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偷龙转凤换女儿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轻屏仰头看着顶上的帐缦,嘴角露出一抹狠毒的笑。

    云紫洛,你死定了!

    今天被楚寒霖追了上来,楚寒霖说了一堆软话,可她心里的那块疙瘩却始终存在,傍晚时闹了一回离府出走,想让楚寒霖尝尝失去她的滋味。

    先在庆春茶楼坐了半晌,而后唤车夫驾车去了西门一个小玉坊。

    “老板,上次我吩咐你按这块玉打造的玉佩,你打成了没有?”云轻屏的手心出现一块晶莹透明,圆润光滑的方玉,正是从云紫洛那一借没还的千年暖玉。

    自从云彩丽给了她提醒后,她便想出个以假乱真的主意来,打一块相似的方玉还给云紫洛。

    刚说完这句话,一个身材干瘦的老者在柜后挑帘而出,目光精锐灼灼地盯着云轻屏,“小姐,请问您是从哪里得到这块玉的?”

    云轻屏眸光微微闪烁,道:“是我娘留给我的。”

    老者脸色大变,看了她一眼,“小姐,请入内说话。”

    (解释下:文中年龄皆是实岁,云轻屏也是十六,虚岁十八,比云紫洛早出生三天,因为心思缜密,所以早熟;而云彩丽是第二年年尾生的,实岁十五,虚岁十七,所以不能算小。)

    云轻屏警戒地看了他一眼,道:“不必了,我还急着回去,我过几天再来拿玉。”

    说着就往外走。

    老者身子一闪,就拦在了她前头,“小姐,我们有很重要的话要问你,你不能走!”

    说完一招手,两边跃出几个黑影,两个抬手,两个抬脚就把云轻屏架了起来。

    “放下我!救命,救命啊!”云轻屏吓得尖叫,泪都涌了出来,心里那个狂悔。

    “得罪了!”老者说着打开内室的门。

    几人将大吵大嚷的云轻屏抬了进来,“砰”一下关上了木门。

    “救命!饶了我!我是四王妃,我是四王妃!这玉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你们要什么我都会让王爷给你们!”

    云轻屏瘫在地上,已是吓得语无伦次。

    老者看到她这个样子,眉头微微一皱,往左右看了看,几个着青衣的下属也是目瞪口呆。

    “把玉给我。”老者开口。

    “给你给你。”云轻屏连忙丢了过去。

    老者拿在眼前眯了一会儿,脸上全是震惊与欣喜之色,“真的,是真的!就是这块千年暧玉!”

    云轻屏努力镇定着,从地上爬了几次才爬起来。

    “快扶云小姐坐下。”老者抬眼吩咐,眼光探究地盯着云轻屏。

    云轻屏坐下后,心微微一定,问道:“你们要什么?王爷都能给你们,别伤害我就行。”

    老者无视她这句话,问道:“云府的小姐怎么会有这块玉?你刚说这玉是你娘留给你的。”

    “不是的不是的!”云轻屏改变了说法,又怕他们不信,颤声解释,“是我一个姨娘留给我的,我也不知道这玉是干什么用的,她在十几年前就死了。你们想要的话尽管拿去!”

    老者面色一变,问道:“你那位姨娘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

    云轻屏咬住下唇,柔弱地道:“就知道她小名叫清清,长得很美,其他我不清楚。”

    “清清?”

    这一下,不止是老者,他身后那几个年纪稍长的人都叫出了声,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颤抖,“是阁主,真的是老阁主!”

    云轻屏狐疑地望了他们一眼。

    老者腾腾后退了两步,面色发白,声音艰难地问道:“小姐,您今年多大?”

    “十六岁。”

    “那你是哪天出生的?”

