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是我的错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鬼影忙道:“王爷,您当然不能救桃儿了!您要是在这里救人,就是把自己的命交给四王爷和八王爷那两个虎视眈眈的人!王爷您义薄云天,不代表他们就是君子!他们可算计着您这么多年了!再说,云紫洛她有什么不高兴的?你给了她回魂丹她有什么不高兴的!她还没向王爷感恩戴德呢!”

    “嗯?”

    摄政王眸光锋利,有如锐刀地瞥向他。

    鬼影顿时噤声,将头低到了脖子里去了,心里却想到另外一件事,云紫洛去镇国寺了,那里还埋伏着他安排的大批高手,也许,这就是她的命吧……

    刚想到这,摄政王的脸色已是稍霁,低声道:“鬼影,我们也去镇国寺。”

    “什么?!”鬼影吓了一大跳!

    王爷要是去镇国寺,那正碰上琉璃阁的人绞杀云紫洛……那他不就完完了!

    摄政王的目光透过莲花阁的正门飘向远方,“我不放心她。”

    说完踏步而出。

    “王爷……”鬼影的声音已经止不住地在颤抖了,“王爷……我……”鬼影一个踉跄,脑中一片空白!

    没想到王爷对那丑女竟然是真的上了心,现在还铁着心要去镇国寺……完了,自己完了……

    镇国寺位于元京南郊的青苍山腰,祁夏国第一任皇帝御赐寺名,历经百年,已成为祁夏第一皇家庙宇。

    青苍山郁郁葱葱,山底唯有一条可通车马的道路达到山腰。

    八王府的马车徐徐驶在这条道上,展兴驾驶着车辆,楚子渊与云紫洛在车厢内守着桃儿。

    山路崎岖,一路蜿蜒,转过一个急弯,眼前一大片树林。

    马车缓缓驶入林内,四周的气氛寂静得有些压抑,云紫洛轻挑车帘,头顶树枝斜生,一片阴影罩下,一股不祥的感觉浮出心底。

    几年的杀手生涯早让她培养出了高度的敏感,她屏住了呼吸,手中握紧楚子渊给她的那柄匕首。

    一声清亮的口哨声在林中响起,同时几十个人的脚步声在逼近!

    “不好!”

    “不好!”

    云紫洛几近是与楚子渊同时叫喊出声!

    她本能地拉住楚子渊,往车外跳去,而楚子渊也是极快,单手抱着桃儿,右手揽住她的腰,一个急速的飞跃,滚到了马车外面。

    三人直滚到草丛边沿才停下。

    “桃儿!”迅速地爬起,云紫洛的心往下一沉,便去看桃儿。

    桃儿闷哼了一声,已然摔醒,好在楚子渊一直凌空托着她,并没挨着她伤口上的剑,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伤到了她的心脉。

    一道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嘴角流下,惊怖异常,桃儿眼中露出痛苦挣扎的神色,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云紫洛已是又惊又怕又怒!

    “你们是琉璃阁的?”楚子渊已厉声问了出来。

    四周聚集了三十几个黑衣人,黑衣黑裤黑帽黑面纱,从体形上看都是身材魁梧结实的男人,年纪不等。

    手中提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或剑或刀或斧,一看便是山林强盗打扮。

    领头的一人沙哑着嗓子说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此事与你无关!我们只要这个女人的命!”

    说着,他的手直接指向云紫洛。

    云紫洛在第一时间内,已经初步估计了周围的形势,看到他指着自己说出这句话,心中已是雪亮。

    当初在老金匠铺,她就对镇国寺之行起了疑心,果然如此,这些人早就等在这里了!

    “是谁买你们来杀人的?!”楚子渊脸色已是铁青,他们说要云紫洛的命,那比听到要他的命还要暴怒。

    心里已在快速旋转,洛儿最近得罪了哪些人。

    “无可奉告!”领头人冷冷道:“兄弟们,给我拦住他!”说完,自已舞着一把大钢刀往云紫洛的方向砍来。

    “刷!”楚子渊已从腰间拨出了剑,挡在了云紫洛与桃儿跟前,快声道,“洛儿小心,照顾好她,别乱跑!”

    修长如玉的身姿拨剑而立,面色冷峻,长袖当风,却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展兴也已飞身过来,眉头蹙起,低声道:“王爷小心!属下没让暗卫营跟着出城,是属下大意了!信号刚刚发出,我们唯有尽量拖延!”

    话刚说完,展兴一个反身,一剑刺穿了冲上来的一个黑衣人的胸膛,血光四射。

    这一见血,立时激发了这些黑衣杀手的狼性,嗷嗷乱叫起来,纷纷举着武器冲上来。

    云紫洛站在垓心,护住了桃儿,一脸冷色,只盼望着楚子渊两人快战快决。

    然而黑衣人的数量有三十几个,而且个个身手都不弱,本来他们以为云紫洛是将军的女儿,出行肯定会有随行军队护航,所以才派了整整一个堂的高手过来,却没想到,来的只有四个人。

    楚子渊一柄长剑左右飞舞,墨发被阵阵冷风吹得飞起,身影飞速在云紫洛身边环绕,手起剑落,便是血光漫天。

    一张脸再无往日的温和,幽暗的眸底汹涌着杀意,丝毫不留情,他知道,这些人中的每一个,都对洛儿有着致命的威胁!

    一声苍老的呼喝后,一柄小飞剑忽然便转了方向,如流星般从缝隙中直射地上桃儿的面门!

    楚子渊丢下自己的对手,反身去接,却接了个空。

    那柄飞剑已稳稳夹在云紫洛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

    她满脸怒色,厉声骂道:“好一个不要脸的老匹夫!真是败坏我们杀手的行誉!”

    右腕一翻,那柄飞剑攸然从她手上消失,但听“啊”地一声惨叫,人群中一个黑衣人应声而倒,喉头鲜血狂涌,已然绝气。

    这些人不仅不想放过她,还想连桃儿一起杀,她怎么会放过他们?

    云紫洛心底的杀气一触即发,目光刹那间变得血红,清喝一声,“展兴,帮我看住桃儿!”

    右手握紧匕首,左手摸出腰间的绣花针,身子一个纵跃,直飞出去。

    楚子渊刚被云紫洛那突如其来的一手震住,还未反应过来,此时惊得大叫:“洛儿回来!”

    旁边几个黑衣人打了个眼色,直接拦住他的道路,楚子渊怒极之下,抬剑连劈下去。

    云紫洛却对他的呼喝恍如未闻,娇小玲珑的身子在人群中此起彼伏,勾打劈踢,刺抹砍杀,漫天血雨纷飞,她的喉间溢出一声冰冷的笑。

    看着一具具黑色的尸体呻吟着躺倒,云紫洛血液的中残酷无情全然被挑起,她恨这些人,恨这些想要她死的人!

    就如前世的那段黑暗岁月,她恨透身边每一个无情的人一般!她不杀别人,别人便要杀她!

    “这女人疯了!”终于有个黑衣人感觉到了不对劲。

    云紫洛根本不理睬他的话,只顾着收获着自己的成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