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王爷不想见的人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可也不用娶她吧!你相信那个谣言?”楚寒霖语气微软。

    “那不是谣言!”太后接道,“钦天监的监正当年算定的方位就是洛儿出生的地方,她便是天生凤格!而且,她母亲可不是一般人,建树曾对我提到过她的身份,我还特地查察了一番,我自然也全告诉了你,这些好处,对你登基皇位还不够么?”

    “天生凤格?”楚寒霖无语,他很少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她母亲再厉害也早死了,留下的那些东西也跟她毫无关系!”

    “但是血缘还在,这世间什么都可以泯灭,但是血缘不可以。”

    太后的眉眼忽然又严厉起来,“霖儿,别再拖了!只有一个时辰她就要醒了,趁早去把事情办了,落实了我才安心!”

    楚寒霖一咬牙,抱起云紫洛就进了内殿。

    殊不知,云紫洛此刻的头脑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他们的对话,也一字不漏地落入耳里。

    原来她是天生凤格,有个很厉害的母亲,太后这才对她与众不同的!

    敢情太后是不是演戏演习惯了,她居然没有瞧出来她的居心!

    难怪一直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娶个丑女了……

    想着,已被楚寒霖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外间传来太后的声音,“一个时辰后我来检查。”

    脚步声远去。

    云紫洛全神贯注地感觉着楚寒霖的方位。

    男人在床边坐着,望着她。

    云紫洛浑身崩紧,手指在衣衫的掩护下悄悄挪至金刀的放置处。

    男人缓缓粗重的呼吸声近了,最好的时机来了!

    那双亮若星辰的黑眸攸然张开,一个鹞子翻身,云紫洛反手将楚寒霖压在了身下,一块丝帕捂在了楚寒霖嘴上,随着金刀的走势,已熟练地点上他的八处大穴。

    楚寒霖毫无防备,半分挣扎不得。

    云紫洛已撕下床纱裹起来塞在他的嘴里,这才冷冷一笑。

    没有看他,而是跳下了床,走到门边,在门上敲了一下,然后闪身躲到了柜后。

    门吱呀开了,外头走进来一个宫女,试探地问道:“四王爷?四王爷?”

    走了几步,并没见到人,她有些讶异,便回头。

    岂料,刚回头,迎面就是一掌!

    云紫洛换上了宫女的衣服,将只穿着内衣的宫女抱到了床上,脸朝下放在楚寒霖的身上,然后,在楚寒霖怒目而视的眼光里,拉下了床帘。

    低头出了主殿,殿外无人,她一路走出了慈宁宫,走的是后门。

    心想子渊肯定还在前门处等她出来,便绕道再去前门。

    穿过几个院落,上了一条鹅卵石的小道,前方突然传来女子低低的哭泣声。

    云紫洛眉头轻蹙,停了下来。

    前方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乌黑的墨发如瀑般披散肩头,身姿高大挺拨,肩宽腰窄,一袭黑色滚金边长袍软软坠地,腰带上悬着一块玉佩。

    那玉佩好生眼熟,云紫洛想到了桃儿那天在梨苑拣拾到的写着“赫连懿”的那枚。

    摄政王发现玉丢了竟然都不吱声?重新换了一枚?

    想来,他一定是已经猜到在哪掉的了,不好意思去问吧。

    而自己,也不想跟他有过多牵扯,他不问,自己也不会主动提,就让那玉压箱底吧。

    摄政王负手站立,面前跪着一个女子抽抽咽咽。

    “王爷,我三妹虽然嗜玩,却一向惜身如玉,不可能平白地给一个傻子的!而且当时发现的时候她也是中了药的!这事一定是云紫洛捣的鬼,只有她跟三妹最合不来了!”

    云紫洛愣住了。

    云轻屏居然在这里!靠!而且还在告她的状!

    想到刚在乾清宫见到的楚寒霖,再看看云轻屏,这对夫妻……找不到好的词形容,云紫洛唯有无语。

    摄政王“哦”了一声,低头看她,“你说是云紫洛捣的鬼?”

    “是啊,王爷,请您一定要查个清楚啊!不能让我二妹受了委屈还任凶手逍遥法外啊!”

