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这个该死的男人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你――”楚寒霖无话可答。

    “洛儿!”云建树忍不住喝了一声,手臂却被一人拉住。“

    他回头看,楚子渊正色道:“洛儿已经大了,这件事让她自己处理。”

    他明白,云紫洛对楚寒霖不加掩饰的痛恨,那日在聚仙楼,楚寒霖说出的话语,字字都极尽伤人,换成他是洛儿,也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

    何况,市井上有关洛儿的谣言,全是因为这个男人而起。

    云建树迟疑了片刻,楚寒霖已怒甩衣袖,“云紫洛,我告诉你,你得不到本王的心,也别想从本王这里贪去一分一文!”

    云紫洛无所谓道:“随便你,你可要考虑好,是你的钱重要呢,还是我姐姐的名分和清誉重要。她这样无名无分地跟着你,别人纵然当面不说什么,可难保关上门不会议论个几句。”

    这话踏到周氏和云轻屏的心坎上去了,两人脸色俱是一暗。

    楚寒霖一张脸气得铁青,半天憋出一句话来,“三日后正午,聚仙楼见!”

    “好。”云紫洛答得爽利,眸底划过一线冷色。

    云轻屏泪眼汪汪,转脸深情脉脉地看着楚寒霖,“寒霖,屏儿不值得你这样,屏儿只愿意能跟在你身边。”

    又转头盈盈看向云紫洛,“二妹,咱们都是一家人,别和寒霖闹别扭,姐姐只愿能留在寒霖身边照顾他,你依旧是四王妃,休要提银子不银子。”

    云紫洛真的受不了她了,微微转过头。

    却感到身边一阵冷气袭来,只见楚子渊脸色冰冷,一双眼眸深处不见半点温度,含着怒意睨着云轻屏。

    视现下滑,他的手,已然在袖下握成了拳头。

    云紫洛心下一动,从未见他如此生气。

    是因为云轻屏劝自己回楚寒霖身边而发怒,还是云轻屏愿意留在楚寒霖身边让他生气了呢?

    云轻屏感应到了楚子渊冷嗖嗖的视现,微微向这边瞟了一眼,迅速低下了头。

    楚子渊冷冷的,一字一句道:“你爱做四王妃,尽管去做,没人跟你抢,但你,不要把洛儿牵扯进来!”

    云轻屏的脸白了一下,却没有答话。

    “我们走,洛儿!”楚子渊抓住她的右手臂,出了院子。

    后面,传来楚寒霖的声音,“三天后,别忘了!”

    楚子渊将云紫洛一直送到梨苑,前院的烛灯还点亮着,偏房的门虚掩,有微弱的灯火映出窗纸。

    听到动静,桃儿推门出来,她穿着杏黄色褙子,见到楚子渊与云紫洛一同进来,赶紧上前行礼。

    “见过八王爷。”

    楚子渊挥挥手,示意她不要多礼,嘱咐了云紫洛几句,道:“早点歇着,我回去了,这几天忙完事,三天后,我跟你一去聚仙楼。”

    “嗯,你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送他出了门,云紫洛才笑盈盈看向桃儿,“怎么还不睡?”

    桃儿揉了揉犯困的眼睛,道:“等小姐回来呗,我在给小姐绣一件新裙子。小姐先回房,我去打水给小姐洗脸。”

    桃儿在厨下忙活时,主房内传来云紫洛脆声声的叫唤,“桃儿你来一下。”

    桃儿端着水出来时,着实吓了一跳。

    房门微开,云紫洛半个身子露在门外,脱去了月白色的褙子与绫袄,只着了件大红色的肚兜,清亮的月光洒下,照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与手臂上,越发显得肌肤雪白如玉,莹莹光泽。

    “小姐,你怎么这样子出来了?快,快进去!”桃儿吓得语无伦次了,丢下水盆便去推云紫洛。

    殊不知,此时树上正站着一个人,看到这一场景彻底呆住了,落在莹白肌肤上的眼光微沉,脚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

    “谁?”云紫洛顾不得桃儿,斜身跨出,一双冷厉的双眸朝树上扫去。

    人影一闪,梨苑重新恢复了寂静。

    云紫洛想要追上去,桃儿一把抱住她的腰,“小姐,我求你了,你快回去!”

