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是想要失言了?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结果,她脸色惨白一片。

    不,不可能!

    云紫洛摇头,“姐姐,我根本没碰什么八宝链啊。”

    云轻屏气红了眼睛,“那你将这荷包当着宝贝似的藏着掖着干什么?”

    “这花是我刚在御花园采的,你拿去看了,太后姑姑就知道我乱采花朵了!”云紫洛有模有样地说道。

    “你……”云轻屏气得快要吐血,没有八宝链,害她那么激动,她的脸,可是丢完了!

    脸颊不由通红一片,她折身给太后跪下,“太后恕罪,是屏儿不懂事,一时口快……”

    太后心有不悦,但嘴上不好说什么,只嗯了一声,点头让她起来。

    云轻屏悻悻退向一边,能感觉到周围射来无数道质疑的眼光……

    “这回误会可解释清楚了?”云紫洛挑眉问,声音问得很大。

    “对不起二妹。”云轻屏终是有些不自在,心里却反反复复在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在这时响起,“不用怀疑来怀疑去了,八宝链已经找到了,有人交给了本王。”

    摄政王淡淡将八宝链拿出来递给鬼影,鬼影又将它呈给太后。

    “果然是这条,原来摄政王已经找到了!”太后惊喜之余,长长吁了口气。

    云轻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转身又给摄政王跪下,“是屏儿的错,不该怀疑二妹!屏儿只是一时心急八宝链的下落……”

    “好了。”摄政王利落地打断了她,“退下吧。”

    云轻屏应了一声,缓缓站起。

    云紫洛抬着脸,看着大殿的上方雕梁漆柱,柱上盘着的五彩金龙栩栩如生。

    欣赏了一会儿,她才慢慢收回了视现,自言自语了一句:“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站在她最近处的楚子渊轻问。

    云紫洛蓦然侧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已恢复了先前的自若,勾唇一笑:“马上,就能看到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殿内一阵“嗡嗡”之声,一大群黑点突然出现在殿中,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前,便听到楚寒霖的一声大叫:“啊!”

    “有蜜蜂!”

    楚寒霖左手捂住额头被蛰的地方,急步后退,两旁侍卫举剑上前在空中乱砍乱杀。

    大殿内顿时乱成一团,人们纷纷后退,躲避着那群黑点。

    而那群黑点,也像是有目标似的,只围着楚寒霖飞旋,忽然,云轻屏惊呼出声,只见一只蜜蜂正冲到她柔嫩的脸颊上狠狠蛰了一口。

    “寒霖!”

    忘了这是什么场合,云轻屏花容月色,声调大变地朝楚寒霖扑去。

    这一来,一群蜜蜂就将这两人围个结实,包围圈中不时传出楚寒霖的低吼与云轻屏的尖叫声,一群侍卫也被咬上好几口。

    围观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唯有云紫洛,看得津津有味。

    总算,最后一只蜜蜂被消灭,侍卫群手忙脚乱地去关心主子,“王爷,王妃,你们怎么样?”

    楚寒霖的手还护着额头,脸上却多出好几个红瘤来,头发凌乱,衣衫不齐,云轻屏更是找不到先前的半点优雅,云鬓散乱,正以帕掩面,低声抽泣。

    “霖儿,这,这时节怎么会有蜜蜂?!”刚才惊吓得缩在凤椅上的太后,此时颤声询问左右。

    云紫洛上前扶住她,小声道:“太后姑姑,御花园有采蜜的蜜蜂,想必是乱飞进来的。”

    太后点头,冲众人道:“还不快服侍主子下去梳洗换装,找大夫看看脸上伤了哪里没有。”

    好戏到此就要收场了,云紫洛轻轻叹了口气。

    本来是洒了点花粉给楚寒霖的,还并没想到要借此教训云轻屏,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主动来搜自己的身,那个荷包,便是她用来装花粉的。

    一大群人离开后,上座便显得空旷多了。

    云紫洛拉着楚子渊退到一边坐下。

    楚子渊凝视她一眼,低声问:“洛儿,刚才的蜜蜂是你放进来的?”

