷上次不就赐了一枚回魂丹给她了?难不成别人是人,秋月就不是人?”

    摄政王脸色一冷,喝道:“回魂丹是本王炼制的,本王想给谁还轮不到你管!”

    楚寒霖顿时被这雷霆般的气势喝得噤了声,小声道:“那王爷是见死不救了?”

    “是。”摄政王干脆地答道。

    这句“是”字此时答来,并没有人在心里怪怨摄政王,想想啊,回魂丹那么贵重的丹药,不给这个小丫头实属正常。

    倒是四王爷,咄咄逼人了些,毕竟,那人也只是个丫环。

    今天在场的非富即贵,换成他们,也不过做到这一步罢了,何必要跟摄政王撕破脸?

    所以个个看着楚寒霜的目光异样了起来。

    鬼魂也很不解。

    按主子的脾气,根本不需要向楚寒霖假装受伤推托,直接拒绝也好,主子可是从来不会把别人的想法放在心上。

    可为什么主子有意露出了左臂上的伤口,还说出那一番话呢?

    目光不由一瞟,看到了云紫洛正出神地盯着摄政王发呆,恍然大悟。

    额头顿时黑线……

    云紫洛此时才知道,原来救桃儿,是要渡入真气的,而这真气肯定不少,她岂不知一个练武之人真气被抽空的结果?

    看到摄政王刚才口吐鲜血,她的心都紧了起来,难道上次救桃儿,他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

    他手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谁还能伤得了堂堂摄政王不成?

    想到上次在莲花厅,楚寒霖与子渊都以话语激摄政王出手,不过是想等他体力不支的下场,而现在这么多人都知道了摄政王重伤在身,那后果……

    云紫洛的眉头不禁蹙了起来,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摄政王侧脸,正对上她的目光。

    云紫洛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

    摄政王已移开了视现,嘴角悄悄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

    楚寒霖的拳头在袖下握紧,看着秋月发白的脸,而此时,府里的大夫已经全拥来了。

    虽然明知无用,他还是一一叫过来诊脉。

    云紫洛忽然往前走了一步,启唇说道:“我母亲曾给我留了一块千年宝玉,有吊气延命的效果――”

    “在哪?”楚寒霖双眼闪光,急道,“你怎么不早说?”

    云紫洛冷笑,“王爷是急糊涂了吧?你丫环是我丫环刺伤的,我会拿出来给她救命吗?”

    “你――”楚寒霖眸光血红,似要吃人。

    “不过。”云紫洛话锋一转,看向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笑容,解恨地看着秋月的云轻屏,“这玉我借给姐姐了,姐姐一直没有还我,这是千年宝玉,姐姐肯定会妥当收着,只要姐姐肯拿给她救命,我没有意见。”

    什么什么?

    正看着秋月中剑而得意地笑着的云轻屏大脑一阵空白。

    暧玉?

    她吓得后退了一步,手不自觉地按在了胸口。

    这玉现在是她的,而且她现在是琉璃阁阁主了,怎么可能轻易将这块神秘的玉拿出来示人?

    慌慌张张道:“那玉,我弄丢了!”

    说出来又想打自己的脸,昨天晚上自己才跟楚寒霖滚在一起,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玉正挂在自己脖子上?

    只是她从未跟他说起过这是哪来的玉,什么样的玉,所以他并不知玉的价值。

    楚寒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眸光微带着痛惜地看向云轻屏,“屏儿――”

    云轻屏看向他,眼光也含上了泪水。

    “寒霖,您就这么护着她吗?竟然怀疑起我来了?”

    想到秋月也是自己痛恨的女人之一,处处想跟自己争宠,而楚寒霖今日却为了她向自己摆了脸色!

    她哭着,一跺脚跑出了厅。

    秋月早就睁开了眼,虚弱地躺在楚寒霖怀里,眸光一点点在消散。

    那时候看桃儿受伤,并不觉得有多难治,到自己身上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救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