    “乾春年二月初八。”

    老者的步子往后连退,一跤摔倒在地,整张脸毫无人色,嘴里木呆呆地重复着:“乾春年二月初八,乾春年二月初八……”

    后面几个青衣男子有人惊嚷起来:“怎么可能是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她怎么会是乾春年二月初八生的?而她又有这块玉,世间怎会有这么凑巧的事!王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者无声摇头,嘶哑着嗓音说道:“我一直怀疑阁里的那块玉,若是没看到这块玉也就作罢,看到了这块玉,我能肯定,阁里的玉是假的。如果阁主当年生的是双胞胎也就罢了,但玉却只有一块,没道理带回阁中的是假玉,而把真玉留在了云府。”

    “王长老,您的意思是――”几人惊疑不定。

    “我的意思是,阁里的那个是假的,眼前的这个,才是真的!”

    王长老十分沉重地说出这番话。

    片刻沉寂后,有人提出异议,“可她是云府的大小姐,阁主并不是她的母亲!”

    王长老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老眼一片精光,“当时阁中产生阁变,我们这支老阁主的亲信被发配到了祁夏,而没过多久新阁主就诞生了,这中间肯定做了手脚,承欢阁主根本就是个假阁主,恰巧就在乾春年二月初八降生的,便被他们带回了阁,而躲在云府阁主在同一天生下真正的小阁主,怕人追查,便偷偷换到了云氏正房夫人名下。”

    几人听了王长老的话后恍然大悟。

    云轻屏的心中还在恐惧着,根本没听清他们说的是什么。

    就见老者带头,双膝一曲,就跪在了她面前。

    “琉璃阁四阁长老王带领手下分众参见阁主!”

    响亮划一的声音在宽阔的房间内响起,把云轻屏惊得站了起来。

    “琉璃阁?阁主?”她瞪大了眼。

    她又不是不知道琉璃阁是干嘛的,上回还联系了琉璃阁的人刺杀云紫洛,怎么他们会称自己为阁主?

    王长老抬头道:“是的,阁主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事属下以后会慢慢向阁主解释。这块玉请阁主收好,千万不能展示给别人看,这玉,便是统领琉璃阁的象征!”

    云轻屏被震得个五雷轰顶。

    半晌,才慢慢理解了他话中的含义。

    “你,你说,我是琉璃阁的阁主?”

    “正是!请阁主暂时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阁中叛党众多,待我等计议出好办法来,一定助阁主重掌琉璃!”

    王长老慷慨激昂,义正言辞,落地有声。

    云轻屏终于反应了过来,这玉,不是她的啊,是云紫洛的,按他们这么说,这块玉,竟然是琉璃阁的镇阁之宝?

    不过,看着这些人跪着,她的精神立刻放松了下来,精神抖擞地开口道:“既然我现在是琉璃阁的阁主了,是不是想杀什么人都可以?”

    “自然,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王长老答道,“不知阁主想要谁的命?”

    “云紫洛。”

    云轻屏冷冷吐出,“云府庶出二小姐。”

    王长老有些吃惊。

    怕他起疑,云轻屏补充道:“她从小就欺负我,曾经推我下水想要淹死我,最近更是在想各种办法要我的命,我跟她之间,不是我死就是她亡。”

    王长老低下了头,有些惶恐,“阁主不需解释,只消阁主想杀谁,属下照办!”

    “好。”

    云轻屏的脸上,绽开一朵如花的笑容。

    送云轻屏离开后,有个年纪较轻的下属上前问道:“王长老,刚才怎么不让阁主将暧玉滴血认主?若是玉落在旁人手中岂不是不妙?”

    王长老摇头,“此事定要查得清楚些更好。你现在就去云府查察一下老阁主当年的事情,还有云紫洛,一并查来。”

    一个钟头后,这人回来报给王长老。

    说到云紫洛竟是清清阁主留下的女儿,而她的生辰却不对,是二月十二,晚了四天。

    王长老半惊半疑,突然醒悟,扬眉笑道:“我明白了,那几年阁中不都有人在外暗查二月初八生的婴儿吗?阁主当年将二月初八生的女儿换给了云夫人,造成云夫人生女的假相,而阁主四天后做出生产的假相,抱的却是云夫人这天生出的女儿云紫洛,将阁中查察的视现转移到了二月初八生产的云夫人头上,阁主则安然无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