    云紫洛以手托腮,转头看着他。

    温润如玉的脸依旧是那么温和,可是,她已经知道了,他和云轻屏,一定有故事……不管那是什么故事,至少,没有她的参与。

    楚子渊见她出神,细长的柳眉轻挑,凤眸中溢出一点笑意,薄唇轻勾,“怎么?看我看傻了?”

    “自恋狂。”云紫洛轻吐,也不禁眉开眼笑道,“蜜蜂是我放进来的,可不是我请四王妃去碰我的荷包的。她要是不碰那些花粉,蜜蜂也不会找上她!”

    “四王妃?”楚子渊轻笑,“洛儿,你还在怨恨她?恨她跟四哥……这件事是四哥不对,但屏儿……”

    云紫洛轻轻悠悠问:“她不知情是不是?”

    “不是不知情,而是四哥决定的事,她无法更改。”楚子渊郑重地说道。

    “所以,这件事不能够怪她?”云紫洛轻启朱唇。

    楚子渊看着她大而亮的杏眸,忽然感觉一阵心慌意乱,不由伸手握紧了她的柔荑,温声道:“洛儿,我不是怪你做得不对,也不是在替你姐姐说好话,小的时候,你从来不出来玩,屏儿她,跟我们几个兄弟都玩得较好,她虽然有些自恃骄傲,一向眼高于顶,但你,又哪里能威胁得到她?她何至于为难你这个于她无害的亲妹妹?”

    云紫洛被他握住了双手,大惊之下,本能地一抽,脸上表情十分震惊!

    楚子渊脸部一红,急忙往后坐了一点,喃喃道:“对不起洛儿,我,我太激动了!”

    云紫洛呆了一下,才慢慢恢复了容色,摇头道:“没事。”

    她向来对于男人的有意碰触,是非常地憎恶而且敏感的。

    刚才摄政王对她“动手动脚”,才会让她又惊又怒,如果他不是皇室中人,她早就上前送上几个耳巴子了!

    可她也明白,在古代,再也不能像现代时无法无天,由着性子了。

    她还有一个云家在背后……

    云紫洛仔细想想楚子渊的话,不可否认,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如果自己不是云紫洛,自己不受云建树的宠爱;如果,自己不是满腹经纶的才女,不是威胁到云轻屏祁夏第一才女名头的那个人;那她,可能还真的不会在自己身上花心思!

    可偏偏,子渊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看起来无害的云紫洛,才是云轻屏最想拨掉的那根刺!

    因为有她在一天,云轻屏就不可能是祁夏真正的才女!

    云紫洛望着殿中谈笑风生的人群,不知为何,一句话已到了嘴边:“如果有一天,姐姐她非要置我于死地,你会帮她吗?”

    如果,他们之间关系真的到了那一地步……

    “不会!”楚子渊的答案出乎云紫洛的意料,斩钉戴铁,答得飞快。

    “不会?”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他微微一笑,大手习惯性地伸过来,想要去摸她的头发。

    突然想到刚才触手的事,他又尴尬地收了回去,一张俊逸的脸,有了微微的红色。

    听了他的话,云紫洛心情不由大好,再看他这模样,忍不住想要调戏一下,凑脸过去问:“子渊,你的脸,怎么又好了耶?”

    “我,我去喝点水。”楚子渊大窘,赶紧站起身逃离现场。

    身后是云紫洛银铃般的咯咯笑声,她笑得毫不淑女,声音却透着几分散漫与女子独有的媚惑,引得周围几人不禁侧目。

    云紫洛淡然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直到落在斜对面的姚玲玲身上。

    一袭橙红的衣衫极为亮眼,云紫洛看过来时,她赶紧低下头,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

    云紫洛早就注意到她了,只是一直没时间去找她。

    这会儿看她躲躲闪闪,不由勾唇一笑。

    她这一笑时,姚玲玲也抬起了头,对上她眼底残留的笑意,不由大怒,蹭一声站了起来,叫道:“云紫洛,你笑什么?!”

    声音不算特别大,但是她突然站起身,又是一脸怒容,很快就转走了殿内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