    这么一耽搁,追也追不上了,云紫洛无奈之下,只得回房。

    抱怨道:“我说你怎么了?这样子有什么不行啊?不就是露个肩膀与手臂在外吗?”

    心里咕咚道,以前穿的哪件衣服不比这开放啊?当然她也考虑到古代会保守些,但这不是晚上吗?又没有外人!再说,她原本也只是站在门口罢了,要不是院里藏着人,她也不会出来的!

    桃儿急忙道:“小姐,这是肚兜啊,你怎么能穿着肚兜出房间呢?以后再不能了啊。我当小姐变聪明了,却没想到小姐竟然傻了!”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行了行了。”云紫洛伸手替她擦眼泪,“以后再不会了。你家小姐没那么傻!”

    罢了,这里是古代,肚兜相当于现代的胸罩,桃儿她们看得特别重。虽然肚兜相当保守,跟胸罩是两回事……

    “小姐你刚才叫我有什么事?”桃儿关上房门,才抹抹眼泪问。

    云紫洛将右手放在了自己的颈窝处,沉吟片刻,问道:“你还记得我的暧玉吧?”

    自回来后,云紫洛被将手上的包扎除去了,桃儿看到串串水泡时,又一次没忍住惊呼起来,“小姐你的手!”

    云紫洛无语,只得再花些功夫安慰解释下,重新提起这个问题。

    “小姐的暧玉被大小姐借走了,这么多年,她也一直没还。”桃儿的声音极低,“听说那是夫人逝世时留给小姐的。”

    “嗯,我也记得云紫……记得我去向云轻屏要过几次,她拖着拖着便不还了。”

    云紫洛确定了这事,嘴角微露冷笑,暧玉可也不是白借的,三天后,这个利息可要讨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云紫洛醒来,桃儿来送早餐时,递了一块质地晶莹的玉佩给她,吞吞吐吐道:“小姐,昨天晚上服侍你睡下后,我在树下拣到了这块玉,这,是不是昨晚那个人落下的?”

    昨晚只听得云紫洛喊有人,桃儿并不清楚院子里是否进了人,但拣到这块玉佩后她便惊疑不定起来。

    最担心的不是院子里掉了东西,而是那人若是个男人,又看了她家小姐穿肚兜的模样……

    云紫洛接过玉佩,摸到反面,沉声道:“有字?”

    “嗯,是‘赫连懿’,是不是那个人的名字?”桃儿跟着云紫洛读过不少书,认识很多字。

    “你说什么?”云紫洛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瞬间就变了。

    赶紧翻过来看,确认后面三个繁体字果然是“赫连懿”时,云紫洛柳眉拧起,脸色由青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绿,五颜六色。

    摄政王这个该死的男人,他竟然真的把她当作猎物和目标了吗?竟然大半夜的跑到她梨苑来了!

    云紫洛又惊又怕又恨又怒,死死咬住牙关,抓着那块晶莹的玉便往下砸去,可到了手边,却又忍住了。

    怒火在胸中翻腾,她却只得强压住。

    不行!这块玉不能砸!谁知道砸了它的后果?

    桃儿见她反应如此大,惊惧地问:“小姐,赫连懿是谁?”

    “桃儿!”云紫洛镇定下来,冷声嘱咐,“这件事不要说出去,这个名字,以后再莫要说,如果让别人听到你说这三个字,会有杀头之祸,明白吗?!”

    “桃儿明白。”桃儿乖巧地点头,云紫洛的口气严厉得让她有些害怕。

    云紫洛轻吐一口气,道:“陪我出去,找武器店,打兵器!”

    半个时辰后,祁夏最大的一家武器店内,云紫洛将两张图纸交给掌柜的,冷声道:“按这图纸上打造兵器,可行?”

    掌柜的接过来细细瞧了几眼,点点头:“打是可以打,第一张是飞刀,倒是常见;这第二张,只有一个带着孔眼的圆球,却是作什么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