    云轻屏抬眼看着摄政王,娇声泣道。

    美人就是美人,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越发我见忧怜。

    看到她那张被泪水滋润过的红唇,摄政王的脑海中顿时想起了那晚的唇。

    红,娇,嫩,如花瓣般好看而又甜美,比眼前这张唇美上千倍万倍,美好得让他只想沉迷其中……

    心突然间好痛好痛,他的右手猛然握紧了自己的左臂,臂上的痛令他惊醒。

    “这是你们自己府上的事,本王的手还没有那么长。”摄政王冷冷说着,越过她便要走开。

    云紫洛轻吁一口气,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掌风来到。

    大惊之下,她本能地避开,然而这是在草丛内,不发出声响完全不可能。

    云紫洛直接跳了出去,回头看时,却只见月光之下,长草摆动,毫无人影。

    该死的刚才谁在后面推她!

    她这一出现不要紧,云轻屏吓得尖叫一声,抓着摄政王的手臂躲到他身后,嘴里乱叫着:“有人偷听,王爷快杀了她!”

    她抓到的正是摄政王受伤的左臂,摄政王的眉头一蹙,甩开了她的手。

    摄政王甩开了云轻屏,身影并没过去,只是冷喝一声,“鬼魂!”

    云紫洛一手捂住了脸,脚尖轻点地,已重新钻入草丛,闪身不见。

    而草丛内,再无其他声响。

    “鬼魂!”摄政王隐隐有怒气了。

    一个黑影从草丛中跳出来,抱拳道:“王爷,属下在!”

    “刚才那人怎么不拦?”

    摄政王冷声问。

    按道理来说,凡是走近或者离开的人,鬼魂都会先出面。

    鬼魂想了一想,提醒道:“王爷,那是您不想见到的人。”

    心中却叹了口气,本想给王爷创造个机会的,结果……

    “废话!本王什么时候认识宫女……”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头一扬,抓住了鬼魂的手,声音有些颤抖,“是她?”

    鬼魂无奈点了点头。

    “是她……”摄政王眉峰挑了好几挑,疑惑道,“她为何穿着宫女服?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想知道吗?”鬼魂问,“属下可以跟上去。”

    摄政王顿了一顿,脸色一沉,“不用了!”

    云轻屏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刚才那人是谁?”

    摄政王冷冷看了她一眼,薄唇轻吐,“本王跟你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刚才那么紧张干嘛?”

    云轻屏的脸顿时红了,悻悻道:“我,我,我以为……王爷,我错了。”

    摄政王轻哼一声,不再看她,负手离开。

    待云紫洛绕到慈宁宫前门,远远就瞧见楚子渊颀长的身姿站在树下等待。

    “子渊。”云紫洛低头过去,拉住他的衣摆,“换个地方说话。”

    楚子渊见了她这幅装束,好生一愣,跟着她走到暗处。

    云紫洛把太后下毒的事说了,楚子渊气得咬牙骂道:“好个老毒婆!竟然使出这个花招来!”

    想想还有些后怕,他眉宇间满是担忧,“洛儿,要不你跟我先住在八王府,我也好照看着你点?”

    “住哪没事。”云紫洛摇头,“关键不知道太后下一步会怎么做。”

    “你要当心。如果太后宣你进宫,更千万要先来找我。”楚子渊嘱咐道。

    “嗯。”

    两人说着出了内门,云紫洛坐上楚子渊的马车,云府其他人哪里还会等她,早就驾着马车回去了。

    车行到宫门处,便传来一阵说话声。

    楚子渊挑帘望去,就见前头一名女子,正哭喊着抓着摄政王的衣袍,叫道:“摄政王,求求您了,我求求您了,我不要嫁给皇上!我不要做皇后!”

    “皇后?那女人是谁?”云紫洛疑惑地问。

    “是何太平的姐姐何纤儿。”楚子渊解释道。

    何纤儿声音已然嘶哑,“摄政王,这是太后在报复我,她恨我弟弟娶了她云家的女儿,所以报复我,今天就下旨封我做皇后!摄政王我求求您了,我不想做皇后,求求您让太后收回懿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